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6章:苏以菲失身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陆已承看着这条信息,暗暗握紧双手。

过了一会,他才回眸,朝床上睡着的小女人望去,缓上走上前去坐在床边,认真的看着她甜美的睡颜。

窗外,入冬的第一场雪,悄然降临。

清晨,一辆红色的轿车,碾着白雪驶过。

苏以菲来到公司,心情十分愉乐,自从和陆已承合作过后,公司的情况越来越稳定。

虽然她现在,不去招惹顾一诺,也不会让顾一诺好过。

刚刚坐到办公桌前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。

苏以菲接了电话,直接朝那人询问道:“是不是一诺股份有什么动静?”

“苏小姐,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,杜明兰手里的股份,被陆已承全都收回去了!现在,顾一诺成了一诺股份最大的股东!”

“你说什么?顾一诺成了一诺股份最大的股东?”苏以菲不太明白,怎么顾一诺成了最大的股东!

陆已承收回杜明兰手里的股份,难道全都给了顾一诺?

不,就算是全给了顾一诺,顾一诺也成不了公司最大的股东!

那个最大的股东,不是顾茗雪的养父,威尔斯先生吗?

“苏小姐,我打听清楚了,那个威尔斯先生的夫人,是顾一诺的亲生母亲,现在,威尔斯先生手里的股份,分都转到了顾一诺的名下,顾一诺现在是一诺股份最大的股东!”

顾一诺的母亲?顾一诺的母亲不是早就死了吗?在顾一诺出生的时候出车祸死了!

“你的消息可靠吗?”

“当然可靠。”

苏以菲手里电话,差一点滑落下来。怎么会这样?顾一诺怎么会有个妈妈,而且还是威尔斯先生的夫人!?

她简直无法消化这个事实。

那以后,顾一诺岂不是身价倍增!

她在顾一诺面前,就再也没有什么优越感了?

威尔斯先生不是认顾茗雪做了养女吗?怎么他的夫人,又是顾一诺的亲生母亲?!

突然,苏以菲想明白了!

顾茗雪是在H国,被威尔斯先生发现的,然后直接将顾茗雪带走了,那个时候,顾茗雪是整完容的!

其实,顾茗雪是冒名顶替顾一诺!

顾一诺,你的运气,真的是太好了!

她要怎么办?才达到她的目的?她忽然觉得,自己的对手,实在太强大了,强大到让她自己都觉得无计可施的地步!

她不会放弃的!绝不会放弃!

“苏小姐,今天那批要送到军区的货物已经装好了,请问您还要亲自己过去吗?”

“当然!今天晚上九点,我亲自送过去!”

“好的!”

……

顾一诺醒来,已经是早上九点,一拉开窗帘,映入眼帘的,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“下雪了!”

她立即朝楼下走去。

突然发现,陆已承竟然在沙发上抱着陆宝宝。

她立即停下脚步,朝陆已承望去,“你今天不用上班吗?”

“不想去,在家里陪陪你们。”

“下雪了!地上全都白了。”顾一诺兴奋的说道,朝外走去。

陆已承放下陆宝宝,拉着她的胳膊,“你就穿成这样出去,也不怕冷吗?”

顾一诺看着身上的单衣,确实没有注意。陆已承已经走到旁,帮她把羽绒服取了下来,披在她的肩膀上。

“走吧,我陪你出去看看,不过,马上就要回来,气温相比昨天,下降的太多了!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乖乖的点点头。

陆宝宝一看爸爸妈妈朝外走去,他也立即跟了上去。

一推开门,寒气扑面而来,顾一诺感觉呼吸的空气,都带着冰霜,陆宝宝一直被关在屋子里,一出去,直接朝地上的雪抓去。

冰冷的感觉,刺激着她的神经,他连忙松开,发现自己印在雪地上的脚印,开心的朝妈妈跑了过去。

“冰,冷。”伸着小手,让妈妈暖暖。

顾一诺蹲下来,握着这只小手,轻轻的吹着,“不要摸雪,太冰了,知道吗?”

