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章:做过两次亲子鉴定?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想知道,你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?”

“或许,顾小姐有更好的意见?”

顾一诺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,玩弄心计什么的真是太累了,这种像打太极一样说话,她也不擅长。

“我倒是希望,你能像是传闻中对你前妻那样对苏以菲。”顾一诺直接说道。

裴熠端起茶杯的手,突然停顿了一下,接着,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“我一直以为,你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,没想到,你也是一只小狼崽。”

“那得看对什么事,对什么人。”

裴熠十分赞同的点点头。

“我今天,只说两点,你自己定断。第一: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,苏以菲怀着五个月的身孕这件事情才曝光出来,我亲眼见她和陆夫人一同出入商场。第二: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已承的!”

“听得出来,你还是相信陆已承。”

“当然,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,他是我选中的男人,我难道去相信别人吗?”顾一诺淡声回应。

裴熠握着茶杯的手,不停的在茶杯的镂空花纹上游移着,茶水轻轻的颤动着,裴熠的目光落在清亮的茶水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服务员端着精美的菜肴走上来,打断了裴熠的沉思。

“很感谢,你能和我说这些。”裴熠突然抬起头,朝顾一诺道谢。

顾一诺倒是愣住了,不知道这谢意,从何而来。

“裴熠,其实一开始,你和陆已承都不是敌对关系。”

“怎么,想替陆已承拉拢我?”

“不是,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。”

“这一点,不可否认。但是,一但发生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,你知道,陆已承让我失损有多严重?从没有人像陆已承这样,给我这么沉重的打击!”

“不过,我还是希望,苏以菲的事情,请你理智对待,不要随便被人利用,忽略谁才为这件事情负责。”

“还有和陆已承复合的可能吗?”裴熠突然问道。

顾一诺笑了笑,“我这一生只认定他!在我的心里,一本结婚证并不能代表什么,我和他,从未分开过。”

“取杯酒来。”裴熠朝一旁的服务员交待道。

两分钟后,一杯白兰地端了上来,裴熠端起来,朝顾一诺举杯,“女人,还是不要喝酒的好,以茶代酒,喝一杯。”

“我不会喝酒。”顾一诺端起杯,朝裴熠的酒杯碰了一下。

她感觉,裴熠并不像传言中的那么不堪,相反,他能从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孤儿,走到今天的位置,自然有他非同一般的能力!

裴熠这一生,从来没有哪个人,和他说过这样的话。

也没有哪个人,愿意坚定的陪在他的身边。

除了背叛,还是背叛。

“真的很羡慕陆已承,能遇到你这样的女人。”裴熠说完,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转过身,看着裴熠的背影,也缓缓站起来,离开此地。

裴熠开着车子,直冲苏家而去。

苏以溟听到下人说,裴熠来的时候,迅速下楼,裴熠的身影,已经直接朝二楼走去。

“裴熠!”苏以溟直接拉住裴熠的胳膊。

裴熠甩开苏以溟的手,直接朝苏以溟挥了一拳!

苏以溟没有预料到,裴熠会对他对手,狼狈的从台阶上跌落下去。

苏以菲听到下面的打斗声,迅速从床上弹起来,直接将门反锁!

裴熠听到落锁的声音,站在门前,目光阴寒。

苏以菲不断朝墙角逼去,吓得浑身颤抖,裴熠杀了她都有可能!她不知道这个门能坚持多久,她甚至能感觉到,独属于裴熠那种阴冷的气息!

“以菲,你在怕什么?”裴熠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。听起来,并没有什么怒气,但是就是让人毛骨耸然。

苏以菲紧紧的咬着下唇,不敢吭声。

“你也受害者,不是吗?你不是被强迫的吗?”

苏以菲还是不敢回应,她朝四周望去,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防身的用品。

苏以溟从楼下跑上来,看着裴熠的背影,“裴熠,你冷静一点,这件事情,都非我们所愿,发生的太突然了,所以,以菲她也是无辜的!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公平。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们可以尽量的弥补。”

“弥补?苏以溟,我是乞丐吗?还是你觉得,我很好说话?”裴熠冷声反问。

苏以溟的身后,是一些保镖,已经将整个屋子围住。

裴熠只有一个人站在二楼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人,不知道为什么,那道身影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让人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。

“你就算是杀了以菲,你自己又能捞到什么好处?你以为,你能活着走出苏家?”

