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:我们两个命,竟然这么值钱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杜明兰噎了一下,她也无法反驳苏以菲。

不得不说,苏以菲比蓝馨要强多了。不管用什么方法,目的是达到了!

“这件事情,已承知道吗?”

“他还不知道,我先和伯母商量一下。我怀着的是已承的骨肉,我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孩子,伯母,你也会一起和我保护这个孩子的是吗?”苏以菲前面的话,全是铺垫,现在才是正题。

“你怀的是我的孙子,我当然会帮你保下这个孩子。”杜明兰朝苏以菲的肚子望了一眼,唇角带着一丝笑意。

如果顾一诺知道,苏以菲怀上了已承的孩子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!?

只要苏以菲生下这个孩子,哪怕已承不和苏以菲再来往,只要一想起这个孩子,顾一诺的心里绝不好过!

在杜明兰的心里,顾一诺早就被她当成了敌人。

虽然,她知道,苏以菲绝不可能嫁得进陆家,想利用她?那么也要被她利用一把。都是互相利用而已。

从顾一诺和已承定婚后,她受了多少委屈?这一次也要让还顾一诺尝尝,这种痛苦的滋味!

得到杜明兰的肯定,苏以菲的目的也达成了。

她一定要让陆已承平安归来!

“伯母,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!”苏以菲快步离去。

……

经过一夜的交战,陆已承带着人,暂时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安身之处。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搜查着他们的下落。

如果今天不能和靳司南汇合,他们的情况,会越来越恶劣。

他们的装备消耗的太严重。

陆已承巡视了一遍这个临时扎起的营地。

除了值夜的之外,大家都在休息。

“陆少!”值夜的士兵立即朝他敬礼。

“去休息吧,我来守着。”

“是!”守夜的两个士兵朝营帐内走去,倒在地上就睡了过去。

从来到X国,大家几乎都没有怎么合过眼。

营帐内,时御霆轻轻的将搭在他身上的小手拿开,看着傅清笺的睡颜,忍不住抬起手摸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傅清笺睡的很不踏实,马上惊醒过来。

看着她慌乱的模样,时御霆立即搂着她的肩膀,轻声哄着:“没事,没事,睡吧。”

傅清笺眨了眨眼睛,才朝四周望去,安安静静的,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“你再睡会,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“去哪?”她立即拉着他的衣袖,像极了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兽。

她不是怕这里的危险,而是怕他有什么危险。

“去找陆少。”时御霆轻声回应。

傅清笺这才松开手。

时御霆拉了拉被褥,给她盖好:“别着凉了,再睡会。”

傅清笺点点头,闭上双眼。

时御霆朝外走去,就看到营帐外站着的那道笔直的身影,缓步来到陆已承身旁。

陆已承侧目,朝时御霆望了一眼,“你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“没事了。”时御霆淡声回应。

为了让陆已承有充分的理由,来到X国,时御霆在接到陆已承的信息时,想到了一个办法。必须得把自己的安危赌进去!以他的身份,只要出现意外伤害,就能达到目的!本来一切都在计划内,没有想到,苏家的人,早有安排。

他也差一点,死在那里!

还好,陆已承及时赶来。

“这些人,都是苏家的吗?他们怎么能有这么强的势力,能号令得动这些人?”

“不,不止是苏家!那个人终于开口了,像苏家的那个基地,很多国家都有,他们显然已经成了一个组织,我怀疑,白聿也参与其中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要杀我们的人,不止是苏家?”

“我听到一个消息,杀了我,可以获得八千万美金,你现在值五千万美金。”

“我还从来不知道,我这条命,值那么多钱!”时御霆开了一句玩笑。

陆已承也笑了笑。抬手看了一下时间,还有半个小时,就是日出,他们现在,不敢轻易的用定位以及通讯器材。

接下来的路,只能是孤军奋斗,直到和靳司南汇合,回到X国的安全地带。

……

几十公里外,靳司南带领一支队伍,四周搜寻着。

现在,追杀陆少和时御霆的人,以前他们,也打过交道。

他们一定要在这些人,找到陆少他们之前,找到陆少,才能确保陆少平安无事!

之前还有听到枪声,几个小时过去了,什么动静也没有!

估计是怕暴露位置,都不愿意弄出什么动静。这个时候,也是最危险的!