“嗯!”陆宝宝猛得点点头。

“等到雪再下大点,就让爸爸给你堆雪人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陆宝宝一口应道。虽然还不知道,雪人是什么。

“好了,进去吧,外面太冷了。”陆已承一手抱起陆宝宝,一手搂着顾一诺,朝屋内走去。

此时,曹洋他们,正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。

随时等着陆已承的命令。

天色渐渐暗下来,陆已承在家里,吃完晚餐,突然朝顾一诺说道:“诺诺,我晚上有些事要去处理,不用等,早点休息。”

“你要去哪?”顾一诺忍不住问道。

陆已承只是朝她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顾一诺的心里,已经猜测到了!他一定是去执行任务!

陆已承已经取下挂着的羽绒服,正准备朝外走去,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,接着,背上一沉,小女人紧紧的从背后抱着他,小手扣在他的小腹上,紧紧的,像是一个绳索,将他捆住。

他的掌心,轻轻地覆盖在她的手背上,拍了两下。

“你一定要早点回来!”

“好。”

“我不许你有事。”

“不会有事的!”陆已承轻声与承诺。

顾一诺这才缓缓松开手,“好了,你走吧。”

陆已承回过头来,看了她一眼,看着她一脸紧张担忧的模样,抚摸着她的脸颊,“相信我,没事的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已承低头看了一下时间,朝顾一诺说道,“我真的要走了!”

顾一诺跟着他,走到屋外,看着他开着车子,驶入漆黑的夜色中。

她没有马上进屋,天空中,又开始飘起了雪花,一片片鹅毛一般的大雪,在空中随风轻舞。

她缓缓合上双手,在心中,默默的祈祷,希望他,平安无事。

……

漆黑的雪夜,一辆军区卡车,在夜色中,缓缓的行驶着。

在另外的一条路上,还有两辆车子,一前一后,朝军区的方向行驶。

苏以溟从军用卡车上走下来,来到前面的基地,这些东西,现在要离开这里,送到别的地方,将随第一批武器,一同送往R国。

有了这些,R国可以轻松的解决战事。

没过一会,前方驶来两辆车子。苏以菲下车,朝苏以溟走了过去。

“把车子上的东西全都卸下来!”

几人立即忙碌的把车上的普通货物卸下,苏以溟,就是要用这些普通的货物,一起将这里的东西送出去,转移到别的地方,掩人耳目。

送货来的人,是苏家的心腹,苏以菲精心挑选出来的人。

刚刚那辆大卡车上,装的是全副武装的苏家心腹,他们是负责护送这些东西。

“剩下的事情交给我,你早点回去吧。”苏以溟朝苏以菲说道。

“好的。”苏以菲点点头,开着自己的车子,先行离去。

东西装好,一行人趁着夜色离开。

就在出了军区范围不远处,有几辆车了拦在这里,等着苏以溟的车子靠近。

雪,越下越大,视线也越来越模糊,司机不得不接开车距,放慢速度前行。

突然,发现漆黑的路面上,有几辆车子挡在这里!司机连忙踩了一下刹车,车子的惯性,又朝前方冲了几十米才停下来。

前方的车子后,埋伏了几十人,一看到车子停下来,顿时朝前方冲去。

一个个手中都拿着一样东西,贴在这几辆车子上。

“快下车!是炸弹!”苏以溟马上反应过来,打开车门跳了下去。

半分钟的时间不到,从车子上跑出来的人,还没有跑到多远,这几辆车子,突然同时爆炸!

苏以溟受不了这样的冲击,整个人朝前方扑去,耳朵被强烈的爆炸声音,刺激的什么声音也听不到!

他忍不住回头,看着后面的冲天的火光!

紧紧地抓住地上的泥土,指甲都断在土中!

“苏少,你没事吧?”

