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0章:陆少,你又当爹了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着顾一诺的神情,杜明兰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,走上前去把苏以菲扶住,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苏以菲的肚子。

这一下可以看清楚了,苏以菲真的是怀孕了,看这样子,应该有三个多月。

“你呀,以后要收收性子,不要遇到什么,都想打抱不平,这么几年,我都习惯了,有些人,她嚣张就让她嚣张吧,你可不能有什么闪失,你肚子里的孩子,更不能有什么失闪,要是有一点意外,我可无法向已承交待。”

苏以菲一听,立即上道,朝杜明兰笑着说道:“伯母放心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,我会好好的爱惜自己。”

顾一诺听到这一句话里的重点。

什么叫无法和已承交待?

苏以菲怀孕,和已承有什么关系?

“我们走吧,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。”杜明兰说完,朝前方走去。

苏以菲看了一眼顾一诺,特意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,别有深意一笑。

“慢着!”顾一诺朝面前的这两人喝了一声,“把话说清楚!苏以菲怀着的孩子,和已承有什么关系!”

杜明兰就知道,顾一诺一定会问!

她也正等着呢!

憋了这么久,没有让顾一诺知道,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,今天趁这个机会,就让顾一诺知道这件事情。

以后,难受的,就该是顾一诺了!

“哎呀!这件事情,是我的疏忽,我竟然忘记告诉你了!你还不知道吧,以菲肚子里的孩子,是已承的!”

“你确定?”顾一诺笑着反问。

她觉得,杜明兰为了对付她,还真的是变成了一个疯子!事非不分,黑白不明,只要是能让她不好过的,杜明兰绝不会放过。

竟然和苏以菲走到一起去了!前世的时候,是她太顾忌这一点婆媳关系,才会任杜明兰摆布。

前世已承也是没有拉下陆氏集团,而是另起家业,不管前世还是今生,杜明兰的所作所为,都那么的讨人厌恶!

苏以菲听到顾一诺的反问,顿时炸毛了,“顾一诺,你什么意思?难道这还有假吗?”

“什么不能有假呢?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你是裴熠的未婚妻吧?要怀孩子,也和裴熠有关,怎么会赖上我们家已承?”

一提到裴熠,苏以菲有些心虚。

“我怀的孩子是谁的,用不着你质疑,等已承回来就知道了。”苏以菲摸着肚子,流露出的神情,一点也不想是演出来的。

顾一诺愣了一下,心里控制不住的一紧。不,她绝不相信,苏以菲怀着的孩子,是已承的!

苏以菲走上前去,站在顾一诺面前,倾身朝她低声说道:“那天晚上,只有我们两个,他一遍一遍的要了一个晚上,就是那天,我怀上了他的孩子,不管你信不信,我们做了,而且不止一次!”

顾一诺看着那两道身影,越行越远,控制不住朝后退了一步。

卫风和席文越立即上前去,“顾总,你还好吧?”

席文越看着顾一诺,没有出声,刚刚苏以菲的话,他听到了。

“我没事,卫风,接下来的事情,你一个人负责,我先回去了。”顾一诺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甚至连和席文越打声招呼,都忘记了。

看着她的背影,都能感觉到她的慌乱。

席文越朝卫风望去,点头示意,也离开此处。

他走出去的时候,已经不见顾一诺的踪影,看着顾一诺魂不守舍的样子,真的很担心。

不过,有人跟着她,也不会有事。

陆已承对于保护一诺这一方面,做的还是很不错。

顾一诺绝对不相信,已承会和苏以菲发生关系,但是,万事都有意外,如果,是个意外呢?

她要怎么面对?

她立即甩甩头,不想再想这个问题!她也不知道,要怎么办!

苏以菲已经这么大月份了,看样子,是铁了心要把孩子生下来。看苏以菲这么笃定的样子,这孩子真的是已承的?

她也是个女人,知道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出错。苏以菲也没有那个胆子,怀着别人的孩子,赖到已承的头上!

这一路上,顾一诺都在想这些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。

老爷子他们还在G市,没有回来,诺大的房子里,只有她一个人,她才走到客厅,身子就瘫软在地上。

这件事情,要等已承回来,才能解决。

她所能做的,只能是等。

杜明兰带着苏以菲回到陆家,今天看到顾一诺听到苏以菲怀着的是已承的孩子时,一下子苍白的小脸,让她觉得特别爽快!

