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章:陆少,别毁了一世英明啊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顾一诺沉默了一下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就听刘夫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陆太太,我想我们还是见面谈吧。”

“也好,我现在过去你那边,刘夫人方便吗?”

“方便,我等你。”

挂了电话,顾一诺收拾了一下,开着车子朝刘夫人的庄园而去。

一个小时后,顾一诺来到刘夫人的庄园。

书房里,刘夫人亲手泡茶,顾一诺坐在旁,看着刘夫人递给她的东西。

“苏以菲?”

刘夫人点点头,“我费了一番功夫,才让这人说实话,苏家和陆家的关系一向比较紧张,放眼帝都,也只有苏以菲,有这个胆子。”

顾一诺点点头,只是她觉得,苏以菲针她,并不是因为苏家和陆家的关系,隐隐中,她觉得还有别的原因。

“谢谢刘夫人。”

“一点小事,不足挂齿。”刘夫人将泡好的茶,端到顾一诺面前,“陆太太,尝尝我这的新茶。”

顾一诺端起茶杯,细闻了一下,不禁赞道:“真的是好茶。”

“我给陆太太特意准备了一些,等下回去的时候,一并带上。”刘夫人笑着说道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不知道陆太太这一次,要怎么做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只管开口。”

“我不知道,她这么做的用意,究竟是什么?”

顾一诺这么一说,刘夫人也觉得非常奇怪。

陆夫人和陆太太的关系,还用得着这样挑拨吗?帝都无人不知,她们婆媳关系不合,现在就连陆少,在公开场合,都和别人一样,称呼陆夫人。

都僵到这份上了,苏以菲这么做,的确让人费解。

虽然顾一诺不知道苏以菲究竟是为什么,她也不能让苏以菲好过。

“刘夫人,我还有一些事情,先告辞了。”

刘夫人立即将准备好的茶叶,提给顾一诺,“既然你这么忙,我也不多留你了。下次一起搓麻将。”

“好的。”顾一诺提着东西,离开刘夫的庄园。

回去的路上,她的心里,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脑海里,不断的浮现出她和陆已承结婚的时候,苏以菲看她的那道目光。

不会,苏家大小姐,也是一朵烂桃花?

将车子靠在路边,拿起手机给她的私人顾问打了个电话。

“陆太太,你好。”

“上一次,我计划收购星熠的事情,提上日程。”

“陆太太,现在收购,太不划算了,我最近一直在盯着星熠,她自己都在亏,用不了一年,可能自己都垮了,用不着我们动手。”

“不,一个月内收购,需要多少钱,直接告诉我。”

“是,陆太太,我马上做一份详细的计划。”

挂了电话,顾一诺开着车子,朝一诺股份而去,今天趁她有时间,过去陪陪陆已承,哪怕看着他忙,也好。

她还顺道,绕了路,去他经常给她买的那家蛋糕店,买了蛋糕。

顾一诺到的时候,陆已承还在开会,顾一诺去办公室里等着。

他的办公桌前,收拾的干干净净,电脑是待机状态,她拿起桌面上的相框,看着这张照片。

他是什么时候拍的?她都不记得,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。

看背景,应该是在G市的陆宅里,她穿着一件碎花裙子,带着一个帽子,手里还捧着一大束鲜花,笑得又羞又怯。

她都不知道,自己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。

将相册放回去,不小心碰到鼠标,电脑屏幕顿时亮了,顾一诺发现,他的电脑屏幕,竟然是她们的婚纱照。

好吧,至从有了陆宝宝之后,她全都换成了陆宝宝的。有时候,给陆宝照相,陆已承都是半个身子,有时候,根本不出现在镜头里。

她好像,的确是忽略他了。

陆已承从会议室里出来,脸色阴沉,跟在后面阿程,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刚刚在公议上,陆少发火了。

那几个项目经理,竟然敢私自更改陆少的计划,而且插手的,竟然还是陆夫人,陆夫人最近是怎么了?

以前不是,从来都不过问公司的事情,现在好像在找存在感一样。

这是逼着陆少,加快速度,把陆夫人手里的股份全都回来的节奏啊。

推开办公室的门,阿程马上请示,“陆少,那几个项目经理,怎么处置?”

“怎么处置?这种人留着过年吗?!”陆已承的声音提高几度。

阿程吓得小心脏一缩,不敢直视陆已承的盛怒。

顾一诺从休息室走出来,看着陆已承发怒的样子,柔声询问:“怎么了,发这么大火?”

阿程一看到顾一诺,顿时像起到一缕曙光一样。

果然,陆已承的气场顿时收了起来,神情立即柔和了几分,朝顾一诺走了过去,“诺诺,你怎么来了?”

