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:苏以菲怀孕了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以菲感觉,她的头又是一阵刺痛,思绪也是一片混乱。

“你们的车子翻下桥,后面的事情,你还能想起来吗?”苏以溟朝苏以菲询问道。

苏以菲试着回想,车子翻下桥的时候,她似乎还有一点印象。

“接下来,又发生了什么?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?”苏以溟追问道。

苏以菲吱吱唔唔:“我当时,脑中一片混乱,我记得,我们从车子里逃出来,我和他说过话!”

“再想一想!”苏以溟的声音提高了几度。

“我那么爱他,不惜为他死守自己的清白,就是为了完完整整的交给他,我……”苏以菲已给没有办法,重复当时她都说了些什么。

但是,大致就是这样的!

“说重点!”苏以溟怒喝一声。

他不知道,要怎么样,以菲才能够清醒!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,还对陆已承念念不忘!

“我……我当时已经思绪混乱了,我记得,我抱了他!”苏以菲说完,摇了摇头。

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!

其实她有没有抱住陆已承,她也记不清楚!

苏以溟深吸了一口气,一阵冷笑。

苏以菲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我们,是不是,发生关系了?”

“那里荒无人烟,除了他,还能有谁?!”

苏以菲紧紧的抓着被褥,她的心里,真的好乱,她自己的身体,有这么强烈的反应,不会有假!她失身了!

她失身给了陆已承!

“我想知道,这一下,你是开心还是难过!”苏以溟怒声质问。

开心?难过?

不,都没有!

苏以菲的心里,真的是一片空白!她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!

“我看,你还是想着怎么和裴熠解释,你并非完璧之身的事情!要知道,裴熠就算是玩个女人,都要是个处!而你是他要娶的女人,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,他完全无法接受!”

“我又没有想过,要嫁给他!”苏以菲大声喊道。

“当初,谁让你去招惹他的!”

“你不是有意要拉拢他吗?你以为,他那种人,不给他足够的利益,他会这么卖力的帮你?是因为我,他才这么倾力相助!”
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,把你牵连进来!以菲,你是在父母以及三个哥哥的呵护下长大的!你可知道,我们有多爱你!可是,你却偏偏不知足!你竟然爱上陆已承!”

苏以菲一阵疲惫,躺在床上不再说话。

苏以溟朝她望了一眼,“这一次,你知道陆已承做了什么事情吗?他毁了那个基地,也粉碎了我们的计划,他让我无法与R国交待,后面,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!”

苏以菲听着这些,心里一阵刺痛,爱上一个人,最痛苦的莫过于此了吧?

那个人我不但不爱她,家人也完全不同意,而且还是敌对的关系。

她也不知道,她为什么那么爱陆已承,爱到无法自拔!

“从现在起,我不得不好好的看着你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苏以菲突然抬起头。

“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家里,没有我的允许,你哪也不许去,更不能与陆已承见面!以菲,我再告诉你一件事!”苏以溟停顿了一下,然后一字一句道:“这一次的事情,如果换成别人,早就已经身首异处!”

苏以菲的心情,沉了下去!

她知道,这一次,陆已承能够成功,她也当了帮凶!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要知道,一开始,她不是这么想的!

“哥,不知道你信不信,我从来没有想过,要出卖你,做出对不起苏家的事情,真的。”

苏以溟看着苏以菲这样,于心不忍。

“以菲,你只人远离陆已承,就可以了,哥哥不怪你。”

苏以菲想着,陆已承亲手把那枚炸弹放到她的身上,还有他冰冷的神情,他至始至终,都不曾正眼看她一眼。

她把自己给他了,又能怎么样?他会丝毫不顾忌,放过她吗?

不会!

答案是肯定的。

虽然,她还爱着他,但是为了活命,她也不得不做出理智的选择。

“哥哥,我知道了,对不起,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给你和爸爸添麻烦。”苏以菲立即认错。

苏以溟心里的气,也消了大半,“好好休息,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。”

苏以溟走后,苏以菲直接起身,朝洗手间走去。

她将身上的衣服,全都脱下来,从镜子中,看到身上的这些痕迹,抬起手,往自己身上的这些痕迹摸去。

她曾不止一次的幻想着这一天,没有想到,是在这种状态下,和他发生关系。

她的身上,有这么多痕迹,可以想象,他们一定缠绵了很久。

可是,她却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他呢?也不记得了吗?