隐忍了这么久的怒气,终于得到排解!

这才是刚刚开始呢,后面有顾一诺难受的时候!

不管已承回来,怎么解释这件事情,她一定要保下苏以菲的这个孩子!

苏以菲的心里,就没有那么好过,她面临的压力太大了,不但要面对自己的至亲,还有裴熠。

除了陆夫人和她是同一个战线外,没有人站在她这边。

陆已承还不知道,能不能容得下这个孩子。

她现在,还是先离杜明兰远一些,她要好好的保护自己,要是陆已承还没有回来,她的事情,就宣扬的到处都是,传到裴熠的耳朵里,对她极为不利!

“陆伯母,我先告辞了。”

“这么快就回去了?你一个人住,多有不便,不如就搬到陆家,也好有人照顾你。”

“不,不了。”苏以菲暗暗握紧双手。

她不相信,杜明兰不知道,她现在的处境,虽然也是相互利用,杜明兰为了她自己,竟然丝毫不顾她的下场!

“你既然不愿意,我也不勉强,有什么事情,直接给我打电话,要是需要什么,我命人直接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苏以菲答应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回到她临时租的房子里,苏以菲无力的倒在沙发上,才怀到三个月,她就消瘦了好几斤!

今天看到顾一诺,那么光采照人,她真的是好嫉妒!

拿起包包里的镜子,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样子,只是一眼,她立即将镜子到一旁。

脸色腊黄无光,有着很重的黑眼圈,气色差的无法形容。

顾一诺怀着身孕的时候,她见过,完全不是这样。

越是对比,差别就越大,她的心里,就越不平衡!越是对顾一诺,恨得牙根发痒!

苏以菲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,直接靠在沙发上,沉沉睡去。

四周,一片漆黑,一个方向,闪烁着一个火红的光点。一明一暗。

裴熠!

她动了一下,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,无法动弹!

“苏以菲,你竟然敢背叛我!”

“不!不是的!”

四周明亮起来,裴熠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,走到她面前。

强烈的恐惧将她团团包围!她不断的摇头,吓得汗如雨下。

“裴熠!不要,不要!不要杀我!”

“杀你?便宜你了!我要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挖出来!再来处置你!”

“不要!不要!”

苏以菲惊出一声冷汗,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
剧烈的动作,让她一阵难受,肚子隐隐作痛,一阵眩晕,差一点吐了出来!

她还沉浸在刚刚的梦里,梦中的场景太真实,太可怕了!

她吃力的站起来,去倒了一杯水,喝下压压惊。

“已承,你可见到,我有多么的狼狈,因为爱上你,我把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,希望你能看在孩子的份上,试着接纳我。”

可是,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的慌乱,一点底气都没有。

……

顾一诺即使知道这件事情,只能将这件事情压在心底,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学习,和平常一样。

杜明兰看着顾一诺把几家公司都打理的不错,仿佛根本就不受这件事情的影响,感觉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!

顾一诺平常不是挺泼的吗?怎么这一次,不去找苏以菲的麻烦?

她还等着,这两个女人掐起来!

顾一诺越是难过,她就越解气。

可是,现在的情况,只能让她在这里生闷气!

就这么平平静静的,过了一个多月。

就算是陆已承和她联系的时候,她都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来,因为他所在的地方,危险重重,她不想让他分神。

不管是什么结果,等平安回来,开诚布公的谈!

……

陆已承和靳司南时御霆三人,整装待发!

经过四个多月的时间,X国和R国的局势,终于稳定下来。特别是R国,损失惨重,内患不断升级,已经无暇顾及其它。

陆已承断定,短期内,就算是别的国家想要利用R,R国也没有那个能力。

他们也结束了这一次的漫长之旅,踏上回国的路程。

在他们撤离的地方,X国的很多人,捧着鲜花站在路的两旁。

陆已承三人坐的是一辆越野车,很多小姑娘,直接拦住车,亲自送花过来。

为了友好和平,他们只能把车子停下来,接受这些花。

“我说,这些画面,不知道家里的女人们看到,是什么样的表情。”靳司南看着车外女人,忍不住感叹一声。

“阿南,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晚晚的!”傅清笺笑着说道。

时御霆立即将她搂在怀里,“我老婆在,这些花,麻烦你们两个收吧!我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

陆已承和靳司南同时瞥了时御霆一眼。

“就怕说不清!”

