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:查一查,是谁恶意散布谣言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有什么目的?”

“我的目的,难道你一点都看不出来吗?我这么做,完全是为了你!”

苏以菲说完这一句话,陆已承就起身离去了。

苏以菲不知道,她这么直接的告诉他,她的心意。他究竟有没有放在心上?究竟会怎么看待?

她的心很乱,真的很乱。

咖啡冷了,她也站起来,结帐离去。

靳司南在盛世皇朝等了陆已承半个多小时,陆已承才姗姗来迟。

“你不是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就已经过来了吗?怎么这么晚才到。”

“我在路上,遇到苏以菲。”陆已承直接说道。

“那个女人,终于把持不住了,要来明的了是吗?我就知道,她一开始,就对你有非分之想!”靳司南立即八卦起来。

“怎么样?她找你说了什么?竟然让你迟到了半个小时。”

陆已承坐下来,没有理会靳司南,直接给小古拨了个电话。

“小古,把东西发过来。”

“好的,陆少,我马上发过去给你。”

陆已承挂了电话,直接打开一旁的电脑,小古发过来的,是一个模拟的地型,上面已经做了标注。

靳司南看着这里,感觉有些熟悉,抢过电脑,不断的拉近。

“这是在军区里吧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不过这里好像很荒僻,前些年我听说,这个地方用来训练过,后来就没荒废了。”

“是的。”陆已承没有否认,“不过这里的荒废原因,恐怕只有苏家的人才知道。”

“什么意思?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?”靳司南一下子严肃起来。

这里的地势比较特殊,如果真的和苏家有关系的话,他完全不敢相象,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。

陆已承又打开几张照片。

苏家的人防的太严,他们只能拍到上面的建筑,这里从外面看来,只是废弃的样子,根本就看不出什么。

靳司南看了一会,出没有看出所以然来。

“陆少,你干脆直接告诉我吧。”

“H—5并不是我最先发现的!而且我们去执行的那个任务,就是为了H—5去的。”

“不是!你等等,就是我们牺牲了两个兄弟的那次?”

“没错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那一次的任务真正的目的,只有陆已承一个人知道,而他们“偶然”发现的H—5,其实才是他们真正的任务。

“早就有H—5的存在!在苏家的人手里!”靳司南一下子反应过来了。

陆已承点点头。

“陆少,肯定还不止这些对不对?”

“对!还有一些,目前我们也不清楚,一但这些东西和武器配合在一起,大量生产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靳司南愣住了,这件事情,的确非同小可!

“据我所知,白聿在F国有一家生物公司,也在参与研究。”

“这就是苏以溟要和F国建立军事外交的原因?”靳司南感觉,自己理解的,真的是太简单。从来没有想到,事情还有这么复杂的一面。

“一但他们建立了军事外交,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!”

靳司南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怪不得,时御霆一直和他说,陆少离开军区,可能是在执行另外的任务。现在他完全相信时御霆的这个猜测是真的。

“接下来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X国和R国的乱火,应该是苏家挑起的,接下来,苏家一定还有动静。我们静观其变。”

靳司南点点头,现在也只能这样。

“那个苏以菲,突然来找你,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她和我说了,有关于H—5的事情。”

“她竟然会和你说这些?不得不说,爱情的伟大啊!”

陆已承冷冷的眼神朝靳司南扫去,靳司南立即闭上嘴巴,不敢拿这件事情开玩笑。

“她这样,其实也算是当面向你表白了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陆已承站身,朝外走去。

靳司南的心里别提有多郁闷!

不知道的时候,胡乱的猜,知道了之后,还是心绪不宁的。

“我说陆已承!你多说几句会死啊?!”

……

顾一诺从荣总家里出来,刚刚摸出钥匙,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“老婆,赴完约了吗?”

“正准备开车出来。”

“好,出来吧。”陆已承说完,挂了电话。

顾一诺看了一眼手机,一头雾水,启动车子朝外面开去,刚拐到外面的路上,就看到陆已承的车子停在那里。

顾一诺将车窗遥下来,陆已承已经从他的车子上走过来。

“你怎么来了?今天不是有一个庆功宴吗?”

“我提前结束,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回去,我不放心。”

“你不是让曹滚洋他们,轮流跟着我呢吗?”顾一诺笑看着他。

陆已承拉开车门坐了副驾驶的位子上,“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?我跑那么远过来接你,你都不表现的开心一点,兴奋一点?”