苏以菲打开花洒,任由冰冷的水,从她的头顶冲下!

……

陆已承睡了一个多小时,醒了过来,一睁眼就看到守在床边的顾一诺,眼中立即涌上一丝柔情。

“已承,你醒了!有没有觉得哪不舒服?我去叫孔一凡。”

“不,不要走。”

顾一诺立即转过身来,看着他:“好,我不走,我哪也不去,你感觉怎么样?头还疼吗?”

“疼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“那怎么办?”顾一诺一脸着急。

“你亲我一下,就不疼了。”陆已承突然笑了起来。

顾一诺的小脸上,先是震惊,看到他笑了,才意识到,他刚刚是骗她的!就说嘛,他怎么会是主动喊疼的人!

“你竟然……”

陆已承握着她的小手,猛得拽了一下,顾一诺不受控制的朝他的怀里扑去。

“诺诺,不要担心,我现在很好,已经没事了。”陆已承贴在她的耳边说道。

顾一诺高高悬起的心,彻底的落了下去,抬起手搂着他的身子。

“任务结束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顾一诺知道,他一定会这么回答,她不知道,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有一些,他无法告诉她,她也不问。

她只要他平平安安的,回到她身边。

别的,再无所求。

孔一凡进来,给陆已承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,确定陆已承没有什么大碍的之后,才同意他们离开。

走出医院,顾一诺将车子开了出来,陆已承本来想去驾驶位,顾一诺一个眼神扫了过去,他立即乖乖的坐在副驾史的位子上。

顾一诺启动车子,直接朝他说道:“我们现在回家去,今天你哪也不能去,只能在家里,好好的休息。”

“遵命!老婆大人!”陆已承抬起手,朝她敬了个礼。

顾一诺的唇角,浮现出一抹笑容。

回去之后,陆已承立即和曹洋联系,曹洋汇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和结果。

这个地下的基地,彻底的被损毁。

虽然,他们的损失也很惨重。

因为这是暗中进行的任务,一起参加的兄弟们,甚至都不能获得应该有功勋,他吩咐曹洋,好好的照顾兄弟们的家属。

虽然这一次,他们炸毁了那个基地,但是与R国的协议还在,紧张的局势,并没有缓解!

顾一诺端了一碗汤走进来,看到陆已承刚刚放下电话,脸上有些不悦。

“不是说好了,回来就好好的休息的吗?”

“打了个电话,马上休息。”

“先把汤喝再睡。”

“你喂我。”

顾一诺端着碗,朝桌前走去,像是喂着陆宝宝一样,一口一口的喂着陆已承。

止疼的药物用多了,人总是特别容易疲惫,喝点汤,陆已承搂着顾一诺,让她陪着他,一起睡,又沉沉的睡了一觉。

……

三日后

陆已承来到闹市区的一幢房子外,朝四周看了一眼,才抬步走进去。

这个房子外面望去,没有任何异样,里面,却经过特殊的改造。

这里,关着一个人。

陆已承走上前去,门自动打开。里面被关着的人,立即抬起头,朝陆已承望去。

此人,正是在R国的边境,陆已承和靳司南用别人诈死的那个叛逃的处长。虽然关了这么久,这个人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提供,陆已承始终觉得,这个人,对他们还有用处。

或许,只是时间没到。

“我今天来,是想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陆已承说完,直接将东西扔到此人面前。

此人走上前,将面前的资料袋解开,里面装的,正是那天,小古拍摄的基地下面的照片。

一看到这些,这人的脸色有一丝变化。

果然是陆已承,竟然连这些都查到了,能拍到这些照片,一定是进入这个基地。

“这个基地,在三天前,已经不复存在。”

“什么?你把这个基地摧毁了?”此人显得很震惊。

“是的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那人缓缓闭上双眼,叹了一口气,“我的家人,在国外,要保护他们的安全。”

“我保证,你的家人会安然无恙。”

“给我一天的时间,我会把你想知道的,全都告诉你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,不再多说一个字,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陆已承回到公司,靳司南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他。

“你不是没在帝都吗?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陆已承朝靳司南询问道。

“怎么突然回来了?老子还不是为了你!这么大的事情,你竟然不和我说一下,而且也没有我份!你怎么和解释?”

