第285章:陆夫人,自取其辱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米卿人突然抬起手,握着威尔斯的手腕,“我们明天就回去,我想回家。”

威尔斯先生看着她,缓缓点点头。

卿人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痛苦,他也松了一口气,他就怕,她把这些痛苦藏在心里。比起藏在心里,他更希望,她能发泄出来。

“卿人,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,好好的睡一觉,我去安排一下,尽快带你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威尔斯退了出去,轻轻的把门关上。

卿人不是这样的,她虽然看起来,对什么事情都特别的淡漠,不放在心上,心底却是最柔软最善良的。

难道,真的是顾松博伤她太深,所以她连带着这个孩子,都没有多少感情吗?

不,卿人不是这样的!

……

F国皇宫

白聿正在看着手上的文件,助理缓步走了进来。

“公爵大人,威尔斯先生有要事要见您。”

“你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事情来见我吗?”

“好像是,威尔斯夫人想要离开皇家医院,想回威尔斯领地去。”

白聿放下手中文件,目光微沉。

威尔斯夫人的病情,他一直很清楚,最近恢复的不错,他们想要回去,也在情理之中。

眼下,他的权力已经保住了。

接下来,就是收回军事指挥权。

他相信,用不了多久,女王就会把这个权力,还给他。

威尔斯先生现在,就算是知道顾茗雪的真实身份,也无所谓。

放眼这个世界,能让米卿人延长寿命的,而且少受点痛苦的,就只有他!

希望,到时候,威尔斯先生,还能够记得,这前说过的话,和那个婚约!

“请威尔斯先生,到我的办公室去。”白聿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……

苏以菲来到医院,看着病床的苏母,已经好几天苏母都没有好好吃过东西,接二连三的打击,让苏母的意志也很消沉。

沈从之被带走之后,沈家就像是陷入了黑暗的深渊!

沈天明被直接剪断了某处,流血过多,抢救无效,沈天姿被人玩弄至死,沈夫人现在,还昏迷不醒。

苏母还不知道这些,如果知道,还不一定会是什么样子。

“菲儿,你舅舅家的事情,怎么样了?”

“妈,你就放心吧,有哥哥还有爸爸,他们一定会帮沈家的。你现在就是要养好自己的身体,别操那么多心。”

“我怎么能不操心啊!”

“妈,你放心吧。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天姿好久都没有来了,你让她有空,过来一趟。”

“她出国了!因为怕牵连到她,所以哥哥安排她和天明,一起出国了,事出急紧,所以就没有告诉你。”

“那他们到了那边总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吧?”苏母的心里,越来越怀疑。

之前,她还不相信,沈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还以为,那些人只是胡说!

苏以菲也圆不下去了,坐在床边,一阵沉默。

“妈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只要我们苏家不倒,一切都还有希望,对不对?”

苏母一听,突然感觉呼吸急促。

“你告诉我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!”

苏母心里,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!

“天姿和天明,是不是都不在了?沈家是不是完了!”

苏以菲愣了一下,“是谁告诉你这些的?”

“你舅舅,是不是也活不成了?别人不对他下手,你爸爸是不是也要对他下手!是不是?”

“妈,你冷静一点。”

苏母突然扯着胸口,好像塞满了东西一样,让她无法呼吸。

“妈!妈,你怎么了?医生!快来人啊!”苏以菲大声朝外喊道。

医生和护士迅速跑了进来,对着苏母迅速的实施抢救!

苏以菲看着面前乱成一团的景象,心里七上八下,不知道她的妈妈这一次,能不能扛过去!

沈家有什么好!这么多年来,一直维护他们不说,现在明明是沈从之自己作死,还害了苏家,妈妈竟然还想不通!

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,苏母的性命总算是抢救回来,但是却陷入深度昏迷,医生说,很有可能,永远也不会醒过来。

苏以菲像是个游魂一样,走出医院,此时的她,心力交瘁。

要不是杜芊芊那个贱人,在那种场合,让妈妈看到那些照片,妈妈也不至于,被气成这样!

究竟那些照片,是谁送来的?这才是害她妈妈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!

她一定会查清楚!

