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5章:你要和我离婚?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其实,男人有没有做过,就算是当时失去意识,等醒来的时候能感觉不到吗?!

他们相信陆已承,绝没有碰苏以菲。

“陆少,查到线索之后,怎么办?”时御霆询问道。

靳司南也立即点头,他也觉得,下一步得计划好。

有了这份鉴定报告,苏家只会更加变本加利!眼下的局势,又不能和苏家起太大的冲突,要不然,国内的形势,恐怕要乱!

“无论如何,我得先回军区!”陆已承淡声回应。

时御霆点点头,现在有了那人提供的资料,的确是需要回军区,握到实权,这样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,将苏家整个铲除!

……

顾一诺推着老爷子,走在小区里的林荫小路上。

是老爷子主动约顾一诺出来。

“一诺宝贝,这件事情你受委屈了!”

顾一诺安安静静,没有回应。她的眼睛还在红肿着,不过现在看起来,气色已经比之前好多了。她以为,没有能打击得到她,突然发生的事情,还是让她措手不及。

当时,她的确有些失控,也失了冷静。

“这件事情,也非已承所能控制,他当时,毕竟……”老爷子没有再说下去,有些事情,提起来都觉得心里发堵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这些话,顾一诺的心里深处,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反驳。

她和陆已承,相处了两世,他那么坚定自己,绝对没有碰过苏以菲,她相信,他不是一个遇到事情而不敢于承认的男人!

她更相信,他没有做!

“爷爷,我相信他!他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,一份鉴定结果,证明不了什么!”顾一诺的口气充满坚定。

老爷子都觉得很震惊,看着顾一诺轻轻地点点头,“我也相信我孙子。”

两人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“我曾经以为,已承真的是因为手上的伤势,而离开军区,当时我觉得只要他和你平平淡淡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,我就死而无憾。后来发现,他竟然还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责任。一诺宝贝,你能明白他吗?”

“我能明白,爷爷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“他必须得尽快回到军区去复职。苏家依这事相要挟,就是阻止他回到军区,意思已经很明显,不知道苏家,在盘算什么。”

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,其实她已经前前后后想了很多。

心里有一个念头。

“如果,我和陆已承离婚,他先拖着苏家,这样苏家就没有理由,再阻止他回军区。”

“不!你们不能离婚!”老爷子太过激动,说完之后,猛咳了两声。

顾一诺立即停下来,走到老爷子面前,轻轻拍着老爷子的后背。

等老爷子气息顺了之后,顾一诺才蹲在老爷子面前,轻声劝道:“爷爷,我不会放弃已承的!我说过,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,我都会和他一起面对。”

老爷子一脸愁容,这不是他愿意见到结果。

“已承也不会同意。”

“他会同意的!”顾一诺肯定的回应。也由不得他不同意。

“爷爷,这些话,先不要告诉他,要不然,他又会心疼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事情解决后,我再好好的和他解释。”

老爷子当然了解自己的孙子。

哪怕现在,拿刀架在已承的脖子上,也不会和一诺离婚。

不过,一诺所说的,的确是最容易解决眼前的困境的方法。

“爷爷,这件事情,宜早不宜迟,已承应该也快回来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老爷子的心,控制不住一紧。这么快就要告诉已承?看来,一诺宝贝早就在心里想过这件事情。

一诺宝贝的隐忍和成熟,让他觉得很欣慰,这是这几年来,血泪交织的成长,才变成这样,让他好心疼。

陆已承回到家,没有看到顾一诺和老爷子的身影,听孙嫂说,他们一起出来散步,连忙追了出来。

就看到老爷子坐在轮椅上,被顾一诺推着。

这几天,因为这件事情,老爷子也气到了,所以不敢有什么活动,也不敢让老爷子再随意走动。

陆已承立即走上前,朝顾一诺望去,态度带着几分小心翼翼。

“诺诺,我来推爷爷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松开,跟在他的身后。

陆已承想告诉她,现在这件事情的进展,想告诉她,苏以菲和他们,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!想告诉他,他真的没有和苏以菲发生关系,那个鉴定结果,是假的!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,他就能查出真相!

回到家,陆已承将老爷子安置好,就迫切的拉着顾一诺,“诺诺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“刚好,我也有话要和你说。”顾一诺抬眸,朝他望了一眼。

这一道目光,让陆已承的心猛然一凉。

顾一诺已经先一步朝二楼的书房走去,陆已承立即追上她的身影。

一走进书房,顾一诺将一份资料拿出来,放到他的面前。

陆已承看到这份文件,血液都凝固了!