“小古,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放了二十多个无人机,还没有发现陆少他们的踪迹!”小古紧盯着屏幕前的画面。

突然,一个视频中,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。

“不好!被发现了一个!”

靳司南立即走上前去,就看到一个人举着枪,对着视频,下一秒,此人直接开了一枪。画面黑了下来。

“小古,马上定位那个位置!”

“是!”

刚刚解决了这个无人机的人,一脚踩在这个无人机的残骸上,一脸阴冷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另一个人走上前来,朝这个人询问道。

那人指了指地上的残骸!

谁知,那人脸色一变。“妈的!撤!撤!”

剩下的五个人,还没有反应过来,在他们所在的位置,大概五十米的地方突然爆炸!

这几人被炸弹的冲击力炸的飞了起来,一瞬间全身是血!

突然而来的爆炸声,将营帐内所有人都惊醒,条件反射的,第一时间握紧怀中的枪!

陆已承朝那个方向望去,只见远处的林子里,冒出一阵浓烟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时御霆忍不住问道。

“可能是靳司南!”

“难道是他们撞上那些人了?”时御霆有些担心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,他总有办法。”陆已承收回目光,“马上集合!”

……

另一边,小古还在准备无人机,一边朝靳司南询问道:“三少,你说我们刚刚打中了没有?”

“你说呢?”靳司南坐在一箱炮弹上,翘起二郎腿,“把无人机都给我放出去!老子要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些渣渣!”

“是,三少!”小古立即加快手上的动作!

一旁的人,也在帮着调试。

一架架无人机,飞入这片丛林之中。

与此同时,林子里的人,因为事出紧急,正在还通过通讯设备相互联系。

“小心无人机!”

“小心无人机!”

“轰!”爆炸声响起!几个人被炸的四分五裂!

信号,已经被拦截,陆已承听到无人机,唇角微扬。就知道,靳司南一定有办法!现在,该担心的,是这些人。

……

爆炸声,连响了五六次,靳司南咬着一根草,来到小古面前,“有没有找到陆少他们?”

“还没有!”小古紧紧的盯着屏幕。

突然,一个无人机里,又出现了几个身影!

“定位,发射!”

轰!林子里,又是一声剧响!

靳司南把嘴里的草扔掉,拿出望远镜,看向前方的林子。

现在,那些渣渣,只有被动挨打的份!

……

陆已承这边,已经集结完毕。

“陆少,我们现在,往哪人方向?”

“往东南!”

“陆少,从炮弹发射的方位来看,三少的位置,应该在我们的西北方。”

“你能想到的,那些人也能想到!”陆已承此话一出,大家都明白了。

可能现在,那些人已经往西北的方向靠近,他们不敢挑衅靳司南,截杀他们,却是刚刚好!

一行人按着陆已承的命令,迅速朝东南方向而去。

……

靳司南看着正准备放出去的五架无人机。仪器上,有好多个红点在闪烁,每一个红点,就代表着一个无人机。

“三少,这些无人机,往哪人区域放?”

靳司南看了一眼屏幕,指向东南的方向,“着重放这个区域!”

“是!”

如果,他没有猜错的话,陆少一定往这个方向去,这就是几年来,一起出生入死的默契!

……

苏以菲回到家后,立即来到苏以溟的书房,打开苏以溟的电脑,她要查一查,苏以溟在R国是怎么部署的,这种情况下,一定会动用一些特殊人员。

看到眼前出现的图片,苏以菲倒抽了一口气。

陆已承执行特殊任务这么多年,不知道竖敌多少,竟然有这么多人,参与狙杀他!

不行,她绝不能让他死在X国!

苏以菲关上电脑,开着车子朝军区而去。这个时候,苏以溟一定在军区,她要知道,更多的消息。

……

丛林中,突然响起一阵异样,十几人顿时将枪举了起来,齐刷刷的对准发出声音的方向!

一架无人机,穿过茂密的树叶,飞到上空。

“不要开枪!”陆已承吩咐一声,走上前去。

无人机的视频,正对准备陆已承的方向,视频那头,一人伸出拇指和食指,朝着陆已承的头,比了一个打枪的手势。

“头,找到他们了!”

“马上定位,所有人,朝这个方向集合!”

“是!”