渐渐的,苏以溟的听力才恢复过来,推开要扶他的人,站稳身形。

“追!这些人,一个都不要留活口!剩下的人,立即和我一起回去。”

苏以菲才走没多久,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声响,然后就看到苏以溟离开的地方,火光冲天!

她立即停下车子,看着那个方向。

“难道是出事了?”

突然,一道人影出现在她面前,一看到来人,她的脸上,全是吃惊的神情,接着,两辆车子将她的路全都堵死。

陆已承?他怎么会在这里!刚刚的事情,是陆已承干的!

可是,她知道的太晚了,车门被暴力砸开,一个人将苏以菲从车子上拉了下来。

“别动!苏大小姐,你最好老实一点。”

苏以菲被枪指着,一动不敢动,她的人都跟着苏以溟走了,她现在只身一人,别说那么多人围着她,就算是一人拿枪指着她,她都难以逃脱。

“陆少!”她忍不住朝陆已承唤道。

陆已承看都没看她一眼,她就被拽着上了另一辆车子!

她猛然发现,他们现在要去的地方,正军区的基地!

陆已承是怎么知道,基地的具体位置?又是怎么知道,他们今天晚上,要转移那些东西?怎么时间点,掐的那么好?

他一定,早有计划!

那么,他和她合作……苏以菲的脑中突然闪现一个念头。

陆已承不会,一直以来,都在利用她吧?

苏以菲的心里,一阵紧张,她不知道,陆已承空间还要利用她做什么!

“别动!”一人朝苏以菲喝道。

“我要见陆少!”

“塞上她的嘴巴!”

苏以菲立即剧烈的挣扎着,一旁的人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,直接拽着苏以菲的头上,直接将她的嘴巴塞住。

“呜!呜!”苏以菲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车子在基地前停了下来,如果不能进入内部,他们是无法彻底将这里摧毁!

来之前,小古已经破坏掉这里的监控设备,虽然暗处装了无数的摄像头,现在也只能是摆设。

陆已承下车子,一旁的人,已经把苏以菲押了进去,来到前方,这个看似废旧的电梯前。

暗处的扫描仪发出一声提示音,面前这个破旧的门,自动打开,出现了另一道电梯门。

苏以菲被推到前面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

陆已承走了进去,曹洋和一起进来的兄弟比了个手势,有一部分,留在这里,迅速的按位置埋伏好。

剩下的人,和陆已承一进走进这个隐藏在地下多年的试验基地。

苏以菲的嘴巴被封住,只能看着身旁的陆已承。

这个男人,太可怕了!

电梯门开了,曹洋带人走了进去,直接朝空中放枪!

剧烈的声音,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一些守卫,才反应过来,就被直接撂倒!

“所有人,全部靠墙蹲下!”

一些穿着白色长衫的人员,一个个乖乖的蹲在墙角,这么一个基地,有一百多人!

“曹洋,组织人撤离!”陆已承轻声命令。

“是!”

曹洋立即去安排。

陆已承走进这个基地,这里,应该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。

在一个标本柜里,发现了H—5以及一些标注的样本,他又朝里面走去,仔细的看着这些东西。

小古拿着相机,四处拍摄。

还好,这些东西,马上就不复存在了!

如果,真的给他们运送出去,不知道会制造多大的灾难!这个世界上,将再无和平可言。

“去准备吧。”陆已承回过来,朝身后的人吩咐道。

曹洋比了几个手势,进来的人迅速行动。

他们要在十分钟以内,将炸弹全都布好,将这里,彻底销毁!

陆已承走了回来,朝苏以菲望去。

“呜!”苏以菲叫了一声,剧烈挣扎着。

陆已承走过去,控制着苏以菲的人,将塞在苏以菲口中的布扯了下来。

“陆已承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“苏以菲,你自己做了什么,你以为我不知道?你在我的眼里,早已经是个死人!”

