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:陆已承,信了你的邪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明白,你好好的睡一觉,我让威廉去查一查。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一诺知道。”威尔斯点点头,即使米卿人不交待,他也会去查清楚。

米卿人的心里顿时轻松下来,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。

这个世界上,只有威尔斯这么懂她。

“你们母女二人,不但长得像,气质像,就连性格都是那么像,都在心里,记挂着彼此。”威尔斯知道,单凭程诗丽,就不知道能让一诺受多少委屈。

虽然一诺过得不好,让卿人的心里,也会不好受。他却不愿意再隐瞒她了,查到什么,都会告诉卿人。

只有她彻底的了解一诺的过往,卿人的心里,才能踏实。

米卿人笑了笑。威尔斯觉得,至从遇到一诺以后,卿人就恢复到了他刚刚与她相遇的样子,常常将笑容挂在嘴边。

他当初就是沦陷在她如花的笑颜里。

“你放心,这二十多年,她缺失的母爱,我是罪魁祸首。所以,我愿一力承担。”

“你怎么承担?”米卿人好奇的询问道。

“她说了,会像父亲一样,尊重我,敬爱我,那我当然是,像亲生女儿一样,疼爱她,照顾她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米卿人柔声道谢。

“我再也不想听到你说这三个字。”

“好,以后不说了。”

“睡吧。”威尔斯低头,在米卿人的额头落下一吻。

……

帝都

苏以菲焦躁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,至她成立公司以来,以她的身份和能力,业绩一直都不错。

虽然离她想象中的,还差一段距离,也在一步一步的稳定增长中。

至从她去参加了那个宴会后,就一落千丈。

先不说那天,直接就损失了一千万,过后的日子,才叫煎熬。

她就好像从开始的宽阔大路,被逼到了独木桥上,举步维艰。

更让她觉得可怕的是,好像谁见了她,都躲开,更别提去谈合作!

她知道,有一部分的原因,是因为顾一诺和陆已承,还有一部分,可能是因为上一次那三支股的事情。

这些人,也太过份了!

又不是她拿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,让他们买的!

现在被套牢了,却把责任全都算到她的头上。

门外,传来一阵敲门声。苏以菲的助理走了进来。

“苏总,这是咱们这个月的财务报表,请您过目。”

苏以菲立即走到办公桌前,看着报表上的数据,眉宇越拧越紧,竟然有这么大的亏损!

她前期的投入毁于一旦不说,今后更可能,一点回报都捞不到!

这样的结果,她还怎么能继续下去?

“苏总,路们这样一直下去,不是办法,依我看,不如先过了这段时间再重新开始。”助时提议道。

其实这一份工作,他都不想要了,他给苏以菲当助理,以后离开了苏以菲,可能工作都不好再找,得罪陆少和陆太太,今后想在帝都混,都不一定能混得下去!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陆太太那边,有意收购,不如苏总趁此机会,还能收得回一些本钱,不至于到最后,越陷越深,越赔越多。”

提起这个,苏以菲就炸毛!

顾一诺要收购她的公司,摆明了不是打她的脸吗?!

“你以为,这一点小小的风险,我都无法承担?”

助理不再出声,以前他还觉得苏大小姐那么光鲜靓丽,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女神,才给她当了几个月的助理,他就知道苏大小姐表面和真实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真实情况,实在是不敢恭维。

“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先出去了。”

苏以菲坐在办公桌前,看着那份报表,紧紧的将那一页纸揉成一团!

她不明白,顾一诺怎么就这么轻易成功,她却处处碰壁!她之所以这样,都是因为顾一诺!

而顾一诺今天所得到的一切,也不过是有陆已承撑腰,靠近运气罢了!

她的确是,拿不出钱来了!

苏家出没有人能帮她!

至从沈家的事情出了之后,家里的情况,变得那么糟糕!现在爸爸和几个哥哥都在焦头烂额,更没有时间和精力管她的事情。

还有能谁能帮她?

裴熠!

她立即拿出手机,给裴熠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一接通,听到裴熠带着睡意的声音,她就有些后悔了。

“以菲,你不知道我这里是什么时间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苏以菲一时间,都找不到什么好的开场白。

“想我了?有半个月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了。”黑暗中,裴熠坐起来,把屋里的灯打开。

“不好意思,最近公司有点忙,我也没有想到,你那里是深夜。”

“没关系,你什么时候想我,都要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苏以菲的心里,七上八下。毕竟,找裴熠直接张口要钱,这还是第一次。她以前,的确是利用裴熠想要打压一下陆已承,让陆已承不要像以前那么高傲,让她也有机会,可以接近陆已承。

可是,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掌控。

现在,她有一点骑虎难下的感觉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?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“裴熠,我被顾一诺算计了,公司一直在亏损。”苏以菲直接将自己的困境说出来。

裴熠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。

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实力,都已经从国内退出来,不得不承认,这都是因为陆已承的逼迫。

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苏以菲又怎么可能是陆已承的对手,恐怕,她连顾一诺都玩不过。当时她要成立公司,他怕她无所事事,也是同意的,只是想让她有点事情做。

没想到,她竟然把手伸到顾一诺的头上。

有这样的下场,也是预料之中。

“裴熠,我想你帮帮我。”

“怎么帮?”

