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:伸脸过来,就是找打的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没有顾松博在,米卿人也觉得轻松不少,最起码,眼不见,心不烦。

“妈妈,今天先休息一下,我们有天和孙嫂一起去办年货。”顾一诺朝米卿人说道。

“好。”米卿人笑着点点头。

不知道是不是顾一诺的错觉,她总感觉,G市的年味,要比帝都的要重一些,还有几天才到除夕,处处都能感觉到,除旧迎新的气氛。

好久都没有回来过了,明天要去采购的东西,肯定很多。

“孙嫂,你看看都需要什么,大致的列个清单,我们买的时候以免遗漏了。”

“好的,一诺小姐。”

一家人先吃了一些东西,各自休息。

傍晚的时候,顾一诺闲着无事,自己开着车子,到陆已承准备的婚房,位于G市的江景一线。

这里的环境,经过几年的发展,更加完善,已然是G市最高楼的小区之一。

将车子停在地下停车位,顾一诺直接上了顶楼。

打开房门,立即将窗户打开,通能风。

屋里虽然没有人住过,但是装修和很温馨,因为是密封的,也没有什么灰尘,顾一诺每一个房间都看了一遍,朝宽阔的望景阳台走去。

这里的视野,太开阔了,可以一览整个G市的景色。

什么时候,她能和陆已承住在这里,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,她安静的画画,他陪着她。

在这里待了一会,顾一诺起身下楼。

她没有直接去地下车库,徒步走到小区的管理处,之前就通知过她了,还有一个文件需要她过去签个名,只是她一直都不没有时间。

刚好趁今天有时间,把这些手续一起办了。

“小诺!”

身后,传来一道声音,顾一诺转过身,看着不远处的一对夫妇,她一眼就认出来了,“许伯父,伯母。”

“哎呀,真的是小诺!”

顾一诺立即走上前去,笑着朝两人点点头。

“没想到,你还记得我们。”许父有些诧异,他记得,和顾一诺也不过是一面之缘,而且是在那么多人的场合。

“当然记得。”顾一诺笑着回应。

“还也回G市啦!许瑞今天也回来了,这会应该下飞机了。”

“是的,我们一起回来,今年在G市过年。”

“要不到家里去坐坐?”

“不了,等过完年,我会专程来摆放一下二老,现在我还有事,要去处理一下。”

“好,好的,随时欢迎你来家里作客。”

“好,那我先告辞了。”顾一诺说完,转身朝前方走去。

许母看着顾一诺渐行渐远的身影,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“多好的女孩,可惜啊,咱们许瑞没有那个命。”

“人家现在是陆太太,还想这些做什么,许瑞这小子,太死脑筋,喜欢上一个人,无法轻易的放下,人家现在都为人妻,为人母了,他也应该找一个合适的人,结婚成家了。”

“我又何尝不想,他的心里装着这样的女孩,还有谁,能入得了她的眼?”

“那个叫何薇的姑娘就不错。”

“要不,今年我们一起撮合一下,看能不能成事。”

“也好!”

顾一诺来到物业管理处,签了一份资料,直接回家。

刚到家,就收到一个信息,许久没有动静的高三班的群,突然热闹起来。

原来,大家听到,她回G市过年,许瑞也回来,纷纷提出来,想要搞一个同学聚会。

她在犹豫,要不要去的时候,电话响了起来。

“小诺。”

“许瑞,你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顾一诺立即询问道。

“刚刚到家,我听我爸妈说,在小区遇到你了,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我……我在这个小区,有一套房子,刚好去办手续,遇到伯母伯母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同学聚会的事情,你看到了没有?”

“看到了。”

“你有空去参加吗?”

“我还不能确定,到时候看吧。”

“好,我也有几个项目要谈,回G市也不单纯是过年休假,还有一堆的工作要做。”

“辛苦了,许大总裁!”

“你还取笑我!”

