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:人找到了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人也是一脸诧疑,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,这种亲子鉴定的方法,是有风险的,而且稍有不慎还会伤及胎儿的健康。

苏以菲竟然做了两次!

苏以菲被顾一诺质问,心里一慌,她刚刚太激动,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竟然将上一次的事情说了出来!现在想要收回来,也来不及了!

“既然,你这么笃定,你怀的是已承的孩子,有必要去做两次亲子鉴定吗?”顾一诺又追问了一句。

“我,我……”苏以菲一时语塞。

四周看着她的目光,全是怀疑的神情,她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她是有理的据的,却心里莫名的慌乱起来。

亲子鉴定,还需要做两次吗?

还是说,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“这两次的结果,不会是不一样吧?”一人带着几分讥笑朝苏以菲询问道。

“不!两次是一样的!一模一样的鉴定结果!”苏以菲立即说道。

“是吗?那苏小姐,可得拿出证据来!”

“我觉得这事,越说越蹊跷。”

“陆少,你还是好好的查一查,不能让自己蒙冤更不能让自己的太太跟着受委屈。”刘夫人朝陆已承提醒道。

“多谢各位的关注以及信任,这件事情,我会查清楚。”

简慕晚从人群中走过来,站在靳司南身边,“陆少,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,跟踪报道此事。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一旁的人也八卦起来,这位简小姐,可是不简单,简直是霸占着娱乐圈里的半壁江山,手下有几个传媒公司,口碑都不错。

这一下,有简小姐跟踪报道,这可有好戏看了。

简慕晚朝顾一诺走了过去,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“苏小三,你可以滚了,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,好好的一个联谊会,被你给破坏,以后就像老鼠一样,藏在下水道里,不要出来见人就好,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“保安!”刘夫人直接唤了一声。

两个保安走过来,一脸鄙夷的朝苏以菲说道:“请你出去。”

苏以菲的血液,都凉到结霜,她朝陆已承看了一眼,又朝裴熠看了一眼,最后,把目光定格在顾一诺的身上,强烈的怒意,让她难以承受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!把她给我哄出去!”刘夫人又喝了一声。

两个保安直接架着苏以菲,将她拉了出去。

苏以菲被拉到外面,被控制的保镖才从远方跑过来。

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保镖关切的询问道。

“回家!”苏以菲的声音,颤抖,她怕下一秒,她会忍不住,在这里崩溃的大哭!

保镖立即将车子开了过来,苏以菲坐在车子上,泪水再也控制不住,流了出来。她抬起手,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她竟然还对陆已承,存着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,她竟然还幻想着,他会因为孩子,娶了她,两人的关系,能够缓和一些。

她竟然认不清残酷的现实,陆已承恨不得让她死!

没有怀着这个孩子之前,他是这样的想法,怀着这个孩子以后,他依然没有改变!

想着今天她的所经历的一切,她什么勇气都没有,甚至想要一死了之!

但是,她不甘心!

苏以溟回到家,发现苏以菲不在,连忙问了下人。

这个时候,以菲竟然出去了!而且还是和陆已承的手下一起出去的!

苏以溟急切的朝外走去,突然发现,远处有一辆车子急速驶来。正是苏以菲的车子。

苏以菲一到门口,看到苏以溟,立即询问道:“上一次,做的亲子鉴定的结果在哪里?”

“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你告诉我!我要看那份亲子鉴定的结果!”

“你是不是去见陆已承了?你怎么还不死心?非要自取其辱吗?”

“把那份亲子鉴定的结果给我!”苏以菲突然大声喊道!

苏以溟愣了一下,“那份证明,我已经扔掉了。”

“扔了?那么重要的东西,你怎么能扔了?”

“不是有你在军区医院里做的那份吗?那份证明,足够以证明一切!”苏以溟反驳。

他不知道,为什么以菲突然在意之前的那份证明,难道是她想起什么了?或者是发现什么了?

苏以菲的心里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她至始至终,都没有看到那份亲子鉴定证明,靳司南的话,控制不住的浮现在脑海中。

“那里荒郊野外,也不乏一些流浪汉啊拾荒者出没,你还是弄清楚的好一点。以免,到时候,查到真相,伤颜面是小,孩子的亲生父亲,苏小姐能不能接受,才是大事啊!”

