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:迟到二十多年的表白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爷子正在家里逗着刚睡醒的陆宝宝,他觉得,陆宝宝带起来比已承还要省心。

这孩子肯定是随了已承的性子,很有可能还会比已承更高冷。

才半岁左右的孩子,给他买的那些色彩鲜艳的玩具,他就表现出没有一点兴趣的意思,有时候拿到他面前,看都不看一眼。

此时,陆宝宝的大眼睛四处瞧着,也不知道这个小小的人儿,脑袋瓜里都装着什么样的思绪。

“宝宝,你是不是觉得,我们家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?”老爷子和陆宝宝聊天。

陆宝宝又将目光转向另一旁,简直不要太高冷。

老爷子感觉,他被这么个小家伙,彻底的忽视了。

孙嫂准备好了辅食,今天做了南瓜羹。远远的都闻到香味。还好,陆宝宝不像他爸爸那样挑食,什么都吃,吃饱就就乖乖的,不哭也不闹。

“已承他们有没有说今天什么时候回来?”老爷子朝孙嫂询问道。

“没有说。”孙嫂摇摇头。

老爷子还不知道,陆已承和顾一诺今天出去是做什么的,看得出来,他们两个好像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他。

陆宝宝还没有吃完南瓜羹,就听到外面传来的车子声。

小小的他,立即将小脸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挥动着小手。

“爸爸妈妈回来了。”老爷子故意逗了一下陆宝宝,握着陆宝宝胖乎乎的小手。

顾一诺和陆已承先走进来,威尔斯先生和米卿人跟在后面。

老爷子发现,还有客人一起过来,站起来朝外迎了过去。

当他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那道身影时,整个人都愣住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米卿人!她还活着!

这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看着老爷子震惊的样子,米卿人按着轮椅上的按钮,朝老爷子靠近了一些,在她面前,老爷子一样是长辈,她带着几分敬意,朝老爷子打招呼:“陆伯父,好久不见。”

老爷子深吸一口气,和平复下此时的心情。缓步上前,握住米卿人的手,“真的是,好久不见。”

这一别,曾经是跨越生死的距离。

没想到,好还活着,真的是太好了。

米卿人的心里,也有些感慨,这二十多年的逃避,都没有这一刻来得充实。其实,她以前的做法,对威尔斯来说,也是不公平的。

她都没有彻底的对过去,有一个很好的终结,这二十多年,她一直都活在他的传大的爱与包容中。

她一定会趁这一次的机会,和他重新开始。

顾一诺抱起沙发上坐着的陆宝宝朝米卿人走了过去。

陆宝宝一看到妈妈,小脸上全是笑容,当他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人的时候,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,看看妈妈,又看看外婆。

“宝宝,这是外婆,让外婆抱一抱。”

米卿人看着面前的小家伙,心里一暖,完全被俘虏了。抬起手接过陆宝宝。

陆宝宝还是同样的表情,看看米卿人,又看看顾一诺,那个模样,别提有多惹人喜爱。

米卿人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,心里好像有一种无形的情感,将她和这个孩子,紧紧的联系到一起。

这是她的诺诺和孩子,和她也有无法割舍血缘亲情!

她突然发现,她在这个世间,除了威尔斯,还有这么至亲的亲人,所有的苦难都不算什么,这一刻,她真的是太幸福了。

“到客厅坐吧。”老爷子招呼着众人,朝客厅走去。

陆宝宝安安静静的坐在米卿人的怀里,一点都不认生。

顾一诺坐在米卿人身旁,这一幕看在其他人的眼里,别提有多温馨。

“爷爷,这位是威尔斯先生。”陆已承给老爷子介绍。

老爷子听过这个名字,但是没有见过威尔斯,当年,威尔斯这个名字,在G市也算是数得上的。

因为威尔斯先生,早在二十多年前,就在G市建立了孤儿院和非盈利性的医疗机构,给当时的G市的普通百姓,谋了很多的福利,也拯救过很多人的性命。

“陆老爷子,你好。”威尔斯站起来,向老爷子问好。

既然卿人叫陆家老爷子一声伯父,他也将自己当成晚辈一样,对老爷子存着一丝敬意。

忽然,外面传来一阵车子的声音,孙嫂还以为是去外面买东西的小刘回来了,立即起身去外面接应一下。

当她看到门口站着的身影时,面色一僵。

“孙嫂,你好,我听说老爷了和小诺他们回来了,特意过来看看,果然是回来了。”顾松博心里,一阵暗喜。

他的手上,提着满满的礼物,还不等孙嫂请他入内,就直接走了进来。

一看到顾松博的身影,顾一诺立即站起来,陆已承走到她面前,握着她的小手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,导致她的指尖有些凉意。

顾松博的到来,实在是太突然了。

威尔斯完全预料不到,他最担心的事情,会这么突然面对。

顾松博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,这才将目光转到一旁!