“老婆,太谢谢你了!你要是不来接人家,人家好怕怕的!”顾一诺说完,自己先忍不住笑了,“这样可以吗?”

“好假。”陆已承给出一个评价。

突然他伸手,搂着她的胳膊,朝她肩膀上靠去。

“老公,一天不见,好想你。老公,见到你好开心。像这样,懂吗?再来一次!”

顾一诺愣愣的看着他。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你笑什么?快点照做。”

“你说,我要是把你刚刚的样子拍出来,你肯定要火!标题我都想好了,你绝不可能看到的陆大少不可描述的画面。”

“陆先生,你还可以适当的翘个兰花指什么的。”顾一诺又补充了一句。

陆已承立即坐直身子,整理了一下衬衫。

顾一诺的脸上,还带着一丝笑意,启动车子,朝前方开去。

陆已承看着顾一诺专注看路况的小脸,张了张嘴,又忍住了。

还是不要告诉她,那场车祸和苏以菲有关系,现在,他还不能动苏以菲,让她知道,只会让她和他一样,隐忍着心里的愤恨。

至于苏以菲,他还有一点点用处。

两人回到家,其他人都休息了,顾一诺立即放轻了脚步。

陆已承将鞋子换了,跟上她的身影,上完最后一个楼梯,他突然搂着她的腰,将她按在墙壁上。

“陆已承!”顾一诺轻声呵斥。

陆已承俯身,封住她的唇。不给她一丝反抗的机会。

顾一诺感觉嘴唇火辣辣的!这个禽兽!他就不能等到去房间吗?!看他这个样子,她今天晚上,肯定是的累瘫的节奏。

她不知道的是,陆已承一路是忍着回来的!

……

杜明兰出院几天后,就迫切的出现一些社交场合。

她不知道,那件事情,对她有多大的影响,不管怎么样,她得挽回自己的颜面,她不能在帝都的这个圈子里,没有立足之地。

她一出现,立即引起大家的关注。

自然也少不了一些八卦。

“陆夫人,你的伤势不要紧吧?”

“是啊,住了这么久的医院,都有好几个月没有看到你了。”

杜明兰淡笑一下,“多谢各位关心,我的伤势已经全都康复了。”

一阵寒暄之后,杜明兰找了个地方坐下,虽然康复了,但是她始终觉得,和以前不一样,现在还没有站一会,就觉得累了。

难道是躺习惯了的原因?

还好,并没有人,直接问起她和顾一诺之间的冲突。

要不然,她真的是颜面尽失!

平常和她关系要好的那几个,虽然与她有些疏远,倒也不至于表现的太过刻意。这样已经让杜明兰不习惯。

以前,她出现在这种场合,绝不是这样的情况。

坐了一会,她整理了一下衣服,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“你们说,一向这么厉害的陆夫人,怎么就被儿媳妇治的死死的。”

“是啊,这就叫什么?天生一物降一物!”

“依我看啊,上一次的事情,陆夫人也不敢坑声!”

“上一次的事情,竟然就这么平息下去了,我还以为,有一场婆媳这战要开打呢!陆太太那边,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!”

杜明兰一起身,不远处就有一个人也站起来,朝杜明兰的方向走去。

刚刚杜明兰听到的这些私下的议论,这个女人,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说,你们在这里八卦什么呢?人家的家事,你们说的时候,也不避讳一。”

几人听到这一道声音,一回头,发现杜明兰竟然站在她们身后,一个个尴尬的脸色都失了几分血色。

杜明兰气归气,但是出来前,她已经给自己打过强心针了,遇到这样的事情,她也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就在她想走的时候,跟在她后面的那个女人突然朝前走了一步。

“其实,那件事情很简单,陆夫人的那个录音,不是说的清清楚楚了吗?就是陆太太的不对。”

一旁的人,没有人敢接话。

“陆夫人不管怎么样,也是陆太太的婆婆,这样做,的确是太过分了。陆夫人是有修养,才避而不谈这些事情。现在,你们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吧?不要在背后再议论什么了,大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。”那人又说道,还一副教训人的口气。

一旁的几个贵妇,都是一脸不屑的眼神。

这个女人是谁啊,怎么那么眼生,平常都没有出现过。

不一定又是哪个小城市里的爆发户,来到帝都立足的吧?