“好了,不打扰你了,挂了吧,提前祝,新年快乐!”

“新年快乐!”

顾一诺已经挂了电话,许瑞那边还握着手机,唇角挂着一丝笑意,惬意的靠在沙发上。

“和小诺打电话?”

许母的声音突然响起,许瑞吓了一跳,连忙坐直身子。

“只有和小诺打电话,你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,从高中起,就是这样,提到她,你就会很开心。”

“妈,没有的事!你不要乱说,现在,她是陆少的妻子,是陆太太!”

“是啊,就是因为这样,你才觉得更加难以望掉!”

“不忘掉又能怎么样,我与陆少接触过,他的确,值得小诺深深的爱着。”

“你呢?难道这一辈子,你准备孤独一生?”

“妈,是什么味道?好香啊,你是不是又做我最喜欢的红烧肉了?是不是过来叫我吃饭的?走,我们去吃饭,今天好饿,中午吃的飞机餐!”许瑞立即起身,朝外走去。

许母又叹了一口气,每当一说到这个话题,总是特别难进行!

以许瑞现在的身家,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上过很多专访,一个在校大学生,靠着自己的能力,白手起家,能混到现在这样的身份地位,简直要让膜拜。

只有许瑞自己知道,他的事业,为什么会那么的一帆风顺。

起步资金,是陆已承的,也因为人们知道,他和合伙人是小诺,很多时候,就是因为这层关系,才会那么顺利。

他没有经商的经验,如果不是陆已承,他走不到今天。

有时候,遇到无法攻克的困难,他正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的时候,第二天突然就解决了。

这些如果不是陆已承插手,绝不可是这样的结果。

陆已承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,而他只需要记在心里就好,也无需提出来。

所以,他输的心服口服!

小诺,值得更好的。

“许瑞,你还刻,你那个同学何薇吗?”

“记得!”许瑞点点头。

“她没有去帝都上学,竟然就是咱们G市的学校,经常都能看到她。”

何薇家世不错,就算是没有什么名牌大家来镀金,也不愁什么,她追许瑞,可是追得轰轰烈烈,可是许瑞这边,始终都是冷冷淡淡。

“算了,你们安排吧,看到合适的女孩子,给我介绍一下,但是,不要何薇。”许瑞终于妥协了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和她,始终没有那种感觉,也不想让她伤心,只要不是她,任何人都可以。”

“好,好!妈妈这就去安排。”许母终于听到这句话,不管是谁,她都愿意。

以许瑞现在的条件,又能找到什么差的姑娘去!

只要他肯同意就好!

……

年货办齐,顾一诺和米卿人,一起整理,把这里布置起来。

挂完院子里的灯笼,米卿人坐在轮椅上,看着威尔斯举着陆宝宝,满院子的跑着,唇角带着一丝笑意。

顾一诺走上前,坐在米卿人身旁。

米卿人立即将肩膀上的围巾取了下来,盖在顾一诺的背上,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。

“妈妈,你知道吗,我梦想成真了。”

“什么梦想?”

“就是现在。”

米卿人的心里,先是一酸,接着全是暖意,轻轻的拍了拍顾一诺的肩膀,“妈妈也觉得,这一刻好幸福,从来没有想过,我的人生,还能有这样圆满的一刻。”

“妈妈,我爱你。”顾一诺柔柔的唤了一声,米卿人轻轻头,将顾一诺搂在怀里。

“妈妈也爱你。”

米卿人轻轻地拍着顾一诺的肩膀,她知道,自己的女儿现在心里在想什么,母女连心。

“不用担心,说不定,用不了多久,已承就回来了。”

顾一诺一听到陆已承的名字,鼻尖一酸。

“妈妈,我明白。”

“妈妈知道,你一定很想他,很担心他,如果觉得心里憋得太难受,就靠在妈妈的怀里,好好的哭一场,发泄出来。”

