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:鉴定结果出来了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母抬手起,颤抖的指着苏以菲,她想说话,却感觉脸部一阵僵硬,嘴唇都动不了,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!

“妈妈!你不要生气,放松一点!”苏以菲连忙上前去,给苏母顺气!

她知道,妈妈的情况,再也经不起一点刺激!

苏母只感觉呼吸越来越难,像是有什么堵在她的胸口,压的她都快窒息了!

“妈妈!”苏以菲惊慌的唤了一声,“快!快叫救护车!”

一旁的下人立即打电话。

“你……”苏母好不容易说出一个字,脸色已经憋成了猪肝色。

她忍能不气?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她才知道!

这么几个月的时间,竟然没有一个人告诉她!

都这么几个月了,孩子还在以菲的肚子里,除了以菲自己想要这个孩子,还有什么理由?

陆已承已经结婚了,为什么以菲还不死心!?

她还和裴熠定了婚,马上就要谈婚论嫁了!裴熠会放过她吗?

苏家怎么养出了这种女儿!让整个苏家,沦为笑柄!

“妈妈,你消消气!我知道,你很生气,你先注意身体,等身体好了,要打我骂我都可以!”苏以菲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面前气成了这样,又着急又担心。

苏母突然感觉,胸口一阵闷痛,直接呕出一口鲜血!

“妈妈!”苏以菲惊呼一声。

苏母直接晕了过去!

“救护车!医生!救救我妈妈!”苏以菲跪在地上扶着晕倒的苏母,大声朝外面喊道!

一个小时后,医院的急救室外,苏家的人全部到齐。

手术室的灯灭了,一个医生走出来,朝苏父摇了摇头,“我们已经尽力了,但是苏夫人的身体状况本来就很差,又突发心肌梗塞,无力回天,请各位节哀。”

“不!不会的!我妈妈不会死!”苏以菲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。

苏家的人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是愁云满布。

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,太突然!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“妈妈!妈妈!”苏以菲哭着冲到手术室。苏母的身体已经用白布盖好,一旁的仪器上,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症。

突然,苏以菲的脸上,露出一丝苦楚,肚子好痛!

她缓缓的瘫软在地上。

苏以溟看到她这个模样,立即上前,将她抱了起来。

苏以菲因为悲伤过度,动了胎气,本来就是前置胎盘,现在有流产的先兆!

躺在病床上,苏以菲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。

一个医生走过来,她一把拉住医生的胳膊,“我的孩子怎么样?”

“现在在给你打保胎针,卧床休息几天,放松心情。接下来还要看情况。苏小姐,你现在有多危险,你知道吗?稍有不慎,就是一尸两命。”

“保下这个孩子,一定要保下这个孩子……”苏以菲不停的念叨着。

她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陆已承不是不承认吗,不是不要她这个孩子吗?这个孩子可是他的骨血,是他想要否认就能否认的吗?

她要让这个孩子姓陆,让陆已承一辈子也别想摆脱!

她好恨,好恨!

苏母出殡这天,苏以菲在医院里安胎,没有能出席。她只能躺在床上,看着妈妈从小到大陪着她的照片。

一张张照片,见证着妈妈的疼爱和陪伴,直到她长大。

妈妈是被她给气死的!

这将是苏以菲心中,永远都无法抹平的伤痛!

这一切,都是因为陆已承!

……

苏母的突然去世,也打乱了苏家的计划,说好的三天时间,要陆家给出一个答复,也暂时搁浅。

但是苏以溟没有闲着,他知道苏以菲的怀的不是陆已承的孩子。那么那天晚上,一定还有人在那里。

从那天他找到以菲的时候的情况来看,他简直不敢想象,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!

这件事情,绝不可能就这么结束!

他现在,已经开始通过桥底的线索,暗中派人去查!相信,很快就能查到结果。

苏以溟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色。

接二连三的打击,让他心里的怒火,汹汹燃烧着!恨不得,拆了陆已承的骨头,将陆已承碎尸万段!苏家走到今日,都是陆已承的原因!

“苏少。”一人缓步走来,朝苏以溟轻声唤道。

“我让你查的事情,可有结果了?”

“回苏少,已经抓了差不多一百个拾荒者还有乞丐,没有一个人承认在那个桥下出现过!”