……

“陆少,裴熠最近想要出让手中的股份,一点也不保留,看样子,是彻底的退出一诺股份。”

“不,他不是想退出一诺股份,他是想退出国内的市场。”

阿程愣了一下,看裴熠最近的作为,还真是有一点这个打算。

“去准备资金,随时准备和裴熠交易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顾问公司,在接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给顾一诺打电话汇报。

以顾一诺现在的身家,就算是消化掉裴熠手上全部的股份,也不是难事。

就是风险太大了些,以一诺股份成立以来,经历的种种来看,这么多资金投进去,短期内只有赔没有赚。

而顾一诺现在,投资的任何一个项目,都有很丰厚的回报。

放着有钱不赚,却拿钱去打水漂,也就只有用有钱,任性来形容了。

听说,陆先生和陆太太结婚的时候,陆太太签了一份协议,是没有权力分割陆先生名下的资产的,而且还做了婚前财产公证。

所以现在陆太太是以自己的实力,入主一诺股份了吗?

……

裴熠听着助理的汇报,唇角微扬,到最后,愿意接手他手中股份的人,竟然是她们?

立即朝电话里吩咐道:“约她们,在同一时间 同一地点见面,价高者得。”

“是!”

裴熠点了一根烟,靠在沙发上。

苏家这一次,元气大伤,虽然还在高位,便也是一个虚职。日后,还不一定有什么样的下场。

他不能和陆已承再捆绑在一起,趁现在,还能把本钱都收回来,多少还有些盈余,抽身而去,是明智之举!

他是商人,一切,唯利是图。

……

下午三点,世贸中心的会议厅。

裴熠的助理,早早的在这里等候。

阿程受委托,全权负责此事,他以为,没有人敢与陆少抗衡了,今天这个交易,是十拿九稳。

一推开会议室的门,他看到一旁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陆夫人。”

杜明兰淡淡的扫了阿程一眼,招呼都没打一个。

这是怎么回事?!

阿程的心里,充满疑惑!

陆夫人也要竞争一诺公司的股份?

他事先竟然不知道!正在他拿起手机,准备给陆少汇报的时候。

杜明兰又是一个眼神扫了过来,“既然你是做了充分的准备而来的,不管对手是谁,都没有再汇报的必要吧?”

阿程将手机放回口袋,还没有松一口气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“陆太太,请。”

顾一诺走了进来,一身黑色的风衣,显得十分干练,今天的她,没有把头发扎起来,自然的披着,黑亮的头发,配上艳红的唇,仿佛清纯的微风中,绽放出一朵妖娆的花来。

她的身后,跟着顾总公司派来协助她处理今天的事务和几个经理。

一起走进来的时候,看起来,气势逼人。

“陆太太!”阿程连忙把放回去的手机重新掏了出来。

这,这究竟是什么情况?不汇报不行了!

“阿程。”顾一诺笑着打着呼。

“陆太太,你好。”阿程立即回了一句,按着陆少的号码的手,迟疑了一下。

“大家都到齐了,那就开始吧,这一次,我们裴总,是要转让出手中所持有的一诺股份的全部股份,既然三位,都有意想要入主一诺股份,那么,就价高者得。”

这么快就开始了?阿程握着手机,心里一阵煎熬。

杜明兰的目光,始终盯着顾一诺,等裴熠的助理刚说完,她就忍不住开口:“顾一诺,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?你口口声声说,不是觊觎我们陆家的财势地位,结婚的时候,让你签定了那分协议,一定让你很失望,所以现在就想着靠这种方法,来入主一诺股份!”

“陆夫人,入主一诺股份对我来说,就是一种投资。如果,你能拿出那么多钱,大可以拿走这些股份,我绝无二话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在来之前,她就通过各个渠道,了解了杜明兰的实力,甚至,今天杜明兰坐在这里,能拿得出多少钱来,这些钱又是从哪来的,她都清清楚楚!

这是今生,不是前世!

她不再是那个,被杜明兰整日欺压的免费保姆了!

如此挑衅的口气,果然触怒了杜明兰。

“顾一诺,你不要得意的太早,我是不会让人的手,去沾染属于已承的东西!绝不!”

顾一诺轻笑一下,没有回应。

但是这一抹轻笑,怎么看都带着几分鄙夷。

还没有开始,火药味就已经这么浓了,阿程觉得压力山大。

“目前,裴总的中的股份,折合这后,总坐在两百七十亿,拥有这些股份,就能成为一诺股份的第三大股东,这些,我就不多赘述了。请三位出价吧。”

“三百亿!”杜明兰首先出价。

她知道,在财力方面,她现在,不如顾一诺,但是,她绝不可能,输在气势上!

