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:老婆,我甜不甜?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顾一诺将车子停在路边,听着电话里的汇报。

陆已承抬眸朝她望去,只见她的神情,有几分凝重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!”顾一诺挂了电话,重新启动车子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陆已承忍不住问道。

“是我的私人顾问,半个月前,谈了一个合作,现在对方不断的找麻烦,出了很多种方案,各种不满意,现在更是直接以我们不能达到他的要求为由,要单方面毁约。”顾一诺轻描淡写的回应道。

陆已承觉得,这件事情,没有那么简单,刚刚他听到,那个顾问的声音,好像很急切的样子。

“我让阿程去摆平吧。”

“不,用不着。”顾一诺摇摇头,“这件事情不是第一次了,最近可能是被人盯上了,连着被抢了三次合约。”

陆已承知道,她那边,出现了一些麻烦事。

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“毁约就毁约,懒得和他们纠缠。”顾一诺反而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,“不过,就是辛苦小唯她们了。”

陆已承没有出声,回到家里,他立即让阿程去查了一下。

顾一诺一回来,心思全都在陆宝宝身上,准备明天再去处理这件事情。

半个小时后,阿程就打电话过来,给陆已承汇报查到的结果。

“陆少,陆太太最近的合作接连失利,合作方都已各种原因毁约,这一次的合约,谈好的价格,总得算下来一共是三百多万,对方一分钱的违约金都不想出!”

“前两次呢?”陆已承又问。

“前两次,有一单合约大概几十万,有一单也有将近两百万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这短短的一个月,她是又辛苦,却一分钱没见到?还被人耍了三次?”陆已承冷声询问。

“是的。”阿程隔着电话,都觉得一股寒意围绕着在他的四周,“陆少,你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把这三家公司查清楚,看现在和他们合作的人,究竟是谁!”

“是!”

陆已承觉得,小女人的性子,不适合经商,也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她会进入商界。

他只想让她,画个画,过着最简单的生活,他喜欢看她画画的样子,仿佛这个世界都不再喧嚣,变得宁静而美好。

不过,顾一诺也没有完全荒废她的主业。

连着出了几个系列的作品,在国内巡回展览,更与卫风继续合作,千度的品牌下的商品上,经常可以看到她的作品。

外面都在说她是富豪中画画最好的,画家中最会赚钱的奇人!

顾一诺抱着陆宝宝,拿了一堆玩具逗着他。

陆宝宝不管拿着什么,都往嘴里塞,不停的流口水。

顾一诺突然发现,陆宝宝的嘴里,有乳白色的东西,她连忙看了一下,发现竟然是小乳牙!

“已承!”她兴奋的朝陆已承唤了一声。

陆已承起身,快步朝她走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“陆宝宝长牙了!”

陆已承低头一看,拿起帕子把陆宝宝嘴边的口水擦掉,“真的是长牙了!怪不得,这几天,抓到什么东西都要咬。”

陆宝宝一看到爸爸妈妈都围着他,兴奋的挥着小手,踢着小脚,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一会看看妈妈,一会看看爸爸。

顾一诺怕他拿到什么都咬,把婴儿床里的东西,全都拿走。

陆宝宝手里空了,一把捞起自己小脚丫,吃力的塞到嘴里,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。

顾一诺笑看着他,心里别提有多满足。

陆已承握着她的肩膀,将她拥入怀中,逗着陆宝宝:“等一下,那一顿可以省了,自己啃脚丫子都能啃饱!”

“你也太苛刻了吧!”顾一诺朝他推了一把。

陆已承却把她抱得更紧!手开始不安份。

顾一诺的小脸突然一白,小腹一阵坠痛,一瞬间,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诺诺,怎么了?”陆已承担忧的询问道。

“肚子痛!好痛!”顾一诺的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,不但痛,还让她感觉到冷,全身都冰冷。

仿佛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,冷气一点点的朝她的皮肤下渗去。

陆已承立即将她抱了起来,“我送你去医院!”

孙嫂看着陆已承抱着顾一诺朝出去,立即从厨房里走出来:“大少,一诺小姐怎么了?”

“孙嫂,宝宝在楼上,诺诺突然肚子疼,我带她去医院!”

“哦,好,好的!”孙嫂立即朝楼上跑去,生怕陆宝宝一个在楼上会哭。

顾一诺疼的一阵痉挛,躺在后座上,小脸煞白,泪如雨下。

“诺诺,我们等一下就到了,再坚持一下。”

顾一诺疼的快要昏迷了,感觉下身湿湿的,好像有东西流了来。

陆已承把车子停在孔一凡的医院门前,直接将顾一诺从车子上抱下来,一接触到她的时候,他感觉到一股湿凉。

抬手一看,竟然是血!

一瞬间,他的脑中一片空白!怎么会这样?

“诺诺!”他连忙抱起她,朝医院里跑去。

孔一凡一看到陆已承抱着顾一诺跑了进来,立即站起身,还好,他还不有下班。

“陆少,嫂子怎么了?”

“突然说肚子痛,出血了!”