苏以溟知道,这个查下去不是办法!在他知道以菲怀的不是陆已承的孩子后,他就第一时间,找到了那附近设有监控的路段,做了一些排除。

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,因为离的太远,只能大致的看到那个人的身形。

身高大概175,长发,有些驼背。

他已经让人把那些路段的视频损毁,这些视频除了他,不会再流到任何人的手中!他相信,用不了多久,陆已承也会往这个线索上面查!

陆已承这么坚定的确定,这个孩子不是他的,一定会想到这一层!

“苏少,还有一件事情,因为这几天,是苏夫人的丧期,我就没有告诉你。”

“说!”苏以溟突然转过身来,眼神带着一股寒意。

“前几天,发现陆已承和靳司南时御霆三人,前往找到小姐的那个桥下。不知道在查些什么。”

“为什么不早说!告诉我,具体是哪一天的事情!”苏以溟顿时上前,一把提起这个人的衣领,怒声问道。

“就,就是夫人出事那天!你在医院里。”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苏以溟松开此人,一拳砸在桌子上!

陆已承已经猜到了!说不定早就暗中在查。他一定不能让陆已承,先找到那个拾荒者!

“再加大力度!一定要给我找出来!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傍晚时分,顾一诺从电脑前抬起头,朝一旁的窗外望去,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。

夕阳西下,霞光璀璨,整个世界,美的如同一副画卷。

明明阴沉了一天,竟然在傍晚的时候放晴。

她缓缓来到窗前,看着大自然瑰丽的景色。

转眼前,离苏家上门,过去十多天了,苏母的突然去世,估计苏家也是手忙脚乱。她还听说,苏母是因为知道苏以菲怀孕,才突然发心肌梗塞过世的。

按照前世的时间来算,顾茗雪还在国外留学,她更是没有听过,有关于苏以菲的消息。

前世,苏以菲也没有和裴熠定婚,这些消息,她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
这一世,已经悄然的改变了那么多事情。

她不知道,前世的时候,苏以菲是不是也爱慕着陆已承,作为一个女人,她的第六感是很准确的。从她和陆已承结婚那天,苏以菲看她的目光,她就能感觉到强烈的敌意。

现在总算是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苏以菲爱陆已承。

陆已承走进来,发现顾一诺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,连他走进来都没有发现。

他轻轻的走上去,抚着她的肩膀。

顾一诺太出神,吓了一跳,一回头发现来人是陆已承,朝他露出一丝笑意。

“老婆,下班了!”

“好,我去收拾一下。”顾一诺转身,走到办公桌前,收拾了一下,提着包包,挽着他的胳膊,“可以走了。”

陆已承宠溺一笑,拉着她朝外走去。

阿程刚好抱着一叠资料走进来,一看到两人,立即上前去打招呼:“陆少,顾总!”

陆已承蹙眉。

他记得,以前阿程的称呼,是陆太太,什么时候变成了顾总?

“有什么需要我签名的,先放到我的办公室,明天早上再处理。”顾一诺朝阿程吩咐道。

“是!顾总。”阿程立即回应。

陆已承回来后,发现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顾一诺将公司上上下下都摸和很透彻,正在进行中的项目也跟进的很好,一诺股份的大股东,大总裁之位,坐得名副其实!

好像,没有他什么事了!

“苏家那边,有什么动静吗?”

“苏父至苏母去世以后,身体也不太好,住进了军区的疗养院,现在苏家的事情,是苏以溟说了算。而且,苏以溟同意做亲子鉴定了!”

“什么?同意了?”

“是的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“他竟然同意了!”顾一诺的心里,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亲子鉴定,安排在军区医院做。”

“靠谱吗?”顾一诺连忙问道。

“我会盯紧军区医院,让孔一凡参与其中。”陆已承轻声音回应。其实,他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。

苏以溟一直不同意,做亲子鉴定,现在突然同意了,很可疑。

现在最紧要的,还是查到那个在桥下生活过的拾荒者。

他和靳司南时御霆再去了一趟那里之后,就去四周,观察了一下地型,在几条主干路上,可以看到有安装摄像器材,他让人去调这些视频监控的时候。被告之,这里的监控只是安装了,并没有调试好,没监控视频。

这些,他没有告诉顾一诺,不想让她跟着心烦。

“什么时候做?我陪你一起去。”顾一诺朝陆已承说道。

“听苏家的安排。”

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。

最近,都在为这件事情伤神,她也想赶紧了结。

“对了,你爸妈离婚的事情,怎么样了?只是赌气闹闹矛盾而已吧?”顾一诺朝陆已承询问,她也是听老爷子和孙嫂谈起这件事情。

“我看我爸的情况,不是赌气,他们都是成年人,要做什么事情,都是他们的选择和自由,与我们无关,我们也无权干涉。”

顾一诺没有出声。这也是与前世不一样的。前世陆禀琛对杜明兰,一直很有耐心,向来只有杜明兰无理取闹的份。

不过,这件事情,如已承所说,也的确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“这么早就回去吗?”