冰冷的口气,让苏以菲紧张到窒息!陆已承,他已经知道,顾一诺生孩子的时候的那场车祸,是她做的?

所有的话,都咽了下去。他的眼神,已经足以说明一切!

他要她死!

陆已承,你真的好狠的心啊!这一段时间,她不顾自己的自尊,向他表明心迹的时候,他在想什么?

他在想着,怎么杀她?怎么为顾一诺报仇?

她竟然还傻傻的等着,等着他接受自己,哪怕是赴汤蹈火,她都在所不惜!

“陆少,全部准备完毕!”

陆已承朝按着苏以菲的两个人示意了一下。

苏以菲立即被拉走,绑在一旁的柱子上,陆已承拿起一旁的炸弹,亲手放在苏以菲的身上。

看着这一幕,苏以菲的心,被狠狠的撕裂!他的表情,至始至终,都是那么冰冷无情!

这就是她等来的结果!

突然,上面传来一阵枪声!

刚刚被撤出来的工作人员,都没能避免,一个个倒在地上!

通讯器材里,响起急切的声音:“陆少,苏以溟把这里包围了,他们的火力太猛,我们撑不住!”

“陆少!苏以溟不惜一切代价!连基地的工作人员,都残忍的射杀了!”

曹洋正准备按按钮的手,停在半空。

只要这个键一按下去,这里将在十分钟后爆炸!本来,他们预留的时间,是足够的,只是没有想到,苏以溟会这么快带着人杀回来!

“陆少,怎么办?”

陆已承听着外面的枪声,冷声说道:“这里,必须炸毁!”

“是!”曹洋点点头,一副似死如归的样子。

他们现在,即使从这里逃出去,也得死在苏以溟的枪下!不过,能把这里砸毁,也值了!

“你们几个,保护陆少离开,我来引爆炸弹!”

“不!我来引爆!”

“我来!”

“我来!”

面前的人,争先恐后的说道!

“哈哈哈哈。”苏以菲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们谁都不能活着离开!”

陆已承冷冷的扫了苏以菲一眼,突然将她身上的炸弹扯掉。

“是吗?”

“陆少!”曹洋不明白,陆已承要做什么,急切的喊了一声。

陆已承亲自按下那枚按钮,朝所有人吩咐道,“立即撤离!”

曹洋他们,这才反应过来,立即有序的撤离!

陆已承拉着苏以菲,出了电梯,下意识一闪,一枚子弹,擦着苏以菲的肩膀而过,留下一道血痕!

苏以菲疼的眼前一黑,差一点晕过去。

她的手被绑着,完全被陆已承控制住,完全无法逃脱!

“掩护我出去!”陆已承朝曹洋吩咐道。

“陆少,不行,敌人火力太猛!”

“苏以溟要的是我的命,我才能吸引他所有的火力,一但苏以溟的人被吸引 ,你们立即撤退!”

“陆少!”

“这是命令!”

“是!”

“开火!”

曹洋带着人,激烈的反击!

陆已承拉着苏以菲,迅速朝外冲出去。

苏以溟已经杀红了眼,突然看到冲出来的两个人,瞳孔一缩。

以菲?她怎么会在这里!

看样子,是被陆已承劫持了!

就在他这一闪神的时间,陆已承已经带着苏以菲,上了一辆车子,一踩油门,迅速的冲了出去!

“不要开枪!”苏以溟朝身旁的人喊道。

一但开枪,以菲也跟着没命!

陆已承看着苏以溟的反应,心里一松,看来,他赌对了!

暂时放过苏以菲,能救他手下那么多人的命,值了!

陆已承开着车子,冲了出去。

苏以溟这才反应过来,“追!”

他只要陆已承的命!

一行人迅速坐上车子,朝陆已承驾驶的那辆车子追去!

枪声还在继续,车子的玻璃被打烂,陆已承握着方向盘的手,突然一抖,一回头,肩膀上插着一支针,药水已经注射到他体内!

