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:不愿意再迁就任何人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转眼间,陆宝宝满一周岁了。

顾一诺和陆已承商量过后,准备在家里给陆宝宝办周岁的生日宴会。

虽然刘夫人多次暗示想要操办陆宝宝的生日宴会,都被顾一诺拒绝。

她可以预料,本来是一场给孩子庆祝生日的宴会,到时候一定会变成交际会的形式。

而且,她也并不觉得,不办一个隆重的周岁宴会,陆宝宝有什么好委屈的,有这么多爱他的人,陪着他,他不知道有多幸福。

多少人羡慕陆宝宝这个投胎小能手!一出生,就拥有这样的家势,仿佛集了这天下间好有美好的。

顾一诺将陆宝宝保护的很好,现在外面,基本没有流露出陆宝宝的照片,这一年,陆宝宝平平静静的长大,拥有着普通的孩子的生活。

小刘提前请人,前来布置宴会场,虽然在家里办,也要办得隆重一点。这是老爷子和米夫人的意思。

顾一诺给陆宝宝准备了一个礼物,她亲手织的小手套。

陆宝宝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小天地里,拿着一本小布书研究着,半天也没有见他翻一页。

顾一诺和陆已承走过来,坐到他的身边。

陆宝宝马上钻到妈妈的怀里。

陆已承一有时间,就抽出空来陪着陆宝宝,陆宝宝发现爸爸的好处,也渐渐的不排斥他,不过有时候,还是会和爸爸抢妈妈!

坑不坑爹,全凭心情。

外面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,一通电,整个院子里的灯都亮了起来。

顾一诺抱着陆宝宝,朝外面的灯光望去。

陆宝宝立即从妈妈的怀里,挣扎着下来,自己朝外面爬去。

简子珩拿着礼物,一路小跑过来,看到在地上爬的陆宝宝,立即走了过去。

陆宝宝一抬头,简子珩顿时摇摇头,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子?如果,你是个女孩子,我一定把你娶回家!”

陆宝宝仰着头,认真的听完简子珩的话,然后头也不回的爬走了。

简子珩到现在,都觉得心还会痛,等了那么几个月的小妹妹,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弟弟了呢?!

现在的陆宝宝,扶着一个东西就能站起来,也能走,可是还是不太敢自己迈步。

简子珩跟上去,怕陆宝宝摔了,但是他一过去,陆宝宝就用那种眼神看着他。

“你不喜欢我是吧?虽然你是男孩子,但是我也一样,把你当成弟弟看待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?我都没有不喜欢你。”

“走—开!”

简子珩站在陆宝宝面前,小心脏被扎的一抽一抽的痛!

走开?!这是有多嫌弃他?

哼!简子珩把礼物放下,就去一旁的桌子前找吃的。

陆宝宝的目光,追着简子珩,小手扶着墙壁,试了几次,想要松开,看样子,好想自己走。

突然松开手,一步一步稳稳的朝前方走去。

顾一诺拿着相机,正准备给陆宝宝拍照,突然发现,陆宝宝竟然在走廊上,一步一步的朝前方走着。

她简直太惊讶了!连忙拿起相机,拍下这弥足珍贵的一幕。

陆宝宝走了几步,仿佛彻底的放开了,朝着自己想去的地方走去。

顾一诺就在身后跟着他,不敢打扰,生怕他会摔倒。

一旁的人也发现了,全都愣愣的看着陆宝宝,只见那个小家伙,不急不慢,稳稳的走着。

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将她拥入怀中,她的眼中,有些湿润,让他心疼。

怎么看到孩子学会走路了,也要哭呢?

这个小女人,有时候坚强的让人心疼,有时候又脆弱让人心疼。

他无法体会,顾一诺此时的心情,她对陆宝宝,不仅仅是倾付自己所有的母爱,还有上一世的亏欠,等于陆宝宝现在所得到的爱,是叠加的。

她珍贵每一刻和陆宝宝相处的时刻!是陆宝宝的到来,让她的人生,画满了一个圆。

陆已承走上前去,把陆宝宝拎了起来。

刚刚学会走路的陆宝宝,非常不乐意被爸爸拎起来。

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爸爸要送你一个礼物。”

听爸爸这么一说,陆宝宝立即不动了。

陆已承紧紧的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把这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儿,紧紧的护在怀里。

“看那边的镜头。”

顾一诺和陆宝宝同时朝那个方向望去。

好多镜头,对着他们一阵猛拍。

“你要送的礼物,就是这些?”顾一诺诧异的询问。

“是啊,我送他的,是珍贵的回忆和定格在一刻的幸福。”

好像,好有道理。

“你赢了!”顾一诺竟然无言以对。

今天受到邀请的,除了靳司南一家三口和傅清笺,还有许瑞和小唯卫风他们,也通知了陆禀琛。

老爷子打电话过去的时候,直接说明,不想杜明兰过来。

陆禀琛明白,干脆招呼都没有和杜明兰打一下,直接自己去挑了礼物,过来这边给陆宝宝过生日。

陆宝宝又在生日这一天,学会走路,简直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!