“你已经离开军区了,靳三少。”

“那曹洋他们呢!”

“他们重新编制。”陆已承淡声回应。

靳司南立即明白了,“原来,到最后,只有我一个人离开军区了是吧?你们全都有任务在身,而我是彻底的滚蛋了!”

“阿南,你本来就是去军区历练的,这些年……”

“陆已承!”靳司南怒声喝道,“我是去历练的不假!枪林弹雨,出生入死,都是假的吗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

“我有在哪一次的任务中,给你拖后腿?”

“没有!”

“为什么,把我踢除出去?报高!靳司南申请,重新加入!”靳司南突然站直身子,朝陆已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陆已承看着靳司南坚定的模样,把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怎么也要有一份书面申请。写好交给我。”

“是!”靳司南立即点点头。

“陆少,等所有的事情,都结束了,我就彻底的离开,到时候,专心的陪着我家晚晚,拍拍戏,到处游玩,这一生,就此,足矣!”

陆已承的唇角,微微上扬,转身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。

“这一次的任务,进行的怎么样?”

“还算顺利。”

“接下来,我们要怎么做?”

“明天就知道了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还没到下班时间,顾一诺早早的来到公司,陆已承看到她的身影,心情愉悦。放下手上的工作,搂着她朝休息室走去。

“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?”陆已承明知道,她是担心他,还是故意询问道。

“没有看到你,我觉得心里不踏实。”

陆已承没有出声,而是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,将她拥入怀中。

久久之后,陆已承才将她从怀里拉出来,“诺诺,有一件事情,我想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想让你来经营和管理公司。”

顾一诺沉默了一下,强压下心里的那此情绪,点点头。

陆已承摸了摸她的小脸,“从今天起,我们并肩而立,不管什么风雨,我们都一起承担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顾一诺丝毫不犹豫的回应道。

陆已承再次将她搂在怀里,俯身吻上她的唇。

这一吻,缠绵不休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,陆已承从那个的手里,提到了一份资料,他立即将这些资料,交了上去。

一个星期后,X国和R国的矛盾升级!

紧接着,又有一件轰动的事情传来!R国的武装人员打伤时御霆!

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时家一下子陷入混乱。

傅清笺更是第一时间为到顾一诺这里,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。

因为时御霆在走的时候,告诉过她,有什么事情,就来找陆少和一诺。

她现在,已经六神无主了!不知道时御霆现在,究竟怎么样,伤的严不严重,有没有生病危险。

她恨不得飞到他的身边去!

顾一诺也不知道,这件事情的结果,因为陆已承从一早出去后,就一直联系不上。

这都几个小时了,还没有回来。

“笺笺,你不用担心,不会有事的!放心吧。”

“一诺,我现在,无法安心,每天想他,想到无法入睡!总是梦到一些不好的东西!一诺,你知道吗,我已经失去他的消息好多天了!”

“我明白!我明白!”顾一诺轻声安慰道。

陆已承开着车子回来,就看到坐在客厅的两人。

“已承!你终于回来了!”顾一诺立即走上前去:“怎么样,有没有时御霆的消息?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现在,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,我们也不能马上得到确切的消息。不过,很快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“很快是什么时候?”顾一诺着急的询问道。

“最快,明天早上。”陆已承看着顾一诺,还想说什么,她已经转身去安慰傅清笺去了。

他看着她的身影,眼中全是难分难舍的柔情。

等她安慰完傅清笺,陆已承才将她拉回自己的身边:“诺诺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听着他郑重的声音,她的心猛得一缩。

突然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她甚至都不想听了。

“一个小时后,我要前往X国……”

果然!这不是她希望听到的消息!

“我会带回时御霆的消息。”

“你要去那里?”顾一诺心里好慌,抬起手,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:“已承……”

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,事情来得太突然,让她一丝准备都没有。

傅清笺听到这个消息,朝顾一诺望去,她能理解顾一诺此时的尽情,因为她曾经尝试过。

现在,应该把时间留给他们,“陆少,一诺,我先告辞了。”

顾一诺甚至都没有听到傅清笺的声音,她的脑海里,全是陆已承要离去的声音!他要去X国,他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!