就只有他们会有无人机,他们就不会吗?陆已承,你的死期到了。

陆已承看着这架一直对着他们的无人机,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愫,他们已经停止前行。这个时候,靳司南一定定位到他们的位置。

如果快的话,可能四十分钟就能与他们汇合。

一旁的人,脸上都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,“终于和三少联系上了!”

“是啊,是啊!”

时御霆紧紧的握着傅清笺的手,拿起一瓶水,递到她面前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陆已承会一直盯着这个无人机看。

“陆少,怎么了?”

“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。”陆已承的心情,一直绷紧着,他感觉到,危险在不断的靠近!

透过这个镜头,他更有一种,被人监视着的感觉!

一道目光,正在盯着视频,就在看着陆已承的一举一动,拿起一根雪茄抽了一口,惬意的把脚放在桌子上。

他会坐在这里,亲眼看着陆已承被打成筛子!

突然,他看到,陆已承抬起手,用枪对准镜头,眼前黑,画面全都消失!

“妈的!陆已承竟然发现了!”

无人机坠落在地上,一旁刚刚才放松下来的,顿时紧张起来!

“马上集合,迅速撤离!”

一行人迅速集合,按着陆已承的路线,继续撤离!

靳司南这边,着急的等着消息,突然,一个画面闪过,小古立即发现,那些人,穿着的衣服和他们一模一样!

他立即调整了无人机的方向,追了过去。

突然,无人机被击中!画面一闪,消失不见。

“三少!我好像找到陆少了!无人机被击中!就在这个方向。”

靳司南一看定位,刚好在东南,不过稍有偏离,“把所有的无人机,都集中在这个区域,所有人,集合!”

“是!”小古立即调整无人机的航向。

陆已承他们的速度极快,因为刚刚识破了敌人的无人机,现在只要看到无人机,他们直接选择击碎!以免暴露他们的位置。

如果是靳司南放的无人机,就算是他们击破了,小古也能定位到他们的大概位置!

从林中,上演着惊心动魄的击战!

稍有不慎,无法活着走出这片从林!

……

顾一诺一早来到公司,阿程汇报完工作,安排好行程,退了出去。

这一个多月,顾一诺完全适应下来,公司的情况,也都摸透了,加上有阿程的帮忙,很好的过渡过去。

还好有陆已承打下的基础,她在接手后,也不至于手忙脚乱。

坐在陆已承每天工作的位置,看着他曾经用过的东西,她觉得,思念就像是荒原上的杂草,疯狂的滋长着。

她自己也数不清楚,一天要把这个可以和他通讯的小东西,拿出来几次,有时候,甚至一盯,就是一个多小时。

他们约好的,今年过年,要回G市,还有一个月不到,就要过年了,不知道他能不能回得来。

顾一诺站起来,走到窗前,看着远处的风景。

“已承,不知道你现在在哪,我也不知道,你是不是安全的,请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,不要让自己受伤。”

……

寂静了几个小时的丛林,在几声轰隆的声响后,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。

陆已承发现,刚开始,敌人从一个方向攻击。

到现在,已经有好几个方向。

他们,被包围了!

枪声机密的扫过,陆已承立即喊道:“趴下!”

还是晚了一步,有三个人被射中,身子笔直的倒在地上。

陆已承回头看了一眼,眼底闪过一丝悲痛。

时御霆紧紧的按着傅清笺的身子,将她保护在他怀里,一阵枪声过后,傅清笺立即抬起头,确认一下时御霆有没有受伤!

“我没事!”时御霆朝她说道。

傅清笺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“怕不怕?”时御霆拢着她头上凌乱的发丝。

那天,他看到跟在陆少身边的她时,心情复杂的难以形容,这个笨女人,怎么就这么傻,竟然来到这种鬼地方!

“和你在一起,生无无惧!我最怕的,是听到你受伤的消息,或者失去你的消息!”

时御霆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。

靳司南带人,朝枪响的方向迅速的冲了过来,他们的装备和人数上,还要强过这些人。但是陆少他们的情况,肯定不容乐观!

最让他气愤的是,这些人,竟然用他的方法,利用无人机,先找到陆少的位置!

“有枪声!”

“三少来了!”

突然,一群人从四面八方走了进来,细数一下,竟然有二十多个,将陆已承等人,团团包围!

其中一人走上前来,挥起拳头朝陆已承挥了过去!

陆已承没有躲开,重重的挨了一击。

“陆少!”

“陆少!”

