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:母女相见(上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陆已承拿起吹风机,给她把头发吹干,顾一诺本来睡着了,又被吵醒。

被他拉着,在浴室里强制醒洒,还是有一点效果的,她现在除了头有点晕之外,思绪已经清醒了。

不过,让他醒酒的太累!她以后,现也不敢喝醉了!

“醒了?”陆已承的口气,听起来,还有些隐隐的怒气。

“嗯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拉着他的手放到她的头上,“给我揉揉,有点痛。”

陆已承把吹风机放到一边,给她按着。

“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,为什么还要喝?”

“是果酒,只有一丁点的酒精度数,而且我就尝了一小口,谁知道就醉成了这样。”顾一诺轻声解释。

她以为,陆已承就是因为她喝酒了才生气的,立即转过身来,朝他保证道:“我下次,一定一口都不喝!”

陆已承继续给她按着,但是神情还是没有松懈。

顾一诺的心里有些狐疑,没道理啊?趁给她醒酒的时候,他也没有闲着,怎么还一副不开心的样子?

“封奕很帅吗?”陆已承终于忍不住朝她问道。

顾一诺突然感觉,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了一些,她拉紧衣服,坐直身子,也不让他再给她按了。

她好像记得,的确是封奕送她回来的。

然后,她就想不起来了。

原来,他是在气这个!

“你也太小气了!他因为没有喝洒,所以送我回来,你不要乱吃飞醋!”

“乱吃飞醋?”陆已承快要气炸了,“那个小白脸有什么好,他帅?他有我帅吗?”

顾一诺立即摇头。

“他有我有男人味吗?”

顾一诺再次摇摇头。

“其实,我想说,他是帅,但是还是没有我老公帅。”

“马后炮!”陆已承戳了一下顾一诺的额头,不过神情已经比刚刚放松多了。

顾一诺立即抱着他的胳膊,朝他靠了过去:“我还说了什么没有?”

“难道还发生了什么?”陆已承立即紧张起来。

“不,不不!没有,我只是怕我酒后胡言乱语,让老公生气。”顾一诺立即放低姿态,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。

陆已承的毛彻底被扶平了,搂着她的身子,“很晚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乖顺的靠在陆已承的怀里。

过了几分钟,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:“诺诺,最近我们都太忙了,刚好这几天比较清闲,我想带你出去走走,你想去哪?”

顾一诺本来都快睡着了,一听到他的声音,立即强打着精神,睁开双眼。

“我不想出国,就在国内走走吧。”

“也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顾一诺突然坐直身子,目光灼灼的看着他:“我们回一趟G市吧,带上爷爷和陆宝宝一起回去。”

“也好,要是爷爷听到这个消息,一定很开心。”

“那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“好,早点睡吧,我明天去公司排一下,看能不能明天出发。”陆已承搂紧了她,将一旁的小夜灯关掉。

顾一诺靠在他的身边,没过多久,就沉沉睡去。

陆已承知道,她妈妈的事情,一直都在她的心底深处压着。

白聿回到F国后,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,而准备要来国内的威廉,也一直没有消息。

他只是听说,威尔斯先生和夫人,已经离开F国的皇家医院,回了威尔斯领地。

如果再没有威廉的消息,陆已承准备再去一趟威尔斯领地,争取能够见到威尔斯先生和夫人。

诺诺的妈妈是威尔斯先生的夫人,他相信,即使是白聿,也不敢轻举妄动!

诺诺想回G市,或许是心里,有着隐隐的牵挂。

第二天一早,吃早餐的时候,陆已承和顾一诺将这一次的行程告诉老爷子和孙嫂,老爷子的心里,别提有多高兴。

“回去之后,我能不能在G市住一段时间?”

“爷爷,你舍得下陆宝宝?”顾一诺朝老爷子询问道。

老爷子的心里挣扎了一下,看着孙嫂抱着的陆宝宝,立即摇了摇头,“算了,我还是想和我们家陆宝宝在一起。”

陆宝宝已经开始添加辅食,每一次吃饭的时候,他都坐在餐桌前,和大家一起吃,小小的人儿,看起来有模有样。

老爷子看着陆宝宝,仿佛看到了陆已承小的时候。

“吃完饭,你们在家里收拾东西,不用带太多,我去一趟公司,下午两点的飞机,小刘先走一步,回去安排一下。”陆已承安排道。

“好的。”顾一诺立即回应了一声。

陆已承戳了一下她的额头:“你再去睡会。”

“我已经很精神了,不用睡了,何况,上了飞机还可以再睡。”顾一诺即使不帮忙收拾,也要看着陆宝宝,孙嫂才能脱得开身。

“好。我去公司了。”