“诺诺,别怕,我保证,不会有事的。跟我上楼,我有话要告诉你。”

顾一诺被他拽着,朝楼上走去。她的脑中,还是一片空白,无力思考任何东西。

陆已承将她按坐在床边,蹲在她的面前,“这一次,时御霆受伤,是在我的计划之中,但是中间出了一点小意外,导致了现在的局面,他现在还在危险区,我要去营救他,这只是其一。其二,趁这一次的机会,可以对付苏家!”

陆已承怎么也没想到,苏家竟然在国外,还与很多这样的基地,有着密切的关系!

这一个基地被摧毁,国外还有很多这样的基地!

X国和R国的战争,就是这些人,挑起的。

如果,不尽快解决这两国的战争,后果不堪设想!

顾一诺知道,陆已承能告诉她的,只有这么多,她已经很感谢他,能够告诉她。

她已经冷静下来,既然势在必行,她只有支持。

“我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你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,照顾好宝宝和爷爷。我们要并肩作战,相信我,我不会给你丢人的!”

陆已承被她的话逗笑了,“我知道,我的诺诺,一直很棒!一次次,让我惊讶,一次次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马上!”

马上?!怎么走得这么急!顾一诺的心,又是一紧。

“我可以,去送送你吗?”

“可以,不过现在,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。”陆已承转身,从柜子里,拿出个盒子装着的东西。

顾一诺接在手里,有些沉,从盒子的形状,她就已经猜出来,这个东西是什么。

“带着防身。另外,我安排一些人,会一直保护着你们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顾一诺乖乖的点点头。

陆已承又从身上,拿出一样东西,“这是特殊的通讯器材,可以联系得到我,我们以后,就通过这个东西联络。”

“这个按钮,可以留言给我,一但我接入信号,就能听到你的留言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接过这样东西,紧紧握在手里。

“诺诺,我要走了。”陆已承说完,朝她的额头上,吻了一下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顾一诺看着一身军装的陆已承,缓步朝她走来。

她的面前,有一道警界线挡着,无法再与他靠近。

“已承,我还是觉得,你穿军装,比较帅!”顾一诺笑着朝他说了一句。

陆已承的心里,顿时涌上一抹暖流,“等我回来,一定让你看过够。”

顾一诺笑着点点头。

陆已承转身,朝前方走去,身影渐渐消失在顾一诺的视线。

她立即朝高处跑去,心也跟着陆已承,飞走了。

顾一诺回到家,才知道,傅清笺竟然也跟着去了!在爱情面前,再柔弱的女人,都会变得坚强起来!

在陆已承离开之后的每一天,顾一诺的心情都是不踏实的,每天拿着那个通讯器材。

她不敢随时和他联络,只能是一天发一条留言,然后就盼着他回复。

一但收到他的回复,她的心里,就能踏实很多。

……

苏以溟一直关注着陆已承的动向,一确定陆已承不在国内,他立即将重心转移。

想要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,杀死一个陆已承,不算难事!

所以,他这一次,做了充足的准备。

一定要让陆已承,有去无回!

苏以菲这一个月,都没有出门,不知道最近这几天是怎么了,她总感觉身子很沉重,天天躺在家里,还觉得疲惫。

吃东西也没没有什么胃口,有时候吃不对劲,还觉得恶心反胃。

此时,她正躺在沙发上,突然,她好像想到什么一样,直接弹了起来,马上拿出一旁的日历,看了一下日子。

看到今天的日期之后,她的心情,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生理期已经过了七天了!平常,她都很准时,但是这个月,竟然会推迟了这么多天!

难道是!

她完全不敢深想!

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,过了一分多钟,她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,缓缓抬起手,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她不会是,怀孕了吧?

她立即拿起车钥匙,朝外走去。

她还不敢去医院,只是在药店里,买了一些试纸,连回到家里再测的心情都没有,直接找了一个商场,去了洗手间。

十分钟后,她看着面前摆着的五个试纸上,每一个上面都整整齐齐的出现两条线,顿时感觉头皮发麻!