离婚协议!

他的目光定格在那份协议上,怎么也不敢相信,诺诺和他离婚!

“你不相信我?”

顾一诺转过头,不想让他看到她眼底的不忍。

“顾一诺!你看着我!”

陆已承激动的走上前,按着顾一诺的肩膀,此时的他,双目腥红,像头暴怒的野兽!

顾一诺以为,他能撕了她!

“诺诺,求求你。”下一刻,他的声音软了下来。

前后的反差,让顾一诺的心一阵刺痛!他竟然,可以这样放低姿态来求她。就像她曾经对他做的一样。

她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,他在说“求求你”三个字的时候,那种复杂的心情。

应当与她在前世的时候,一般无二!

“诺诺,求求你,不要离开我,再给我一点时间!我一定会查清楚,这份鉴定结果是假的,苏以菲她……”

“她怎么了?她怀着你的孩子!她正等着你娶她呢!”顾一诺打断了陆已承的话。

陆已承张了张嘴,剩下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。

这一句话,像是一击重捶,落在陆已承的心上!

他没有资格责备她的不信任。是他,做的不够好,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让她受伤!

“不要离婚,诺诺,再给我一点时间,好不好?”

“这份离婚协议,是你之前已经签过的,只要去一趟民政局,什么事情都解决了。”

陆已承没想到,她竟然如此绝然,他当然知道,这份协议的法律效果,只要她愿意,他们现在就已经不是夫妻关系!

“我一定会查清楚!”陆已承转身离去。

“陆先生,你不用去我也能委托律师,把我们离婚的事情办好。”

陆已承突然停下脚步,转过来看着顾一诺,他的眼中,剧烈的悲痛,像是洪水猛兽,将他吞没,他怕再迟一秒,他就会支撑不住!

“随你就好!”

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顾一诺扶着桌子,才支撑着自己站稳,手心和后背全都湿了。

老爷子来到二楼,看着顾一诺孤零零的身影,心疼的走上前。

顾一诺直接扑到老爷子的怀里,失声痛哭。

“爷爷,我好难受。”

“傻孩子,爷爷知道,爷爷都能明白。想哭就哭吧,事情终会过去,一定会拨云见日。”

顾一诺靠在老爷子的怀里,连连点头,已经泣不成声。

……

苏以溟靠在椅背上,吐了一口烟,心里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放松。

以陆已承的性子,一定不会妥协!绝不可能离婚娶以菲。

所以,接下来,他就等着起诉陆已承!

陆已承想都不要想回军区,再一次手握重权!

一个人走了进来,恭敬的朝苏以溟说道:“苏少,那个人怎么处置?”

“陆已承盯的这么紧,稍有动静就会被他发现,暂且不动,我看陆已承能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!”

“是!”

“等过了这阵风头,直接处理掉,明白吗?”苏以溟的眼神,充满杀意。

“明白!”那人立即点点头。

盛世皇朝

时御霆和靳司南一声接一声的叹气。

“阿霆,我怎么就想不明白,嫂子那么爱陆少,怎么就不相信陆少呢?”

“我也没想到,这件事情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,竟然到了离婚这个地步!”

“我让晚晚去问过嫂子,她的态度很坚决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!现在律师已经在办理这件事,估计,是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。”

“现在,我最担心的是陆少,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。”

“你联系陆少了没有?他在哪?”

“不知道!”

两人愣了一下,这么沉重的打击,陆少不会在哪个地方,醉生梦死吧!

民政局

顾一诺看着身旁坐着的男人,利落的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她的心一阵刺痛,像是被人紧紧的扼住一样,透不过气来。

今天,是他打电话,让她来民政局的。

“关于离毁协议,我有一份补充协议,给你的律师。”陆已承将手上的资料,交给顾一诺。

顾一诺给律师前,自己先看了一下,陆已承他要净身出户?

他名下的所有资产,全都留给她!

房子,车子,公司股份,还有所有帐户的资金,整整罗列了一整张纸!

“你……”

“怎么了?有意见你可以不离!”陆已承冷声反驳。

“我……”顾一诺被他堵得死死的,无法反驳。

有这么样离婚的吗?