顾一诺真的想哭了,还过还是忍住,只是眼睛红红的。

“你不止有已承,还有妈妈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朝米卿人露出一丝笑意,“妈妈我没事了,现在心里好多了。”

“妈妈,妈妈。”陆宝宝开心的叫着,朝顾一诺跑了过来。

现在陆宝宝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意愿,有时候,小小的他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,都能把人指挥的马不停蹄。

顾一诺伸出手,接住陆宝宝,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“走,看。”陆宝宝指着院子里的灯笼。

顾一诺抱着陆宝宝起身,朝陆宝宝指着的灯笼走去。

米卿人看着这温馨的一幕,拿起手机拍摄着。

陆宝宝指着一个绘画的灯笼,只见上面画着一家三口,孩子骑在爸爸的脖子上,一旁点着炮仗,笑得很开心。

顾一诺看着这副画,心里暗忖着:宝宝怎么突然要她看这个?

“爸,爸爸。”陆宝宝指着画上的男人,生涩的喊着。

顾一诺差一点控制不住泪崩!

“宝宝是不是想爸爸了?”

陆宝宝点点头,“想,想,爸爸。”

“妈妈也想爸爸了,爸爸一定会很快回来,回来陪着妈妈和宝宝。”

陆宝宝乖乖的点点头。

威尔斯走上前,将那个灯笼取了下来,递到陆宝宝的手里,“这个灯笼,让他拿着玩。”

陆宝宝拿着灯笼,从顾一诺的怀里挣扎出来,自己朝屋内走去。

估计是想拿给老爷子还孙嫂他们看。

顾一诺一声不响的朝屋内走去,来到画室,坐在画架前,拿着笔,沙沙的画着。

没过多久,熟悉的轮廓出一在纸上。

那道身影,早已经像是烙印一样,留在她的心底,她也画过无数次,不到半个小时,她就完成了这副画。

忍不住抬起手,抚摸着画纸。他的眉,他的眼,和记忆中的一分不差。

陆宝宝推门而入,手里还拿着那个小灯笼。

顾一诺立即朝他招招手,“过来。”

陆宝宝立即跑了过去,歪着头,看着画纸上的画像。

“爸爸!”

“是啊,是爸爸。”顾一诺笔着点点头。

“宝宝,宝宝。”陆宝宝指着画纸。

“把宝宝也画上去是吗?”

“嗯。”陆宝宝猛得点头。

“好,宝宝等着。”顾一诺把陆宝宝放下来,拿起画笔,把陆宝宝也画了上去。

“妈妈!”陆宝宝又指着另一边。

顾一诺才明白,陆宝宝要她画的,是一家三口。才这么小,就这么暖心,一样是个小棉袄。

不过,顾一诺还来没有画过自己。想了想才开始下笔。

等画好之后,她看着自己,都不知道像不像。

陆宝宝却很满意,站在顾一诺面前,大眼睛盯着这副画。

小小的他,这么久没有看到爸爸,一定也很想爸爸,顾一诺一直都忽略了陆宝宝的想法,不知道小小的他,竟然有这么复杂的思绪。

“画好了,我们可以去休息好吗?”

“好。”陆宝宝点点头,把画从架子上扯了下来。意思是要拿着这幅画去睡觉。

顾一诺没有阻止,拉着她的小手朝卧室走去。

陆宝宝洗完澡,穿着睡袍,坐在床上,手上就拿着这幅画,很认真的看着,仿佛看不够似的。

顾一诺从浴室里走出来,吹干头发,立即爬上床,靠着小暖炉。

在暖炉不在,小暖炉也能暖热被窝。

顾一诺不打扰陆宝宝看画,默默的从床头,拿出那个通讯器材。

突然,响起一阵提示音。

她的心中一喜,立即按了上面的按钮。

“诺诺,睡了吗?”陆已承的声音在那边响起。

“还没有,我和陆宝宝在床上,正准备睡了。”