突然,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!

他手里的东西,全都掉在地上。

此时,他的目光定格在米卿人的身上,一动不动。他简直不敢相信,他看到的一切。

“卿人?”他有些不敢确定。

米卿人面色,始终都很平静,二十多年过去了,她可以很平淡的去处理她和顾松博之间的事情。

彻底的做一个终结。

“卿人!太好了!太好了!”顾松博立即朝米卿人走了过来。

就在离米卿人还有几步远的地方,一个高大的身影,突然挡在他的面前。

“威尔斯!”顾松博一眼就认出来。

“顾先生,请你离我的夫人远一点。”威尔斯直接警告,他现在,是绝不会让顾松博靠近卿人一步。

“你的夫人?”顾松博反问了一句。

“没错!”

顾松博朝米卿人望去,朝她求证,“卿人,他说,你是他的夫人。”

“没错,我是威尔斯的妻子。”

“不!不是这样的!你既然没有死,我们就还是夫妻!我是小诺的爸爸,你是我的妻子。”顾松博脱口而出。

至从知道程诗丽在外面有个男人,他知道了程诗丽以前的那些事情,简直让他的头顶直冒绿光!

程诗丽和他在一起,完全是为了他的钱,他这么多年来,都被蒙在鼓里。

他和米卿人早早的定下婚约,他知道,她迟早是她的人,因为米卿人的性格,他觉得,婚后他们的日子平平淡淡,如一杯无味的白开水,才会出轨程诗丽。

至从程诗丽疯了以后,他的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,甚至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次,每每入夜,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米卿人。

想到米家对他的照顾和恩情!

想到米卿人的好。

甚至不止一次,流下了悔恨的泪水。

突然有一在,米卿人出现在他的面前,她没有死,还活在这个世界上,他只想挽回她。

毕竟,他们还有小诺在,是他们的女儿,是他们之间无法割舍的牵绊啊。

“小诺!”顾松博像是突然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指着顾一诺说道:“卿人,你看一看,这是我们的女儿。”

顾一诺看着顾松博的模样,只觉得很可笑。

“是的,我是你们的女儿,但是,你的妻子是程诗丽。”顾一诺轻声说了一句。

顾松博的脸色,顿时血色全无。

“卿人,我……我是听到你的噩耗……所以,后来才和程诗丽结婚。”顾松博还试图解释。

“顾茗雪和诺诺同一年出生,我没有记错的话,她应该只比诺诺少一个多月吧?”米卿人淡声反问。

“卿人,我知道,我当年是鬼迷心窍了,我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……”

“够了。顾松博,以前的事情,已经过去了,就像诺诺说的,你的妻子是程诗丽,而我们,早已经结束,或许,从来也没有开始过。”

“不,卿人!你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“怎么给你机会?难道要抛弃照顾妈妈疼爱妈妈二十多年的威尔斯先生,重新和你重归旧好?”顾一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质问。

顾松博就是这么自私,永远都只想着自己,所以这么不要脸的要求,都能提出来。

自从顾氏集团破产之后,他就不止一次的,想要重新攀上陆家,想东山再起。

她不想再给他这个机会。

所以,他一直都没有翻盘的机会。

她也知道,顾松博一直没有死心,所以一听他们回来G市,他就迫不急待的赶了过来。

“小诺,我是你爸爸。”

“是的,是我的爸爸,这一点,无法更改,但也仅此而已。”

这么多年来,顾松博对小诺的确没有比对小雪上心。主要是小诺她从来都不在他面前撒娇,也不爱和他交流。小雪却不同,自然他就更疼小雪一些。

他后来才明白,程诗丽也就只是白面上对小诺好,让他看到的那些,可能都是假象!

他这个时候,再来谈父亲亲情,自己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。

“难道,你要认别的人做你的父亲?”顾松博怎么也没有想到,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他了。

“威尔斯先生是妈妈的爱人,我会像父亲一们,尊重他,敬爱他,但是我不会叫他爸爸。”

这一句话,让一旁的威尔斯先生,为之动容。

比起顾茗雪那种亲昵,他才明白,这才是真情流露。

米卿人看着顾一诺,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这才是她的好女儿,不管她有什么样的成长环境,都不会被侵染,还保持着她的本性,让她很欣慰。

“小诺,我一定会好好的弥补你和你妈妈,以前发生的事情,我知道都是我的错,我愿意付出一切低价来挽回。给我一次机会,好不好?”

“代价就不用了,以后你离我妈妈远一点。”

顾松博面对这么决然的拒绝,更加无地自容。

“卿人,我虽然犯过错,但是你和威尔斯,就没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吗?”

“顾松博,你是什么意思?”米卿人的脸以,立即寒了下来。

“你和威尔斯早就认识了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他留在G市,就是因为你!当时,你出车祸后,也是他没有经过我这个丈夫的同意,把你直接送到了他的医院里,你明明还活着,他却说你死了!”