“陆宝宝,和爸爸说拜拜。”顾一诺接着陆宝宝的手,朝陆已承挥挥手。

陆宝宝还在吃着蒸蛋,看着陆已承,大眼睛眨啊眨的,水灵灵的,简直要把人的心都萌化了。

陆已承忍不住,又转过身来,朝陆宝宝的小脸上亲了一下,然后又捧起顾一诺的小脸,亲了一下才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的脸微微泛红,一旁的老爷子和孙嫂,早就见怪不怪。

吃完饭,陆宝宝又睡了一觉,顾一诺把陆宝宝放到婴儿床上,自己也忙碌起来,突然而来的行程,她要和小唯她们交待一下。

现在千度公司和许瑞那里,她完全不用操心,全都交给他们,目前画室里的事情,也没有以前那么多,她完全可以走得开。

学校那边,还是要请个假。

原本她是最乖的学生,现在竟成了缺课最多的,还好,她完全不担心,自己会挂科,马上就要大四了,大学生涯也到了最后一年。

一切,都那么美好,像是在做梦一样。

唯独,她的妈妈……

顾一诺整理着陆宝宝的东西,心里有些惆怅。

她从来都没有提起,因为,说起来,只会让她想东想西,牵肠挂肚。白聿一直都没有消息,再也没有用妈妈的安危来威胁过她。

她不知道,白聿究竟还有什么打算,这件事情,藏在她的心底深处,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一样。

刚刚收拾好陆宝宝的东西,手机响了起来。

顾一诺将手机拿起来,接通电话。

“陆太太,我刚刚得到消息,星熠公司可能守不住了,苏以菲承受不了这样的亏损。”

“按计划进行。”

“陆太太,这个公司本身就没有什么价值,真的要收购吗?”

“的确是没有什么价值,不过,也不值几个钱。”顾一诺淡声回应。

“我知道了!”

顾一诺挂了电话,朝婴儿床走去,看着陆宝宝萌美的睡颜。

收拾好之后,她才发现,她们全部的行李加起来,只没有陆宝宝一个人的东西多。

这还是,陆宝宝第一次跟着爸爸妈妈出远门呢!

……

陆已承来到公司,阿程立即将资料全都送到办公室。

“阿程,我要休假一个星期,这个星期有什么事情,交给子睿去处理。”

“陆少,您怎么突然要休假?”阿程说完,才发觉自己逾越了,连BOSS的私事都管上了。

没想到,陆已承心情很好,回应了一句:“带诺诺出去走走,散散心。”

阿程简直是受宠若惊。

陆少只要一提起陆太太,简直就像是带了一个小太阳一样。

陆子睿走了进来,坐在陆已承面前,阿程立即退了出去。

这几天,陆已承都没有在公司见到陆子睿的身影,很有可能,子睿在躲着他。

陆子睿躲着他的原因,只有一个。

“哥,对不起,你交待给我的事情,我没有办好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陆已承淡声回应,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怒。

“妈妈说,那天的事情,她记不太清楚了,我想这件事情,会不会有另有蹊跷?一定是有人故意录下这些话,想要挑拨妈妈的小嫂子之间的关系!”

陆子睿去到医院,杜明兰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到了一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她说那些话的时候,只有苏以菲在,难道是苏以菲搞得鬼?

杜明兰隐瞒了她与苏以菲接触的事情,她也知道,应该少和苏家的人来往。但是,她住在医院里,苏以菲要来她也挡不住。

尤其是,苏以菲每一次都出现在,她需要帮助的时候。

她当然不愿意去澄清,要她去澄清,不是当众让她出糗吗!所以陆子睿来找她的时候,她就这么含糊不清的糊弄过去了。

陆子睿知道,这件事情,完全和小嫂子一点关系都没有,最受委屈的人,就是小嫂子。所以,他的心里,也有些自责。

“今天下午开始,我要休假七天,公司的事情你多操心。”陆已承抬起头,朝陆子睿望去。

“哥,你怎么会突然要休假?”

“带你嫂子和爷爷回一趟G市。”陆已承淡声回应。

“那……那件事……”

“既然她不愿意去澄清,说什么也没有用。”

“哥,我知道,妈妈她有些事情做的很过份!你对她可能没有多少感情,但是,她始终是我们的妈妈,我听说你要收回一诺公司的股分,我明白,你是想与爸妈不再有什么瓜葛,能不能,不要走到这一步?”