苏以菲突然感觉,脚下软,差一点摔倒在地上。

苏以溟立即扶起她,朝屋内走去。

她的心好乱,不会出现那种事情,绝对不会!

她怀着的孩子,就是陆已承的!

回到房间,她将自己关进洗手间,一些画面,从眼前闪过。

她虽然对于那天晚上的发生的事情,没有任何记忆,可是第二天,她醒来后,还是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!

她记得,她洗澡的时候,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臭味。

她以为,是因为车子翻到了桥下,衣服脏了的原因。

后来她才听说,她是被一丝不挂,在桥下找到的。

她们翻车的地方,与桥下,有一定的距离,她怎么可能,会在桥下?

苏以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突然吓了一跳。

不,不会的!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,一定是陆已承为了开脱,编出来的借口,好分散注意力!

孩子就是陆已承的,就是他的!

苏以菲不停的给自己打强心针。她不要再想下去,什么也不要想。

突然,肚子隐隐作痛,她立即出了洗手间,找到安胎的药服下,躺在床上,深吸了几口气。

医生说了,月份越大,她的情况就越危险,以后,她哪也不去,就在家里,好好的安胎!

……

联谊会,还在继续。

简慕晚抛开靳司南,一直陪着顾一诺。

许瑞一直在那一桌没有离开,裴熠也在。

陆已承和靳司南远远的在另外一边。两人的目光,不时的朝那桌望去。

“刚刚是裴总的意思吗?竟然这么羞辱自己的前未婚妻。”简慕晚突然朝裴熠询问道。

“不是我,也会是别人。”裴熠一点都不回避,“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!顾小姐,有空再给你,一起吃饭,上一次,是我失礼了!”

顾一诺站起来,裴熠已经拥着美人,抬步离去。

“这个裴熠,有时候看起来,也挺顺眼的。”简慕晚朝顾一诺说道。

就今天晚上,那一出羞辱的戏码,简直大快人心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也想回去了。”顾一诺站起来。

她一起身,那边的陆已承立即也站了起来。

简慕晚当然注意到这一幕,媚眼闪过一丝狡黠,立即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和她一起朝外走。

许瑞本来就是冲着顾一诺来的,顾一诺一走,他自然也不会留下。

几人都走到外面,靳司南真想把自己的女人拉回来,她动一动心思,他就知道她想干什么。陆少最近够苦逼的了,就不要再给他添堵了。

“一诺,你的车子借我一下吧?”简慕晚搂着顾一诺的胳膊,娇声说道。

“你不是和阿南一起来的吗?”

“可是,他和陆少约好,要一起出去,我自己又没车,不想让他送我了。”

等等!

靳司南和陆已承同时懵逼了!

他们什么时候说要一起出去?!

简慕晚说完,又朝许瑞望去,甜甜一笑,“许总有空吗?能不能送我们一诺回家?”

“当然有空!”许瑞点点头。

陆已承的脸色黑如锅底,靳司南更想把这个不怕死女人拉回来,回家好好的调教!

靳司南主动走上前,把简慕晚拉回自己身边,“晚晚,我和陆少要谈的事情,刚刚就说完了,我陪你一起回家!”

说着,就把简慕晚拉走,不给她再给陆少添堵的机会。

至于许瑞,让陆少自己摆平!

顾一诺见靳司南拉着简慕晚走了,转身朝许瑞说道,“我自己开车回去,你回去的时候,小心点。”

许瑞点点头,“好,你也一样。”

他说完,朝陆已承望了一眼,发现陆已承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。

忽然有一种感觉,即使小诺的陆已承离婚了,他依然没有资格有那种心思。

许瑞走后,只剩下顾一诺和陆已承。顾一诺暗暗握了下手,手心里全是汗,还有一丝尴尬。

她现在,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,他一定还在生她的气。

时间仿佛静止了,两人就站在这里,谁也没有开口。

顾一诺受不了这种气氛,转过身看着他,“陆先生不走吗?”

“我没有开车。”陆已承淡声回应。

这是什么意思?想要她送他?

“不如,我送你一程?”顾一诺轻声询问。

“车钥匙给我。”陆已承朝她伸出手。

顾一诺从包包里拿出车钥匙,陆已承突然解开扣子,把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,这才转身去开车。

她忽然有一种,被他的温暖包围的,像是他有力的臂弯,将她紧紧的搂住。缓缓闭上双眼,感受着这美妙的感觉。

陆已承将车子开到顾一诺面前,抬眸看着她。

璀璨的灯光中,她一如他心中的那般美好。离婚了,也不见她有丝毫的伤情。

“上车!”

