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:他对她做了不可原谅的事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事实,如顾一诺所想一样一样。

她连他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,也不知道她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。或许,就是在极至的那一瞬间,迷失在了云端。

顾一诺突然惊醒,立即朝床头上的闹钟摸去!

一抬手,被他紧紧的握住。

“怎么了诺诺?”

“几点了?我今天要去学校!”她们的房间,装的是那种遮光的窗帘,不打开,屋里大白天的都能黑的和半夜一样。

不过,陆已承还在床上,让她多少有些安心。

他一般起的都很早。

“才五点不到,还可以再睡一个多小时。”

才五点!顾一诺一下子倒了下去,猛得松了一口气。此时的她,全身的力气都像是抽干了一样,疲惫到了极点。

陆已承翻过身,将她紧紧的搂住,“睡吧,到时间我叫醒你,送你去学校。”

顾一诺的有些生气,气他的毫无节制,气他那么用力。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。

陆已承突然朝她贴了过来。

强烈的存在感,让顾一诺的身子控制不住一阵紧绷!

她立即转过身子,与他面对面。

只见他的唇角,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,“看在你主动投怀送抱的份上,过来,老公搂着睡。”

“谁投怀送抱啊!”顾一诺反驳了一句,她还不是怕背对着他睡不太安全!

实在是太困了,在他炽热的气息中,再次睡了过去。

……

杜明兰住了几个月的医院,伤势恢复的差不多,可以安排出院。

出院这一天,杜明兰特意告诉了陆禀琛,她的心里,多么希望,陆禀琛能告诉已承,在她出院这一天,能来接她回去。

然而,来医院接她的,只有陆子睿和家里一的个佣人。就连陆禀琛都没有来!

“妈,我们走吧,家里都收拾好了,今天晚上,我陪你一起吃饭。”陆子睿来到杜明兰面前,一脸讨好的说道。

杜明兰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脸颊,“这个时候,也就只有你还陪在妈妈身边,他们……他们,都不需要我。”

陆子睿深深吸了一口气,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有些事情,如果妈妈肯看开一点,肯退一步,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“妈,我们走吧。”陆子睿扶着杜明兰,朝外走去。

走廊外,一道身影正朝这边走来,一看到杜明兰和陆子睿的身影,她立即停下脚步。

杜明兰看到苏以菲,脸色立即阴沉下来。

苏以菲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,坚决不承认那天的录音与她有什么关系。

陆子睿看了苏以菲一眼,虽然没有接触过,但是他却认得苏家的每一个人。

“伯母今天要出院了吗?”苏以菲走上前,朝两人询问道。

“多谢苏小姐关心,我妈妈今天出院。我们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陆子睿扶着杜明兰朝前方走去。

杜明兰看了苏以菲一眼,隐忍着心中的怒气。

苏以菲看着那两人的背影,直到消失在目光所及处,才收回目光,眼底闪过一丝阴冷与不屑。

转身朝楼上的病房走去。

虽然她手上,有了资金,依然很艰难。而且在帝都的这个圈子里,她一出现就感觉有人用那种眼光看她,让她很不爽!

她堂堂苏家大小姐,竟然因为一个顾一诺,沦落到这种地步!

简直恨到牙根发痒!

偏偏,她又不能把顾一诺怎么样。

来到楼上,她正准备推门而入,忽然听到房间里有声音传来,她将门打开一条缝隙,发现苏以溟坐在床前。

苏母沉沉的睡着,苏以溟已经很久都没来过医院。

自己从沈从之死后,他更加繁忙,一直到现在,才抽出一些时间,过来医院看看。

“妈妈,我和陆已承的恩怨,很快就有一个了结,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活在陆已承的阴影下,终于可以解脱了。”

苏以菲站在外面,听得清清楚楚。

难道,哥哥又要对付陆已承了?

听着屋子里椅子挪动的声音,她立即快步朝前方走去,躲在拐角处。

苏以溟走后,她才从拐角处走出来。现在的局势,哥哥绝不可能轻易的除掉陆已承。陆已承又不在军区,跟本就不受爸爸的调遣。

除非!

苏以菲的心里,一阵慌乱。

她立即朝医院外跑去。

……

接连几个项目一一启动,公司之前制定的计划,差不多已经进行到了一半。

经历了那么多,一诺股份总算是稳住局势。

不管是在军区,还是在商界,如果陆已承不站在最顶端,就是那个被人踩在脚下的那个,甚至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!

“陆少,今天的庆功宴会定在世纪大厦,晚上七点整开始入场。”阿程拿着行程,向陆已承汇报。

“我知道了,放下吧。”

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阿程退了出去。

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,拿起手机给顾一诺打了过去。

顾一诺一手抱着陆宝宝,一边去拿手机。

“诺诺,你在家吗?”陆已承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。

“我在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不过,喂完陆宝宝,她就要出去了。“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?”