“苏以溟,你以为,就凭你能威胁得了我?”

“不,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!只是想和你,好好的谈一谈。”

“刚好,我今天也是来谈谈的。”裴熠的唇角浮现出一抹淡笑,“我要见苏以菲。”

说完,他从楼上走下来,直接从苏家的客厅里,拿出一瓶酒,坐在客厅里,自顾的喝了起来。整个客厅里,都是苏以溟的人,裴熠的一举一动,都在这些人的监视中。

苏以溟的脸上,被挥了一拳,一片青紫,唇角带着一丝血迹,他抬手抹了一下,走上前敲门。

苏以菲听到敲门声,吓了一跳。她现在的精神就像是一根绷紧的弦,稍一些风吹草动,都能让她崩溃!

“以菲,是我,开门。”

“裴熠走了吗?”

“他要见你!”

“不!我不要见他!”

“以菲,你听我说,你不出来解决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,你现在出来,我陪着你,一起去见他。”

苏以菲的内心在剧烈的挣扎,最终,还是上前,将门打开。

苏以溟拉着她的手,将还有些迟疑的她拽了出来,扶着她的肩膀下楼。

裴熠抬眸,视线落在苏以菲的身上,缓缓下移,定格在她隆起的肚子上。

仅仅是这一眼,苏以菲都能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被那道冰冷如霜的眼神凝固,她站在最后一个台阶,怎么也不愿意再上前一步。

“裴熠,你有什么话,不防直说吧。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和平的解决。”苏以溟已经让人查了一下,裴熠今天是一个人过来的。

“以菲,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

“我……”苏以菲缩在苏以溟身后,她一敢直视裴熠的目光,那道目光,仿佛能将她看穿。

她心虚。

“对,对不起。”

“对不起?是因为你的心里一直都没有我,对我只是利用。还是,怀着别的男人五个月的身孕了,还没有对我这个未婚夫有任何的说法?哪怕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?”

面对裴熠的质问,苏以菲无法反驳。

裴熠这才知道,为什么,他的心里对苏以菲始终有一种感觉,感觉她对陆已承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。现在,得到答案了。

她不愿意与自己突破最后一道防线,也是为了陆已承!

怀孕五个月,才公布于众,她是巴不得爬上陆已承的床,怀上陆已承的孩子!

从始至终,她都没有想过,把他裴熠置于何地!

“裴熠,这件事情,总要有一个解决的方法,你有什么要求,尽可以提出来,能做到的,我们苏家一定会满足你。”苏以溟现在,只想把裴熠安抚住。

“我要的,也不需要你们给!况且,你们也给不起。我想要什么,我会自己来取!”裴熠说完,转身离去。

裴熠走后,屋子里的压抑感,并没有散去。

苏以菲紧紧的抓着苏以溟的衣袖,“哥,裴熠刚刚那句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事,去休息吧,剩下的事情,我来处理。”苏以溟安慰了一句,转身走了出去。

苏以菲怎么可能安得下心,事情的发展,早已经脱离轨迹,她现在,都不知明天会怎么样!

……

离婚后,陆已承从来没有出现在顾一诺的面前。

顾一诺只知道,陆已承住在盛世皇朝,她让小刘去送了一次日常用品和衣物,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她听说,裴熠已经和苏以菲公开解除了婚约,但是,裴熠并没有出国,而是在帝都住了下来。

看了一下时间,她和席文越约好时间差不多快到了,得赶去赴约。

在一家咖啡厅,席文越早早的来到这里,等着顾一诺。

他似乎已经猜到,顾一诺找来的用意。

干他们这一行,任何事情,消息总是最灵通的。

顾一诺将车子停下,摘下墨镜朝面前的咖啡厅走去。

午后,人并不多,暖暖的阳光洒在明亮的玻璃窗上,折射出一道道炫目的光晕,席文越就坐在那里,还是那副圆框的眼镜,斯文的像个书生,却又有着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神秘。

顾一诺摘下墨镜。席文越立即朝她招手。

“你来了多久了?”

“刚到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这一次又要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为雇主解决困难,是我们的工作。”

“上一次的事情,还没有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客气,我只是恬好路过。”

“这一次的事情,可能有些棘手。”

“你哪一次的事情不是很棘手的?”

