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:发现真相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痛过之后,苏以菲恢复冷静,有些自责,其实,从一开始,她就太冲动了!

顾一诺不知道,她恨了多久!

从她听到顾一诺和陆已承定婚之后,就对顾一诺,恨之入骨。

眼睁睁的看着顾一诺从一个丝毫不用畏惧的小女孩,走到今天这个地位!她心里的恨,早就已经熊熊燃烧着,恨不得这一把火,把顾一诺烧死!

她明明知道,陆已承不可能爱上她,还是控制不住的去情顾一诺。

因为陆已承的冷酷,她是知道的,她可以接受他一直这么冷酷下去,对她不屑一顾!

他对别的女人也是这样的!可是偏偏对顾一诺不同,她无法接受!

她爱的太深!太执着!

那个最美的年纪,遇上了最心仪的男人,可能到死的那一刻,她都不一定完放下!

她不会认输的!她一定不会输给顾一诺,不管是任可方面!

……

夜深了,威尔斯先生却一点睡意都没有,米卿人回来后,可能是不太适应气候,一直都不太舒服,这个时候,早早的睡下了。

威廉站在一旁,神色凝重,“先生,我们可能,真的是弄错了。”

威尔斯先生打开电脑,再次将威廉收集到的资料和视频,重新看了一遍。

全都是有关于顾一诺的资料!

威廉还没有想好,怎么着手去查,顾一诺竟然被钉上了热搜,想不注意都难,当威廉打开网上有关于顾一诺的资料时,整个人都惊呆了!

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不管是气质,还是容貌,都和夫人太像了!

和顾一诺一对比,温蒂小姐或许长着一张很像夫人的脸,气质去千差万别!

威廉这几天,都在收集顾一诺的所有资料,的确是顾松博的女儿!

“先生,我还查到,和我们合作的陆先生,可能就是夫人提及的陆家!你看这两人的名字,陆已承,顾一诺!而且,他们现在都结婚了,育有一子。”

威尔斯先生的内心,久久不能平复!

陆家和顾家的渊源,他多少有一些了解。

陆家老爷子当年和顾松博的妈妈,是一对情人,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陆家老爷子失踪了,后来,因为一些无奈的事情,顾松博的妈妈,嫁给了顾松博的爸爸。

后来,陆家老爷子回来,心爱的女人,早已嫁作他人妇。而他,也早已经失约娶了别的女人。

这其中,一定有一段心酸往事,恐怕只有当事人才懂。

后来,陆家一直对顾家,照拂有加。

陆老爷子的身份地位,越来越高。他一直希望,能让陆家与顾家,结一次亲,希望弥补心里的遗憾。

顾家只有一个顾松博,而陆家却也是儿子,所以就想到了孙子的身上。

卿人怀着身孕的时候,陆老爷子还过来探望过她,说出了这个想法。也不知道,当初卿人是不是对这种过早的定下亲事的娃娃亲太过排斥,所以不愿意答应。

当时,陆家的长孙,也就是现在的陆已承,已经十多岁。

现在,完全可以确定,卿人的孩子,就是顾一诺!

威尔斯先生,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,当时,卿人病重,他刚好在H国偶然遇到顾茗雪,一下子就被她的长相吸引了。

顾茗雪是程诗丽的孩子!

她当时,为什么要冒充是卿人的孩子?

她又可曾,真心的待过卿人一丝一毫?

“先生,有一些话,我觉得我现在必须说出来!”

“说!”

“温蒂小姐走后,我们发现了一些事情,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,加上温蒂小姐不在人世了,所以就没有深入的调查。我们发现,温蒂小姐有谋害夫人的嫌疑!”

“什么?!”威尔斯先生更加震惊!

“因为先生把夫人保护的太好,而且夫人的性子对什么事情又很淡漠,平常也不与她有任何接触,所以,才躲过了这些。”

威尔斯先生现在想起来,还是一阵后怕!

他把顾茗雪接回去之后,完全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来疼,甚至给她那么大的权力,希望她能够把威尔斯领地,当成她自己的家。

这些竟然差一点,给卿人造成二次伤害!

那一次的车祸,他都怀疑,和程诗丽有关!

“立即打电话回去,把顾茗雪的骨灰给我挖出来!”威尔斯怒声吩咐。

他知道,现在他做这些,没有一点意义,最起码,能让他消一消心疼之恨!

“是,先生。”威廉还有一个问题,又朝威尔斯先生恭敬的问道:“先生,那顾一诺小姐怎么办,我们要安排她与夫人相认吗?”

“不,先等一等。”威尔斯先生想等米卿人的身体好一些,再作打算。

卿人对顾茗雪那么淡漠,他真的不知道,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,现在顾一诺人还在帝都,卿人的身体,也经不起折腾。

一切都清楚了,威尔斯的心里,也是五味杂陈,世间,总是有那么多的阴差阳错!

亚斯公爵和他所说的一切,可能都是假的!