“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为什么怕说不清?”时御霆反驳了一句。

靳司南一副,你不懂的神情。

“他当年,可是称霸帝都夜场的王,不一定欠了多少情债,所以最怕女人大着肚子找上门!”陆已承朝时御霆解释道。

“哦!原来是这样。天生一物降一物,简小姐就太适合你了!”

“什么时候,也让你们尝尝那滋味!”

“你放心,那滋味,我可能永远也尝不到!”陆已承淡淡的回应了一句。

“哎!我说,你不要把什么话,都说得那么绝对好吗?”

突然,一大束鲜花,穿过靳司南的面,递到陆已承的面前。

靳司南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接着一束花递到他面前来,他顿时弹了起来,离这个女人远一点。

一个女人,捧着花朝时御霆递了过去。

时御霆立即摇头,搂紧怀里的女人!

果然,没有人再朝他送花了,全都围到陆已承和靳司南面前。

“好了!好了!太热情了,我们可以走了!”靳司南朝前面的司机喊道。

整个车厢里,全是花好不好!

车子重新启动,朝附近的军用机场开去。

从现在算,距离回家的时间,还有十个小时!

突然间,心情有些激动,更有着浓浓的期待!分别这么久,每一天,都是思念如狂!

顾一诺接到消息,知道陆已承要回来了,这么突然,让她兴奋的难以入眠!

算算时间,他们要明天早上六点多到!

“终于回来了!”老爷子也忍不住感慨一声,一边逗着陆宝宝:“宝宝,爸爸要回来了!你想不想爸爸?”

“想爸爸。”陆宝宝萌萌的回答了一句。

顾一诺走上前去,把陆宝宝抱了起来:“你平常,都起那么早,和妈妈一起去接爸爸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陆宝宝点点头。

顾一诺温柔的朝他的小脸上亲了一下,把他放了下来,“去玩吧,妈妈还有事情要做。”

已承终于回来了,苏以菲的事情,终于可以解决!

算算日子,苏以菲现在应该差不多五个月了。

顾一诺的心里,忽然有些乱,理不清自己的思绪。

如果不是已承的,那是苏以菲犯贱,她大可不用理会就好。

如果,是已承的呢?

这一个晚上,顾一诺都没有休息好。

第二天起来,气色有点差,看了一下时间,还来得及,她坐在梳妆台前,化了淡淡的妆。

又精心挑了一件衣服,搭配好才下楼。

小刘已经在外面等着了,孙嫂也给陆宝宝穿好衣服,准备了早餐。

顾一诺一走下来,孙嫂立即走上前去:“一诺小姐,吃了早餐再去吧。”

“不用了,反正一来一回,也才一个小时的时间,回来再吃。”

“也好,等等大少一起回来吃。”

顾一诺走上前去,拉起陆宝宝,“我们去接爸爸了。”

陆宝宝的小手里,拿着一个玩具,开心的跟着妈妈朝外走去。

陆已承和靳司南时御霆三人,乘坐的是专机回国,还要经过审核,才能进入机场内接机。

小刘开着车子,停在指定的停车位。

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工作人员立即走了过来,恭敬的朝顾一诺敬礼:“陆太太,请随我来。”

陆宝宝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,伸出小手,学着这个人的样子,也敬了一个礼。

有模有样的。

顾一诺看着陆宝宝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笑。

一旁的人也没有想到,这么小的孩子会这样,而且还敬的这么标准。

不愧是陆少的儿子!

“爸爸!”陆宝宝突然朝这个人喊道。

顾一诺一脸尴尬,那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孩子,女朋友都没有,被一个小奶娃娃喊爸爸,脸都烧红了!

“不好意思。”顾一诺连忙道歉。

那个人更多的还是害怕啊!他哪敢认陆少的儿子!

陆少一走就是那么几个月,孩子几个月不见,肯定模糊了,不认似也很正常!

顾一诺干脆将陆宝宝抱了起来,省得他见人就喊爸爸。

要是给已承知道,还不得呕死!

机场内,一架飞机缓缓降落,顾一诺抱着陆宝宝,在窗前看着。

有几道身影,走了下来,顾一诺一眼就看到陆已承,一身军装的他,一丝不苟,哪怕十多个小时的行程,也没有看出一丝疲惫。

见到他的那一刻起,她的心,才算是彻底的安定。

“宝宝,看到没有,那个才是爸爸。”

陆宝宝的目光朝陆已承望去,小手放在玻璃上,小声的喊着:“爸爸,爸爸。”

陆已承刚下飞机,有军区的人前来接应,步伐稳健,但是一出机场,来到大厅,看到顾一诺和陆宝宝的时候,速度快了一倍!