顾一诺突然惊醒,想着刚刚的幻想,脸颊火辣辣的,拉开车门上车。

陆已承开着车子,朝前方驶去。

“看来,离婚对你,好像没有什么影响,过得不错。”

“托陆先生的福,净身出户,我当然没有什么不如意的,过得很好。”顾一诺反驳了一句。

“你过得好就好!”

车内的气氛,陷入尴尬。

又走了一段,陆已承把音乐打开,轻柔的音乐响起,心情都平复了不少。

顾一诺的脑海里,突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莫不是他以为她不相信他是清白的,才和他离婚,今天把苏以菲拉出来,是想让她看清楚!

陆已承的确有这样的心思,而且在和苏以菲对质的时候,他看得出来,她是向着他的,这让他的心里,终于舒坦了一些。

一看到她和许瑞一起,他瞬间就炸毛!

顾一诺发现,他们一直在绕圈,刚刚就走过这个路口了!

“你回哪?盛世皇朝吗?”

“还能回哪?!你不是都让小刘,把我的东西送过去了吗!”让他连回去的机会都没有,他还能去哪!

顾一诺只是怕他在外面,不太方便,才让小刘去送的日常用品,再说了,家里他的东西多了去了!

“要是回盛世皇朝,前面的路口右转!”

陆已承突然踩了一脚刹车,车子停在路边。

已经很晚,这条路又很偏僻,基本没有车子经过。

他解开安全带,突然朝她逼近。

温热的气息,喷在她的脸上,让她呼吸一滞,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。

陆已承抬手,捧着她的脸,俯身朝她吻去!

一瞬间,顾一诺的脑中,一片空白,她靠在椅子上,任他不断的索取。

她没有反抗,对他来说,就是一种邀请。更让他的心里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十多分钟后,顾一诺抬手把车窗放了下来。

陆已承这才将她松开。

“透透气……”她有些尴尬的朝他说道,将小脸转向车窗外,不停的吸气。

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,唇角微扬。

顾一诺感觉,更加尴尬,他们难道,要在车里坐一夜?

“诺诺,等真相大白之后,再嫁我一次。”

“啊?”顾一诺愣了一下。

“你要是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我一定会控制不住我自己,杀了他!”

顾一诺的心猛然一紧,她没有说不同意啊!他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可怕!

突然,电话铃声响起,顾一诺立即打开包包,紧接着,陆已承的电话也响了起来。

顾一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是席文越的电话,她立即推开车门,朝路边走去。

席文越的胳膊受伤,被刀划了一道很深的伤口,六子给他拿着电话,一旁的车子上,还有两人,一左一右看着这个重伤的拾荒者。

“小米粒,人我弄到手了,我会把他送到医院,等会发定位给你,我让六子过来接你,你到了我们再聊。”

顾一诺看了一眼正在接电话的陆已承,有犹豫,“你等我十分钟,我现在有点事情,不一定走得开。”

“好。”席文越点点头。

挂了电话,朝六子吩咐道:“六子,让我们的人赶紧撤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“好!”六子立即上车,几辆车子,趁着夜色,朝前方驶去。

陆已承接的,是靳司南的电话。

“陆少,人找到了,但是又被劫走了,那一伙人,早我一步。我的人现在被苏以溟围住,那一伙人逃了!”

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“苏以溟把帐全都算到我头上!你一定要想办法,要不然我的人,非得被他血洗不可!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陆少,你说那些劫持走那个拾荒者的人,究竟是谁派的?”

陆已承转身,朝顾一诺望去,她已经挂了电话,他朝靳司南说道:“不用担心,半个小时后,我安排人过去给你的人解围!”

“好!”

挂了电话,陆已承朝顾一诺走了过去。

顾一诺正琢磨着,怎么和他说。

“人找到了?”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。

顾一诺愣了一下,明白他指的是什么。这么说,他刚刚接的电话,和她是同样的事情?她知道,他一直在调查,但是,以他现在的身份万一有什么冲突,反而会给苏以溟留下把柄。

顾一诺的手机响了一下,是席文越发来的定位消息。

陆已承猜测到,一定是席文越,她的身边能做这些事情的人,只有席文越。

这几年,席文越的势力,发展的很快,竟然能在靳司南的手中抢人,不可小觑。

“你有没有空,和我一起去个地方,或许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,有眉目了。”

“当然有空。”陆已承立即走过去,给她打开车门。

两人开着车子,朝那个方向而去。

……

“啪!”