但是,F国的皇家医院,的确减轻了卿人的痛苦,还延长了她的生命。

他的心里,也是很矛盾的,亚斯公爵不断的示好,希望他们能够合作,他知道,是军事上的,并非只是普通的贸易往来。

他又彻底的了解了一下陆家的情况,又调查了陆已承,结合之前顾茗雪的所作所为,一切的一切,可能都是冲着陆已承去的!

而当时,陆已承来到威尔斯领地的时候,好像就还着顾一诺。

他刚好去了F国的皇家医院,才能让顾茗雪借他的势力,受制陆已承,还好,没有让顾一诺受伤,要不然,他就更无法和卿人交待。

他看清了现在的局势,亚斯公爵和陆已承是对立的!而亚斯公爵能救卿人,但是顾一诺嫁的是陆已承。

现在想来,亚斯公爵好像和顾一诺的关系,也非同一般。

难道说,亚斯公爵爱的人,是顾一诺?!

怪不得,当时把顾茗雪送回来的时候,亚斯公爵一点伤心的感觉都没有!亚斯公爵每一次和他谈话时,用的都是夫人的女儿,而不是直接称呼姓名。

他竟然当时没有听到来什么端倪!

回到房间,米卿人出了一身汗,好像又做恶梦了!威尔斯先生立即走上前去,将她搂在怀里。

“卿人,醒一醒。”

米卿人醒了过来,屋里只亮着一盏灯,光线有些昏暗。

“我给你倒杯水吧?”

“嗯。”

米卿人接过水杯,喝了一口水,感觉出这一身的汗,身体反而轻松了很多,回来这么多天了,她一直都在酒店里躺着。

“现在几点了?”

“快一点了,再睡会吧。”

“明天,我们可以去青阳了,我想早一点回去看看。”

“好,你要是觉得身体能吃得消,我们就过去,从这里到青阳,也不过才两个多小时的路程。”

得到威尔斯的同意,米卿人的心里,更松了一口气。

……

苏以菲怎么出没有想到,自己运气竟然背到这种程度,大盘在涨的情况下,她选的这三支股,竟然能跌成这样!

现在,不知道多少人,在背后咒骂她!

导致她现在出门,都小心翼翼。

之前好不容易谈好的几个合作,竟然因为这件事情中止了!

她现在感觉自己四面楚歌!更提会到了,什么叫举步维艰。

顾一诺那边,却是截然相反的状态,看了那么多分析报告,她自己又亲自盯了两天盘,这才将话放出去。

刘夫人和几位夫人一跟进,剩下的人也得到风声。

目前涨势良好。

小财神的名号,绝不是徒有虚名!之前听了苏以菲的分析,买入的那些人,现在也纷纷跟进,希望能够弥补一些损失。

锦色画室,小唯送了一壶花茶走进来。

“诺姐,你真的是太神了。”

顾一诺笑了笑,没有正面回应。有了好处,她自然不可能忘记自己手下的人,虽然她们是拿工资的工薪一族,不比刘夫人她们,要是能好好的理财,也可以积攒下一笔不菲的财富。

“诺姐,你都是怎么做到的,我真的好好奇啊。”

“凭感觉吧。”顾一诺给出了这四个字。

她可不想像忽悠陆已承那样,去忽悠小唯他们。

小唯也不再问了,到是又想起另一件事情,“诺姐,你说咱们还没有动手呢,那个拥有星熠的苏大小姐,自己就把自己给作死了。”

顾一诺点点头,星熠走到今天,的确是苏以菲的原因。

能让这些人赚钱,这些人自然就捧着你,一但赔钱,地位就一落千丈!这和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是一样的道理。

接下来,顾一诺准备,让苏以菲再得意两天,她准备着手,把星熠收购下来。

经过这一次试探,苏以菲的确是一点资本都没有,顶多也就能拿出三五千万出来。

真如刘夫人所说,就是个纸老虎。

她感觉到,苏以菲对她有很强的敌意,所以,她不想再给苏以菲机会给她造成什么没有必要的困扰。

还要感谢这一次的事情,让她被钉上热搜的不德不孝的豪门争斗大戏,少了很多的热度,慢慢的被沉了下去。

简慕晚回到帝都,这件事情,已经不算是什么大事了,她直接来到顾一诺的画室,竟然看到一诺在这里气定神闲的喝茶。

“晚晚!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看你被欺负了,特意回来帮忙的,好像,现在用不着我了。”

“晚晚姐,我重新泡杯茶。”小唯立即端着茶盘走了出去。

顾一诺站起来,坐在简慕晚身边,“我当然用得着!最起码,要知道究竟是谁干的,找出来出出气啊。”

这个忙,还真的要简慕晚才能帮得上,那可是她那个圈子里的事!

“我刚好休假几天,查清楚再告诉你。”

“好!中午请你吃大餐!”

“这几天,在沙漠,天天吃沙子,我一定要好好的吃一顿!”

简慕晚才拍了三个多月的戏,顾一诺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,竟然都不用司机了,自己开的还挺光溜。

关键,这车子,还是一诺自己买的。

顾一诺发现,简慕晚有心事。

“晚晚,你怎么了?”