杜明兰转身朝前方走去。

她不知道,就刚刚那个女人的几句话,加上刚刚那几个女人的对话,已经被传了出去。

又在陆家婆媳不合的这把火上,浇了一桶油。

传言的版本,都流传出好几个。

大概的意思就是,顾一诺想要谋害杜明兰。

甚至还有人,当着杜明兰的面都说出要杜明兰以后要小心之类的话。

三人成虎,现在就连杜明兰自己,都觉得顾一诺有这个嫌疑,想要谋害她!只要她死了,顾一诺就能在陆家,就此称王称霸!

……

对于外面的那些传闻,顾一诺只当没有听到,这种谣言,她无法制止,只能是不去回应。

她相信,时间可以淡化一切。

半个月过去了,这些谣言竟然还没散去。

简直到了,她与杜明兰水火不容的地步!

她不禁猜测,这些谣言是不是有人故意散播的,这个人,究竟是谁?

杜明兰吗?

不,她自己先否决了这个念头。

因为杜明兰最爱面子,这样的行为,杜明兰不做不出来的,这就是有人,想要故意挑起这件事情。

目的很明显,依然还是冲着她来的。

她必须得查一查,这些事情,还不能她亲自出面。刘夫人正合适,她的圈子还要广一些。

想到此,顾一诺立即给刘夫人的打了个电话。

“陆太太,你放心吧,我一定查出来,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!我正觉得奇怪呢,怎么越传越厉害!”

“谢谢刘夫人。”

“这点小事,还说什么谢不谢的,等我消息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顾一诺挂了电话,离开办公室,准备去画室。

刚打开门,就看到站在门外的傅清笺,傅清笺的脸色看起来好憔悴!

“笺笺,快进来。”顾一诺拉着傅清煎的手,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将傅清笺拉到沙前,她立即转身倒了一杯温开水递了过去。

“一诺,我没有打扰你吧?”

“没有,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顾一诺抬起手,摸了摸傅清笺的额头,不有发烧,反而气温还有些偏低。

她听陆已承说了,时御霆前往正在交战的X国,协助当地大使馆的工作。

“一诺,我也是实在没有地方去了,所以才过来找你,我很无肋。”傅清笺看着顾一诺,此时的她,真的看起来好脆弱,像是一根绷紧的弦,随时都会断掉。

顾一诺紧紧搂着傅清笺,“没事的,就算是R国,也不敢随意伤害他国公民,更何况,时御霆身份特殊,他一定会受到很好的保护。”

“我不是会控制不住的担心,从他转身走上飞机的那一瞬间,我才知道,他对我有多重要!”

“笺笺,你不要自己吓自己,我完全能明白,你这种心情。如果你觉得,一个人会胡思乱想,我陪着你好不好?你一下班就可以过来找我,不管随时随地,只要你需要我,就联系我。”顾一诺说完,轻轻的拍了一下傅清笺的肩膀。

傅清笺觉得心里好多了。

“我看你这样子,也没有休息好,我送你回去,好好的休息休息,好不好?”

“不,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就好,晚上我要去医院值班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顾一诺不再坚持,这个时候,笺笺在这里,可能还能好好的睡一觉,再把她送回去,又要耽搁太多时间。

傅清笺躺在沙发上,顾一诺立即去柜子里,拿了毯子给她开盖好。

她平常,累了也是这样休息的。

没过多久,傅清笺进入梦乡。

至从时御霆走后,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,事实上,她有服安眠药入睡的习惯,这些都是因为,她幼时的一些原因。

虽然,后来被傅先生和傅太太收养,她也一直没有从那些阴影中走出来。

遇到时御霆,他就好像,是她的记良药,慢慢的将治愈。

他突然间离开,她就像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一样,仿佛失去了所有。

顾一诺看着傅清笺睡着时还皱着眉头的模样,心疼不已,她没有去画室,就坐在沙发前,安安静静的陪着傅清笺。

她们三个中,晚晚是最容易看得开的,自我治愈能力特别强。

她记得,晚晚曾经说过。

要搞定别人不容易,但是搞定自己太难了。只要告诉自己,你可以的,没有什么过不去。

当时她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,心里只有难过和心疼。

这得是受尽了什么样的委屈,才能说出来的话,才能把自己看得那么轻贱,仿佛任何事情,都可以妥协,唯独不给自己一点尊严。

在晚晚带笑的眼底,她仿佛看到了尘封的过往,而那个过往,一定有很多,想象不到的艰辛。

笺笺看似高冷淡漠,应该算是她们三个人当中最脆弱的一个。一但敞开心扉接受一个人,那个人,将是她的全部!

还好,她们三个,都遇到了那个对的人,可以托付一生。

不念过去,不畏将来,就是她们三个要做的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