一旁的人看到陆已承这样,都忍不住偷笑。

也只有这个时候,陆少才像一个正常人!

“爸爸!”陆宝宝开心的朝陆已承唤道,这一次终于对上号了!

陆已承的眼里,只有自己的老婆,儿子都要靠边站,顾一诺还以为,他要先抱陆宝宝,没想到,他竟然直接朝她扑了过来!

“诺诺!”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,想要将她揉进怀里,与他合二为一!

陆宝宝仰着头,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断了,只能看着爸爸妈妈抱一起,他一个人孤零零的!

一旁的人,看着陆宝宝,真的好想上去,抱抱这个萌得一脸血的孩子。

顾一诺一投进他的怀抱的那一刻,也忍不住抬起手,紧紧的抱着他!

时御霆和靳司南走过来,看到这一幕,哭笑不得。

傅清笺走过去,把陆宝宝抱了起来。

“爸爸妈妈才见面,阿姨抱宝宝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陆宝宝还是很听话的点点头,但是眼睛,总是朝爸爸妈妈望去。

顾一诺这才想起陆宝宝,从陆已承的怀里抬起头:“已承,宝宝好想你,所以我就带他过来接你。”

陆已承转身朝靠在傅清笺怀里的陆宝宝望去。

才几个月不见,都长这么大了!

他朝陆宝宝伸出手,“来过,让爸爸抱抱!”

“不!”陆宝宝斩钉截铁的拒绝。

小小的模样,生起气来,简直是太可爱了!

“不要爸爸!”

“为什么不要爸爸,你那天晚上,不是一直在叫爸爸?”

靳司南走上前,笑着朝陆已承说道:“那只是刚学会这两个字,叫着玩的罢了!”

陆已承朝靳司南扫了一眼,故意折台!

“阿南,你没有让晚晚来接你?”顾一诺朝靳司南询问道。

她还以为,晚晚会一起过来,等了这么久,都没有看到简慕晚的身影。

靳司南一下子被戳到痛处。

陆已承只觉得解气!

看着面前,成双成对的,靳司南只觉得好碍眼!想着之前,傅小姐怎么也不愿意离开,要一直陪在还时御霆身边,他挺感动的。

谁让他们家晚晚,总是不解风情呢!

“她拍戏忙,我没有给他电话,你们先回去吧,等一下我让军区的人送我回去!”

顾一诺真的不是故意要这么问的,晚晚真的不来吗?

这前他们两个,不是合好了吗?

“爸爸!”一道声音从前后来。

靳司南身形一僵,一转身,看到简子珩朝他这边跑了过来。

“儿子!”靳司南把简子珩抱了起来,“你妈妈呢?”

“我妈妈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,那些人不让进!”

靳司南一听,扔下儿子就朝外面跑去。

“看来,要有喜酒喝了。”时御霆笑着说道。

顾一诺赞同的点点头。

“好了,我们也走吧!”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一手把儿子接到怀里。

小孩子的情绪,就像六月天一样,刚刚还生气,这会全忘记了,靠在爸爸的怀里,只顾研究着爸爸的肩章。

和时御霆傅清笺分别后,顾一诺和陆已承朝前方走去。

小刘的车子,还停在前面,开不过来,他们要走大概五百米。

“诺诺,我怎么感觉,你好像有心事?”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。

顾一诺本来想着,到家再说,可是还是被他发现了。

“是有一件事情,就等着你回来和你说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突然,对面走过来两道身影,陆已承一看到那两人,目光微沉。上一次,因为事出紧急,他没有处理苏以菲,他一定要和她,好好的清算清算!

顾一诺感觉到,陆已承突然阴冷下来的神情,看着苏以菲的眼神,带着杀气。

这种气势,让她都觉得害怕。

陆已承朝顾一诺看了一眼,发现她的小脸上,有着复杂的情绪,他的神情立即柔和下来,紧紧的搂着她。

“是不是,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她又找麻烦了?”

“不,倒没有给我找麻烦,是给你找麻烦来了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,将陆宝宝从陆已承的怀里接了过来。

陆已承发现了,苏以菲肚子大了。

苏以菲在看到陆已承眼神的时候,心里就开始发颤,就像那天,他亲手把炸弹放到她的身上一样,从头凉到脚!