“我需要钱。”苏以菲万分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。

“以菲,你嫁给我,我的就是你的。不用这么难为情。只是需要钱是吗?”

“嗯。”苏以菲咬着下唇点点头。

“要多少?”

“一亿。”苏以菲直接开口。

既然这么艰难的冲破自己心里的那道底线,干脆就多要一点!

“好的,另外,我再派个人过去帮你,渡过这一次的难关,不要再和陆已承和顾一诺对立,否则,吃亏的都有你,知道吗?”裴熠对苏以菲,真的是用尽了所有的耐心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苏以菲点点头。

“我知道,苏家和陆家关系一直都很紧张。现在哪怕我在国内和苏以溟联手,也不一定能捞到一点好处。陆已承太难对付,你自己更别提能撼动人他们。”裴熠又交待了一句。

“我明白。”苏以菲又应了一声。

“我把国外的事情处理好,带你出去散散心。”

“好的,谢谢你,裴熠。”

“不用谢我,很晚了,休息吧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挂了电话,裴熠站起来,点了一根烟,昏暗的夜色中那一点点星火,忽明忽暗,就如他此时的情绪。

苏以菲的所作所为,仿佛与陆已承誓不两立。

但是,所有的行为,却有有些过头了!

正应了那句话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一根烟抽完,裴熠拿起衣服穿好,走了出去。在国外,他一直住在自己名下的酒店里,楼下,就是娱乐场所。

虽然已经是深夜,依然喧闹着。

他需要找一个女人,来发泄一下,还需要抚平一下,还心底深处,那一点点的烦躁。

……

在G市住了几天,顾一诺和陆已承原计划,要回到帝都去。

毕竟,公司那么多事情,不可能完全走得开。

顾一诺不知道,要怎么和米卿人和威尔斯先生说。

至从米卿人来了之后,陆宝宝几乎都是粘在她的身上,对外婆的态度和对妈妈的态度一样,一点都不高冷。

顾一诺和陆已承在一楼的小书房里,正因为要回去的事情商量着。

“要不,你先回去,我和爷爷在G市多住一段时间。”

“要回去,就一起回去。”陆已承一天也不想和她分开,“说不定,妈妈也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帝都呢?”

“威尔斯先生不一定有时间陪着妈妈再去帝都啊,我不能这么自私。”顾一诺的心里,真的很为难。

米卿人抱着陆宝宝,来到小书房前,无意间听到里面的交谈。轻轻的敲了一下门。

顾一诺一看到米卿人,愣了一下立即走上前去。

“我刚刚无意见听到,你们要离开G市?”

“妈妈,其实回G市,只是想着让我和爷爷回来玩几天,我们现在都在帝都生活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“妈妈,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我不想那么快和你发开,所以我们在商量。”

“傻孩子,谁说要你和妈妈分开?”米卿人笑着反问。

顾一诺朝陆已承看了一眼,一头雾水。还没有明白米卿人这一句话是什么间思。

陆已承已经听出来了。

果然是亲妈!

“我和你们一起回帝都,妈妈更舍不得,和陆宝宝和你分开。”

“可是,威尔斯先生,他有没有时间陪着您?不能因为我,让你们分开两地。”顾一诺还有些顾虑。

“一诺,不用担心我,我所做的一切,都只为了让你妈妈开心,我这边会安排好,威廉明天就会回去,他能处理好领地的事情。”威尔斯先生也走了进来,一脸宠溺的看着米卿人。

顾一诺猛得松了一口气,原来她的担忧,都是没有必要的!

陆已承朝她的额头上戳了一下,“这下不用再伤心了吧?”

顾一诺笑着摇摇头,开心还来不及!

“那我就让小刘,定明天的机票。剩下的事情,我去安排,不管妈妈和威尔斯先生要在这里住多久,都可以。”

“好的!”威尔斯先生点点头。

他的身份特殊,米卿人和他都是别国国籍。现在的能在国内逗留的时间,最多不超过一个月,如果陆已承去安排一下的话,应该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忧。

确定下来后,威尔斯先生推着米卿人朝外走去。

威廉已经查清楚,虽然不可能完全了解顾一诺这二十多年的生活,但是那几件大事,稍一调查,就能查得出来。

米卿人已经全都知道了,听着威廉告诉她的时候,她的心紧紧的揪着。

她趁和诺诺接触的时候,看到诺诺的身上有着浅浅的伤痕,虽然不仔细看,已经看不清,完全可以想象,当时她的诺诺被伤成了什么样!

那一道道道的鞭伤,就像是狠狠地抽打着在她的心上一样。

诺诺生宝宝的时候,还被程诗丽又撞了一次!

