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:母女相见(下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人,看起来和他的父亲差不多一样的年纪,气度不凡!特别是那湛蓝色的深邃双眸,有着不可侵犯的威严。

只是一眼,陆已承就已经猜测出,这个人是谁。

威尔斯先生站起来,朝陆已承望去。

威廉还没有介绍,陆已承就主动走上前去,“威尔斯先生,你好。”

威尔斯和威廉都是一愣,没想到陆已承的洞察力这么强,竟然一眼就认出来。

“你好,陆先生。”威尔斯伸出手,握着陆已承的手。

两人简单的打了招呼,朝一旁的会议桌前走去。

顾一诺哄睡了陆宝宝,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快十一点了,不知道陆已承在忙什么,竟然这么晚还没有回来。

她拿出手机,拨通了陆已承的电话。

和威尔斯先生谈了两个小时左右,陆已承现在已经开始返程,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他的唇角,不由自主的上扬。

“诺诺。”他柔柔的唤了一声。

听到他的声音,顾一诺靠在阳台的栏杆上,微蹙的眉宇,缓缓舒展,“你去哪了,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?”

“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,差不多不要四十分钟。”

“你去了很远的地方吗?”

“去了青阳。”陆已承轻声说道。

“去青阳?你去青阳做什么?”

“诺诺,你等我回来,回来之后,我再细细的告诉你。”

“好吧。我等你回来。”顾一诺挂了电话,又去收拾一下陆宝宝的日用品。

看着陆宝宝熟睡的样子,随手拿起一本书,坐在床上等着陆已承。

随便翻看了两页,一点兴趣都没有,她干脆就这么坐着,无聊的朝四周望去。

脑海里,不由自主的回想起,她第一次住在这个房间的时候的那种心情。

就如这个房间的主人,给她的感觉一样,让她觉得,哪怕就站在这里,也一样遥不可及。

她那个时候,可是再也不想肖想陆先生。

她又不禁想到,他还在军区的时候,她们视频的事情。

唇角的笑意,越渐深了几许。

这个屋子,都充满着属于他们的满满的回忆。

陆已承回到家里,顾一诺靠在床边,唇角带着一丝笑意,好像睡着了。他轻轻的朝床边走去,才刚刚握着她的小手,才睡着的小女人就惊醒了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她睡间朦胧,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陆已承轻轻的搂过她的身子,在她的额头了轻轻地吻了一下。

看着她这么困的样子,他不知道,要不要把他今天见到威尔斯先生确定的事情告诉她。还是让她美美的睡上一觉,再和她说。

顾一诺已经清醒了,搂着他的手臂,好奇的询问道:“已承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?你不是没有工作吗?怎么一来到G市就出去忙了那么久?”

见她都问了,陆已承干脆直接告诉她。

“诺诺,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要告诉你。”

他这和郑重的口气,让她觉得,屋子里的气氛都凝重起来。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情吗?

她的神情,带着几分担忧。

“诺诺,放松一点,我今天去青阳,见到一个人,而他,知道你母亲的下落。”

“是谁?!”顾一诺立即抓着陆已承的手,听到这个消息,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!

“威尔斯先生。”

“就是那个认顾茗雪为养女的威尔斯先生吗?他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妈妈的消息,他和白聿是不是一伙的?我妈妈现在怎么样?”顾一诺根本就不可能冷静下来。

陆已承本来还想慢慢的告诉她,事情的前因后果,看着她着急的样子,他只能先告诉她结果。

“诺诺,你的妈妈就在青阳,她是威尔斯先生的夫人,没有被白聿控制,只是在F国的皇家医院,休养了一段时间。”

顾一诺完全无法消化她听到的这个消息。

她的妈妈,是威尔斯先生的夫人?

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,当年妈妈究竟经历了什么!既然还活着,为什么这么多年来,从来都不出现!

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她的妈妈竟然在那么遥远的地方!

“已承,你见到她了吗?”

“没有,她的身体不太好,我只是见到威尔斯先生。”

“她怎么了?”顾一诺又紧张起来。

“她在几年前,查出来患了癌症。”

顾一诺的心情,简直就像过山车一样,起起伏伏。

癌症?她的妈妈竟然得了癌症!