陆已承一听,深吸了一口气,他能想到,这个温馨画面,更想此时此刻,能陪在她们母子身边,多好。

马上就要过年了,他答应过爷爷和他,要回G市去,却又一次爽约。

“已承,我们在G市,我作主,一起回来了,要是,你能在过年前,赶回来,直接回G市来。”

顾一诺也就只是这么一说,她知道,他一定赶不回来。

陆已承那边,沉默了一阵,才缓缓道:“诺诺,对不起,年前不能回去,再给我在三个月的时间。”

“好。只要我平平安安的就好,不在乎是三个月,还是三年。”

“我怎么舍得,和你分开三年之久。”

顾一诺听着他这句话,忍不住笑了笑,一低头,发现陆宝宝正在认真的聆听着,突然想到今天陆宝宝的反应。

“已承,我和你说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陆已承满心期待。

“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,今天那一幕,要是你在就好了,儿子想你了。”

陆已承的心里一暖。

突然,他听到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“爸爸。”

他感觉,呼吸一滞,仿佛是自己的错觉一样。

“爸爸。”陆宝宝又清晰的唤了一声。

这一次,陆已承听得清清楚楚!他儿子会叫爸爸了!不管这小子曾经有多坑爹!他的心情,都无比的幸福和满足。

就像靳司南说的,自己的儿子,不坑自己还能坑谁?!

“爸爸。”陆宝宝没有得到回应,又喊了一声。

“唉!儿子,我是爸爸。”

“爸爸!”轻脆的声音,再次响起。

陆已承差一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眼角已经湿润了。

“儿子,听妈妈的话,不许调皮,替爸爸照顾好妈妈,知道吗?”陆已承朝儿子交待道。

也不管自己一岁多的儿子,能不能听得清白。

谁知道,陆宝宝的小脸上,全是认真的神情,朝陆已承答应道:“好!”

顾一诺都是一脸诧疑,陆已承那边,响起一阵笑意。

“好儿子!”

“爸爸。”陆宝宝拿着这个通讯器材,不停的喊着。

顾一诺也不忍心制止,好不容易陆已承和他联系了,有陆宝宝在,想说两句知心的话都不行。

看着陆宝宝霸占着那人通讯器,她有点想抢过来。

原来,陆已承以前真的能儿子吃醋,今天,她都有点吃醋了。

儿子也很想爸爸,难得见儿子这么亲近爸爸,她只能先忍一忍了。

从开始,听到爸爸的时候那种激动,到最后,陆已承简直听得耳发麻,陆宝宝还在叫,乐得很开心,好像发现了一个什么新奇的游戏一样。

“儿子,早点睡了,叫你妈妈。我有话和她说。”陆已承更想,和自己的小女人,说几句贴心话。

多想告诉她,他有多想她。

“爸爸!”

“儿子,把这个给你妈妈!”

“爸爸!”

“儿子,爸爸听到了,知道你会叫爸爸了,爸爸好想妈妈,让妈妈说几句话,好不好?”

“爸爸!”

陆已承差一点没内伤。

顾一诺在一旁偷偷笑,她一伸手,陆宝宝立即把这个东西抱在怀里,不给!

“爸爸!”

“噗!”陆已承正好端起一杯水,一听到陆宝宝的声音,一下子没控制住,全都喷了出来。

靳司南刚好走过来,闪躲不及,被喷了一身。

“爸爸!”

接着,他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。这是陆宝宝?现在都会喊爸爸了?时间过得真快啊!

他立即将通讯器抢了过来,“陆宝宝,叫叔叔。”

“爸爸!”陆宝宝还在兴奋的叫着。

“我是叔叔,不是爸爸!叫叔叔!”

“爸爸!”陆宝宝固执的喊着。

陆已承差一点没吐血!这坑爹的孩子,怎么见谁叫爸爸,就没有听出他和靳司南的声音不同吗?