“是啊,和陆宝宝分开一天了,好想他,我妈妈和威尔斯先生回去了,孙嫂一个人,又要照顾爷爷,又要照顾陆宝宝,挺辛苦的。”

陆已承本想,带她出去走走,散散心,听她这么一说,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“晚上吃完饭,我们带着陆宝宝,一起出来逛逛吧?好不好?”

“好啊,好久都没有和陆宝宝一起出来玩了。”顾一诺笑着点点头。

陆已承看似专注的开车,其实目光不时的朝顾一诺望去。这件事情,虽然没有对他们的关系造成太大的影响,但是始终是让人感觉,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曹洋他们,还在四处寻找桥下那个拾荒者,这种情况下,找一个人,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困难。

他不知道,苏以溟已经通过上一次的检查报告抽出的孩子的DNA,找到了这个拾荒者!

……

一盏白炽灯,不断的摇晃着,地上倒着的人,散发着一股恶臭,这个人的身上,已经遍体鳞伤!

苏以溟远远的看着,心里都一阵恶心!

他的妹妹,他们苏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,怎么会被这种人给玷污了!

而且还怀上了孩子!

“苏少,已经采集好了,这个人怎么处置?”

“先留着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苏以溟吩咐完,转身离去!

拾荒者慢慢爬起来,听着脚上声越来越远,用尽全身的力气,爬到门前,使劲的摇晃着,怎么也无法把门打开!

外面,又是一阵脚步声,他立即躲到墙角里,缩成一团。

至从那天晚上,艳遇过后,他就提心吊胆的。

那天,天还没有亮,他就出去乞讨外加捡一些垃圾去换点吃的,等他再回来的时候,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!当时,他就想到,事迹败露,所以连忙逃走。

因为之前,与另一个乞丐发生斗殴的事情留过案底,采集过信息。

没想到,苏以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竟然找到了这个人的详细信息。

在前天的凌晨,几一家夜市外的垃圾堆里,找到了这个人!

……

陆已承带着顾一诺和陆宝宝,去了附近的游乐场。

陆宝宝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。

靠在爸爸的怀里,看着眼前这个色采缤纷的世界。

顾一诺跑到一旁,买了一个气球,递到陆宝宝的手里,陆宝宝看了一眼,没有什么兴趣,目光朝四周望去。

“不喜欢气球吗?小孩子都喜欢的呀,小小年纪,怎么看起来老气横秋。”顾一诺说完,点了一下陆宝宝的俏鼻。

“要不要去坐旋转木马?”陆已承指着前面的旋转木马。

“要啊,要啊!”顾一诺立即点点头。

一家三口,朝旋转木马的方向走去,陆已承发现,妈妈比儿子还兴奋。

买了票,顾一诺接过陆宝宝,两人坐在一个漂亮的小马车上,陆已承提了提裤角,高大的身躯挤在这个小马上,音乐响起,旋转木马转了起来。

陆宝宝站起来,小手扶着妈妈的肩膀,指着前面的爸爸,“马~马~”

“已承,宝宝想骑马。”顾一诺朝陆已承喊道。

陆已承转身,将儿子接了过来,往后挪了一下,将马让给儿子:“抓得紧吗?”

陆宝宝点点头。

陆已承直接松手,坐到后面的小马车上。

“你也不怕他摔下来。”

“没事,他摔不了!”

陆宝宝抓得紧紧的,小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纯真的笑容,骑在小马上,好神气啊!

一旁的游人,认出这一家三口,纷纷拿起手机拍照。

陆宝宝很不喜欢拍照,将脸转到一旁,怎么都没办法,拍到他的一张正面照。

不过那个骑在小马上的身影,哪怕只是个背景,也很萌得人血槽都空了。

陆已承倒是大方,搂着顾一诺,任由别人拍照。

音乐停下来,陆宝宝抱着马身上的铁杆,不愿意下来。

他还没有玩够呢!还要玩!