“有时候,真的挺羡慕你的,想要的,要可以靠自己实现。”简慕晚说完,露出一丝苦笑,“我现在的一切,都是靳司南给的,没了他,我真的什么都不是。”

偏偏,靳司南让她认清了这个现实之后,她竟然还特么犯贱的爱上了他!

“晚晚,你不要这样想,我的一切,又何尝不是已承给的?如果没有他,我也不可能有今天。”顾一诺轻声说道。

简慕晚想了想,也有道理。

她们定的吃饭的时间已经到了,简慕晚一扫心里的不愉快。和顾一诺一起朝这家餐厅走去。

两个女人一凑到一起,吃完饭就去逛街,买买买!晚上又约上一些人,包了一家酒吧,彻底的玩了个尽兴。

陆已承抱着陆宝宝坐在客厅里,靳司南在一旁忙碌着,翻着珩珩的书包。

“爸爸,我自己可以的,你一翻,全乱了!”珩珩抱怨着,一边又重新整理了一遍。

靳司南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他宁愿被儿子怼,也不想面对陆已承那张冷脸。

现在都快十点了,这两个女人,还在外面不知道回家!

“要不是你的女人回来,我们家诺诺才不会这么晚都不回家!”

“呵呵!陆少,你不要自己管不住嫂子,就把责任往我们家晚晚身上推!”

“事实不是如此吗?”陆已承反问。

“事实是,嫂子包的场!”

“我们家诺诺有钱!”

“我们家晚晚出不起这点包场费?”

两个大男人越吵越郁闷,怎么感觉现在的待遇,大大的不如以前了,天天准时回家,多一分一秒都不想在外面,只想回来抱着自己的女人,带带孩子,做做家务。

可是这两个女人,像是反了一样。

完全不顾他们的感受了!

“陆少,要是心里不舒服,去找嫂子啊!”

“你怎么不去?”

“我还要看着珩珩,他要写作业啊,等一下还要洗澡啊,给他讲故事睡觉啊,我很忙的。”

“爸爸,我的作业,我能自己写,我自己会洗澡睡觉,而且我也不想听你讲那个已经讲了三年的故事。”

靳司南顿时石化了,这坑爹完意,能不折他的台吗!

“我们家陆宝宝才最需要人照顾。”陆已承抱着陆宝宝,将他放到一旁的婴儿车里。

“你们两个谁也别谁说,就是怕老婆!”

“小孩子,瞎说什么大实话!不,不是,别瞎说!你妈在我面前,就像猫一样温顺!”

“切!”珩珩很不赞同的嗤了一声,“那是老虎不发威,也就只有你把她当面猫。”

“你!写你的作业,等下我要检查!错一道,重新写十遍!”

珩珩瘪瘪嘴,继续写作业。

一直到凌晨,顾一诺才回来,陆已承站在家门口,突然发现,开车送顾一诺回来的,竟然是简慕晚的公司签约的那个小鲜肉。

叫什么来着?他记不得了,还被简慕晚故意加了吻戏的那个!

陆已承立即走上前,将车门的打开,顾一诺半睡半醒,身上有些酒味!

喝酒了?!

“陆先生,陆太太喝了一点点酒,就已经醉了,简总让我送她回来。”

“谢谢了!小刘,开车送他一下。”陆已承立即将自己的女人抱起来。

陆已承赶紧抱着顾一诺上楼,将她放到床上,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小脸。顾一诺还有一些反应,紧紧的皱着眉头。

这个简慕晚,一定和他有仇!

无时无刻都在想着,给她找不愉快!

不但让他的小女人喝醉了,还让那个什么来着,送回来!

顾一诺缓缓睁开眼,眼神有几分迷离,突然搂着陆已承的肩膀,“已承,已承~”

“是我,是我!”

陆已承不禁想起,之前她喝醉的那一次,忽然觉得有些热。

“诺诺,你没事吧?”他也记得,在F国,她因为喝太多酒,住院的事情!所以,还是不敢大意。

“我偷偷的告诉你,一个秘密。”顾一诺已经醉的神智不清了,她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在做什么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啊?什么事?”顾一诺晕呼呼的,已经忘记自己上一句说了什么。

陆已承真的是被磨的没有一点脾气,轻轻的拉着她的小手,重复道:“你刚刚不是说,要告诉我一个秘密?”

“哦,对,秘密!”顾一诺想起来了,但是什么秘密呢?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看着陆已承近在咫尺的俊颜,主动吻了上去。

“诺诺~”陆已承立即举起小白旗,他已经被她的热情给融化了!

顾一诺亲了一阵,突然抬起头,很认真的朝陆已承说道,“已承,我告诉你,封奕挺帅的。”

说完,顾一诺一个人笑了起来,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不得了的事情。

陆已承的脸,当场黑的跟锅底一样,直接把她扛起来,朝浴室走去。

“看来,你现在需要醒醒酒!”

三四个小时后,陆已承才抱着她从浴室里走出来,此时的顾一诺,早已经瘫软成的团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小女们,求月票~虽然二暖很疲惫很疲惫,但是既然求了月票,大家把月票都给了二暖,二暖还是打打鸡血,月票满四百就加更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