而苏以菲,也没能幸免,也被射中了!

陆已承的心里,微微一松,苏以溟既然那么顾及苏以菲的生死,能在那种关头,下令不准开枪,这些药水,应该不会伤人性命!

他开着车子,迅速朝前方驶去。

前方,有一个岔口,他猛得一踩油门!

后面的车子,已经追了上来。

突然,他直接踩了刹车,车子直接横着飘逸拐到另外的岔路口内!那几辆冲上来的车子,控制不住朝前方台驶去,等他们刹车再调整方向,陆已承的车子,已经消失不见。

前面,就是复杂的山路,也不知道路况,更有一些岔路,无法断定,陆已承具体往哪个方向!

“立即派要增援!继续追!今天,我一定要取陆已承的命!”苏以溟恶狠狠的下令。

陆已承开着车子,迅速朝前方驶去,走了一段山路,前方是个桥梁,下面的河水,已经差不多干了,桥墩下,都是一人多高的杂草。

苏以菲感觉有些眩晕,转过头,朝陆已承望去,她感觉自己的思绪有些混乱。

“已承。”她轻轻的唤了一声。

从来,都没有这么唤过他。

陆已承也感觉,眼前的景物,有些朦胧,这种药物,一定能影响人的神经,他朝身旁的人望去。

突然发现,身旁坐着的人,竟然是顾一诺!

“诺诺!”

思绪的混乱,影响了他的判断,车子的方向盘,不受控制的朝一旁歪去!当他发现的时候,已经偏离了路线!

他立即猛踩刹车!车子直接从桥梁下飞了下去,冲入一人多高的杂草中!

陆已承立即将车子熄火,车子停了下来,完全淹没在杂草中。

他的思绪,清醒了一些,再看身边的人,已经不在是刚刚的幻觉!

车子已经无法再启动,他直接苏以菲从车子上接了下来。

苏以菲的思绪,已经完全混乱,绑在她手上的绳子,也因为剧烈的撞击,撞开了!

“已承!我好喜欢你!为了你,我保持着自己的清白,就是为了有一天,能把我自己完完整整的献给你!”

陆已承甩甩头,极力保持冷静!

一把将苏以菲推开!

苏以菲倒在地上,头刚好撞到一块石头,昏了过去。

陆已承走了两步,也倒在地上,昏迷不醒!

不远处的桥墩下,一个人影,偷偷的走出来。

突然,桥上几辆车子呼啸而过,把他吓了一跳,又缩了回去!

今天真是怪了,晚上这座桥上可是没有一辆车经过的,他在这里住了三年了,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这辆车,好像是从桥上翻下来的,不知道车里的人,死了没有!

拾慌者一步步靠近,车子翻下来完全淹没在这些野草中,要不是他熟悉这里的地型,恐怕在这么黑的夜色下,很难找得到。

这人看起来,四五十岁的年纪,满头的头发,已经到腰迹,全都打结在一起,混身散发着一股恶臭。

他一步一步的靠近,发现昏迷不醒的陆已承,四下看着,没有一个人,才敢打开小手电。

摸了摸陆已承的身上的口袋,全都是空的。

“妈的,一分钱也没有!”他咒骂一声,又朝车子的方向走去。

突然发现,倒在地上的苏以菲。

苏以菲的身上,衣服都破了,手电照过去的时候,这个拾荒者的眼神都亮了!

这么漂亮的女人!

他一步一步的靠近,忍不住抬手,摸了摸苏以菲。

颤抖的双手,显示出他的激动和兴奋!

没死,还有气!但是昏迷过去了。

他轻轻的拍了一下苏以菲的脸颊,没有丝反应。

然后,偷偷的把手电关掉。

漆黑的夜色中,传来一阵粗重的喘息声,一次又一次!

“已承~已承~”喘息声,伴着娇声音呼唤,在这夜色中,交织在一起!