平常,她一忙完,绝对是回去带陆宝宝,都不来陪他。

顾一诺主动搂着他的胳膊,“想你了。”

陆已承的唇角,微微上扬,仿佛刚刚那个暴怒的帝王,完全都是错觉,他立即抬起手,拢了一下顾一诺耳鬓的发丝,俯身想要吻她。

顾一诺立即推了他一下。还有人在,就不能节制一点。

陆已承立即回头,朝还杵在这里的阿程扫了一眼。

阿程接触到这道目光,顿时觉得透心凉,马上退了出去。看来,BOSS的气只是在陆太太面前消了,他们的日子一样难过。

顾一诺拉着陆已承朝休息室走去,将他按坐在沙发上。

“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事情,发了这么大的火,从现在开始,半个小时内,你是我的!你要陪着我。”

陆已承笑意不减,一把搂着她的细腰,直接将她按在沙发上。

“诺诺,你确定,半个小时够吗?”

“当然够!”

“我觉得,你这是在侮辱我!”

“吃个蛋糕,半个小时,绰绰有余了!”

“然后呢?”陆已承摸着她的扣子,指尖一转,扣子轻易就开了。

顾一诺握着他的手,“然后,你有空吗,有一件能让人心情变好的事情,想和你一起做。”

她轻轻的拉起他的手,两排小银牙,咬住他的实指,轻轻磨了磨。

陆已承感觉,血液都沸腾了,在他的身体里,犹如万马奔腾!

“有空!今天我只属于你。”

顾一诺推开他,把蛋糕切开,端起来朝他递了过去。

陆已承咬了一口,甜甜的糕点,入口即化,心情也完全被影响,变得好幸福,好快乐。

最最期待的,还是这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。

吃了一口,陆已承接过叉子,朝顾一诺喂了一口。

“已承,我听说,盛世皇朝,有一些房间,特别浪漫是不是?”

陆已承抬眸,朝她望了一眼,笑得不怀好意,“你想去试试?”

“想。”顾一诺直接回应他。不过小脸已经红的像是熟透的番茄。

陆已承的心情,一瞬间激动起来,这是他的春天来了吗?从他们生完陆宝宝,他的日子,就是压抑的。

这是要给他一次机会,让他好好的释放一回?

“老婆,说好的,答应的事情,不许反悔。”

“你现在老实一点,我们能快一点吃完。”顾一诺低头,朝这只不轨的手望了一眼。

陆已承自觉的收了回来,大口大口的吃着蛋糕。

顾一诺刚刚吃完一口,就被他直接塞了一大口,差一点噎死!他这是有多着急?恨不得两口就把剩下的吞完?

她突然有点怕了,肿么破?

……

第二天中午,顾一诺悠悠醒来,陌生的环境,让她有些恍惚,突然想起来,昨天的发生的事情。

屋里,只有她一个人,难道陆已承已经先走了?

他真的是太有精力了!昨天晚上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,他今天竟然还能起得来去上班?

顾一诺拉开被褥,准备下床洗漱,双脚一挨地,好像踩到了棉花上,差一点瘫软在地上。

她只能扶着床,先让自己适应一下。

下次,一定不能这样,这个大混蛋!简直是不要命的节奏!还玩出了那么多花样,简直是让她大开眼界!

顾一诺吸了几口气,朝洗手间挪去。

突然门开了,她吓是了跳,一看竟然是陆已承的身影。

“醒了?”他的声音里都是欢愉的味道,一脸笑容,春风无度。

顾一诺再看看自己,别提有多苦逼。她就像是被灌溉过度的小树苗,风一吹,凌乱的摇摆。

陆已承走上前,将她抱住,“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“我以为你走了,心里不踏实,想回去。”顾一诺诚实的回答道。

陆已承温润一笑,贴在她耳边说道:“小傻瓜,我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走了,去洗漱吧,我带了你爱吃,吃饱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有他在身边,心里安稳又踏实。

吃完东西,她的体力也逐渐恢复,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,这个房间,随意瞄了一个地方,她的脸不禁烧红了。

“怎么了,诺诺?”陆已承故意询问道。

“没,没什么,收拾一下,我们回去吧,昨天一个晚上没回去,陆宝宝也不知道乖不乖。”

“没有你在,他乖的很。”陆已承有些不满,就不能完完整整的属于他一天?

顾一诺知道,陆宝宝一向很乖,“其实,不是他离不开我,说实话,是我离不开他。”

“从来没有听你说过,离不开我这种话。”

“陆先生,你够了!自己儿子的醋都吃。”

其实,顾一诺是不敢承认,她没有办法,在这间屋子里待下去,不管看到那里,都会忍不住回想起昨天晚上。

“我昨天是不是耽搁了你很多时间?你也要回去工作了吧?”