时御霆和别外几人紧张的唤了一声。

陆已承的身子朝一旁歪了一下,并没有因为这么重的力道倒下去,不过下巴上,已经全是血,不知道伤得有多严重。

他不能动,因为他的一举一动,很有可能就会引起敌人的极端行为,而伤害到他身后的这些人!

“陆已承,你也有今天。”

“猎鹰!”陆已承淡淡的喊出这个代号。

当初,他就是在猎鹰这里,拿到H—5,从而知道了基地的事情。

而猎鹰在那一次,损失惨重,差一点被一网打尽!

经过这么多的休整,才恢复元气!这仇,一定要报!

所以,这一次的任务,别说有那么多钱,哪怕是不要钱,他也要不惜一切代价,干掉陆已承!

“少废话,这是在X国!他还有后援!”一旁的人,着急的说道。

“都给我闭嘴!这是我与陆已承的私人恩怨!”那人说完,狠狠的朝陆已承的身上撞去!

“陆少!”一旁的人立即喊道,拿起枪,就要上去拼命!

“全都给我站好,不许动!”一旁的人喝道,齐刷刷的指着剩下的几人。

陆已承朝一旁的几分望去,又抬起头看着猎鹰。

“想亲手杀了我吗?”

“想!老子做梦都想!”

“那就来吧!”

猎鹰果然上当,将手里枪扔到一旁,正准备朝陆已承挥拳,陆已承早已经看穿他的路子,握着那只胳脯,一个抱摔!

“啊!”骨头折断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猎鹰一上来,就已经落于下风!

陆已承压制着那只胳膊,让猎鹰不能轻易逃脱,挥拳头朝猎鹰身上打去,连出十多拳,才停了下来。

一旁边的人,跟着看笑话,这简直就是找虐,打不过还选择肉搏,这不是明显的找打吗?

猎鹰没想到,这么多年不见,他每天都勤于联系格斗,竟然输给陆已承!

他一个翻身,朝陆已承袭去。

陆已承反过来就是一脚,踹在他的膝盖,手肘狠狠的朝猎鹰的后背砸去!动作干净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几招过下来,猎鹰被打得火冒三丈!

他直接端起一旁的枪,指着陆已承,“好了,游戏结束,我不想奉陪了,陆已承,你去死吧!”

陆已承突然迎着枪而去,枪声响起,直直的打在他的身上。

他抬手握着猎鹰的手,另一只手飞速的握着枪,紧接着,猎鹰的身子明显的颤动了几下,倒在地上,死不瞑目!

他刚刚都不知道陆已承做了什么!

一旁的人,更是一头雾水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中枪的不是陆已承吗?怎么倒下的人却是猎鹰?

另一批人,迅速反应过来,不管死的是谁,他们都要弄死陆已承!抬起枪,准备朝着陆已承等人扫射!

千钧一发这迹,靳司南迅速的赶来,一看到眼前的阵势,立即从背后开火!

四处都是枪声,陆已承等人,迅速四散,找到躲避物。

持续了半个小时,枪声才停止,靳司南握着枪,朝陆已承跑了过去!

“陆少,你怎么样?”

陆已承低头朝自己望了一眼,腹部都是血,刚刚他只有迎着猎鹰而去,才有可能杀死对方!

所以,他只能是让射来的子弹,尽量不打在要害部位,还好,躲过了!

“你中枪了!走!快离开这里!”靳司南架起陆已承,迅速朝前方走去。

“时御霆!清点人数!”陆已承还不望交待一声。

时御霆扶起被自己压在身下,死死护住的傅清笺,扶起他立即喊了一声:“集合!”

然而,回应他的,只有六人!

看着这六人,他的心情很沉重,一阵哽咽,“立即撤退!”

终于回到X国,安全地带,傅清笺在车子上,就紧急为陆已承做了手术,把子弹取了出来。

回到临时搭建的医院,傅清笺立即找到自己随身带来的药,给陆已承服下。

这里的条件,实在是太艰苦了。

除了运送来的医疗物资之外,她自己私自己也带了一些来,主要是为了诊治时御霆,或者以备不时之需。

这些东西,在这种情况下,都是能致命的!