被打的那个人立即爬起来,恭敬的站在苏以溟的面前。

“废物!连这一点小事,都处理不了!我要你们有什么用?”

“苏少,属下该死!陆已承盯得太紧了,我们不好下手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突然有人冲进关着那个流浪汉的小院,我们已经朝那个流浪汉的要害处,捅了一刀,也不知道人有没有死!”

苏以溟担忧的是,人落在了陆已承的手里!

现在看来,好像不是陆已承的人。

“看清楚那些人了吗?给我查!”

“没有,那些人都蒙着脸,身手了得。”

身手了得?蒙着脸?陆已承的人,都恢复了编制,绝不敢轻易的露面。这些人,难道不是陆已承派来的?难道是裴熠?

苏以溟现在,也拿不定主意,究竟要怎么做。

人丢了,他现在,得劝以菲,尽快打掉这个孩子!哪怕万分凶险,这个孩子也不能留!

只要孩子不在,这个人落到谁的手里,都无济于事!

这件事情,要是被暴出来,对苏家的负面影响,不可估计,更有可能,成为陆已承的把柄,来进一步打压他们!

……

顾一诺和陆已承来到席文越所在的一个小型医院。

看着是他们两个一起来的,席文越并没有感到诧疑。他的伤势已经处理好,穿好衣服,根本看不到。

“那个人怎么样?”顾一诺急切的询问。

“在抢救。”席文越拿出一瓶血液,“这是刚刚抽取的,以免这个抢救不过来。”

陆已承接过,朝席文越道谢:“谢谢。”

“我和你们是雇佣关系,没有必要这么客气。这个人现在在这里,你们看怎么处置。”

这个地方,医疗了件肯定比不上孔一凡那里。陆已承在来的路上,已经通知了孔一凡,等孔一凡过来,看看能不能抢救得过来,再做决定。

十分钟后,孔一凡匆匆赶来,直接进了手术室。

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,这个人的命,总算是保住了。孔一凡更发现,一个问题,这个人,是个爱滋病毒携带者!

按照正常情况,如是苏小姐感染的话,在做产检的时候,会检查出来,上一次的亲子鉴定,也会有机会发现。

可能,苏小姐的情况,还在窗口期,没能被查出来。

顾一诺听到这个消息,有些吃惊,不知道苏以菲知道真相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“这个人情况怎么样?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”

“这个我还不能确定,先观察六个小时,等六个小时过后,我把他转到我那里,他的头部,受过重创,这一次的伤,应该影响不到他的恢复,头上的伤,估计是什么时候能醒来的关键。”

“好,接下来的事情,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放心吧,陆少,我一定会保住这个人的命,无论如何,也要让你恢复清白。”

陆已承和顾一诺走出这家医院,已经凌晨。

“这么晚,不要回去了,就和我在盛世皇朝休息一晚。”陆已承提议道。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两人再次回到车子上,车内的气氛比之前缓和了不少。

“既然要和我离婚,还去查这件事情干什么?”

“我和你离婚,和查这件事情,是两码事。”顾一诺低着头,不敢看他的灼热的目光。

陆已承握着她的手,这一路上,都没有再松开。

车子停在盛世皇朝的车库,陆已承接着她的手,朝电梯内走去。

电梯里四面都是镜子,将两人照得清清楚楚,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,都全都显现。

顾一诺的手,还在他的手心里握着,她感觉,他掌心的温度,一直在升温。

“你呢,你还生我的气吗?”她突然朝他询问道。

“气!这么大的事情,不和我商量一下,你知道,我有多难过,差一点被你气死!只要你不相信我,我百口莫辩!”陆已承现在想想,还觉得胸口痛。

“我从来都没有不相信你。”顾一诺低着头,小声回应。

突然,她被他抵在身后的镜子上,接着,他霸道强势的吻,夺去她的气息。

他疯狂的吻着她,想用这个吻,告诉他,这段时间,他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全世界的人,怎么看他,他都不在乎,他在乎的,至始至终,不过一个顾一诺。

电梯门开了,陆已承直接将她抱起来,一边吻着她,一边朝总统套房走去,门滴的一声打开,他直接将她扔在沙发上。

顾一诺抬手,挡在他的胸前,“不去洗个澡吗?”