“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,现在,你在公司只是在历练,以后回去陆氏集团,也不至于震不住局面。”

“哥!我不想回陆氏集团,我也不想继承家业。”

“子睿,你现在也是个男子汉,应该有担当,有责任!不管是对自己,还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人。”

陆子睿点点头,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去忙吧。”

“好。”陆子睿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威尔斯与米卿人,清晨出发,上午十点多,就到了青阳最好的酒店。

办理了入住之后,才休息了一半个小时,米卿人就急切的想要去米家的老宅。

这些年,国内到处开发,已经找不到一丝熟悉的感觉。

米家的老宅已经不在了,顾家的老宅还在,没有拆掉。

米卿人坐在车子上,看着车窗外的景色,心中一阵感慨。

车子在顾家的老宅前停了下来。

威尔斯先生将米卿人抱下来,放到轮椅上。

面前的这幛房子,已经显得有些破旧,看起来有很多年,都没有住过人。

她就是在这幛房子里,和顾松博结的婚。

她今天来的目的,是想祭拜一下父母,可是按着以前的记忆找去,那些墓地早已经不见,原本墓地的地方,修成了宽阔的道路。

一连问了几个老人,才打听到,这一片的墓地,因为要修路的原因被迁走,全都在青阳的一个墓地,可以去那个地方找一找。

青阳墓地位于另一个方向,米卿人已经有些有些疲惫。威尔斯决定,先回酒店休息,明天再去墓地。

回到酒店,米卿人吃了药,就去休息。威尔斯先生和威廉走到外在的客厅里。

“威廉,你先和陆已承见见面,接触一下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威廉点点头,“先生,之前陆已承先生一直都在和我们保持联络,并且表达出,想要见您一面的想法。我猜测,会不会,他知道些什么?因为,只是工作年的事情,完全可以和我谈就行了,不一定非得要见先生。”

“你先去见一见陆已承,自然就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原因要见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陆已承把工作处理完,赶回家里。

顾一诺她们全都收拾好。

“我们就只去七天,这一去一来,很快就过去了。”老爷子又惆怅起来,他现在,真是两边都牵挂。

一想到要回老宅去,他恨不得一眨眼就到了。

“爷爷,今年,一定陪您回G市过年,到时候,回去住一个月。”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朝老爷子说道。

“好,一言为定!一诺宝贝,你给我们作证,他要是食言了,家法侍候!”

“好,我听着呢!”

“走吧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去机场。”

陆已承从顾一诺的怀里接过陆宝宝,朝外走去。

登机前,陆已承的手机突然响起来,Johnson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,这个时候,国外已经是午夜。

难道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?

“陆少,威廉和我联系了,他现在在国内,想要与你见一面。”

“他来国内了?”陆已承有些惊诧。

“是的!他留了一个联系方式给我,你可以直接通过这个联系方式,和他联系。”

“发过来。”

Johnson立即将威廉的联系方式发了过来,陆已承挂了电话,立即打了过去。

威廉还在处理手上的资料,一看来电,大概知道是谁的电话。

“威廉先生,你好,我是陆已承。”

“陆先生,您好。”

“听说你来了国内,怎么没有提前说一下,我也好安排人,去接机。”

“是这样的,陆先生,因为一些原因,我没有直接飞到贵国的帝都机场,而是在G市。如果你方便的话,我希望我们能见个面,我可以最快乘坐明天飞往帝都的航班过去见你。”

G市?!威廉竟然在G市。

陆已承心里,闪过一丝疑问,威廉应该从来没有来过国内,为什么会直接去G市?

“威廉先生,刚好我今天下午的飞机去G市,如果方便的话,我们今天晚上,就可以见面。”

“那太好了!我就在G市等着陆先生。”

“好。到了G市,我会立即和威廉先生联系。”

陆已承看了一下前面的登机口,他们这个航班,已经开始检票,顾一诺着陆宝宝正着急的朝他这边看过来。

他挂了电话,朝顾一诺的方向走去,接过她怀中的陆宝宝。

孙嫂扶着老爷子,一家人朝检票口走去。

“其实,你忙的话,也不必特意的安排这一次的行程。”顾一诺小声朝陆已承说道。

“不,不是工作上的事情。”陆已承暂时没告诉顾一诺。

他得先见到威廉之后再说。

这一次,回G市的行程刚刚好。

他相信,只要见到威廉,一定能确定他心中的猜测!

顾一诺感觉,陆已承好像有什么心事隐瞒着她,因为赶着上飞机,她就没有问。上了飞机之后,她就开始犯困。

“困了就靠着我睡一会。”

“嗯。”顾一诺靠在陆已承的肩膀上,没过多久就进入梦乡。

小刘早一步回到G市,请人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,等顾一诺他们回去的时候,家里都已经收拾干净。

一家人,在外面吃了饭,一起回到陆宅。

天色已经暗了,陆已承送顾一诺和陆宝宝去二楼的卧室休息。

“诺诺,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可能要晚点回来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没有多问,陆已承究竟出去做什么。

一出陆宅,陆已承就和威廉联系。

威廉现在,竟然在青阳,陆已承的心里,更加疑惑。看着手机上的定位,位于青阳最好的酒店,这个酒店就是之前他和诺诺住过的。

距离他现在的地方,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程。

威廉约陆已承在酒店会议室见面,陆已承一到酒店,前台立即指引他,到顶层的高级会议室。

推门而入,陆已承发现,会议室里除了威廉之外,还有另一个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