……

天亮了,顾一诺一夜没睡,在家里等了整整一夜。

陆已承还没有回来。

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,是不是平安无事。

等到八点钟,她终于忍不住,拨通陆已承的电话,手机却无法接通。一瞬间,心情跌到谷底!

“已承!你千万不要有事!”

……

昨天晚上,陆已承吸引了苏以溟的火力后,曹洋等人,迅速的撤离那个基地!

现在,那个基地,已经被彻底的摧毁。

曹洋等人撤出来之后,立即想办法联络陆已承,可是却发现,陆少失去联络!

他们立即组织人,前去寻找,一无所获。

唯一让他们觉得安心的是,苏以溟的人,也没有找到陆少!

他们一定要在苏以溟之间,找到陆少!

昨天的火力那么猛,陆少很有可能受伤了,现在一定很危险!

……

草丛里,陆已承动了动手指,悠悠转醒,顿时感觉,头一阵刺痛!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按着跳个不停的太阳穴。

他朝四周望去,除了翻倒的车子之外,没有看到苏以菲的身影。

他还在这里,证明苏以溟的人,没有找到他们。

也许是苏以菲提前醒过来,逃走了也说不定!

按道理说,苏以菲提前醒来,不可能放过他,怎么会独自一个人走掉?陆已承环视了一下四周,直觉告诉他,危险还没有远离,说不定苏以溟很快就会找到这个地方!

他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!

他朝前桥梁相反的方向,沿着河边的一条小路,快速离去。

就在他走不久,一辆车子停在桥梁之上,苏以溟还穿着昨天的衣服,拿着望远镜,朝桥的两边望去!

他不相信,陆已承的车速能那么快,完全把他们甩的无影无踪!

他们追的这么紧,怎么可能就跟丢了?

而且陆已承中了精神毒素,一定走不远!

突然,他发现,茂密的草丛里,有一个黑色的东西,好像是一辆车子!

“马上下桥!搜!”

一行人迅速从一旁的楼梯上,朝桥下跑去!

果然在草地里,发现了陆已承昨天开着的那辆车子!

“苏少,没有人!”

“这种精神毒素这么强,陆已承很有可能,还在昏迷中!扩大范围搜!”苏以溟立即下令。

一旁的人,迅速的扩散开来,在茂密的草丛中搜着。

“桥下有人!”

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一群人立即朝桥下走去。

苏以菲被扒得干干净净,身上到处都是紫红色的痕迹,一眼看过去,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!

苏以溟立即上前,解下自己的衣服,把苏以菲包住。

一旁的人,顿时转向一旁,不敢再看一眼。

“继续搜!”苏以溟怒喝一声。

抬起手,试了一下苏以菲的气息,还好,还活着!

苏以菲还在深度的昏迷中,苏以溟抱着她,将她放到车子里。她这一身的痕迹,究竟是怎么弄的?

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,究竟是谁对她做出了这种事情?

难道,是陆已承?

他虽然一直在研究这些,但是这种新型的,从来没有试验过。已知的作用是,只是会让人,产生幻觉,扰乱人的正常思绪。

而且,中毒的人,一定会陷入昏迷,但是,在陷入昏迷之前,他也不知道,会不会因为幻觉或者思绪的紊乱,还有行事的能力。

搜了半个多小时,依然没有找到陆已承,苏以溟暗暗握紧双手!

“陆已承!”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,几乎要咬碎牙龈!

“苏少,我们还要继续搜吗?”

“我们来晚了!”苏以溟肠子都悔青了,他怎么昨天晚上,就没有想到,会发生这样的意外,车子会翻到这个桥下呢?!

“撤!”

……

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快九点了,她立即换好衣服,拿着车钥匙,朝外走去。

她不能再等下去!

开着车子,直接朝孔一凡的医院而去。

就在她刚刚到孔一凡这里的时候,一辆车子急急的驶了进来,开车的正是曹洋!