陆已承微拧的眉宇,顿时松开,“洗!一起洗。”

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,他直接将她横着抱起,一切,都心照不宣。

这一夜,除了做,不需要任何语言。

……

苏以溟追踪了一夜,都没能得到一点线索。

帝都那么大,要藏一个人,简直是轻而易举。

他现在,想着怎么说服以菲,打掉这个孩子。不管是为了苏家,还是为了以菲自己,这个孩子,不能生下来。

现在嫁祸陆已承,不让他回军区的计划已经失败,他更不能再留着这个孩子!

他这段时间,还没有来得及找以菲谈谈,刚好,趁着这个机会。

苏以溟走到楼上,敲响了苏以菲的房门。

苏以菲一大早起来,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准备出门去做产检。

她现在,该做的事情,一样都不会少。

“你准备去哪?”

“去医院,做产检,上一次,医生不是说,孩子有点发育不良吗?我再去看一看。”

“不要去了!我有话要和你说!”苏以溟拉着苏以菲,朝书房走去。

苏以菲甩开苏以溟的手,“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
“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,这个孩子不能留下来!”

“为什么?”苏以菲惊讶的询问道,“当初,孩子也是你们要我留下来的!现在让我打掉?现在打掉了,让外面的人会怎么看我?”

“不管怎么看,这个孩子留不得!”苏以溟再次强调。

“这个时候,让我去打掉这个孩子,我还能活吗?”

“医生只是说,会有风险,我一定请最好的医生给你做,不会让你有危险。”

“哥,你怎么了?你是不是疯了?我不要!”苏以菲直接拒绝。

听到苏以溟这么说,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,直接回房,将房门锁上!

“以菲!哥哥绝不会害你,你就听哥哥这一次,好不好?”

苏以菲直接插上耳机,躺在床上,不理会苏以溟的声音。

苏以溟足足在外面站了快半个小时,房间里都没有一丝回应,他知道,要想说服以菲把孩子打掉,太难了!干脆,他安排好,直接送她去,不用再和她商量!

……

顾一诺和陆已承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。

陆已承见她醒过来,顿时从背后拥进她,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脖间,痒痒的。

“别闹~好累。”

陆已承眉眼都是笑意,微微松了一此力道,不再搂那么紧。

“饿不饿?现在都下午了。”

“下午?”顾一诺立即坐了起来,揉了揉这一头蓬乱的发,想一想昨天他们是什么时候才回来这里的,回来之后,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歇,不睡到这个时候才怪。

“今天你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要忙,而且你也累坏了,好好休息吧。”

顾一诺一听,顿时松懈下来,又躺了回去,“我今天要给自己放个假。”

“好,再休息一会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陆已承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尖。

顾一诺立即转过身,双手插入他的腰迹,紧紧贴在他的怀里。

“已承,你真的不生我的气?”

“看在你那么卖力的份上,不生气了。”

“我和爷爷商量过,不能让苏家的奸计得逞,只有这个办法,他们越是觉得,你不会做的事情,我就偏要这么做,让他们完全无计可施!”

陆已承真的会按顾一诺所说那样,不管遇到任何阻力,都不可能用离婚来解决!

刚好,这一次,把那份离婚协议用了,等他们再结婚,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和他离婚!他要把她绑在身边,一辈子!

“已承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“看那个人什么时候苏醒,然后直接走正规的程序,由人直接提起供诉,控告他。”

“我想,苏家的人接到这份控诉信,表情一定精彩纷程!”

“他们还要感谢我,找到真凶,让苏以菲肚子里的孩子,找到亲生父亲!”

“我又想到,那个人竟然是爱滋病毒的携带者。”

“这算什么,比起苏以菲要付出的代价,简直就是不值一提,利息都算不上!”陆已承的口气,突然变得阴冷。

顾一诺只当他是生气了,又想到这些糟心的事情。

“我再睡一会,等下就去吃饭。”

“好的,睡吧。”

……

苏以菲在家里憋了两天,苏以溟倒是不再提这件事,她的心里,却始终觉得不舒服。

走下楼准备找点吃的东西,突然听到,厨房里的两个佣人在议论着陆已承的事情。

“是不是真的啊!你说陆已承和顾一诺在一起吃饭?”