顾一诺忍不住笑了一下,点点头,“的确,你说对,每一次都很棘手。”

其实,席文越早就暗暗调查了这件事情,他也不确定,顾一诺有一天会不会找他帮忙,就是听到她的事情,总是会控制不住的去关心,想要弄清楚。

一但她需要,他可以以最快的时间,帮她解决,或者给她帮助。

“相信,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,你也听说了,我想让你帮我查一查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,这是我整理的资料,以及一些线索。”顾一诺打开包包,将东西拿了出来。

席文越接过来,看了一遍,和他调查的情况差不多。

他这里,还有一点,顾一诺没有掌握的线索。

“你放心,我想办法。”席文越答应下来。

“需要多少钱,打到你以前的帐户吗?”

“先不急,等我查出来,再付费也不迟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

顾一诺点点头,叫了服务员,点了两杯咖啡。

阳光洒满的午后,两人都没有出声,只有咖啡的浓香,在四周的空气中弥漫,久久不曾散去。

……

苏父本来还在疗养,因为陆已承回军区,他也立即出院,回到军区。才短短的几天,他发现,军区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以前他计划安排的任务以及演习,还有各方面的部署,均被推翻,陆已承大有大刀阔斧改革之势。

会议结束,苏父回到办公室,揉了揉眉心。

一位副将立即走进去汇报。

“苏老,从前天开始,军区好像有暗中调动,大有恢复原第四军区的意思,之前第四军区是陆已承一个人说了算,就算是您也无权过问。如果是这样,我们将会更加被动。”

“在国内,是没有办法与陆已承抗衡,现在只能依靠外交的力量。”苏父说完,又是一阵猛咳。

“现在,外交部也被时御霆完全控制。”副将有些担心。

“我会让军区的人去处理。”

“是!那军区现在调动的情况……”

“不用理会。”

“是!”

苏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,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他不能让自己用半生的时间,打下的基础,毁在陆已承的手里!

基地被毁,对他来说,已经是一个沉痛的打击。

这短短的时间,苏父看起来,苍老了十岁!

他不知道,他在外交方面的关系,早已经被陆已承控制!通过那个被苏家追杀的处长说出来的资料。

时御霆已经通过各种渠道,和那几个国家取得联系。并且将基地的情况,全部如实相告。

这些基地就像是一个毒瘤,这些国家一但知道基地的存在,自顾不暇,怎么还有空去理会苏家。

苏家这些年,建立起来的关系,主要就是用于这些东西的研究!有很多,都是暗中进行。

一但苏家的外交关系破裂,陆已承刚好可以利用这些,重新扩展外交活动。

目前,时御霆已经准备和各国的负责人,进行接洽。

陆已承就是要把苏家的人全都困住,让他们走投无路!所有的帐,一起清算!

盛世皇朝

靳司南打开一瓶酒,倒了一杯,递到陆已承面前。

“我听说,阿霆那边,进行的很顺利,恭喜你,终于要开始收网了。”

“苏家会感觉到越来越紧迫,如同一根绳子吊在脖子上,却无力逃脱。”陆已承淡声回应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靳司南立即给他又添了一杯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“哟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我今天是特意过来,陪你喝酒的,不醉不归!”

“今天晚上,刘夫人主持的一个中大型企业的联谊会,你听说了没有?”陆已承突然朝靳司南询问道。

“听说了!我和晚晚也收到邀请函,不想去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靳司南愣了一下,点点头。

“嫂子一定会去,她和刘夫人的关系一向很好,就算是捧个场,她都会去的。更何况,她现在是一诺股份的大总裁,还是千度公司的董事长,风盛游戏公司的董事。”

一提起顾一诺,陆已承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。

“你说,这几年你这么卖命,是不是就是为了给嫂子挣家业?”靳司南凑了上来,贱贱的问道。

陆已承不出声。

靳司南抬手指了指,一脸贱笑,“不说我也知道。”

“有个事情,需要你帮忙。”陆已承的语气,突然正经起来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那个拾荒者在苏以溟的手中,但这么几天过去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!我手下的人全都恢复编制,不好出面。你找几个人,不管用什么办法,把人弄出来,不论死活。”

