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:真相大白!(内含中秋活动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想到这些,苏以菲的心里突然没底,没由来的一阵心慌。

她甚至不知道,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!

她要逃出去,逃离这里,她不要被人任何人控制!

苏以菲深吸了一口气,朝外走去,她发现,刚刚那个人看到她走出去,并没有管她,只是自顾忙她自己的。

这里,只有一个出口,她直接拉开门。

“汪!”一只凶猛的狼狗顿时扑了上来!

苏以菲吓得连忙将门关上,她刚刚看到,外面不止一只狼狗,有好多只,外面是个大院子,这个门根本就不是出口,只是出这个小院而已。

狗还在叫,苏以菲抚了抚因为惊惧而不断跳动的心脏,一点一点的退了回去。

她怎么可能逃得出去!

……

苏以溟一直在等着下属的消息,以菲被陆已承的劫持走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!以陆已承的手段,以菲落在他的手里,一定凶多吉少!

他决定不再等下去,直接去找陆已承!

陆已承此时,正在军区,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。

会议室里,一片寂静,不少人朝苏父望去,今天陆已承提出来的这些,和这前苏父的设想,完全背道而驰!如可这一个提议通过了,那么军区的权力,将会往陆已承的这边彻底倾斜!

“我不赞同!之前的安排,已经在进行中,陆少的意思是,推翻那些,还要重头再来,我觉得这些是浪费时间,浪费军需,毫无意义的!”

“什么叫毫无意义?请问之前的安排,见到什么成效了吗?陆少的意见,恰恰是可以改变以前的弊端,这些不断要推行,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推行!”

“你一个刚刚进入军区的人,你懂什么?和我谈弊端?你现在搞清楚,自己的本职是什么吗?”

会议室里,吵了起来。

苏父坐在那,一言不发。

和苏父紧锁眉宇,愁眉不展的样子比起来,他显得气定神闲,一派安然!

“你又算是什么东西!”

陆已承突然站了起来,看着那个叫嚣的最厉害,指着他的人的苏父的左膀又臂。

会议室里,顿时安静下来。

那人朝陆已承望了一眼,也低下头,不敢与陆已承直视。

“军人,要的就是有从,军律严明,不知道在坐的各位,对不对得起这身军装,有没有能力胜任这份职位!”陆已承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。

一字一句,都像是一个锤子,敲打着这些人的心。

让他们紧张,不安!

“各位的档案,我都看过,也对大家,重新做了一些调整。本想着,今天给大家一个表现自我能力的机会,没想到,让我很失望!”

失望这两个字,更是一记重击,落在这些人的心上。

一旁的文书,立即将牛皮纸袋着的档案放到桌子上,这是什么,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明白。

这是他们的资料!陆已承这是在威胁他们。

这架执,颇有顺我者昌,逆我者王的姿态!陆已承以前,在第四军区,铁血的手段,这些人都没有机会领教过。

这一次,刚好给他们一个机会!

苏父看着这一幕,目光落在这些档案袋上,陆已承是想当着他的面,让他的人,倒戈相向?

陆已承现在,的确是有人事调动的权力。

但是,他得有足够的理由!

陆已承见这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随手打开一个。

“王启,男,四十六岁……”他开始念这个人的基本资料。

被点到名字的人,腿一软,这些资料,一定不可能只是他的基本信息这么简单,在坐的这些人,有哪一个,是干干净净的!

只是没有人查,也没有人敢查!

但是陆已承敢,而且还查了!

陆已承继续念,王启的头上,汗水都滴下来,一旁的人,也跟着紧张起来,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“陆少!”就在最关键的地方,王启大喊了一声。

这要是把接下来的内容念出来,别说他自己要遭殃,他一家子恐怕都跑不了!

他明白了,他们的一切都被陆少掌握,接下来,就要看他们怎么选择了。

“王启!”苏父喊了一声。

声音透着几分威严。

王启现在,被刀架在脖子上,只能是先保命再说。

“陆少,你刚刚的提议,我觉得很好,并且,我愿意大力支持!陆少需要怎么配合,只要吩咐一声,我立马就去安排!”

“你们觉得如何?”陆已承朝一旁的几人询问道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我赞同!”

“我也赞同!”

短短的时间,会议室里的人,全都举起手,全票通过。

“既然大家都这么支持,那这件事情,就这么定了!”

苏父气得胸口闷痛,差一点没当场吐血!有陆已承这么嚣张的吗?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他竟然敢有这种手段,逼迫别人!

“散会吧。接下来,会有人与各位协调,还希望各位能够配合!”

“一定配合!大力支持!”

陆已承唇角微扬,第一个走出会议室。

苏父看着面前的这些人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至从陆已承回到军区,他就想着,怎么让陆已承知难而退,没有用武之地,结果,他这边还没有成效,就被陆已承这么一招,直接给打了回来。

如果,陆已承的计划,一但安排下去,他的权力,将一点一点被陆已承蚕食!

他年纪大了,以溟根本不是陆已承的对手!

这可怎么办?

他立即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之前他想要动用外交的力量,来牵制陆已承。事情的进展,也不太顺利。

他不知道,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一到办公室,他就迫切的朝身边的副将询问道:“你那边的事情,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

“苏老,情况不容乐观,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国家,愿意支持我们。”

“什么?”苏父大吃一惊。

怎么会这样?!他万万想不到啊!
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你有没有询问清楚?”