他立即将通讯器抢了回来。

“儿子,我才是爸爸!”

“叔叔。”

陆已承顿时一头黑线!一旁的靳司南笑得直不起身子。

“陆少,你这儿子,给我养的吧?我要当干爹!”

“滚!不同意!”陆已承直接吼道,又耐心的朝陆宝宝说道,“我是爸爸。”

“叔叔!”陆宝宝又学会了一个称呼,像一只小鹦鹉一样,不停的重复。

陆已承一脸生无可恋,他收回刚刚的想法,这儿子,只会坑爹,鉴定完毕!

不知道以后,见到他,还会不会叫错!

靳司南来了,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议,陆已承只能结束通话,只在尽快结束这里的事情,才能够早点回去。

陆宝宝还以为,这里面会出现爸爸的声音,一直抱着,不停的喊:“爸爸,爸爸。”

顾一诺简直是哭笑不得,把东西从陆宝宝的手里拿出来,搂着陆宝宝躺在床上。

“我们要睡觉了,乖,相信用不了多久,爸爸就会回来了。”

陆宝宝乖乖的躺着,依偎在妈妈的怀里,不一会,就沉沉睡去。

……

靳司南走到一旁,泡了两杯咖啡,一杯递给陆已承。

“你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“我的伤没事。”

“看来,有了嫂子,就是不一样了,体质好太多!以前,要是留这么多血,一定像个大姨妈来多的女人一样,现在这么快,就能生龙活虎,也没有眩晕的毛病了!”

“说正事!”

“R国支持不住了,有太多的人,支持和平,据可靠消息称,应该就在这几天,会有示威的游行,呼吁和平。”

“如果是这样,局势对我们有利。”

“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靳司南说着,从身上掏出一张纸。

这张纸上,全是另一种文字,但是大概能看得懂上面的意思。

“又涨价了?”

“是啊!你值八千万美金,和我时御霆,各值五千万!你说老子也把那些渣渣们,打得落花流水,怎么就不给我抬抬身价?不说和你齐名了,就是跌个五百万,我也觉得好受一点。”

“阿南,你真是……”时御霆走了进来,简直无法形容靳司南。

靳司南把这张纸扔掉,笑眯眯的又去泡了杯咖啡,不能喝酒,只能喝这个玩意了!

“陆少,我想请你,安排一下,送笺笺回国。这里太危险。”

陆已承点点头,时御霆有这方面的担忧,他完全明白。只是傅清笺倔强起来,也不输他们家诺诺。

“阿霆,你和嫂子商量好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等安排好,直接送她回去!”时御霆想霸道一回,直接由他自己作主。

“我建议你啊,一定要尊重女人的意愿,要不然,最后吃亏的,还是你自己!”靳司南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陆已承也赞同的点点头。

“哎!你说,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,怎么被女人制得服服贴贴的,她一挑眉,屁都不敢放一个!”

“那是你!不要和我们混为一谈!”时御霆立即反驳。

“对!”陆已承也丝毫不给面子的占了时御霆那边。

“你们……好啊,不承认自己怕老婆?不承认是吧!?”靳司南指着面前的两人,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。

“报告!陆少,X国的军事指挥官,有要事要见您。”

陆已承端起咖啡,全都喝了下去,大步朝外走去。

“你说,是不是又有什么消息了,是不要结束了?”

“再这样下去,两败俱伤,尤其是,R国得不到支持,而且还得罪了我们,他们总要思量思量!”

靳司南赞同的点点头,“谁愿意来这种地方,和自己的女人孩子分开!我真怕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那个死女人,又给我拉什么乱七八糟的戏!”

时御霆忍不住笑了一下,端着咖啡朝外走去,不理会靳司南一个人的唠叨。

靳司南是真的很不放心。

难道,就真的只有他一个人,这么焦躁不安吗?