“再坐一次吧。”

“好,再坐一次。”

然而,坐了一次过后,陆宝宝一下来,就朝另一个小马跑去,他还要玩!每一个小马都要骑一次。

“我不行了,转的我头都晕了,你陪他吧。”顾一诺走下来,把儿子丢给陆已承,走到栏杆外面,拿出手机对着陆已承和陆宝宝。

“我给你们照相。”

陆已承站在旋转木马上,陪着儿子,看起来那么温柔。

一旁的人看着幸福的一家三口,忍不住议论起这段时间的事情。

“苏以菲怀的,真的是陆少的孩子吗?”

“我觉得不是吧,陆少不是一直要求苏家做亲子鉴定吗?不管怎么样,我都站陆少和陆太太。”

“你是没有关注最新进展吧,苏家的人,同意做亲子鉴定了!”

“同意了?!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!”

“哎呀,妈呀!我还真是为陆少捏了一把汗!”

“你说,要是这孩子,真的是陆少的,难道陆少要和陆太太离婚,娶苏以菲不成?”

“苏家是什么地位,哪怕是陆家,也得顾忌吧。”

顾一诺听着这些议论,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。

刚刚在出来的路上,陆已承接到苏以溟的电话,让他明天一早,赶到军区医院,去做亲子鉴定,因为这件事情的重要性,军区医院安排了一下,鉴定报告,二十四小时就能出结果。

陆已承发现顾一诺站在那里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他立即和怀中的儿子商量道:“我们去陪妈妈好不好?等过一段时间,爸爸再来陪你坐。”

陆宝宝朝妈妈望去,看着妈妈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,听话的点点头。

陆已承抱着陆宝宝,朝顾一诺走了过来。

“怎么不坐了?”顾一诺从思绪中回过神,伸手准备接住陆宝宝。

“我来抱吧。”陆已承一手抱着儿子,一手搂着顾一诺,“诺诺,我们回去吧?”

“也好,时间不早了,明天还有事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而她所说的,明天的事情,就是指去军区医院做亲子鉴定。

陆已承知道,结果一天不出来,这件事情就一天无法了结,他紧紧的搂着她,抱着陆宝宝朝游乐场外走去。

回到家,顾一诺给陆宝宝洗澡,先哄陆宝宝睡觉。

陆已承还是自己主动去了阁楼。

躺在床上,半个小时,依然没有睡意。

突然,楼下响起脚步声,他顿时侧过身子,仔细聆听着。

脚步声,越来越近,朝阁楼上走来。

他立即下床,朝门前走去。

顾一诺才扶上门把手,门就已经拉开了,她毫无防备的,撞入陆已承的怀中,感觉到他炽热的气息,自然而然的,搂着他的腰。

“诺诺,怎么还没有睡?”他的声音有些暗哑,抱着她身子的手,又加重了几分力道。

“一个人睡不着。”

“我陪你一起睡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已承直接把她抱了起来,轻轻的放在床上。

顾一诺躺在他的身边,小手缓缓抬起来,放在他的胸前,陆已承的身子,顿时一阵紧绷。

她的手,缓缓的朝下移……

“诺诺……”陆已承声音干涩的唤道,握着那只小手,不让她再往下移。

顾一诺突然直起身子,目光灼灼的看着他。

“已承,我相信你。”

陆已承喉结滚动了一下,缓缓松开她的手。

顾一诺俯身,吻上他的唇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陆已承和顾一诺开着车子,一同前往军区医院。

苏以溟和苏以菲,先一步到了,在军区医院特别安排的休息室里,等候着。

孔一凡在医院的大堂里,一看到陆已承和顾一诺立即迎了上去。

“陆少,负责这一次DNA亲子鉴定的三人,我都认识,检验科的名单,我已经见到了。这一次一共涉及到十多个人,分别有四个部门参与。”孔一凡立即将他了解到的情况汇报给陆已承。

“你觉得,他们还有没有机会,动手脚?”

“人心难测。”孔一凡的心情并不乐观,“陆少放心,我会全程跟踪!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顾一诺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谈话,心里一紧。

“陆少,陆太太,请先到休息室休息。稍想会能医务人员指引。”

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,朝休息室走去,刚到门口,就看到苏以菲和苏以溟的身影。

顾一诺脚步一顿。

苏以菲一看顾一诺和陆已承,原本平静的情绪,顿时被刺激得起伏不定!