“好!”靳司南立即答应道。

……

顾一诺接到刘夫人的邀请函,提前下班,回家换衣服,准备去赴约。

这还是她和陆已承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之后,第一次公开出现在这种场合。

收拾好之后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她从来不曾如此,光鲜艳丽,自信从容。

四十五分钟后,她来到这一次的联谊会的地点,刘夫人早早的在大厅里候着各位宾客。

一看到顾一诺的身影,立即迎了过去。

看到顾一诺明艳照人的模样,暗暗松了一口气,陆太太与陆少之前爱的轰轰烈烈,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她还以为,离婚对陆太太的打击很大,要有一段时间,无法走出阴霾。

没想到,看起来,丝毫没有影响。

“陆太太,我还以为,你今天不会参加。”

“我刚好有时间,自然是要过来的。”

“你能来,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“小诺!”一声呼唤,在背后响起。

顾一诺转过身,看到许瑞的身影,从车子上下来,今天的他,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装,时尚却又不失成熟,配上他阳光帅气的外表,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,掳获多少芳心。

“许总!你好,你好。”刘夫人立即上前打招呼。

“刘夫人,你好。”许瑞走上前,和刘夫人寒暄了几句。

“我和小诺一起进去,刘夫人你忙吧,不用管我们。”

“好,好。”刘夫人立即点头。

许瑞一直在等着顾一诺去画室,可是半个月过去了都没有等到。今天,他也没有想到,她会来,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他来对了。

看着她没有像想象中的憔悴伤心,他一直悬起的心,总算是落了下来。

“我们一起进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一边聊着,一边朝前面的富丽堂皇的大厅走去。

帅哥美女的搭配,总能在一秒钟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,漂亮的水晶灯下,许瑞绅士的牵着顾一诺走进来,如同王子公主一般。

靳司南看到这一幕,咂了咂嘴。

简慕晚转过头,看着人群中的那两道身影,“还不如让一诺把陆少甩了,和许瑞在一起算了。”

“我敢说,陆少光是看着嫂子和许瑞站在一起,都得喝一大缸醋,你信不信。”

“光喝一大缸醋有什么用,他怎么不证明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他的啊!”

“陆少有陆少的难处,他得顾全大局。”

“是啊,顾大局,逼得自己的老婆退位,让小三当道?!”

靳司南立即搂着自己的女人,轻声哄着,“好了,好了,我们不说这件事了,陆少说让我们过来,他自己怎么还没有来?”

苏家

苏以菲看着面前的人,的确是陆已承的下属。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陆已承竟然派人来接她,参加一个什么联谊会。

苏父在军区,苏以溟也不在家,只有几个负责保护苏以菲安全的保镖。

“我身子不方便,还是不去了,麻烦你和陆少说一声。”

“苏小姐马上就要和我们陆少定婚了,这种场合,苏小姐总不好让我们陆少一个人去参加吧?”曹洋反问了一句。

苏以菲的心里,还有些犹豫。

裴熠和她退婚了,陆已承也和顾一诺离婚,并且那天来到苏家,他也说了,只要裴熠和她的婚约一解除,就考虑她们的婚事。

他既然答应要娶她了,是不是以前的仇恨都可以既往不咎?

顾一诺都和他离婚了,他以后要娶的人,是她。

“苏小姐,陆少在等着呢,不要让他等太久。”

“好,我去换一身衣服就来。”苏以菲发现,她还是没有办法,拒绝陆已承。

不管她曾经多恨,只要他招一招手,她就会抛弃一切,走向他的方向。

她爱得太卑微,卑微到迷失自我。

曹洋看着苏以菲的背影,心里一阵冷笑,这种女人,还想嫁给陆少?简直是恬不知耻!

十五分钟后,苏以菲从楼上走下来。

“我开自己的车子就可以。”苏以菲朝曹洋说道。

她要确保自己的安排,这几天她的情况还算稳定,但是难免,会有什么意外发生,带上几个保镖一起,她的心里踏实一些。

她和陆已承的事情,现在人尽皆知,她相信,陆已承不可能在公开场合对她下手,要不然,他会惹上一堆麻烦!

车子缓缓朝前方开去,苏以菲的心里,还是七上八下。

陆已承接到曹洋的电话,知道苏以菲已经出发,依靠在车门旁的他,抽了一根烟点上,抽完这一根烟,他才拉开车门,启动车子朝今天的联谊会的方向而去。

会场内,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。

许瑞一直陪在顾一诺的身边,两人与一些熟悉的人打过招呼,就找一个安静的位置,坐下来休息。

裴熠拥有着一位身段极好的红衣女孩,朝顾一诺和许瑞的方向走来。

“许总,顾小姐,不知道方不方便一起坐?”