律师拿起来,看了一下,这份资料在打出来之前,肯定已经请专业的律师看过了,完全没有问题。

“陆太太……”

陆已承和顾一诺都愣了一下,律师也尴尬了。

“顾总,你只需要在这里签个字就行了。”律师指了指顾一诺需要签字的地方。

顾一诺实在是想不明白,陆已承这是抽的哪门子的风,这样子离婚,让她好有压力!冷静!一定要冷静!她深吸了一口气,直接把在这份补充协议上签名。

“好了,接下来的手续,很快就会办好,陆先生,顾总,你们的婚姻也将到此中止。”

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陆已承朝面前的工作人员问道。

“可以了。”

得到回复,陆已承拿起衣服,搭在肩膀上,转身离去。

顾一诺发现,他的衬衫都有皱褶,应该昨天的都没换。昨天晚上他不在家,也不在盛世皇朝,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过了一夜。

他的背影,让她好心疼。

就像爷爷说的,总有拨云见日的一天。只要再忍忍就好。

……

陆已承和顾一诺离婚的消息,传扬出去,再次引起轩然大波。

吃瓜群众还等着剧情反转呢!怎么就离婚了?

已承一诺,这教科书一样的爱情,怎么就经不起考验?!

谁还敢相信爱情!

顾一诺从民政局回来,把手机关机,她不想接受任何事情的打扰,只想好好的睡一觉。

许瑞握着手机,几次打开顾一诺的电话号码,都放弃了。

或许,这个时候,她需要的是静一静。

突然,手机响了起来,许瑞一看,是许母打来的,眉宇微拧,接通电话。

“儿子,上一次,你见的刘阿姨家的那个姑娘,我看你们还挺谈得来的,她现在都辞职了,不如在你的公司,给她找一份职位,你们好好的接触一下。”

许瑞之前,并没有特别排斥,如果一定非要娶一个人过一辈子,他倒希望是那个刘阿姨家的姑娘,那个女孩,父亲前两年病逝,花光了这所有的积蓄。家境是所有相亲的女孩子中最差的。

他听说,刘阿姨身体不好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需要照顾。

如果可以,他愿意用金钱来弥补她。

但是,现在……

“儿子,你觉得怎么样啊?”许母又忍不住询问。

她现在,只要儿子愿意结婚,不管对方是哪家的姑娘,家世怎么样,都不在乎!只要是女的,只要儿子同意,就可以!

“妈,不用让她过来了。这件事情,我会亲口和她说。”许瑞说完,连忙挂了电话。

许母一头雾水,不是好好的吗,难道又有变化了?

哎!真的是为了这小子,操碎了心!

许瑞挂了电话,立即给小唯打了过去。

“瑞哥!”

“小唯,如果,小诺去画室,你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许瑞走到窗前,看着马路对面的画室。

“好的,瑞哥,诺姐离婚的事情,是不是真的啊?”小唯忍不住问道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,我想当面问问她。”

“好的,瑞哥,诺姐一来,我就告诉你。”

挂了电话,许瑞一直看着画室的方向,他知道,他没有资格取代陆已承,也不想取代谁,他只想在小诺伤心难过的时候,能有资格在她的身边,安慰她,陪伴她。

如果,他结婚了,恐怕这样的资格都没有。

他再次掏出手机,看着那窜号码,还是没有忍住,发了一条信息过去。

她在做什么?伤心难过,还是一个人偷偷躲着流泪?

……

陆已承离婚了!

这个消息,对苏以溟和苏以菲来说,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境!

养了几天胎,苏以菲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从军区医院出院回到苏家。她知道,孩子发育有些迟缓,所以在出院的时候,开了一堆的补品和营养药!

接下来,她要好好的养胎,等着她肚子里的孩子,来到这个世界。

苏以溟走上二楼,看着躺在床上听音乐的苏以菲。

他这一辈子,做得唯一愧对自己的妹妹的事情,就是隐瞒这个孩子父亲的真相。他知道,以菲有一天知道这个真相,一定无法接受。

一切,进行的很顺利。

千算万算,竟然没有算到,陆已承竟然这么迅速的离婚了!

接下来,他不知道,陆已承会怎么做!

“以菲,陆已承离婚这件事情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我没有什么想法,我现在就是想着把孩子生下来,只要这个孩子生下来,对陆已承来说,就是不可磨灭的污点!我要让他一生都无法摆脱!”