还好母子平安!

程诗丽完全没有自主行事的能力,一定有人背后想要害诺诺,这件事情,还没有查出来,她怎么可能放心离开!

还有就是陆夫人的事情。

陆夫人对诺诺有这么深的芥蒂,又是陆已承的亲妈,虽然有老爷子撑腰,诺诺还是受了那么多的委屈。

还好,陆已承的表现,让她很满意!

她绝不可能,再让诺诺受这些委屈!

威尔斯先生很理解米卿人的心情,知道一诺竟然吃了这么多苦,好几次都身隐险境,虽然现在都化险为夷,听着都还觉得惊心动魄!

他唯一的希望就是,愿卿人在人生的最后时光,幸福快乐。

为此,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!

所以,他愿意尊重并且支持她的任何选择。一诺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好孩子,爱乌及屋,他能对顾茗雪都能付出那种父女之间的疼爱,更别提是一诺。

虽然陆已承,已经做的很好,但是有他们在,让一诺知道,有那么多人爱着她,守护着她。让她再也不要像以前一样,再次陷入危险,生死一线。

确定好之后,小刘立即去订了机票,明天下午两点的飞机。

威尔斯先生和米卿人,暂时和顾一诺他们一起住。家里有足够的空间。

回去后,孙嫂立即将客房收拾起好,重新布置了一翻。

这两天的相处,威尔斯先生突然对下棋有着浓厚的兴趣。老爷子在被这么多人虐了之后,终于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,别提有多开心。

两人常常一闲下来,就要对弈几局。

米卿人和孙嫂,负责照顾陆宝宝。

生活简单平淡,却又是那么温馨幸福。

用完晚餐,陆已承抱着陆宝宝,看老爷子和威尔斯先生对弈,这两人真是相见恨晚,下完围棋,老爷子又心血来潮的教威尔斯下象棋。

陆宝宝不知道怎么的,出来了兴趣,一把抓着棋盘上的马,进一旁扔了过去,小小的人儿兴奋的,朝棋盘上爬过去,一屁股坐在上面。

老爷子和威尔斯正杀的难分难舍,突然被打断,别提有多郁闷,偏偏打断他们的,是家里的小魔王,打不骂,骂不得,更舍不得。

这么萌的宝宝,马上就把老爷子和威尔斯的注意力转移了,不下棋了,立即哄起孩子。

顾一诺吃完饭,就去阁楼修自己的画稿,这是她最近要交的作业。

画到一半的时候,放在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直接接听。

“陆太太,我们对星熠的收购计划,可能要失败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苏以菲不知道从哪里拱到资金,应该能扛一段时间。”

应该是裴熠,现在能拿得了钱来给苏以菲的,只有裴熠。不过,苏以菲拿到多少,都注定不会成功。

这一点,顾一诺还是有自信的。

“这个计划暂缓。”

“好的,陆太太。”

“不过,盯紧一点苏以菲那边的动静。”

“是,陆太太。”

陆已承走上楼,就听到顾一诺在和别人通电话,他停了一下脚步,等她挂了电话,才走了进去。

顾一诺听到脚步声,朝他望了过去,立即露出一丝甜甜笑意。

“老公,好累啊!”

“画了这么久,肯定累了!来,过来,先吃一点水果,老公给你捏捏肩膀,放松一下。”

顾一诺立即走过去,坐在陆已承面前,拿起牙签,插着切好的水果,一块一块的吃着。

陆已承轻轻地捏着她的肩膀。

“陆宝宝在干什么?”

“和爷爷还有威尔斯先生下棋呢。”

“噗!”顾一诺直接笑喷了,差一点被水果给呛到。

陆已承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心疼的交待道:“小心点,慢慢吃。”

“陆宝宝会下棋?乱来还差不多。”顾一诺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。

就连小区一霸大吃货,在陆宝宝的面前,都轮为小跟班的份。

陆已承给她揉了一会儿,心思就开始歪了。

“老婆,你躺到床上,我好好的给你按一按。”

顾一诺立即点点头,刚好放松一下,他的力道刚刚好,按着太舒服,简直可以比得上专业的推拿师了。

等她趴好之后,陆已承给她按了一会,又说道:“隔着衣服,效果不好。”

“是吗?”顾一诺狐疑的的反问。

“你看外面的那些,有几个是穿着衣服按的?”陆已承继续诱导。

好像,有那么几分道理。

顾一诺不假思索,爬起来把衣服解开。

一分钟后……

“啊!陆已承!我信了你的邪!”

陆已承笑得老奸巨猾,“诺诺,是你自己脱的。”

“我是要你给我按摩!”

“按摩也是为了给你放松!现在,这种方法不是更放松?”

放松你妹啊!这是高强度的体力活!

只有累累累好吗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有木有一种预感,苏以菲现在每做的任何一件事,都是在往作死的大道上,一去不回头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