“顾松博,如果,真像你想的那样,我和威尔斯早就有不正当的关系,我就不会出车祸!我就不会被截断双腿,更不会与我的女儿,分离二十多年,我会立即和你离婚,把位置让给程诗丽!”

顾松博无言以对。

论身份地位,论人品样貌,他处处都不如威尔斯,如果真的是这样,米卿人的确会选择和他离婚!

越是这样,他的心里,就越悔恨,他现在,什么也没有了,如果米卿人肯大反应他,小诺肯认他,他就还可以东山再起,还可以拥有昔日的辉煌!

他一定不能放弃。

“我们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这一句话,我迟了二十年才说出来,希望我们以后,各自安好。”

“卿人,小诺,我求求你们,给我一次机会吧,好不好?”顾松博还不愿意放手。

他一放手,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!

“松博,你身为个男人,而且又这么在年纪了,敢做敢当!自己种下的因,就要承受什么样的果,这很公平。你再纠缠不休,尊严都要尽失吗?”老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直接朝顾松博质问道。

顾松博看向老爷子,难道连老爷子都不站在他这一边了吗?

“卿人现在和威尔斯过得很好,你应该放手,并且祝福他们。”老爷子再次开口。

顾松博从来不敢当面忤逆老爷子,他对自己的父亲,都没有像对老爷子这样的惧怕。

他还不死心,但是,却也无计可施。

“卿人,你难道,真的对我,没有一丝留恋?”顾松博还是忍不住询问道。

“没有,有一件事情,我觉得,我也要趁今天这个机会,告诉你。我和你结婚,完全是因为我的母亲,她和你母亲的关系太好,受你母亲的托付,把你当成亲儿子一样,婚事又是她亲口定下的,如果我不嫁,我不知道,她会怎么样。”

“所以,你对我,没有一丝感情,是吗?”

“对!没有一丝男女之情!你不也一样吗?”

顾松博回答不上来,他从觉得愧疚,是程诗丽的事情败露之后,他才想起,米卿人的好。

“如果,没有程诗丽,我会和你继续过下去,其实,我还要感谢程诗丽,是她让我重新拥有了一分真执的感情,让我明白,什么是真真正正的爱情。”米卿人说完,朝威尔斯望去。

这么多年,她从来都没有向威尔斯表白过。只是看似被动的接受着他给的一切宠爱。

其实,她家他,不比他爱她的少。

威尔斯先生的心情,在这一刻豁然开朗,之前心里的那些思绪,也全都散去。

转过身,来到米卿人面前,紧紧地握着她的手。

顾松博看着这一幕,更加悔恨,仓皇的逃了出去。

屋里,陷入一片沉寂,没有人打破。

顾松博来得突然,走的也突然,却让原本的气氛,完全变了另一种模样。

顾一诺走到米卿人面前,缓缓蹲下来,看着米卿人,“妈妈,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彻底的随风而散,该说的话,你都已经说了。只要你和威尔斯先生好好的,彼此相爱,比什么都珍贵。”

米卿人点点头,得到女儿的支持,心里暖暖的。

顾一诺拉着米卿人的手,郑重的交到威尔斯先生的手中,“威尔斯先生,谢谢你照顾爱护我妈妈这么多年,也请您,继续照顾她,爱她。”

“一诺,谢谢你的信任,我会一直照顾她,爱着她。”威尔斯先生,也同样郑重的回应道。

“诺诺,能不能给妈妈安排一间房,妈妈有点累了。”米卿人有些虚弱的说道。

因为今天满满的行程和刚刚的情绪波动,让她觉得很疲惫。

顾一诺亲自带着米卿人,朝客房走去。

威尔斯跟着米卿人一起回到房间,把她抱到床上。

虽然,她看起来,很疲惫,但是他还是想向她,确认一件事情。

“卿人,你刚刚所说的话,都是真的吗?”

米卿人笑了笑,故意朝他反问道:“哪些话?”

“就是你说,你也爱我的那些话。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对不起,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告诉你。”

威尔斯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,心里一阵激动,紧紧的抱着米卿人。

“现在告诉我,也不晚。”

“威尔斯,如果,上帝收走我这双腿,是为了让你来到我身边,我宁愿不要这双腿,我只要你。”

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情话的威尔斯先生,老脸微红,心里更像是吃了蜜一样甜。

“你也累了一天了,好好的休息。”

“能在这里,陪着我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我哪也不去,就在这里守着你。”

“我的心里,还有一件事情……”

“什么事情?”威尔斯轻声询问。

“我不在诺诺身边,她从生下来,就过着没有母亲的日子,她不愿意让我知道,她这些年过得好不好,但是,我却想知道,有关于她的每一件事情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