要不是杜明兰拉着她,她都走不到这里。

“已承,你终于回来了,怎么样?有没有受伤?”杜明兰立即关切的询问道。

“她是怎么回事?”陆已承指着苏以菲,朝杜明兰质问道。

苏以菲的心,又是一紧,他不知道,他不知道那天的事情?!她在是无意识下失身的,他是男人!他不可能一点意识都没有,要不然,根本无法成事!

是不想承认吗?!

“已承,以菲怀孕了,怀的是你的孩子!”杜明兰直接朝陆已承说道。

陆已承第一时间,朝顾一诺望去,他什么也不在乎,只在乎她!只见顾一诺的神情很平静,她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?

她刚刚一脸心事,也是想和他说这个?

“诺诺,她怀孕,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陆已承立即朝顾一诺说道。

“已承!那天晚上,我们从枪林弹雨中逃出来,车子翻到了桥下!我们都没有受重伤,你可还记得,那天晚上的事情!”

陆已承当然记得!

“那天,你语无论次,我推了一下,你昏迷不醒!”陆已承冷声说道,看着顾一诺低头不语的模样,他完全不想和苏以菲这样对质。

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!

“那天,不是我中了毒,你不会活到今天!”

苏以菲听道他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,窒息了一下,果然是这样,他不承认!

“是!我是昏迷了,就是在我昏迷的时候,失身了,那个地方,只有你我二人,不是你,还能是谁?陆已承,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男人!即使不是自愿,也是事实!”

顾一诺抬起头,看着陆已承,等着他反驳。

可是,苏以菲昏迷之后,他也昏了过去,后面的事情,完全没有一点印象!他再醒来时,已经没有苏以菲的身影!

在他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

他怎么可能,和苏以菲发生关系!绝不可能!

面对陆已承的沉默,苏以菲更加笃定,“那天,你中的毒素,要比我的多,你是不是连自己做了什么,都不记得了?”

顾一诺的心,猛然一痛。

陆已承想起来,他有片刻的失神,竟然把苏以菲认成了诺诺,但是后面,他一直是清醒的,直到他昏迷!

杜明兰的心里,有一丝痛快,这么说来,这件事情,是真的!

就像苏以菲自己说的,不管用什么手段,只要达成目的,就行了!

陆已承心疼的看着顾一诺,他不知道,她现在的心情,是怎么样的,他也知道,现在他是有口说不清!

“诺诺,我绝对没有做这种事情,给我一点时间,我调查一下,好不好?”

他真怕,她会拒绝。

顾一诺抬起头,握着陆已承的手,“好。”

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,对陆已承来说,就是一种救赎!

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“好!”陆已承搂着顾一诺肩膀,朝前方走去。

苏以菲看着陆已承的背影,突然朝他喊道:“陆已承!我呢?我怎么办?”

顾一诺听着苏以菲的呼喊,停了一下脚步,陆已承直接搂着她,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“和我无关!”陆已承朝她轻声说道。

顾一诺没有出声,拉开车门,坐在车子的后座。

回去的路上,她都没有说话,陆已承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,也不知道怎么哄哄她。

回来的时候,靳司南还开这种玩笑,果然是个乌鸦嘴!

回到家,顾一诺陪着陆已承用了早餐,全程,她都不说话,陆已承的心情,沉到谷底。隐忍着怒意,也不知道怎么发泄。

顾一诺将筷子放下,轻声说道:“我吃好了,先去公司。”

陆已承蹭的一下站起来,挡在她的面前。

顾一诺没有防备,直接撞入他坚硬的胸膛!鼻子一阵辣痛,差一点流出泪来。

“和我回房间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陆已承不由分说,拉着她朝二楼走去。

来到房间,他直接将她按在墙壁上,低头朝她吻了过去,顾一诺突然伸手,挡住他,不让他继续亲热。

“你不是说,有话要和我说吗?”她朝他询问道。

陆已承解开紧扣的衣领,拉开衣襟,他的心情,无比烦躁,这几个月的分离,他日思夜想,终于回来了,只想和她做一些甜蜜的事情,身体力行来诉说他的思念之情。

没想到,却遇到这样的事情!

她至始至终,都低着头,而且,刚刚他吻她的时候,她的双手交叉在胸前,完全是防备的姿态!

她不想与他亲热!