热热闹闹的宴会开始了,陆宝宝已经不愿意再被抱来抱去,自己一个人,想去哪就去哪。

吃货殷勤的跟着小主子,寸步不离。

许瑞端着一杯酒,坐到一旁的位置上,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顾一诺和陆已承,抬头喝了一口。

她很幸福,他感觉到了。

但是,他真的能做到,完全放手吗?

他妈妈的身体不好,已经催了很多次了,希望他能早一点结婚。

以前,他还可以用事业未成来做挡箭牌,现在,风盛公司,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,他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可是,他的心里,再也装不下任何女人。

他爱了顾一诺,六年了。

从青涩懵懂,到刻入心扉,如同一瓶被埋入地下,慢慢发酵的烈酒,越来越浓。

虽然,她不属于他,他却不愿意再迁就任何人。

……

杜明兰回到家里,除了佣人,陆禀琛和陆子睿都在不在,她将手中包包扔到一旁。

“夫人。”佣人立即递来一杯温水。

“先生回来了吗?”

“先生今天走的时候,就说不回来吃饭。”

杜明兰最近,忙着动员几个股东,在家的时间很少。与陆禀琛更是很少有什么交流。

她知道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最终,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

早已经不再是当年刚刚结婚的时候的样子。

他或许,已经厌倦了听她说那些过往,总认为过去的事情,真的可以过去,痛不在他的心上。

她曾经所承受的痛苦,在他眼里,也不算什么了。

难道,她错了吗?

“夫人,您吃饭了吗?要不要帮您准备一些吃的?”

“不用了!”杜明兰没有什么胃口,朝楼上走去,随口问了一句:“先生有没有说去哪里?”

“好像,是参加生日宴会。”佣人听到陆禀琛讲电话,留意了一下。

生日宴会?杜明兰停下脚步,脑中迅速的思索着。

如果是外面的人请他们,一定会和她联系,怎么她没有听说,最近有什么生日宴会?

谁这个时候过生日?

突然,杜明兰想到了!

这么快,孩子都一岁了,她看过陆禀琛给她的照片,这孩子,真的和已承很像。这孩子长得太漂亮了,哪怕是她看上一眼,都会忍不住喜欢。

抛开顾一诺,这孩子是她的孙子,虽然她平常没有怎么亲近,一周岁的生日,她怎么都要去参加。

竟然,没有人告诉她。

她拿起手机,拨通陆禀琛的电话。

“明兰,你回家了吗?”

“是的,我到家了,你们都在已承那里?”

“是啊!你早点休息吧。”陆禀琛直接说道。

杜明兰刚刚张开口,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对方就挂了电话,短短的通话时间,不足一分钟。

她这里的清冷,和那边热闹,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
她将手机紧紧的握在手里。

这是压根就不欢迎她过去,甚至还怕她过去!

怕什么?难道怕她给顾一诺找不愉快?

“顾一诺,你这个贱人!你抢走了我的一切!你让我在这个家,彻底的没有立足之地!这一下,你满意了吗?!”杜明兰将手机摔了出去!

然而,还不解气,走到卧室,把能砸的,全都砸了一遍。

这件事情,更让杜明兰下定决心,一定要拿到一诺股份的管理权,她不可能轻易的认输,不能让顾一诺,骑到她的头上来,耀武扬威!

生日宴会开到九点,陆宝宝这个小寿星就撑不住,先去睡了。

许瑞他们,出陆陆续续的离去。

陆已承和顾一诺,来到楼顶的天台上,一起欣赏着美丽的夜色。

“时间是不是过得好快?一眨眼的时间,陆宝宝都一岁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陆已承点点头,轻轻地按着她的肩膀,神情郑重,“诺诺,我有一件事情,要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其实,我离开军区,是在执行另一个任务。”

顾一诺愣住了,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过突然,而且让她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!

“已承,不是因为你的手……”她早该想到的!

“诺诺,我知道,这让你很难接受,对不起,我一直隐瞒着你。”当时,面对这个任务的时候,他真的想过,完成了这个任务,就彻底的离开军区,不再回去。

就在她的身边,守着他一个人。

可是随着任务的深入,他无法做到,在这种紧要关头,抽身而退!