顾一诺朝身后的助理说了一句。

助理愣了一下,立即点点头。

“陆太太出价三百一十亿六千七百万!”

这是什么出价方式啊?

就止是阿程,就连裴熠的助理都愣了一下。

只有杜明兰,觉得脸上火辣辣的!顾一诺出的价格,就是她今天能拿出来所有资金的总数!

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结束。

她的心里,万分不甘!

顾一诺是怎么知道她的底细,还知道的这么清楚的?这完全就是来打她的脸的!而且还这么嚣张!

“你是死人吗?”杜明兰朝阿程怒喝道。

阿程这才反应过来。可是他不敢出价啊!其实,按照裴熠的路子,这个价位,也并不算高。

但是裴熠竟然把陆夫人和陆太太,集中在一起,居心叵测!

“稍等一下,我得打个电话。”阿程可不敢得罪陆太太,一看陆太太,就是志在必得的。

这可不在他的计划内,一定也不在陆少的计划内!

占线?!

什么情况?

“老公,你忙不忙?”顾一诺拿着手机,笑颜如花。

电话那头,陆已承突然感觉,这道声音,有些不太真实,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,给他打电话。

而且声音,还这么的嗲。让他的骨头都酥了。

阿程默默的放下手机,看来,他这个电话,不用打了。

“诺诺,你在哪?”陆已承已经没有心思工作了,他只想去找她。

“我在世贸中心的会议室这里,有一个事情,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陆已承一听她所在的地方,立即明白,她打这个电话来是什么意思了!她还没有放弃公司的股份?

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干嘛非要搅合进一诺股份的事非中来?现在的平静,只是表面,不知道有多少人,在背后盯着他!

当初,结婚的时候,让她签定那个协议,也是想让她,远离事非!

“诺诺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这些股份,我要定了,你看着办吧!”顾一诺说完,挂掉电话。

杜明兰在一旁气得要死!

裴熠的助理明阿程望去,“你们陆少,是什么意思?还要继续加价吗?”

“再等等。”阿程现在,可做不了主啊!

一分钟后,他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立即站起来,朝电话里恭敬的唤道:“陆少。”

看着阿程走出去接电话的身影。

杜明兰的心,高高的悬起,她多希望已承不要答应顾一诺的要求,拿下这剩下的股份。

不要让顾一诺染指一诺股份!

顾一诺靠在椅子上,气定神闲。

但是,她的内心,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。

她也怕陆已承不会同意她这个做法,因为之前,他也知道,她有这方面的想法,他都是不同意的。

如果,他还是像以前一样,不愿意两人一起承担风雨,她一定不会饶了他!分分钟让他断粮!

阿程拿着电话,不时的朝会议室望过来。

“陆少,陆太太看起来,一点也不生气。”

“你观察的细致一点!她的左手,有没有握成拳头。”

阿程立即弯下身子,朝顾一诺的方向望去,虽然视线不是太好,还是看清楚了。

“握着的!”

“她有没有笑?”

“没有!”

“仔细看!”

“好像有一点,似笑非笑。”阿程简要哭了。

他又不敢问陆少,这些和股份交易,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怎么陆少现在,惧内越来越严重了!

陆已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这只小野猫,越来越难驯了!

要是他不同意,让阿程加价,她会怎么样?

他的脑海里,顿时浮现出无数个,惨不忍睹的画面!

“不要加了!”

“是,陆少!”阿程终于得到明确的命令,猛然松了一口气,这几分钟,他都觉得虐啊!

“慢着,如果裴熠敢耍什么花样,你知道怎么做吧?”

“知道!帮太太摆平!”

阿程挂了电话,朝会议室里走进来,“刚刚,我们陆少吩咐了,不再加价。而且由我协助陆太太,办理后续的事宜。”

杜明兰差一点,没气得当场吐血!

顾一诺满意的松开小手,朝身后的人吩咐道:“剩下的事情,你们协助阿程一起办理。”

“是。”

裴熠的助理看着这一幕,就这么结束了?简直不敢相信,堂堂的陆大少,竟然这么怕老婆!

本来,还以为要上演一出大戏呢!

结果,陆夫人的战斗力,也太弱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从单纯柔弱的小女人,一步一步蜕变成女王~这是一部血泪史。

陆少也化身忠犬,奔向宠妻大道,一去不回头~大家~准备好狗(月)粮(票)投喂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