顾一诺一回头,曹洋扶着全身是伤的陆已承,直接从后门来到孔一凡的办公室!

“已承!”顾一诺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。

“陆少!”孔一堪忧紧张的唤了一声,“马上扶陆少躺下,我检查一下伤势!”

陆已承的头一直在剧烈的疼痛,这可能就是药物反应,加上身上的伤,又支撑着回到这里,体力严重透支。

他紧闭着双眼,感觉到掌心的那只小手,知道她的担忧,但是,他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顾一诺没有出声,而是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,看着孔一凡给他检查伤势。她紧紧的咬着下唇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孔一凡检查之后,发现并没有重伤,怎么陆少会严重这样?

以前那么大的伤势,也不见他有这么虚弱的模样。

突然,他发现陆已承的肩膀上,有一个小小的针眼,心里猛然一紧。

陆已承突然拿出全身的力气,抓着孔一凡的手,“止疼!”

孔一凡立即明白,马上去准备止疼片,直接给陆已承服下,如果,真的如他所料,陆少是被人注射了药物的话,普通的止疼片,也不知道起不起得到作用!

陆已承的另一只手,紧紧的抓着顾一诺,躺在床上,等着止疼片发挥作用。

孔一凡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只能先开一些,镇静安的药,看有没有效果。

他立即给陆已承输液。

输到半瓶的时候,陆已承终于感觉疼痛停止了,整个头部一阵麻木,他缓缓睁开双眼,看向顾一诺。

“诺诺,我没事。”

顾一诺抬起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脸颊上,轻轻的点点头。

“我知道,你现在不要说话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,哪也不去。”

陆已承轻轻的点点头,他的心里,很不是滋味,又让她跟着担心,他也没想到,她会在孔一凡这里等着他。

“已承,你先睡一会吧。”

陆已承点点头,闭上疲惫的双眼。

顾一诺起身,想要给他拉一拉被褥,谁知道,她才动了一下,他就立即握紧她的双手。

“睡吧,我给你盖一下被褥。”

陆已承点点头,再次闭上双眼。

也许是药物的原因,很快睡了过去。

顾一诺静静的看着他,心痛的无以复加,她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,只能想到孔一凡这里。

她是多么不想,在这里看到他。

这就意味着,他又受伤了!

她不知道,他的全身上下,有什么地方没有伤过,要是普通人,早已经承受不住,把命都搭进去了吧?

难道,就是因为他的特殊体质,所以才让他承受那么多伤害吗?

“已承,你可知道,伤在你的身上,痛在我的心上,看着你受伤,我的心里,有多难过吗?”

顾一诺一阵哽咽,泪水再也控制不住,无声的滑落。

她轻轻抬起手,紧紧的搂着陆已承的身子。

病房里,安安静静,陆已承输完点滴,依然没有醒过来。

……

此时,苏以菲还在昏迷中,苏以溟特意请了苏家的私人医生,过来诊治。

他确定,那种药,不会伤人性命,所以不用担心。

医生检查了一下,苏以菲的身上,除了有一些皮外伤之外,就是因为剧烈的活动,引起的撕裂。

并无大碍。

突然,躺在床上的苏以菲剧烈的抖动了一下,痛到一阵痉挛!

“好痛!我的头好痛!”

屋里,响起苏以菲杀猪似的惨叫!

“给她开些止疼的药物。”苏以溟知道,这种东西,会引起剧烈的头痛,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的,万一承受不住,很有可能会引起颅内出血!

渐渐的,苏以菲安静下来,疼痛也在一点一点的减轻。

下体的不适,让她有一丝感觉。出于直觉,她感觉到,她一直守着的那层东西,不存在了!

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她不断的回想着她能想起的回忆。

陆已承劫持她,要炸死她,然后又把她拉出去,他们一起逃亡。后来,她们都被射中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的两更,放到一起更新了~明天继续,二暖正在努力的调整更新,固定时间~求月票哟~看二暖的星星眼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