她真的怀上陆已承的孩子了?!

原本,她准备,把这件事情,就此遗忘了!为什么,会出现这样的意外?

她将这些东西,全都扔到垃圾桶,六神无主的从洗手间走出来。

她都不知道,自己如何是好。

出了商场,她又走到路边的药店,心里万分矛盾。

这个孩子,是陆已承的啊!如果,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他会不会因为孩子,而对她的态度,有所改观?

这毕竟是他的骨血,和他有着无法割舍的牵绊!

不!不行!

她不能留下这个孩子,陆已承对她,那么冷漠!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孩子,就对她改观。

她要是留下这个孩子,她的下场,一定会很惨!

站在药店门前,足足有十多分钟,苏以菲还是抬步走了进去,来到柜台。

“我要买打胎药!”

工作人员立即将药拿了出来,放到她面前。

苏以菲紧紧的握在手中,走了出去。

回到家里,她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,看着这盒药出神,虽然她已经把药买回来了,心里却还是七上八下。

不!不能犹豫!不能!

苏以菲打开盒,将药扣下来一颗,直接塞到嘴里!

可是,她怎么也咽不下去!

突然,她朝洗手间走去,直接将药吐到了马桶里,然后接了一杯水,不断的漱口!

几分钟后,她直接瘫软在地上,捂着脸,哭了起来。

她不甘心啊!

虽然,发生的一切,都与她预想的不一样,但是,她最起码,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。

她把自己,完完整整的交给了陆已承。而且,还怀上了他的孩子!

有了这个孩子,他怎么也不可能,还对她这么冷漠!

她突然站起来,把脸上的泪水擦干。直接朝外走去。

为了不被任何人发现,她开着车子,来到位于帝都最偏僻的北区,找了一个私人医院,有一个假名字,开了一个B超单。

结果出来了,拿着这张单子,每一个字,她都认真的看完。

忍不住抬起手,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“孩子,你爸爸,他还不知道你的存在,我不确定,他知道你的存在的时候,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但是现在,我不能冒险,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。”

苏以菲将东西装好,抬头挺胸的走出这家医院。

她现在,要好好的计划一下,未来的路,怎么走。

……

马上,又到年关,本来,商量好,今年过年,一起回G市。陆已承不在,这一次的计划,可能又要改变。

顾一诺最近,也开始忙碌起来,不止是一诺股份的事情,还有学习和画室的各种事情。

陆已承走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,她宁愿她自己忙碌的不开可开交,只有这样,她才能不去胡思乱想。

突然,一直被她放在身上的通讯器材发出一声提示音。

顾一诺立即拿了出来。

按了一个按钮,里面传来陆已承的声音。

“诺诺。”

“已承!你还好吗?”顾一诺立即急切的询问道。

这半个月以来,她都是留言给他,然后只能等着他的回复,这还是这半个月以来,他第一次和她联络。

“诺诺,不用担心,我很好。”陆已承柔声回应。

傅清笺正在拿着手术钳,将一枚打入陆已承胳膊的子弹取出来。看着他面不改色的模样,她的手都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。

这里的条件,不是一般的艰苦,又缺医少药。

也只有陆少,被子弹击中,还能如此谈定的给顾一诺联络。

顾一诺暗暗松了一口气,只要能听到他的声音,她的心情,就能稍稍的安定下来。

“已承,我好想你。”

“我也是,我也好想你。”

“时御霆怎么样?”

“他已经没事了,不用担心。”

“你能告诉我,你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

“还不能确定。不过我们都好好的!不要担心,知道吗?”

她怎么能不担心?不过为了让他安心,她还是回应道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吧,我们也很好。”

突然,那边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声。

“不好,被发现了!”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陆已承一个眼神扫过去,四周立即静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已承,发生什么事了?!”顾一诺立即紧张起来。

“没事,诺诺,我还有事要处理,过几天再和你联系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她的心里,万分不舍,“已承!”又唤了一声,那边已经切断,什么回应都没有。

顾一诺紧紧的握着双手,她好想,像傅清笺一样,去找陆已承。

可是,她不像傅清笺一样,有那么超高的医术。

她只能在这里,盼着,等着。

……

陆已承收好通讯设备,负责在外面侦查的士兵跑了进来,朝陆已承比了个手势,对方一共才十一个人,应该是混入R国的雇佣兵。

陆已承朝时御霆望了一眼,比了个手势。

立即有几个身穿迷彩服的人,将时御霆和傅清笺保护起来。

陆已承带着人,朝外走去!