好像,也就他一个,时御霆不用担心,现在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,看傅大小姐每一次看时御霆的时间的眼神,简直是太粘人了,生怕没了时御霆,就失去整个世界似的!

顾大小姐,别提了!一万个不用担心。

好吧,思来想去,就只有他一个人需要担心。

谁让他吃了一只会挠人,还脾气差的小野猫呢!

……

顾一诺推了同学聚会,不是没有时间,是班上,实在是没有什么她走得比较近的。

许瑞确定会去,她就不去凑热闹了。

转眼间,过完了一个热闹温馨的新年,顾一诺又要计划着,回帝都去。

她一个人先回去,现在陆宝宝也省心了,在G市多陪老爷子住半个月,过了元宵节,再和米卿人和威尔斯一起回到帝都。

安排好了之后,顾一诺就让小刘去提前定好机票。

帝都

苏以菲找了个借口,离开了一段时间。她并没有离开帝都,而是自己找了一个地方,先暂时安顿下来,不让家里人知道她的情况。

她的肚子,已经渐渐的大起来,一眼就能看得出来,是个孕妇。

强烈的妊娠反应,折磨着她,一个人在外面,又没有谁照顾,她有时候,脆弱到,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!

为什么怀个孩子会这么辛苦?

刚刚吃下去的东西,全都吐了出来,苏以菲站起来,去洗水间漱口。

突然,响起一阵门铃声,她立即走出来,去开门。

杜明兰提着家里的佣人做的吃的,走了进来。不管怎么说,苏以菲也挺辛苦的,怀着孩子,还要一个人在外面,过年都是一个人孤苦伶仃。

“谢谢伯母!”苏以菲一看杜明兰提着吃的来见她,心里暗喜。

“谢什么?你怀着的,是已承的骨肉,是我的孙子。”杜明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,看着屋子里凌乱的环境。

苏以菲自己都自顾不暇,哪里还有时间去收拾屋子。

她现在,也不像是以前大小姐的样子,以前回家都有人侍候,从来没有受过什么苦。

“年都过完了,你一直在屋里憋着?”

“是啊,我哪也不想去,也怕遇到熟人。”苏以菲现在的心情,别提有多矛盾。

她恨不得,让所人都知道,她怀着陆已承的孩子!又不敢让人发现,矛盾的心情,加上怀孕的痛苦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,老了好几岁。

她本来,年纪也不小了,现在一看,竟然像个中年妇女一样。哪还有往日的光鲜靓丽。

“换一身衣服,我陪你出去逛逛。”

“好。”苏以菲点点头。

她特意找了一件宽松羽绒服,将自己包了起来,这样还能遮一下肚子,不会让人一眼就认出来,她是个孕妇。

“你这样子,准备偷偷生下这个孩子,连已承都不让知道吗?”杜明兰看着苏以菲的打扮,不满的说道。

“当然不是,那也得等已承回来。”苏以菲的心里,有着浓浓的担忧,“我还怕,他不要这个孩子。”

“他不要,我要!是我们陆家有骨肉。”杜明兰直接说道。

苏以菲淡淡一笑,提着包包,跟着杜明兰,朝外走去。

……

开工第一天,顾一诺和卫风,选定了一个商场的千度专柜,两人一起给员工和顾客们,派发红包。

这个活动,进行的很顺利,虽然才刚刚过完年,但是店里的客人,已经满满的都是顾客。

顾一诺本身,也具有一定的号召力,有不少人,都是冲着她来的。

有的买了东西,还特意找她要一个签名。

远远望去,店铺门口,挤满了人。

顾一诺站在人群中,始终保持着微笑面对每一个人。

突然,她看到朝她走来的两人,笑容僵住了。不过,仅仅是一秒,又恢复正常,淡然的朝面前的两人说道:“二位有什么需要吗?可以去店里看看。”

别人或许不知道,这两人是谁。但是卫风却认识。

他立即走上前,替顾一诺解围:“二位请随我来,我来为二位导购,请问需要些什么?”