“我已经找律师,起草好起诉状,准备起诉陆已承。”

苏以菲愣了一下,抿着唇不出声。

突然,下人急匆匆的走上来,“三少,小姐,陆少来了!”

陆已承?!他在这个时候,来做什么?

苏以溟和苏以菲,都大吃一惊。

陆已承站在苏家客厅内,一点也不像是客人,毫无拘束。听着楼上的脚步声,一手插在裤兜里,悠然的转身看着苏以溟。

好像,心情不错!

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谈谈婚事!”陆已承冷声回应。

“婚事?!”

“怎么?觉得很诧疑吗?”陆已承挑了挑眉,唇角上扬,笑意却未达眼底。

“陆已承,你休想用婚事,把这件事糊弄过去!是你强迫以菲让她怀上孩子!”

“强迫?我还是这点自信,我勾勾手,她就会甘愿爬上我的床!”陆已承唇角微扬,笑容里,带着浓浓的讽刺。

苏以溟心里一噎,无法反驳。

五个月的身孕,足够以让他找不出理由否定陆已承的说法。

“不过,据我所知,苏以菲和裴总还有婚约,鉴于以前,我与裴总有着亲密的合作关系,所以,我代苏以菲通知了裴总,让他回来一趟,先处理一下和苏以菲之间的婚约问题,然后,我才能和苏小姐谈婚论嫁。”

裴熠要回来?!

苏以溟的心猛然紧,好像被人生生扼住!

“另外,明天我们军区见!”陆已承说完,抬步离去。

苏以溟听到军区二字,目光猛然睁大,陆已承的身影,一消失不见,他立即走到书房,打电话确认。

“陆已承已经回军区复职?”

“苏少,是的!不止是复职,他现在职位是副总司令,仅次于您的父亲!”

苏以溟手中的电话,直接掉在地上,气得双肩颤抖,最后忍不住,一拳打在桌子上。

“啊!”他忍不住,发出一声怒吼,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,全都扫落在地上!

“陆已承!陆已承!你给我等着!”

苏以溟在书房的怒吼,传到楼上,苏以菲紧紧的抓着被褥。她刚刚听到,陆已承说要娶她,她的心里,竟然还忍不住,有那么一丝惊喜。

还以为,他迫于苏家的压力,又和顾一诺离了婚,真的打算娶她。

后面,听到陆已承说,他已经告诉裴熠,让裴熠回来处理婚约的事情,如同一桶凉水,从头顶浇下来,让她通体生寒!

……

裴熠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情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至始至终没有等到苏以菲的电话,连一句解释都没有。

最后,却等来陆已承的。

陆已承竟然和顾一诺离婚,竟然要娶苏以菲?

这口气,裴熠怎么可能咽得下去?

苏以溟是真的不把他放在眼里啊!一个电话,就把他打发了。

看来,他是得回去,好好的处理一下!

“裴总,机票已经定好了,后天下午三点。”

裴熠将手里的烟按灭,站起身来,“把这几天要处理的工作,全部拿过来,我回国之后,有什么事情,立即向我汇报,不管什么时间。”

“是,裴总!”

……

顾一诺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,整整关了三天。她不想出去面对那些人的“嘘寒问暖”。三天的时间,足够这件事情平息下来。

找到充电器,一边充电,一边去洗手间整理自己。

一个小时后,顾一诺走下楼,陆宝宝立即跑过来,抱着她的大腿。

“妈妈抱!”小家伙伸出手,拦在顾一诺面前。

这几天,陆宝宝都是孙嫂哄睡的,顾一诺怕自己的心情影响到他。孩子是最敏感的,他还小,不应该承受这些负面的情绪。

顾一诺弯下身子,将陆宝宝抱了起来。

“妈妈今天有抹口红,所以不能亲宝宝,我们碰碰小鼻子好不好?”顾一诺朝怀中的陆宝宝说道。

陆宝宝立即将小脸凑过来,在顾一诺的鼻尖碰了一下。

“真乖。”

“一诺小姐,我准备了早餐,吃了再去上班吧?”