“今天公司有一个庆功宴,身为公司的股东又身兼总裁夫人,想邀请你,今天晚上,和我一起出席。”

“今天不行,我约了荣总,今天特意去品尝他的私厨的新菜,绝不能爽约。”顾一诺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陆已承一听,心里有些失落。

“好吧,你既然已经约好了,不好推迟。”

“谢谢老公理解,我把陆宝宝给妈妈,也要收拾一下出门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陆已承挂了电话,继续看着电脑上的资料。

通过Johnson发来的资料来看,裴熠和白聿已经建立了合作关系,暂时缓解了压力,以白聿在F国的实力,他也无法插手。

只是,最近苏家的情况,太过平静。

沈从之的事情,直接打到了苏家的七寸,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,很有可能,眼平静,都是假象。

突然,电话响了起来,陆已承看了一下电来显示,竟然是时御霆打来的。

“陆少,刚刚接到消息X国与相领的R国,发生了军事冲突,我们驻外的大使请求援助。我现在要前往X国。”

“你一个人?”陆已承突然站起来。

“是的,这也是总统大人的意思,和我一起随行的是你们原第四军区的人,到了X国也有人接应。”

苏家一向朝R国有来往。而上一次,他差一点死在R国。

他真的很担心时御霆!

就如靳司南所说,时御霆是靠嘴吃饭的!

“不行,你先等一等。”陆已承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时御霆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这种任务,应该由他去执行!

“我已经到机场了。”时御霆看着面前的登记口,“不要太小看我,等我的好消息,这个时候,你不能离开!”

“时御霆!”

时御霆挂了电话,朝登机口走去。

“时御霆!”

身后,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唤。

傅清笺一身白大褂,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她的身后,还跟着几个机场的保安,一看到时御霆,立即停下脚步。

“笺笺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为什么!”

“我平安归来,我们就离婚,我若是不能平安回来,你就自由了。”

这一句话,让傅清笺脸色一阵苍白,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,只觉得头一阵眩晕。

看着她的模样,时御霆痛彻心扉,他极力的控制着他自己,不要冲过去,不要拥抱她,不要再让自己失控!

那天,他做的事情,伤害到她,至今他自己都无法释怀。

傅清笺看着他的身影,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他刚刚的那句话。不!她不要和他离婚!

突然,她朝他冲了过去。

第一次,她主动搂着他的身子,紧紧的,像我拼了命也要守住的,重要的不可或缺的珍宝。

时御霆看着她的模样,心里是无法平复的震撼。

结婚这么久,他从来没有见过,这个样子的傅清笺。

“我只有你,我不能失去你,哪怕你真的要和我离婚,请平安的回来,然后,当着我的面,签一份离婚协议。好吗?”她祈求语气,显得那么无助。

时御霆突然笑了,抬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身子。

“能原谅我吗?”

“我从来没有生过你的气,是我自己没有勇气。”

“傻瓜,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对你那样。”那天晚上,他的事迹败露,被当场抓了个现行。

然后他也不知道,怎么那么混蛋,竟然不顾她的意愿和她发生关系。

事后,他真的很后悔。他竟然对她,做了这种不可原谅的事!

“如果,你回来,我们就把所有的套子都扔了。”

时御霆简直不敢相信,他怀里的女人,究竟是不是他的老婆!简直是受宠若惊啊!

这一句话,简直就是最美的表白!

傅清笺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,这个突然闯入她生活的男人,早已经霸道的住进了她的心里,赶也赶不走了。

时御霆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时间,万分不舍的松开怀中的女人。

“笺笺,我要走了。”

“等等!”傅清笺紧紧的握着他的手,“我还有一句话,要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前几天,我那个来的时候,我的心情,不是欣喜,而是失落,好失落。我也不知道,我是怎么了。”傅清笺的眼底,有一丝慌乱。

每每想到这件事情,她就觉得,自己变得好陌生。

时御霆一头雾水,突然拍了一下脑袋!

“你没有吃避孕药?”

“避孕药?”傅清笺愣了一下,比时御霆还一脸疑惑。

“你的办公桌上,有一盒空了的避孕药!”时御霆还记得,他那天去她的办公室,看到那盒避孕药的时候,如遭雷击。

前所未有的打击,把他淹没!

“那是楚莘的!”傅清笺想起来,楚莘那天好像是和她说过,想要事后避一下。她忙着一台手术,和楚莘说了两句,就匆匆离开。

她甚至都不知道,时御霆来过她的办公室。

“看来,是我不够卖力。才让你失落。”时御霆的心情,别提有多雀跃!抱起傅清笺,吻住她的红唇。

傅清笺被他吻的全身酥麻,突然被他松开的那一瞬间,差一点双腿一软,瘫软在地上。

“笺笺,我真的要走了,到了那边,我会立即和你联系。”

“好!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我等你。”

时御霆点点头,转身朝前方的登机口走去,一直到上了飞机,他都没敢回头。

他怕一回头,就会舍不得离开她。

傅清笺站在高大的窗户前,亲眼看着那架飞机,缓缓的升上高空。

直到再也看不到了,她才缓缓转身。

……

陆已承赶到机场的时候,飞机已经起飞四十分钟。

时御霆连靳司南的身手都不如,对武器方面,更是一知半解,去那种地方,悄有不慎,就会落入危险之中。

他有预感,这一次的事情,一定和苏家,有脱不了的干系!