差一点要了时御霆的命的,就是这些雇佣兵。

刚好,新仇旧恨,一起算!

想拿他陆已承的命,也要看看这些人,有没有这个本事!

半个小时后,十一人的尸体,排成一排,陆已承带着人,迅速撤离,离安全范围,还有几十里。

如果,他没有预测错的话,越往前,危险就越大!

不知道,靳司南那边,安排的怎么样了!

……

苏以菲最近,转变特别大,平常用的那些化妆品,全都扔掉了,买了几身运动装,鞋子也换成了平底的。

苏家的人,一个个都忙碌着,没有人关注到她的变化。

她决定,再次找到杜明兰,先试探一下,杜明兰的口气,她才好实行她的下一步计划。

杜明兰再一次,被苏以菲约出来,心情有些烦躁。

尤其是,这一次苏以菲敢让她早早的在这里等着,竟然迟到十五分钟了,还不见人。

就在她决定不在等的时候,苏以菲才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杜明兰发现,苏以菲的脸色有些憔悴,今天的苏以菲,也格外的朴素。

“对不起。伯母,我刚刚开车来的时候,吐了一会,耽搁了一些时间,让您久等了。”

“你自己开车来还能晕车?我也是服了你了!”

“不,不是晕车。”苏以菲笑着摇摇头。

杜明兰感觉,苏以菲的笑容里,好像夹杂着什么,这是她最一喜欢的,不知道苏以菲又在玩什么花样。

“你找我来,究竟是为了什么,直接说吧!”

苏以菲在杜明兰的面前坐下,直接开口道:“据我所知,伯母一直不喜欢顾一诺,总想着,哪个女人能取代顾一诺,甚至不惜,往陆少身边送女人。”

“苏以菲,说话要讲证据!”杜明兰当然不会承认!

“蓝馨,我见过。”苏以菲直接挑明。

杜明兰的脸色,一阵僵硬,还有几分难堪,没想到苏以菲竟然连蓝馨的事情都知道。

“相信,伯母一定很疼痛,那么多美女,在陆少面前,也没能吸引陆少。”

“苏以菲,你不会以为,你能入得了我儿子的眼吧?要是能入,你早就近水楼台,还有顾一诺的份吗?”

“如果,我真的近水楼台,伯母会怎么做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杜明兰直接质问。

“就是伯母想的那个意思!我和已承,发生关系了!”

杜明兰一下子愣住了,审视着苏以菲,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苏以菲说的话,究竟是真是假!

“伯母,顾一诺太强了,你一个人,是奈何不了她的,除非,你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她,夺走属于你的一切!”

“你有什么凭证,证明你和已承发生关系?”

苏以菲直接从包包里,掏出那份B超单,放到杜明兰面前。

杜明兰看了一下,还是不相信,这上面,写的也不是苏以菲的名字,而且,就凭这个B超单,又能说明什么?

“伯母,你可能不知道,陆少他并没有离开军区,而是有着别的职务,他那天,遇上一些麻烦,我不顾自己的安危,救了他,然后,我们做了!陆少现在还不知道,我怀孕,他现在,也不在国内。”

杜明兰看着苏以菲,眼中还有一些诧疑。

对于苏以菲所说的话,她是半信半疑。

她不相信,已承会和苏以菲在一起,直觉中,已承不可能会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。

虽然她巴不得,有别的女人,爬上已承的床,但是她还是不相信,他会和别的女人有肢体接触。

但是,苏以菲没有必要骗她。就凭苏以菲的身份和性格,如果没有的事,苏以菲也不会这么说。

“如果伯母不信,我带了试纸,可以当面试给你看。”

“苏以菲,你是用什么方法,爬上已承的床的?”杜明兰还是很好奇。

“不管用什么方法,我成功了就行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