“什么也不需要,只是刚好遇到顾小姐,上来打个招呼。”苏以菲朝卫风说了一句,目光始终盯在顾一诺的身上。

现在的顾一诺,简直可以用光华万丈来形容,得体的装容,当季最流行的新款服饰,这么年轻,贵气带着奢华,又不失低调内敛。

这样的气质,由内而外,并不是大品牌的衣服都撑不起来的那种虚华的东西。

再看看她自己,苏以菲第一次,有了深深的自卑感。

“既然二位不是来买东西的,招呼也打过了,还请不要站在门前,以免影响营业。”顾一诺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既然大家都相互不喜欢,又何必两看两相厌。

“顾一诺,陆伯母,可是你的婆婆,就算是个长辈,你也不能是这样的态度吧?”

“我就是这样的态度,怎么了?有意见?”

“你!”苏以菲被噎的说不出话来。

嚣张,顾一诺简直是太嚣张了!

不过,她不会让顾一诺这么得意。

“我听说,你妈妈没死,看来,这么多年来,有妈生没妈养,就是没有学到什么教养,你现在的一切,都是陆家给你的,不感恩戴德不说,竟然还这样对陆伯母。我一个外人,都看不过去了,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!”

顾一诺突然上前一步,直接朝苏以菲挥了一巴掌!

苏以菲被打懵了,正要还手,卫风立即拦了上来,但是苏以菲在军区找大,又受到特殊的训练,卫风哪里是她的对手。

虽然她怀身孕,但是要制服一个普通人,让他无法动弹,实在是太容易了!

卫风被摔到地上,疼的爬不起来。

苏以菲立即朝顾一诺走去,一旁的人尖叫起来。

“快!快报警!”

苏以菲冷笑了一下,目光沉沉的盯着顾一诺,警察或者保安来了,顾一诺估计都没半条命了!

顾一诺知道,苏以菲的身手,就在她以为,今天躲不过去的时候,一道黑影突然出现,挡在他面前。

长长的风衣,立起的衣领,带着一个眼镜,似乎,他没一次,都是这样的打扮!难道是因为他的工作原因?

席文越握着苏以菲的手腕,不让她靠近顾一诺一步。

顾一诺一点都不畏惧,走上前来,对着苏以菲的脸,猛得扇了过去!

这一巴掌,让苏以菲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!

她的嘴里,已经有咸腥的味道,一定流血了!顾一诺看似柔弱,不知道为什么,力道竟然这么大。

这是陆已承离开的这段时间,顾一诺每天早上起来,因为无聊去陆已承的特殊训练房,练习了一段时间。

她刚刚可是,拿出了打沙袋的力气!

“顾一诺!你发什么疯!竟然出手打人!”

“我打就打了!她伸脸出来,不就是让人打的!我不过是给她一个机会!”顾一诺说得理直气壮。

苏以菲怎么也无法从席文越的手里挣脱!

这个男人又是谁?怎么这么及时来为顾一诺的解围?一定不是旁观者,难道和顾一诺认识?

“放开我!”

席文越这才松手,没想到,苏以菲一得到自由,立即朝顾一诺袭去!

顾一诺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的躲开,并没有被苏以菲打到。

席文越立即将苏以菲控制住,剧烈的动作,让苏以菲难以招架!

她还是个孕妇!

“住手!松开了她!她可是个孕妇,你要是伤到她,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!”杜明兰立即喊道。

一听是个孕妇,席文越立即放手。

顾一诺看了看杜明兰,又看了看苏以菲。

苏以菲怀孕了?裴熠的?

可是,苏以菲怀孕了,怎么还和杜明兰一起逛街?这不符合正常的逻辑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两更合并在一章~明天,陆少就会知道,他要喜当爹了~哈哈哈哈哈,你们不恭喜恭喜他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