“没有耽搁,和你比起来,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,如果,你今天还有需要,我还可以奉陪。”陆已承笑着回应。

“已承,久旱逢雨刚刚好,但是现在,内涝很严重!”顾一诺很认真的和他说道。

“我这还旱着呢!你说怎么办?”

“你旱着吧,旱着旱着就习惯了。”

陆已承抬手,弹了一下顾一诺的额头,看她因为吃痛皱起的小脸,心情大好,起身去收拾东西。

两人一起走出酒店。

“诺诺,这个暑假,我有太多的事情,不能带你出去走走。以后,你能不能就像昨天这样,给我一点点关爱,好不好?”

陆已承的声音,听起来,好像极度缺爱的孩子一样,要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“好,我也要反省一下,有了陆宝宝之后,太疏忽你了。”

得到顾一诺的回答,陆已承的心情,别提有多雀跃,打开车门朝顾一诺说道:“老婆,上车吧。”

顾一诺刚刚坐好,就听陆已承又抱怨了一句。

“你说,家里有那么个坑爹的儿子,和自己的老婆亲热,还搞得和偷情一样。”

顾一诺简直无言以对。

“你们男人,不是最喜欢偷腥吗?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啊。”

陆已承抬手,又给了她一记暴栗。

“让你乱说!下车,我们再去偷一回!”

“不不不!我错了,老公,再也不这么说了!”顾一诺立即讨好的拉着他的手,摇了几下。

陆已承的心都要化了,不管他的儿子有多萌,俘虏了多少人。他还是觉得,他儿子的妈,最萌!

车子上,放着一首甜蜜的歌曲,两人一路无话,但是唇角都挂着浅浅的笑容。

车厢内,到处充斥着,甜蜜的空气。

……

苏以菲虽然从裴熠那里,拿了一亿,解了燃眉之急,但是还是止不住的亏损。

放眼帝都,没有人愿意和她合作。

她只能把目标,转移到更远一些的城市,虽然有些突破,但是情况,仍然没有什么好转。

苏以溟知道,最近苏以菲的情况。

裴熠撤资,退出国内的市场,对他来说,打击挺大,资金彻底的断了。如果,以菲能够在商界站稳,对苏家来说,也是一件好事。

从一开始的不赞同,到现在,开始帮着苏以菲。

比如一些军区需要的东西,都由苏以菲来供应,有一些不能外人做的,苏以菲刚好,是最合适的。

也是因为这些,苏以菲知道更多,以前不知道的事情!

近来,她更是频繁出如军区。

曹洋和小古,奉命监视着那块区域,他们不能进入军区,只能依靠设备,在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这是他们,花了很多时间,利用无人机,找到的一块合适的监视区域。十分隐蔽,视线也不错。

苏以菲开着车子,来到这个废弃的训练基地。

这是她第三次来这里,前两次,都是苏以溟陪着,这一次,是她单独过来。

她还不能完全知道,这里的东西,是多么重要,而且又有多大的威力,她知道,有了这些,苏家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地位!

陆已承即使再怎么强大,也只能俯首。

所以,她现在,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救陆已承。也只有她,能保护陆已承,不再受伤害,不再有生命危险。

这一切,陆已承能明白吗?

曹洋拿着望远镜,看着那道身影,直到苏以菲的身影,走进里面无法观测到的位置,他才把望远镜放下来。

“曹洋,你确定,她能进去了吗?”

“苏家防备了这么久,滴水不漏,我们暗查了这么久,才找到这里,我觉得,他们不会让我们轻易得逞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,先报告给大少。毕竟苏以菲是苏家的人,只要能进去,我们就能这里给毁了!”

两人又在这里盯了好久,都没有见苏以菲出来。

现在,他们确定,苏以菲一定是进去了。

这里,从外面看,就是一个破房子,但是,所有秘密,都在下面。

陆已承听着曹洋和小古的汇报,目光微沉。

一旁的靳司南看到陆已承的表情,默默的把烟掐灭。

陆已承将手机放下,抬眸朝靳司南望去,“有进展了。”

“陆少,真的要从苏以菲下手?这个女人,也不是个善茬,我是怕,她对你做出什么过份的要求,这特么就尴尬了!”

陆已承扫了靳司南一眼,这个时候,靳司南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靳司南一想,就觉得好笑,“陆少,我说,你不要把一世英明,毁在这个女人手里。你背上的这口大黑锅,可才甩出去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相信我,后面夫妻二人不会虐了~最后一天了,月票走一波,么么哒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