“不用了孙嫂,我今天要去学校,准备毕业的事情,中午会回来。”

“好的,那我中午多准备一些好吃的。”

“谢谢孙嫂。”顾一诺将陆宝宝放下来,小家伙一路小跑打开鞋柜,挑了一双鞋子,“妈妈,穿。”

顾一诺会在换鞋凳上,看着这双漂亮的鞋子,宠爱的摸了摸陆宝宝的头。

“宝宝的审美和妈妈一样呢,可是妈妈是去学校,不能穿这个高跟鞋,要穿这双!”顾一诺拿出千度的休闲款。

陆宝宝立即指着上面的图案,“妈妈,画!”

“是的,是妈妈画的,漂亮吗?”

“漂亮!”陆宝宝直接化身妈妈的小粉丝。

“在家乖乖,妈妈很快回来。”顾一诺换好鞋子,朝客厅的老爷子唤了一声:“爷爷,我去学校了!”

“好,开车小心点。”老爷子交待一声。

孙嫂立即走过来,看着陆宝宝,抱着陆宝宝走到外面送顾一诺离去。

陆宝宝歪着头,突然从孙嫂的怀里下来,手脚并用的朝二楼爬去,“爸爸,爸爸?爸爸……”一边爬还一边喊着。

老爷子听着陆宝宝奶声奶气的声音,心情一沉,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已承回军区了,不止是复职,还到了那个位置。只是,不知道苏家的事情,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好。

“孙嫂,你别忙了,好好的看着宝宝,别让他不小心摔了。”老爷子轻声吩咐。

“好。”孙嫂已经追上陆宝宝,跟着他在二楼,挨个房间找爸爸。

……

顾一诺开着车,来到学校。

现在的她,早已经不是刚进校园里的那个青涩的小姑娘,身上的衣服随便一件,都是大牌最新款。陆已承曾经为她承包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定制系列。

她的人生,多少人羡慕嫉妒,却只能仰望。

她和陆已承的离婚的消息,迅速的传进校园,整个学校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顾一诺拿起双肩包,关上车门,朝校园走去。

一旁路过的学生,纷纷侧目。

还以为,顾一诺离了婚会愁眉不展,要死要活的,没想到,人家依然貌美如花,今天的她,穿了一件看似普通的休闲套装,上面有一些碎花,看起来气色很好,粉嫩的能掐出水来,一点也不像孩子的妈妈。

“豪门啊,不是那么好嫁。现在还不是离婚收场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,她一个一穷二白的大学生,你知道这一嫁,她有坐拥多少财产吗?”

“是啊!听说,她和陆已承离婚,陆已承净身出户的!”

“我去,净身出户?!那顾一诺现在,自己就是豪门了!”

顾一诺一路走去,塞着耳机,所有的议论,都传不到她的耳朵里,她只想办完自己的事情,回家去陪陆宝宝。

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,还有一个多月就彻底的毕业,离开校园。她早已经将毕业要准备的东西,全都准备好。

刚走到教室,一通电话打了进来。

一看来电显示,她立即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“诺诺,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?你和已承怎么离婚了?”

“妈妈,我现在学校,等我回去,再好好的解释给你听。”

“好,要不妈妈安排一下,明天回去,陪陪你。”

“不,不用了,你才刚回去没多久,不要再来回奔波,我们回去再聊。”

“好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相隔了那么远的距离,她对诺诺的事情,万分牵挂。不过听诺诺的声音,仿佛并没有受这件事情的影响,她多少有些宽慰。

顾一诺挂了电话,把耳机抽了下来,看着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风景。

这里,真的很美。

已承已经正式回到军区,苏家的如意算盘落空了,接下来,就是慢慢的调查苏以菲的事情,不知道,这件事情,什么时候才能有头绪。

“顾一诺。”一道声音,在她的背后响起。

顾一诺转过身,看着来人,“校长,你好。”

“知道你今天要过来,刚好我有一件事情,要和你说,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“好的。”顾一诺跟着校长,来到办公室。

校长直接拿出一张邀请函,顾一诺打开一看,竟然是世界出名的F国皇家美术学院的邀请函!一收到这份东西,她立即就想到白聿。

“校长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每一届的优秀毕业生,我们都会推荐他们继续深造,你的成绩那么好,而且还是个学生的时候,作品就广泛得到业界的认可,甚至多次获奖,还被洛伊宫收藏,这些都是一个画家了不起的成就。你有没有愿意,接受这份邀请?”