“裴总,请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裴熠搂着美女的手,松开,“听说,顾小姐和许总,是高中同学?”

“是啊。”许瑞点点头。

突然,会场上出现一阵骚动,顾一诺朝人群中望去,猛然站起来。

陆已承?!他怎么出来了!

他的身后,还跟着苏以菲!怪不得,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。

现在整个会场的人,目光都落在陆已承和苏以菲的身上。不少人的目光,偷偷的寻找着顾一诺的身影。更加惊讶的发现,顾一诺竟然和裴熠坐在一起!

这个世界,究竟是怎么了?!

苏以菲来的路上,就已经想过,会是这样的场面。

但是她是和陆已承一起来的,她就不惧任何的流言蜚语!陆已承还像以前一样,至始至终都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。两人站在一起,更像是不认识的陌生人。

虽然她这么想,但是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。

面对这么多人的目光,她有一种想逃的冲动。

她甚至不知道,一听到陆已承邀请她来,神鬼使差的,她就没了主意,答应过来。

刘夫人一看到苏以菲,整个人都不好了!

陆少这是什么意思?领着小三堂而皇之来这种场合?这是一点名声也不顾忌,准备会实这个渣男的身份了?

苏家这样的教养和出身,一样也能养出这样的贱人!

还说是陆少强迫她?偷偷的怀了五个月的身孕才出声,这点心思,能隐瞒得了谁!

“来人,给苏小姐一杯饮品。”刘夫人走上前,看着苏以菲的眼神,带着几分鄙夷。

一个服务员走上前,端着一杯酒和果汁。

“慢着!”一道声音突然响起。

顾一诺愣了一下,发现出声的,竟然是裴熠身边这个红衣美女,不管从哪方面看,这个女人都堪称尤物,裴熠的眼光,从来都没差过。

只见这个女人摇着手中的扇子,笑意盈盈的走了过去。

“苏小姐,是喝酒呢,还是喝果汁?”

“果汁。我有身孕不能喝酒。”

红衣美女端起那杯果汁,所有人都以为,她要把那杯果汁给苏以菲,没想到她端到自己面前,在里面吐了口口水。

这样的举动,让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苏以菲的脸色,顿时惨白到了极点。

这个女人,是个什么东西,竟然也敢上来羞辱她!

苏以菲隐忍着怒气,正准备抬手给这个女人一巴掌,没想到红衣美女的动作更快,直接将果汁泼到了苏以菲的脸上!

“苏小姐,听说我们裴总,最喜欢的就是你这张小嘴,怎么样,果汁好喝吗?”

苏以菲一阵恶心,一旁的人,没有一人同情她的遭遇,全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她拿起纸巾,把脸上的污秽擦干净。

“陆少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苏小姐!时间还早,才刚来怎么就走了?”刘夫人拦在苏以菲面前。

既然来了,怎么能轻易的就让她走了。

“呸!”一个人朝苏以菲吐了一口口水。

“我就不明白了,堂堂的裴夫人不愿意做,竟然要折散人家的婚姻,上赶着做小三!”

苏以菲不知道,跟她一起来的保镖都在什么地方,怎么没一个人出来。

她已经被这些人围住,想走都走不了!

她是和陆已承一起来的,难道她被这样羞辱,陆已承都不顾自己的颜面吗?!

陆已承让苏以菲的来意,就是希望她受尽羞辱,他的颜面,不是被苏家抹黑到渣的不能再渣的地步吗?

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!

“苏家大小姐,这是在用自己来诠释,什么叫下贱。”

“看来,平常那些清高都是装的啊!”

苏以菲的脸火辣辣的,一人一句唾沫,都能把她淹死。她抬起头,朝陆已承望去,希望他能给她解围,只要他说一句话,这些人绝不敢这样。

顾一诺看着这一幕,没有出声,难道,已承的意思,就是让苏以菲在所有人面前丢尽颜面?

这样的羞辱,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。

“明明和裴总有婚约,这算不算是水性杨花?”

“水性杨花都是抬举她了!”