“陆已承,你要做亲子鉴定,我现在配合你做,看你做完亲子鉴定之后,还有什么话说!”苏以菲忍不住说道,她现在更有底气!

“这种话等鉴定结果出来之后,再说也不迟!”顾一诺反驳了一句。

“好!好!顾一诺,我要让你亲眼见到,亲耳听到,我肚子里怀着的就是陆已承的孩子!是他,和我发生了关系,而且那天晚上,他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属于他的痕迹!而且不止一次!”

顾一诺听着苏以菲这些话,感觉心里发堵,不管是不是真的,都让人恶心!

陆已承朝苏以菲望了一眼,冷冷的目光,仿佛来自地域一般,苏以菲感觉,胸口一阵凉意,忍住不再出声,将脸转向别处。

“诺诺,我们去外面。”

“干嘛要躲?”顾一诺直接走进去,坐在一旁的空位上。

一个护士走了进来,朝屋内的四人说道:“请苏以菲和陆已承跟我来。”

苏以菲坐在轮椅上,一直在保胎的她,现在都不敢下地走路,生怕出了什么意外!她现在,就算是拼了命,也要保住这个孩子,这对她来说,也是对陆已承和顾一诺的一种报复。

陆已承这边就简单多了,抽个血就行。

苏以菲那边,要进行羊水穿刺。

医生检查到,孩子的发育有些迟缓,按道理,将近六个月的胎儿,不会是现在这样。负责检查的医务人员立即将这个情况报了上去。

他们怀疑,这个孩子可能有着综合怀发育不良的症状,具体的,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诊断。

但是,这些检查与这一次亲子鉴定,没有关系,所以医生也只是把情况,告诉给家属。至于要不要做进一步的诊断,还要听家属的意见。

苏以溟听到这些的时候,并不在乎。这个孩子是不是发育不良,是不是不能存活,这些对他都不重要!他只需要所有人都知道,这孩子是陆已承的就行了!

苏以菲躺在床上,至从怀上这个孩子,她感觉自己的人生,好像跌入了地狱之中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解脱!

成功的抽取了羊水过后,苏以菲被送到早就准备好的病房里休养。

陆已承朝孔一凡交待几句,带着顾一诺离开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顾一诺的心里,总是心绪不宁。

“今天不要去公司了,回家休息好不好?”陆已承朝她轻声询问。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已承握着她的手,“诺诺,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在想这份亲子鉴定。”

“哪怕全世界都不相信我,我只在乎你的想法。”陆已承柔声说道。

顾一诺点点头,朝他笑了笑。

“我相信你。”但是,她担心苏家。

“我看,我们还是别回去了,我要找一个地方,让你能忘记这一切,什么也不想。”

“去哪?”

陆已承神秘一笑,车子朝另一个方向开去。

顾一诺怎么也没有想到,陆已承竟然带她去开了个房!

……

孔一凡一直在医院里,寸步不离。

这件事情的严重性,他是清清楚楚,所以,不敢有半点松懈!

苏以溟早有昨天,已经把那个拾荒者的血液,送到了军区医院,就放在采血室!

在采取到陆已承的血液后,已经做了调换。送到孔一凡手中的血液,已经不是陆已承的。

一直在医院里等了整整24个小时的孔一凡,在看到那份比对结果时,整个人都懵了!这,这报告上显示,这个孩子,就是陆少的!

怎么会这样?!

虽然,他那天说,会有一定的机率,不记得在无主观意识下发生的一些行为,他从内心深处,不相信陆少会和苏以菲发生关系!

陆少有着很强的意志,这是常人所没有的!

虽然在那种情况下,也会陷入昏迷,但是不一定,会做出有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!

他的目光,再次落到这份报告上。

可是这份报告,又说明了什么?

孔一凡仔细想了想,这件事情的经过。

他是负责检验的医生之一,血液的采取,是血液科室的负责人,不止一人负责,血液采取后,直接送来他这里,中间没有经手任何环节!

孔一凡也想不清楚了!

“孔医生,报告已经出来了,主任还等着这份报告呢!”另外两个负责的医生朝孔一凡说道。

孔一凡点点头,将手中报告放到桌子上,快步朝外走去。

刚刚走到检验室,他立即拿出手机,拨通陆已承的电话。

顾一诺还在熟睡,突然被电话吵醒,她艰难的睁开双眼,发现陆已承轻手轻脚的去找手机。她正想闭上眼睛继续睡,突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是她的手机。

她摸到自己的手机,看都没看来电显示,就听到苏以菲那另人厌恶的声音。

“顾一诺,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,我怀的,就是陆已承的孩子,你要不要亲自过来医院,亲眼看一看这张报告?”