一定是因为苏以菲!

陆已承强忍着自己的欲望,轻轻的将她拉入怀中,“诺诺,我知道,你受委屈了,我真的没有和苏以菲发生关系,那天晚上,我是准备亲手解决她的性命,但是,后来迫不得已,先放过她,如果不这样做,和我一起去的人,将全军覆没!”

顾一诺终于抬起头,看向陆已承,“你的意思是,事情发生在你执行任务的那一晚?”

“是的,我开着车子逃出来,被装着毒素的针射中,车子开到桥上,失控冲到桥下!后来就像我说的,她昏迷了,我走了两步,也昏迷了。等我再醒来,那里空无一人,我一人离开,设法联系了曹洋,被送到孔一凡那里。”

“那里,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吗?”

“这事,我会去调查清楚!我所说的,就是那天晚上的经过,如果有一点谎言,甘愿受任何惩罚!”

“不要说了!”顾一诺立即说道,“我相信你,一直都相信,只是……”

“我明白,你的心里一定在乎,我完全明白你的心情。在没有查清之前,我绝对不碰你。”陆已承主动提出来。

“我……”顾一诺觉得,自己做的好像有点过份了。

陆已承抬手,摸了摸她的脸颊,“我出去一趟。你不要去公司了,在家里好好的休息。”

说完,陆已承转身离去。

“已承!”顾一诺唤了一声。

他已经下楼,她追出去,陆已承已经启动车子。

“等我消息。”他朝顾一诺吩咐一声。

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已承开着车子,朝外而去,从车子开出去的时候,转的弧度,都能看出来,他的多么急切!

这件事情,必须查出来!他一分一秒也不想耽搁!

盛世皇朝

靳司南万分不情愿的来到这里。他真的想不到,陆少这个时候,怎么可能有时间约他出来?

他们不应该都在各自的家里,抱着各自的女人,做着个自都喜欢做的事情吗?

不过,陆少这个时候叫他,一定是十万火急的事情。

所以就算是他再怎么不想来,都还是过来了。

听完陆已承的话,靳司南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“这事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他的第一反应是,在加来之前,他说过的话。

竟然被他说中了!

还真的女人,大着肚子找上门来!

“我说陆少!那天的事情,照你的话来说,你很危险啊!”

“所以,让你的全去查一查,一定要以最快的时间,查到结果!”

“我听说,那天苏以溟在那里,搜了足足三个小时,都没有搜到什么线索,你说,过了这么久了,能查出来什么吗?”

“查不出来,也要查!”

“对,一定要查,总不能喜当爹吧!”

“滚!”陆已承终于忍不住,爆吼一声。

靳司南不但不生气,还一脸宠溺的看着陆已承,“我知道,你心里苦,放心咱们一定能查出来!随便怀个孩子,就想赖到你的身上,这苏家大小姐,是想你想疯了吧?”

“靳司南!你还不去安排?!”陆已承真的很想,踹靳司南一脚!

“去,我这就去!”靳司南拎起衣服朝外走去,打开门后,他突然又转过身,朝陆已承现次确定道:“你那天,真的昏迷了吧?”

“滚!”陆已承再次爆喝一声。

靳司南利落的关上门,关上门的一瞬间,抖了抖身子。

这欲求不满的男人,最可怕!一定是被嫂子给赶出来了!他还是赶紧查清楚!以免,他的日子也受影响。

陆已承离开盛世皇朝,直接朝孔一凡的医院而去。

孔一凡听到陆已承的叙述,眉宇紧拧。

“你直接告诉我,会不会有这种结果!我中了那种精神毒素,会不会间歇性失忆。”

“本来,这些东西,还在研究阶段,具我的了解,是会有这种情况。况且,你说,在中毒之后的过程中,你有失神的情况,将苏以菲看成了嫂子,或许,后面意识不清的时候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陆已承直接打断孔一凡的话。

孔一凡看着陆已承阴沉的脸色,不敢再说下去。

过了许久,孔一凡才开口。

“还有一种办法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催眠!”

“这个方法无效!”

孔一凡突然想到,陆已承曾经经过各种严酷的特殊训练,不会被人轻易的就催眠了。

他刚刚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。

“我倒是有一个办法!”陆已承突然站起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来来来,票票走起来,别捂着不给二暖嘛~二暖有36D,泥萌信不信~还不快点,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,表雨露均沾!(为了求个票,也是拼了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