陆已承轻轻的搂着顾一诺的身子,将她拥在怀中,“诺诺,当年威尔斯先生告诉她,你没有保住,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都不知道你的存在。直到威尔斯先生在H国,偶遇到了顾茗雪,把她当成了你带回了威尔斯领地,她才知道,她还有一个女儿,在这世界上。”

顾一诺的心里,缓缓放松下来,原来是这样,她的妈妈并不是不要她,而是不知道她的存在。

“诺诺,威尔斯先生,也是最近才知道顾茗雪的真实身份,而你的妈妈,她还不知道。听威尔斯先生说,顾茗雪的死,你的妈妈很淡漠,在威尔斯领地的时候,你妈妈也与顾茗雪基本没有什么接触。”

“已承,你想告诉我什么?”

“我想征求一下你意见,要不要与你妈妈见面。”

“要!”顾一诺几乎不假思索的回应道。

她期待了两世的妈妈,不可能就摆在她面前了,她都不去见一面。

“已承,我明白,你的意思是,她现在,还不知道我的存在,对不对?”

“是的。”陆已承是担心。威尔斯先生告诉他的那些,既然诺诺的妈妈对顾茗雪是那么冷漠的态度,那还是在不知道顾茗雪的身份的前提下。

他怕,她对诺诺也是冷冷淡淡的。

他不想让自己的小女人,受到一丝伤害。

“不管她能不能接受我,我要去见她一面,亲眼看到她好好的,我就心意足了。”

“好,明天我陪你去。快睡吧,明天一早,我们就出发。”

“好!”顾一诺立即点点头。

其实,她已经完全没有睡意,知道这么大的事情,她根本无法入睡,思绪很纷乱,对于明天,她的心里更是又期待又彷徨害怕。

天终于亮了,顾一诺顶着两个黑眼圈下楼,喂了陆宝宝就催促陆已承,早一点赶往青阳。

威尔斯那边,并没有告诉米卿人,今天顾一诺要来的消息。

一早,米卿人就让威廉去买了鲜花,准备前往墓地祭拜。

威尔斯先生陪着她,朝墓地而去。

米卿人在墓地管理处,发现了一件很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,原来,她自己的墓,也在这里。

当年,威尔斯避免不避要的麻烦,用了医院里的另一具女尸,代替了她。

可见顾松博对她没有一丝感情和眷顾,没有发现,那个送去火葬场的人,根本就不是她!

查到父母的墓碑后,威尔斯先生推着轮椅,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,朝前方的墓地走去。

顾一诺来到青阳境内,陆已承和威尔斯先生联系了一下。

威尔斯先生听到顾一诺这么快就赶了过来,心里有些犹豫。他还不知道卿人这边,究竟是什么样的反应,甚至还没有告诉她,给她一点适应的时间。

一转身,他发现,原本在不远处的米卿人,竟然不见了!

“陆先生,我们在墓地,对,就是那个墓地,你们直接过来这边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陆已承挂了电话,朝顾一诺说道:“她们在墓地,他们去祭拜你的外公外婆。”

顾一诺看到一旁的花店,“停一下,我们也带一些鲜花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顾一诺在花店里,选了两束鲜花,看到一旁的郁金香,走上前去。

“老板,把这些郁金香给我包一下。”

“好的,只要郁金香吗?要不要配一些其它的?”

“不用了,只要郁金香。”

陆已承和顾一诺来到墓地,威尔斯先生正在四处寻找着米卿人。当他看到顾一诺的时候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他第一眼看顾茗雪的时候,觉得顾茗雪太像卿人,当时他也没有觉得有什异样,现在再看到顾一诺,他才知道,什么叫神似!

不止是长相,气质更像!

“威尔斯先生,你好,我是顾一诺。”顾一诺上前去,客气有礼的打招呼。

威尔斯先生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礼,面对这个孩子,他突然有些不知道,该如何自处。

“你好,一诺。”威尔斯先生伸出手,握住顾一诺的小手。

“我们先找到卿人,我担心她一个人有什么危险。”威尔斯先生的心思,全都系在米卿人的心上,打了个招呼,就继续去寻找米卿人。

顾一诺看着威尔斯先生的模样,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。

她看得出来,威尔斯先生特别在意她的妈妈,这么多年,有威尔斯先生陪着妈妈,妈妈一定是幸福的。

“我们也分头去找一找。”顾一诺朝陆已承说道。

“我陪着你一起。”陆已承一放心她一个人。

“不用了,我们分开去找吧。”顾一诺说完,已经朝墓地中跑去。

陆已承也朝另一个方向而去。

顾一诺才走了几步,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,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因为米卿人坐着轮椅,所以威尔斯先生都没有想过,米卿人会高处,只是在他们所在的这附近来回的寻找着。

顾一诺凭着上一次的记忆,找到了她来祭拜的那个墓碑。

果然在墓碑前,看到一道身影。

那个背影,和视频里的,一模一样!