陆已承失血过多,有些眩晕,在靳司南的强烈要求下,给他挪出来一间房间,让他好好的休息。

陆已承躺在床上,手中紧紧的握着那个联络器。

现在国内时间,已经是深夜,诺诺肯定早已经睡了,可是,他真的好想好想,听一听她的声音。

他忍不住,发了一条信息过去。

顾一诺就把这个东西握在手里,一听到提示音,立即惊醒。

刚刚是这个东西响了吗?她立即坐起来,点开上面的一条信息。

“诺诺,晚安。”

她不断的按着上面的按钮,听了十多遍,唇角微微上扬,听到他的声音,那种兴奋的感觉,无法言表!

“已承,你有时间吗?我想听听你的声音。”顾一诺发了一条信息过去。

这么快就收到她的回复,难道这么晚了,还没有睡?

顾一诺还在着急的等着他的消息,竟然收到一条通话邀请,她立即按了接听键。

“已承!”

听着她兴奋的声音,陆已承露出一丝笑意。

“诺诺,我想你了,睡了吗?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?”

“我在等你,无时无刻不再等你的消息!”

“这两天,不太方便。”

“你还好吗?有没有受伤?时御霆怎么样了,你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安全吗?你和时御霆一定要照顾好笺笺,她一个弱女子,在那种地方不敢想象。”

顾一诺真的很想,一下子把自己要说的话全都说完!

因为她怕,下一次,他会很长时间才联系自己,她又怕她老是联系他,会耽搁他的时间。

“遵命,老婆大人!放心吧,我们现在已经在安全区内,一切都在控制之中。”
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,你有没有受伤。”顾一诺提醒道。

陆已承笑了笑,“一点小擦伤算不算?”

“反正,我也没有办法和你视频,你说什么,我都没有办法求证,只能听你的。”

陆已承忍不住笑了,“哎呀,听起来好委屈好无奈啊。”

“你还取笑我?”顾一诺回了一句。

他能这么轻松的和她说话,她的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可见他们现在真的是安全了。

“已承,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“诺诺,这件事情,我也无法确定,不过我会尽快赶回来。”

“好!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好好吃饭,知道吗?”

“至从生了陆宝宝后,我以前的老毛病,全都没有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顾一诺无言以对。

还不是跟着人家陆宝宝,吃了整整一年的奶,抢了人家陆宝宝的饭,还挺得意的!

顾一诺简直不堪回首,那一段当奶妈的日子!

“你今天不忙吗?陪我这么久?”顾一诺忍不住询问道。

“今天可以一直陪着你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顾一诺缓缓躺了下来,拉紧被褥,“今天宝宝没有和我睡,我一直暖不热被窝。”

陆已承听着她软软的声音,有些心疼。

她一到冬天,身子都是凉的,而且她不习惯开暖气,因以前身上的伤,一开暖气,就觉得皮肤发痒。

所以,他最喜欢冬天,冬天的晚上睡觉,她特别粘他,一个晚上,都紧紧的缩在他的怀里。

“明天,让孙嫂给你准备多几个热水带。”陆已承轻声音交待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公司的事情,能处理的过来吗?”

“可以!有阿程在,基本没有什么困难的。”

“我的诺诺,一直都很棒,出乎意料。”陆已承丝毫不吝啬的赞扬。

顾一诺控制不住笑了笑,“你终于知道了?”

“一直都知道。”

顾一诺开着小夜灯,和陆已承好像有着说不完的话,刚好趁他有时间,她宁愿意和他聊上一整夜。

天快亮的时候,顾一诺躺在床上,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。

她真的支撑不住,睡了过去。

陆已承的声音,让她的心里好安心,好踏实,就像是有催眠的功能一样。

“诺诺?”陆已承这边,还接通着,她已经有一会没有说话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?

国内现在应该快要天亮了,这里也到了深夜。

陆已承将手里的通讯器,放在床边,并没有切断。

接下来,就是安排作战计划,X国已经正式申请军事援助,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与R国敌对。

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怎么以最快的速度,平息这场战乱!

……

苏以溟在深夜回到苏家,苏以菲还没有完全入睡,一听到动静,她立即披着衣服下楼。

听到苏以溟在讲电话。

“这么多人去杀一个陆已承,竟然还失手了!”

“当时如果不是猎鹰,陆已承早死了!”