苏以菲暗暗握紧双手,看着面前鄙夷的目光,“在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,我已经昏迷不醒!不是我能控制的!”

“你确定你清醒的时候,不应该是陆少担心自己的清白吗?”一人反问。

苏以菲噎了一下。显然,她这么说,根本就站不住脚。

“依我看,你是脚踩两只船吧?和裴总订婚心里又想着陆少,要是并非你所愿,怀上孩子的时候,就能解决了,为什么偷偷的怀了五个月,还是舍不得!”

“苏小姐,你的手段真高明,想用孩子来栓住一个人,仗着你们苏家的家势,逼着人家陆少负责。”

苏以菲气得胸口不断起伏,她得离开这里。

靳司南终于明白,陆已承为什么一定要他来,是时候,轮到他上场了。

简慕晚发现,靳司南端着酒杯,朝人群中走去。

“我觉得吧,苏小姐太可怜了!”

一旁的人顿时朝靳司南望去,靳三少和陆大少不是好基友吗?这种场合,怎么会向着苏以菲说话?

“苏小姐,知道你为什么可怜吗?那天,你说你失去意识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结果你发现自己怀孕了,就赖到了陆少的身上,你就没有想过,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就是陆少的吗?”

“靳司南,你什么意思?亲子鉴定都做出来了!还能有假?”

“亲子鉴定嘛,就像你哥苏以溟说的,要作假太简单了!更何况,你们苏家,可是一手遮天啊!”

在场的人一听,原来不是替苏以菲说话,是公开质疑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陆少的!

“你!你这是胡说!”苏以菲已经词穷了!

“相信,大家还云里雾里,不知道事情的经过。想不想知道?”

“想!当然想!”

“三少,快说说啊!”

“当天晚上,陆少的确是和苏以菲在一起,是为公事。车子出了事故,翻下大桥,两个人都昏迷了,陆大少醒来时,苏小姐已经不知踪影,然后,喜当爹了!”

靳司南半开玩笑似的,将事情的经过讲出来。

这,只是个铺垫。等以后,找到证据,也更能让人信服,可怜的陆大少,只能靠这样,一步一步的洗白自己。

“亲子鉴定的结果,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陆已承的!”苏以菲颤抖着强调。

“谁知道呢,那份报告的真实性有待商榷。我好心的提醒一下苏小姐,那里荒郊野外,也不乏一些流浪汉啊拾荒者出没,你还是弄清楚的好一点。以免,到时候,查到真相,伤颜面是小,孩子的亲生父亲,苏小姐能不能接受,才是大事啊!”靳司南说完,优雅的摇曳着杯中鲜红的液体。

他的话说完了,功成身退。

苏以菲的心,猛得一颤,刚刚的那些话,对她来说,都不算什么,靳司南这些,才算是狠!

一旁的人,小声议论。

陆少的为人,品性,怎么可能是那种人!

再说了,陆太太和苏以菲比起来。是个男人都不可能看得上苏以菲!

要是陆少真的对苏以菲有那种想法,早在苏以菲在军区当他的下属的时候,不就发生关系了?!

陆少不会真的是喜当爹,被苏家当成冤大头了吧?

苏以菲的目光,朝人群后的顾一诺的望去,突然发疯了似的推开面前的人,朝顾一诺走去。

“是你!是你安排今天的这一切,想要羞辱我,对不对?”

顾一诺轻笑一下,抬手甩了苏以菲一巴掌。

“我以前就说过,小三就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你招摇过市,还怕别人羞辱吗?苏以菲,是谁给你勇气,让你还敢来挑衅我?”

苏以菲捂着火辣辣的脸颊,被顾一诺的气势震慑住。

陆已承在一旁,只关心他的诺诺,手打疼了没有!

“苏小姐,从今天起,你就改名叫苏小三。这名字多贴切!”刘夫人走上前,补充了一句。

“陆少,这件事情,你可得弄清楚,如果这孩子不是你的,太冤枉了,还是再查一查吧!”一人朝陆已承建议道。

苏以菲一听,心中一急,脱口而出:“不!我已经做过两次亲子鉴定,医生说,胎儿太大,不能再抽羊水了!”

“两次?”顾一诺立即抓住苏以菲话柄,“从始至终,已承都只抽过一次血,你哪里来的两次亲子鉴定结果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