她的心,猛然一缩!双腿像是灌铅了一样,一步也挪不动。

就在此时,米卿人仿佛有了心灵感应一样,转过头朝顾一诺的方向望了一眼,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个目光,她的心,猛然紧。

像是被人紧紧的扼住了一样,透不过气来,还隐隐作痛。

她不知道,眼前这个女孩,究竟是谁,与她有什么关系,在看到这个女孩子的一瞬间,她所有的神经都好像被牵扯着,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。

好想抱抱眼前的这个女孩儿。

顾一诺的怀里,还抱着一大束郁金香,在短暂的不知所措过后,她抬步,朝米卿人走了过去。

米卿人的手,都控制不住的在颤抖,缓缓抬起手,朝顾一诺伸了过去。

顾一诺快步走了过去,握着米卿人的手。

“你是谁?”米卿人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,不敢松开。

她怕,一松开,面前的女孩子就会不见了!

“我叫顾一诺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米卿人的心里,就像是闪过一道惊雷,眼前的这个女孩,一定是她的女儿!一定是!

“诺诺?”米卿人亲昵的唤了一声。

顾一诺强忍着眼中的泪水,点点头,“是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,在出生的时候,就因为车祸失去了母亲?”

“不,我没有失去她,她只是和我分离了二十多年。”顾一诺摇摇头,直接朝米卿人的怀里扑了过去。

米卿人在这一刻,泪如雨下,紧紧的抱着顾一诺。

“诺诺,我的宝贝,我的乖女儿,是妈妈不好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米卿人紧紧的抱着顾一诺,不停的道歉。

陆已承和威尔斯先生来到这里,就看到眼前的一幕。

威尔斯先生怎么也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从他把米卿人带走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哭过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总是表现的很淡漠。对顾茗雪也是如此!

这一刻,他明白了,这就是母女之间,独有羁绊!

不是一个冒牌货可以顶替的。

顾一诺从米卿人的怀里抬起头来,抬起手,擦干米卿人脸上的泪,“妈妈,我还能见到你,就是上天给我的恩赐,我觉得,我好幸福。”

“傻孩子、”而米卿人的心里,是浓浓的自责。

之前心里的疑惑,在见到顾一诺的那一刻起,也随之解开!怪不得,她对顾茗雪生不起一丝好感,顾茗雪,不是她的女儿。

而她听到顾茗雪的死讯的时候,心里就打算,要回国一趟。

她都逃避了二十多年了,也应该回来面对一些事情。

而她更多的,还是因为心里,那一丝隐隐的希望,希望老天,以她没有那么残忍。

这一刻,她也是幸福满足的!

陆已承看着哭成泪人的小女人,心疼的走上前去,将顾一诺扶了起来。

顾一诺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,像是朝自己的妈妈献宝一样,把陆已承拉到面前。

“妈妈,他叫陆已承,晚我的丈夫,我结婚了。”

“姓陆?”米卿人抬眸,朝陆已承望去,这俊朗的外型和气质和诺诺在一起,真的很般配。

陆已承听着米卿人声音,他听得出来,米卿人好像不太满意,就因为他姓陆,所以不满意?

“是的,姓陆!妈妈应该听说过吧,我和诺诺从小就定亲了。”

妈妈?

顾一诺和米卿人都是一愣。

顾一诺愣的是,陆已承这一声妈妈,叫的也太顺口了。平常见他叫杜明兰也不曾叫得这么顺。

米卿人愣的是,陆已承那点小心思。

生怕她不认可吗?直接就这么喊上了。

看诺诺刚刚急切的拉他出来和她介绍的模样,就知道这个陆家的长孙,在诺诺的心里,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。

而她也看到了陆已承眼中,对诺诺的爱意与疼惜。

“卿人,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”

“墓地的一个清洁工人,推我上来的。”

威尔斯先生朝米卿人面前的墓碑望去,突然发现,这墓碑上写的竟然是米卿人的名字。

“我只是,想来看看。”米卿人轻声说道,又将目光落到这个墓碑之上。

顾一诺将手中捧着的鲜花,放到墓碑前。

“不管她是谁,以后我都会来祭拜,为她扫墓。”

米卿人点点头,赞同顾一诺这样的做法。

如果没有这块写着她的名字的墓碑,她可能,也不会有这二十多年,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还有一更~21:30左右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