“那你完成任务呢?还要回到军区吗?”顾一诺更担心的是这个。

陆已承点点头,“最起码,现在不能离开。”

顾一诺的心里有些乱,“然后,你就会离开我,一但有任务,我就像以前一样,不知道你的消息,不知道你有没有危险,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!甚至不知道你……能不能回来!”

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,心里无比沉重。

“已承,我以为,你离开军区了,我以为你脱下军装,从此只是个普通人,我……”顾一诺有些语无伦次。

她只是,太担心他的安危。

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,“诺诺,对不起,没有早一点告诉你。”

顾一诺抬起手,紧紧的抱着他,久久都没有出声。

陆已承也不再说话,夜色中,两人紧紧相拥。

“诺诺。”陆已承轻轻地唤了一声。

“已承,没事,还记得那天炸弹只剩下几分钟的时间,就要爆炸的时候吗?”

“记得!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忘记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“那个时候,我就告诉过自己,一定要和你在一起,而且我要和你肩并肩的在一起!不管,你是什么身份。”

陆已承听到她这一句话,高高悬起的心,落了下来。她的理解,才是他最大的动力。

“已承,我爱你。”

这突然而来的表白,更让陆已承的心里,升起一丝甜蜜。

俯身,吻上她的唇。

这一吻,仿佛要到天荒地老!

……

次日一早,顾一诺睡了个懒觉,她今天,哪里也不想去。

她的心里,全是陆已承昨天和她说的话,她控制不住自己,去想这个任务究竟是什么,他会不会有危险。

又会不会和他分开。

一直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,她才慢悠悠的起来,走到洗手间去洗漱。

刚刚刷完牙,外面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顾一诺将手机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杜明兰的来电。

迟疑了一下,她还是按了接听键。

“陆夫人,你好。”

“我想约你见面。”

“有什么话,也可以在电话里说。”

“一个小时后,我们在你们住处附近的咖啡馆见。”

电话挂断,顾一诺看着手机出神了几秒钟,转身去衣柜里找衣服,准备赴约。

最近,她听说,杜明兰一直在和一诺股份的股东们接触,不知道杜明兰是什么目的。

一个小时后,顾一诺出现在杜明兰所说的咖啡馆。

杜明兰已经在这里等着,看到顾一诺的身影,轻蔑的瞄了一眼。

“今天,我找你来,是有一件事情,要好意提醒你一下。”

顾一诺一听这一句话,直接站在杜明兰面前,她觉得,这个话题,一定不是她喜欢听的,做好随时走人的准备。

“陆夫人想要提醒我什么?”

“提醒你,男人没有不偷腥的。谁都不例外。”

“可以直说。”

杜明兰直接拿出一个信封,“你自己看。”

顾一诺拿起来,里面是几张照片,照片里的人是陆已承,另一个,是苏以菲!

“你还不知道吧,你要收购苏以菲的公司,是苏以菲去找的已承,而她的公司,面临困境,也是已承和她合作,助她渡过难关。如果没有点什么非同一般的关系,已承会这么做吗?”

“陆夫人,我真的是想不明白,你就这么巴不得,让自己的儿子离婚,只因为,你和我合不来?”

“是你逼的婚的,我儿子本来不想娶你!”

顾一诺将照片扔到桌子上:“只是这些,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,不如陆夫人再加加油,拍一些更直接的,这些,还恶心不到我,有时候,我真的很怀疑,你是不是已承的亲生母亲。”

“顾一诺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是,你这样母亲,怎么能生得出已承这样的孩子!”

“你!”杜明兰肺都要气炸了!

“我说过,我们可以相安无事,显然,是我自作多情,陆夫人,你好自为知!你不要以为,爷爷欠你的,他抚养了已承这么多年,你看到已承,更应该做的,是感谢!感谢,他给你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!”

杜明兰的脸色,一阵青白!

顾一诺转身离去。

早知道,杜明兰约她出来,就是为了恶心她,她还不如不来。

苏家的人,恨不得置已承于死地!苏以菲竟然和已承合作?她有预感,这是已承计划中的一部分。

她感觉,心里好紧张。

他只能告诉她,他有任务,却不能让她知道,他究竟要怎么做,他的计划是什么!她现在能做的,只能是不给他添乱。

咖啡馆里,杜明兰还坐在那里。

今天,一点都没有恶心到顾一诺,反而被教训了一顿,心里火冒三丈!

拿起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“联络各位股东,明天上午,到公司召开股东大会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有点事情耽搁了一下,晚了一点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