顾一诺听着这个消息,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!

“不可能!”她忍不住脱口而了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苏以菲在电话那头,发出一阵笑声。

终于听到顾一诺惊慌的声音,苏以菲的心里,别提有多痛快!

陆已承也接到孔一凡的电话,立即转身,朝顾一诺望去,只见她的脸色,一阵苍白!他立即走上前去,将电话抢了过来,扔到一旁。

顾一诺还没有从刚刚听到有消息中回过神来。

“已承,结果出来了?”

“出来了。”陆已承轻声回应,心疼的拢起她的发丝,朝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“结果是什么?”

“诺诺,你相信我吗?”

“我相信。”顾一诺缓缓说出这三个字,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不断的掉落。

她相信他,相信他绝不可能在清醒的情况下,和苏以菲发生关系,可是他都中了那种精神毒素了,他自己做了什么,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一看她哭了,陆已承顿时慌了,紧紧的抱着她。

“诺诺,别哭,你听我说,我怀疑,这一份东西是假的!我又去了一趟那个桥底,发现一些线索,那天,很有可能有一个拾荒者也在那里,桥下有一些生活用品,还有一些破被褥和衣阴之类的。我已经在查了!”

顾一诺哭得更凶,一切,都只是推测,怀疑。

“已承,我的心好乱,我想静一静。”顾一诺推开陆已承,下床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,朝洗手间走去。

半个小时后,顾一诺整理好自己走出来。

“诺诺。”陆已承立即迎了上去,紧紧的扶着她的肩膀。

“已承,我想静静,求求你。”

“诺诺……”陆已承的声音,卡在喉咙里,看着她苍白的小脸,红红的双眼,他已经心疼的,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顾一诺推开他的手,朝外走去。

“诺诺!我一定会查出来!你给我一点时间!”

顾一诺步伐停顿了一下,回头朝陆已承看了一眼,转身离去。

陆已承拿起枕头,狠狠的扔在地上。

顾一诺回到家,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她的心真的好乱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!这件事情,已承没有错,但是,苏家绝不可能息事宁人!

鉴定结果一出来,引起一阵轰动。

不知内情的人,都以为,真的是陆已承出轨了苏家小姐。强迫的可能性,也更加让人信服。

鉴于陆已承从来都没有承认,现在鉴定结果足以证明一切,直接给他冠上了渣男的称号!

天下男人都一样!

不知道陆少接下来,怎么选择。

如果不娶苏家大小姐,就很有可能以强女干罪,被起诉。如果娶苏大小姐,必须要和陆太太离婚!

所以说,男人啊,还是管好自己的脐下三寸之地,以免落得像现在这样的下场。

靳司南和时御霆看这些,简直觉得这锅背的真的是冤枉透了!

他们两个相视一眼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陆已承就坐在他们的对面,脸色阴沉,不过,看起来,还够冷静。

“嫂子那边怎么样?”靳司南冒死询问道。

陆已承没有回应。

“陆少,你准备怎么打算?”

“我已经让曹洋,盯紧了苏以溟和苏以溟身边的那几个得力的助手,他们的一举一动,都在我的掌握之中。”

靳司南和时御霆又相视一眼,一脸无奈。

这个时候,还盯苏以溟做什么?有什么用啊!

陆已承抬头,看着两人,“这份亲子报告,一定是假的!我调查一下,苏以菲抽取的羊水是没有问题的,有问题,就是出在我的血液这边!”

靳司南和时御霆愣一下。

“我让你们查的那个拾荒者,一直没有消息,如果说,这个人,落到苏以溟的手里呢?”陆已承又道。

“是有这个可能!”靳司南立即附和,“是苏家的人发现苏以菲的,当时,他们可能就有一些线索!可能比我们下手的早!”

“所以,现在盯紧苏以溟那边就行了!”时御霆也觉得,这个可能性极大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二暖:剧情一波三折是吗?想抽二暖是吗?感觉揪心虐心是吗?来跟着二暖一起深呼吸~再呼吸~再呼吸~

小仙女们齐喊:别以为隔着电脑屏幕,我一拖鞋拍不死你!

二暖:灰溜溜的爬走~泥萌看不见我~月票,月……票,票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