“不!我不想再继续深造。”顾一诺摇摇头,“谢谢校长的好意,我心领了,对于未来,我有我自己的计划与安排。”

校长的脸上,闪过一丝失落,马上又恢复常色,“要不然,你再考虑考虑,这可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。”

“是白聿给您的这份邀请吗?”顾一诺直接询问道。

被戳穿了真相,校长就更加尴尬了。

“校长,我能不能问您一个问题?”

“你问吧。”

“白聿和伊丽莎白美术学院,究竟是什么关系?他绝不是以前来这里做过特聘教师这么简单。”

面对顾一诺的询问,校长的汗都冒出来了,白聿只是吩咐,不要在顾一诺在上学期间告诉她,他的真的实身份,并没有说,不要在顾一诺毕业的时候告诉她。

顾一诺现在,已经算是毕业了。

校长走到一旁,指着一张照片。

顾一诺发现,照片正中央站着的,就是白聿。

一瞬间,她明白了白聿的身份。

突然想起,她要高考的时候,白聿给她的指引,让她报考伊丽莎白美术学院!

“校长,你们是为什么才录取我的?”

“顾一诺,这其实不重要。”

“重要!”顾一诺的声音提高了几度。

校长都吓了一跳。

“对不起,这对我很重要,请您如实告诉我!”

“是因为你的成绩和绘画功底,都达到了我们学校的招录要求,不过,校董在之前就提过你,当然,也要受一些特殊的照顾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校长,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顾一诺转身,朝外走去。

她怎么那么笨,竟然这个时候,才知道白聿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身份!白聿为什么,要在她要毕业的时候,又发来一张这样的邀请?!

他究竟是何用意?

难道,他远在F国,都知道,她和陆已承离婚的消息吗?

顾一诺回到教室,整理好自己的资料,离开校园。

之前,妈妈一直在白聿的按排下,在F国的皇家医院接受治疗,而且白聿很早就知道,顾茗雪是冒名顶替她的身份,他一直都没有说出来。

他究竟还有什么计划?

和苏家,有没有关系?

这一份邀请,真的打断了顾一诺平静的内心。

走出校园,一道身影直接迎着她走了过来。

“顾小姐!”

顾一诺吓了一跳,看着来人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一直跟着她的保镖已经围了上来,那人立即退后一步,与顾一诺保持距离。

“顾小姐,我是裴总的助理,我们以前,应该有过几面之缘。”那人立即自我介绍。

顾一诺想起来了,目光朝四周望去,果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豪车,裴熠摇下车窗,朝她这边看过来,目光与她对视。

裴熠这么快就回来了!

“我们裴总,想请顾小姐吃个饭,不知道顾小姐,可不可以赏面赴约。”

“在什么地方,我自己开车过去。”

“水云轩,我们裴总包场了。”

“你们先走一步,我随后就来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看着那辆豪车缓缓朝前方驶去,顾一诺走向自己的车子。

“太太,您真的要去赴裴熠的约?”

“他在苏以菲这件事情上,很重要,我想知道,他这一次的来意。”顾一诺拉开车门,启动车子朝裴熠消失的方向而去。

几个保镖立即追了上去,他们要确保太太的安全。

……

水云轩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帝都数一数二的高档中餐厅。

裴熠竟然包场了!

这一顿饭,吃得太奢侈。

顾一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,来到裴熠所在的位置。

裴熠立即站起来,朝顾一诺伸出手,“今天能请到顾小姐,万分荣幸。”

顾一诺抬手,握了一下,裴熠已经松开手,一点不失礼节风度。

“不知道裴总今天找我来,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为了苏以菲。”

顾一诺都没有想到,裴熠这么直接。

她忍不住,打量了裴熠一眼,除了一身邪魅,琢磨不定的之外,长得一副好皮相!更是早有传言,他生性好色,只要处女。

他更有一个,给他戴了绿帽子,与他的下属私通的前妻。那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前妻,被他亲手折磨死!

“顾小姐在刚刚打量我的这一分钟的时间里,脑海里想的一定是关于我传言吧?”

顾一诺有些尴尬,竟然被他看破。

这双眼睛,深邃如枯井无波,哪怕看上一眼,都能把人吸进去,却看不透他一丁点的思绪。

裴熠笑了笑,这一笑,显得他随和一些,亲手给顾一诺斟茶。

“顾小姐不必拘束,我只是想听一听,你对这个事情的看法,我觉得我们之间,对于这件事情,会更有话题,或者是共鸣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下一章,开始打脸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