“什么?”孔一凡也吓了一跳,直接命护士推个病床过来,给顾一诺做检查。

等检查做完,顾一诺也没有刚刚那么疼了。

她在怀疑,自己是不是大姨妈来了。

至从生完陆宝宝,她还没有来过大姨妈。可是,这和来大姨妈的感觉不太一样,太痛了。

“诺诺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好多了。”顾一诺的衣服都湿透了,可见刚刚有多疼。

陆已承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感觉她的指尖还是冰冷的。

一个小护士端着一碗刚刚煮好的红糖水走了过来,“这是孔医生吩咐的,给陆太太暖暖身子。”

陆已承接过这碗红糖水,眉宇微蹙。

“这是热水带,让陆太太在小腹上,热敷一会。”

陆已承立即接过,给顾一诺放到小腹上。

热热的感觉,顿时让她觉得,好受多了。

“已承,你不用担心,我可能是生理期。”顾一诺轻声和他说道。

“生理期怎么会痛成这样?”

“可能,是上一次留下的后遗症吧,现在觉得好多了。”

“先喝一点热糖水,暖暖身子,可以坐起来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陆已承将她扶着稍稍坐直了一些,端着这碗红糖水,一口一口的喂着她。喝了半碗,顾一诺又出一些汗,这一次,不再像刚刚那样,全是冷汗,而是觉得身子终于恢复了一点热度。

孔一凡走了进来,手中拿着刚刚的B超结果。

“陆少,嫂子没有大碍,因为之前的手术,有些损伤,而且这是生完孩子之后,第一次生理期,才会痛成这样。”

“那下一次呢?”陆已承关心的是这样。

要知道,女人每一个月都会有这么一次!如要,她每一次都痛成这样,他一定会心疼死。

“可能,没有那么快恢复。”孔一凡也不敢保证,下一次不会出现这状况,也许,这样的疼痛,会伴随着以后的每一次。

陆已承也听明白了,暗暗握紧双手。

“没事的,我现在觉得好多了。”顾一诺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,朝他露出一丝笑意。

她的小脸还很苍白,笑起来,更让他心疼万分。

“能有什么办法,帮她缓解一下吗?”

“有的,我开一些药,回去冲服,回去后,要注意休息,坚决不能碰凉水,注意保暖,可以在家里,备一些热水袋,下一次来的时候,能帮助缓解一下疼痛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“已承,我们回去吧。”顾一诺的心里,还牵挂着宝宝。

陆已承将她抱了起来,朝外走去。

回去的路上,顾一诺感觉轻松多了。

上一次的车祸,过去了几个月了,她死里逃生,已经算是万幸。虽然,以后的每一个月,都会遇到这样的痛苦,她的心里,也有一丝感恩,还好,她保下了陆宝宝。

陆已承的心情,一直很沉重。

看着她还要承受这样的痛苦,他就恨不得,让苏以菲,碎尸万段,也难解心疼之恨。

“已承,家里还有没有那个东西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说什么。当然是我要用的啊。”

“没有了。”陆已承很确定的点点头,她的一切,都是他在照顾,所以这些东西,他比她更清楚。

之前怀上陆宝宝的时候,用不着了,还剩下的那几包,被他扔了。

“那怎么办?我现在感觉难受极了,你先拐到前面的那个超市,我去买一些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将车子拐到前面的超市,转过身来,对顾一诺说道:“你在车子上等我,我去买。”

“你去?”顾一诺一脸吃惊,一个大男人,去买这些,他不觉得难为情吗?

陆已承已经打开车门下车,朝前方的超市走去。

这个时间,超市的人特别多,尤其是这一排货架,全都是女孩子,陆已承提着篮子,气定神闲的走了过去。

一旁女孩子开始还有些防备,一个大男人逛这种地方,不会是心理有问题吧?一抬头,眼中顿时闪过几丝惊艳的光芒!

“哇!好帅!”

“好迷人!”

“好有男人味!”

陆已承朝前方走去,找到顾一诺平常最爱用的牌子,怎么那么多?还像鞋垫一样,分码数吗?

好像,长度不一样?

他感觉,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。

一样两包,从上到下,装满了一篮子,转身朝前方的收银台走去。

“天呐,这就是传说中的别人的老公!”

身后,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结完帐,陆已承提着东西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在车子里等着,不知道他会买些什么样的给她,一整个货架,那么多商品,厚的还是薄的,日用还是夜用?这些她都没有交待。

陆已承提着一大包走了过来,顾一诺接过一看,这一下放心了,哪一种都有!

“你不会把这个牌子的货架扫空了吧?”

“没有,不够用吗?”