时御霆已经出发,唯一可以快一点结束这件事情办法,就是让两国平息战火!

晚上的庆功宴,陆已承都没有什么心思,除去必要的环节,他先一步离开。

世纪大厦外,就是繁华的都市。

哪怕是凌晨,都是车水马龙,依然有着白日的喧嚣。

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,才八点左右。诺诺应该还在荣总那里赴约。

打电话,约了靳司南在盛世皇朝见面,自开着车子,盛世皇朝而去。

车子下了高架,往另一个右边的车道拐去,陆已承突然发现,有一辆车子跟在他的车子后面。

就是那辆红色的车子,车牌号码他一眼就认出来。

是什么时候,苏以菲开始跟着他的?

前面的车子越开越慢,苏以菲知道,她被发现了,跟着陆已承,不被发现,才不正常。

突然,陆已承的车子靠在路边停了下来。

陆已承直接下车,站在路边。

苏以菲看着陆已承的身影,心里有些慌乱,打了灯靠在路边,打开车门走下来。

陆已承看着苏以菲,明明已经入夏的天气,竟然让人感觉到了一丝隆冬的寒意。苏以菲也不明白,为什么她会对这个男人,如此执迷不悟!

她的心里,控制不住的想着。陆已承为什么会停车?

要是在以前,他就算是知道她在跟着他,他也会丝毫不留情的甩开她吧?他要想甩她,她是完全跟不上的。

但是,今天他却停了下来。

“陆少,好巧。”她有些尴尬的打招呼。

“不巧!为什么跟着我?”陆已承丝毫情面都不留。就连一句随便的寒暄,都不给苏以菲,留一丝情面。

“我,我……”苏以菲语无论次,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。

“既然没事,请苏小姐上车,先一步离开。”

陆已承站在车前,身后是漆黑的夜色与万丈霓虹陪衬,那道身影,如王者之尊,压下了万物的气势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救你!”苏以菲脱口而出。

陆已承看着苏以菲,那张倾世之颜,没有一丝神情流露。

苏以菲知道,她一开口,就等于选择了这条路!她也不想退缩!是不是,她的爱,太含蓄,含蓄到他完全看不出来。

如果,她让他知道,她那么爱他,爱了那么多年,为了他暗中做了那么多事情,他会不会,爱上她?

她不比顾一诺差!

“你救我?苏大小姐是不是不舒服?去医院的路,往前六百米左转。”陆已承淡声说道,转身准备打开车门。

苏以菲顿时急了,冲前去,按着车门。

“陆已承,是真的!你能不能听我,把话说完?”

“好,我听你说。”

“可不可以换个地方?”

“你想换什么地方?”

“往前六百米的路口,右转,有一个咖啡厅。”

陆已承打开车门,直接上车,车子缓缓朝前方开去。

苏以菲也立即上了车子,跟在后面,她的心里,还是七上八下,不知道陆已承会不会接受她的邀请,去她说的那个咖啡馆。

前方六百米的路口,陆已承调整了车道。

苏以菲看着前面的那辆车子,右车弯灯一闪一闪的,呼吸变得急促,心跳也跟着那辆车子的车灯的频率,剧烈的跳动着。

她紧紧的握着方向盘,调整着自己激动的心情。

陆已承看着车子,朝右边转去,走了大概五分钟,看到苏以菲所说那个咖啡馆,他将车子停咖啡馆前的车位上,直接走了进去。

苏以菲停好车子,急匆匆走了进去。

陆已承坐在靠窗的位置,苏以菲一走进去就看到那道身影,立即走过去,坐在他的对面。

“你喜欢喝什么?”

“不用。”

苏以菲拿着菜单的手,微微颤动了一下,服务员站在一旁,都觉得好煎熬。

“一杯卡布其诺。”苏以菲单独点了一份。

“有什么话,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苏以菲的心里,有些纠结,但是她不告诉陆已承,他一定会像以前一样,再陷险境!

半个小时后……

陆已承起身,朝外走去。

苏以菲看着对面空空的坐位,暗暗握紧了双手。

脑海里,浮现出陆已承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七夕小剧场

二暖:单身的小仙女们,来,过来排队,一人发一个陆大少~

小仙女们:切,这个“渣”我们拒绝!

陆大少:纳尼?渣?还是锅已经甩出去了吗?

小仙女们:桃花太多,太烂,差评。

二暖:(一巴掌把陆少拍飞)来来,喜欢哪个领哪个~小仙女们最美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