“吃饭算什么?他们还一同出现在盛世皇朝,这不是代表着,又合好了吗?”

“陆已承不是要和我们小姐定婚了吗?而且他和顾一诺是离婚了的啊,怎么又混到一起去了?”

“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,你没听到啊!”

突然两人发现苏以菲的身影,立即闭上嘴巴。

“给我准备一点吃的!”苏以菲沉声吩咐,朝楼上走去。

她刚刚听到的,是真的吗?

顾一诺竟然还敢羞辱她?自己和陆已承离了婚,又混到一起去,她这个即将要和陆已承定婚的未婚妻,是不是有权力羞辱顾一诺?这算不算是顾一诺,抢她的男人?

想着那天,她被人当成小三,那么羞辱谩骂,她真的很想让顾一诺也尝尝这种滋味!

过一会,佣人送了一份吃的给苏以菲。

她正在气头上,端起那杯牛奶,喝了几口。接着,吃着盘子里的东西。

怎么感觉,越来越困?

苏以菲抬起头,看到苏以溟的身影,出现在她面前。她的心里,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她还没有得到答案,就倒在了桌子上。

苏以溟朝身后的人吩咐道:“把小姐送到我安排的好医院,小心一点。

“是!”

苏以菲被抬到一辆车子上,朝那家医院开驶去,苏以溟已经上上下下都打点好,只要一个小时,这场手术就做完了!他不计一切后果,只要保住苏以菲的命就可以。

车子行驶了一半,几辆车子突然拦住这辆车子,从车子上下来几个人,走到司机面前,直接拿枪指着司机的头。

“这是准备带苏小姐去哪?”

“你们是谁?竟然光天化日之下,抢劫吗?”

曹洋抬手,朝这人头上狠狠的击了一下,“你别以为,我不敢弄死你!还想和我玩阴的!”

那人顿时露出一丝惧色。

“回去告诉你们苏少,苏小姐的安危,从今天起,由我们陆少负责,就不用他操心了!”曹洋说完,朝后面望了一眼。

他们的人,已经将昏迷的苏以菲,从车子上抬了下来。

想去医院做手术,拿掉这个孩子?门都没有!

当初赖到他们陆少的头上的时候,怎么没有想到有今天?

曹洋带着人离去。

苏以溟得到消息,气到差一点没有开枪打死这个下属!

“人带去哪了?”

“属下也不知道!”

苏以溟一脚踹过去,“马上去查!给你查到小姐的踪迹!”

那人连滚带爬的跑出去。

……

苏以菲悠悠转醒,揉了揉刺痛的头,一睁开眼睛,突然发现四周的陌生环境,她第一时间朝自己的肚子摸去!还好,孩子还在!

这里是哪?看起来,不像是医院。

她立即下床,朝外走去。

这是一个独立的小院,四周是高高的围墙,她就像是被关在了井底的青蛙一样,只能看到头顶的这片天。

“你醒了?”

“你是谁?”苏以菲警惕的询问道。

“是陆少让我来照顾你的!你就在这里,安心的养胎。”

“陆少?陆已承?是他救了我?”

“是啊,要不然,你现在就被你哥哥推上手术室了!”

“原来是这样!”苏以菲转身朝屋内走去,陆已承为什么要救她,他不是更不想要这个孩子吗?应该袖手旁观,让她失去这个孩子才对!

这样,他也不用对她负责了!

难道,他的心里,终究还是有那么一分不舍?

“陆少在什么地方?我要见他!”苏以菲朝面前这个人说道。

“陆少太忙,回军区了,你只要在这里安心的养着就可以了!”

苏以菲见那人要走,立即拦了上去,“我要见顾一诺!你帮我传个话!就说我有话要对她说!”

那人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,不再理会苏以菲。

苏以菲也不知道,这个人会不会给她传达。她发现,她的身上,除了衣服之外,再也没有其它,这个屋里,也没有可以和外界联络的东西。

与其说陆已承把她救到这里,更像是被软禁起来了。

让她完全与外界隔绝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中秋计划做个小活动,是二暖亲手制作的定制实物礼品~目前正在和大管理商量具体细则,请大家关注书评区,题外话,最好是加群里来,群号在此书目录第五十章的章节名里,这里就不打了,一打群号,会被吞,书城的小仙女们就看不到这条信息了~实体礼物,会先在群里放图~二暖在群里,等着大家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