“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你们已经错过最好的时机,之前和R国谈好的协议,也因为时御霆的事情,全部作废,现在全部倒戈,帮助X国结束这场战乱!而我,也受到很大的影响。”

“我们也一样,损失那么重,一点回报都捞不回来,苏少,他们都已经开始撤退了!我们还坚持在这里。但是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。”

苏以菲听着这些,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这么说来,陆已承已经脱离危险。

这一场战乱,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,如果时间太长的话,她不是连孩子都生了?

今天她又去做了检查,一切正常,她多到期待,这个孩子早一点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随着月份的增大,她的身体,也发生了一些转变,更有一种初为人母的喜悦。

她抬起手,抚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“只要把你生下来,你的爸爸绝对不会不管你,你姓陆!你就是牵着爸爸和妈妈的那根割不断的线。”

苏以菲仔细想了想,陆已承为什么会这么无情的,要置他于死地。他一定是知道,顾一诺出车祸的事情,和她有关。

她现在,没有办法再去对付顾一诺,自己都有些自顾不暇。只希望能安稳的把孩子生下来!

她所有希望,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了。

她不能一直住在家里,随着肚子越来越大,恐怕隐瞒不下去,不管是几位哥哥,还是她爸爸知道她怀着陆已承的孩子的事情,绝对不可能,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!

她要找一个理由,去别的地方,住上几个月。

……

马上要过年了,顾一诺张罗着准备过年的东西,虽然陆已承不在家,她也准备按计划,回G市去过年。

小刘先回去,安排人,把家里先打扫一下,等顾一诺安排好帝都的事情,一行人,就回到G市去。

一直在G市过完元宵节才回来。

顾松博知道顾一诺要带着陆家老爷子回来过年,心中一阵雀跃,连忙将家里收拾好,一定要争取让小诺回家里一趟,也让卿人跟着一起回来。

他不相信,卿人对他,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,他们可是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的!

现在,小诺已经成了一诺股分的总裁,只要她一句话,他东山再起,绝不是难事。

他可是她爸爸,除了为自己之外,他东山再起,也可以对她有一些帮助。

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!

顾松博的算盘,打得好好的。

特意好好的收拾了一番,亲自前往机场去接机。

顾一诺一行人,一走了机场,就看到站在外面的顾松博。

米卿人的脸色,顿时沉了下来。上一次,她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怎么顾松博又出现了?

“卿人!小诺!”顾松博热情的打着招呼。

老爷子都觉得有些尴尬,经过这么久的相处,他威尔斯先生,刮目相看。再想想这么多年,顾松博的所作所为,简直给人家提鞋都不配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顾一诺有些不悦,直接询问道。

“我知道你们要回来了,所以特意过来接你们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们已经准备好车子。”

“要不我送你们吧?”顾松博还不死心,和顾一诺说着话,目光朝米卿人望去,他的心里微微颤动着。

当初,他就是以为,米卿人就是他的,从来不珍惜。他不明白,他当初是怎么瞎了眼,看上了程诗丽,还被程诗丽蒙蔽了这么多年!

现在只要一想起来,他就觉得好后悔!

“我和孙嫂坐松博的车。”老爷子直接说道,走到顾松博面前:“走吧。”

“呃,好,好的!”顾松博不敢违逆老爷子,只能先跟着老爷子走了出去。

“妈妈,我们也走吧。”顾一诺抱着陆宝宝朝米卿人走了过去。

米卿人的心情不太好,就是因为顾松博的出现,她不知道,顾松博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她面前。

真的是嘀咕了顾松博的脸皮的厚度。

她朝威尔斯望去,握着他的手,“过完年,我们先回去,等诺诺毕业典礼的事情准备完,就回过去威尔斯领地,带着陆宝宝,陪我们住一段时间。”

威尔斯先生点点头,他怎么安排都可以。

顾一诺也没有意见,威尔斯先生都陪着妈妈在这里待了这么久,也该回去了。

何况,只是才分开半年的时间而已。

“现在,先不这些事情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米卿人一想到,回去之后,还得见到顾松博,心情就非常压抑。

顾一诺这一路上,都在想着,回去之后,怎么让顾松博离开陆家,没想到一回去,就听到孙嫂说,顾松博把爷爷送回来,就离开了。

她知道,一定是路上,爷爷和他说了什么。

因为顾松博是最怕爷爷的。

“到家了,终于到家了!”老爷爷子很开心。

虽然在帝都住了那么久,他还是觉得老宅习惯一些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投个票票给二暖哟,二暖求宠爱~求翻牌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