“够了!够了!这么多够我用好多回!”顾一诺连忙点头。

回到家,顾一诺先去洗了个澡,换上舒服的睡衣,正在哄孩子的陆已承,把孩子放到婴儿床上,直接朝她走了过来。

一把捞起娇小的她,轻轻地放到床上。

“好好休息,就这么躺着,不要动。”

“我这会,真的感觉好多了。”

“手脚都是冰的。”陆已承紧紧的握着她的手。

“很晚了,我们休息吧,把宝宝抱过来,我们一起睡,暖和一些。”

陆已承抱陆宝宝抱过来,还好现在,晚上吃奶的毛病改掉了,晚上也能一觉,睡个七八个小时。

陆宝宝一脱下厚厚的衣服,换上舒服的睡衣,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。

还没有来得及得意一会,陆爸爸就把睡袋准备好,把陆宝宝装了进去。

顾一诺有些疲惫,侧卧着,轻轻的拍着陆宝宝。

没过一会,母子二人都进入梦乡。

陆已承看着身旁的一大一小,心里暖暖的,将床头的灯关掉。漆黑的夜色里,他的手缓缓穿过她的腰,捂在她的小腹上。

睡梦中的顾一诺,紧紧的朝他贴了过去,贪恋他的温暖。

睡到两三点的时候,陆宝宝动一下,陆已承立即醒了过来,轻手轻脚的,给陆宝宝换纸尿片。

换好之后,又轻轻的拍着陆宝宝,哄他睡觉。

“安静一点,不许吵醒妈妈。”

陆宝宝眨了几下眼睛,几分钟的时间,又进入美梦之中。

陆已承这才爬上床,继续搂着顾一诺睡觉。

次日一早,陆已承就把吃饱的陆宝宝抱下楼,交给孙嫂,又转到楼下去,陪着顾一诺。

顾一诺已经收拾好,准备换衣服下楼。

昨天的事情,没有处理,她今天要去画室一趟,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。

“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“昨天晚上休息的很好,不想再睡了。”顾一诺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。

陆已承立即将她手里的衣服抢了过来,抱起她,放到床上,“今天什么也不要做,好好的休息,我在家陪你。”

“只是生理期而已,又不是做月子,我真的没事了,现在都不疼了。”顾一诺见他的神情,没有一丝松动,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。

“老公,昨天的事情,我还要去处理一下。你送我去,好不好?”顾一诺说过,抬起头朝他亲了一下。

陆已承本想说,今天就让阿程把这些事情摆平,但是他知道,她知道他在背后解决了这些事情,她一定会不开心。

她现在,希望自己的事情,完全她自己处理,越来越用不着他。

“好吧,我送你过去。”

“下午,有没有空?”

“有。”

“陪我去提车好不好?我有车了以后,小刘就可以在家里,不用跑来跑去的了。”

“这几天,就不能好好的休息?其它的事情,过几天再办也一样。”陆已承一点也不喜欢,她对工作这么积极上进的样子。

忙起来,比他的时间还紧张!

这么能干做什么?

可是,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顾一诺把陆已承哄好,下楼吃了点早餐,然后一起出门。

陆已承将顾一诺送到画室,朝她交待道:“下午两点,我过来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笑着点点头,突然朝他凑近了几分,轻声询问道:“陆先生,人穿这件衣服,好看吗?”

“因为人美,所以衣服只是衬得你更好看而已。”

“陆先生,你太会说话了,嘴巴好像抹了蜜一样甜。”

“是吗?那你尝尝!”陆已承突然俯身,朝她吻了过去。

两人还在画室外的大街上,就这样抱在一起,吻得难分难舍。

小唯和画室的其它人,站在窗户前,看着这甜蜜的一幕。

“简直太虐狗了!早上上个班,就这么痴缠,单身的我,心都要碎了!”

“这还是你看到的景象,说不定,陆少和诺姐在家里,更缠绵呢!”

“不要说了!不想听!”

“干了这碗狗粮,继续工作吧!”

直到掏干顾一诺最后一丝力气,陆已承才缓缓松开她,看着她更加娇艳的唇,贴在她耳边轻声询问:“小混蛋,甜不甜?”

“甜!甜到了心里。”顾一诺直接回应道,“可是,我都没有一点力气了,走不动路。”

陆已承一个公主抱,搂着她朝画室走去。

一直将她送到二楼办公室内,放到椅子上。

“谢谢老公。”顾一诺朝他甜甜一笑。

“再喊一声老公,下午我过来的时候,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“老公,老公,老公~~”

陆已承捏了捏她的脸颊,突然不想走了!就想和她腻在一起,不想分开。他拿出一旁的精致的小盒子,里面还放着几颗他给她买的糖果。

剥开一颗,塞到她的嘴里,“我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顾一诺笑着点点头。

陆已承这起身,朝楼下走去。

走到小唯的办公位,停下脚步朝小唯交待了一句:“诺诺不能吃冷的,把她平常爱喝的花茶也换掉,给她泡点红糖水。”

“好的,陆少。”小唯立即点点头。

陆已承一边扣着西装的扣子,一边朝外走去。光是一个背影,都足够迷人。

顾一诺打了个电话,给她聘请的私人顾问。

“早上好,陆太太,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,我刚刚得到消息,我们接连失去的这三个订单,都是被人抢走的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没有二更~明天继续,二暖全身都在疼,更新了就准备去游泳,放松一下~明天见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