“属下询问了,打听到一些,说他们国内目前也有一些需要调整,无暇顾及。”

“都是这样?”

“基本都是这样,不过是个借口罢了。”

苏父突然觉得,喉头一股咸腥,控制不住的咳了一下,他拿起手帕,抬手捂住,“哇”的一声,呕出一口鲜血!

“苏老!你怎么样?”一旁的副将吓了跳,连忙去扶住苏父。

“没事,不要声张。”

“这,这……这么严重吗?”

苏父点点头,他估计,是没有多长的日子了,所以,他得在他死之前,把陆已承也一起拉到地狱去,要不然,整个苏家,都要折在陆已承的手里!

以溟,根本不是陆已承的对手。

“下去吧,这件事情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陆已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看到一位不请自来的身影。

苏以溟一见到陆已承,快步上前,朝陆已承挥了一拳!

陆已承直接接住这一招,握着苏以溟的拳头,使力一推,苏以溟控制不住朝后退了几步!

苏以溟愣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已承的右手!陆已承的右手不是已经废了吗?怎么还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?

陆已承没有理会苏以溟,解开军装的扣子,顺便将里面的衬衫手腕上的扣子也解开,朝一旁的办公桌走去。

他知道,苏以溟是为了什么来找他。

“陆已承!你把以菲带到哪去了?你这是非法拘禁!”

“非法拘禁?苏以溟,你搞清楚,是你们要我负责,要我和苏以菲结婚的,现在她怀着孩子,我当然是给她安排一个好地方,让她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“陆已承!你别以为,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!以菲要是有一点闪失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!你最好把她交出来。”

“交出来?交出来之后,让你带带着她,去把那个野种做掉吗?”

苏以溟突然哑然。

陆已承已经什么都知道了!但是,他却没有第一时间,澄清这个事情,他究竟想要做什么?!

“我还有工作,苏部长请回吧,恕不奉陪!”陆已承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苏以溟知道,他这样找陆已承要人,是不会有结果的,看了陆已承一眼,转身离去。

陆已承拿起电话,拨通一个号码,“曹洋,从现在起,把诺诺身边的人再加一倍!”

“是!”曹洋在电话里回应道。

……

苏以溟从陆已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。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沮丧。

他又输了吗?!这一次,恐怕要输的彻底!

陆已承的手,根本就没有废吧?只是为了找一个离开军区的理由!

接下来,他应该怎么办?

苏以菲坐在车子上,很久都没有启动,一个人陷入沉思。

……

顾一诺收拾好东西,正准备下班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太太,苏以菲突然闹着,一定要见你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所以才打电话给你。”电话那头,传来一道为难的声音。

“她有没有说,为什么要见我?”

“没有,就是说要见你。”

“好的,我现在过去。”

顾一诺挂了电话,拿起自己的东西,朝外走去。

来到暂时安顿苏以菲的地方,顾一诺走了进去,一眼就看到,站在房门前的苏以菲。

“顾一诺,你终于来了。”

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顾一诺很想听一听,苏以菲是怎么理解出现在这里原因的。

“因为,已承为了保下我这个孩子,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冷酷无情,其实,心底深处,还是在意的,要不然,他也不会给我安顿在这个地方,让我好好的养胎。”

“是吗?”顾一诺笑着询问。

“我今天让你来,就是让你看一看,我现在的情况,并且,我警告你,你已经和已承离婚了,最好离他远一点。”

顾一诺真的很想笑。

苏以菲都落到这步境地了,怎么还自我感觉这么良好?!

“有一件事情,我想你一定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还记得,你生孩子的那天,那一场车祸吗?”

顾一诺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。难道那场车祸和苏以菲有关?

“已承知道那件事情,但是他却一直都没有告诉你,他甚至还包庇我!”

“是你!”顾一诺突然上前一步,“是你策划的那场车祸?”

“是啊!已承可是早就知道了,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的心里,还是有我的,哪怕我差一点要了你和你孩子的性命,他还是把我安置在这里,让我好好的养胎,等我生下我们的孩子,我们就会结婚,而你,再也没有资格,陪在他的身边。”

顾一诺还在刚刚听到的消息中,无法回神。

她一直记着这件事情,已承说他来处理,她就没有再过问。

没想到,竟然是苏以菲!

这种事情,苏以菲竟然为了刺激她,亲口讲了出来!

苏以菲原本以为,顾一诺会抓狂,会无法承受这个消息,但是顾一诺除了刚刚的震惊之外,就没有别的反应了。

“苏以菲,你会付出代价的!”

“是吗?”苏以菲笑着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抬起高傲的下巴看着顾一诺,“那你就等着吧。”

“苏以菲,是你等着吧!”顾一诺说完,转身离去。

陆已承听说,顾一诺来到这里,见苏以菲,也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顾一诺一看到陆已承,有几分怒意。

“那次的车祸,是苏以菲策划的,对不对?”

陆已承一怔,没想到苏以菲竟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。

顾一诺不相信,陆已承舍不得杀苏以菲,苏以菲的话,她一个字也不相信。他为什么不告诉她?

“诺诺,你先冷静一下,我慢慢的和你说。”陆已承走上前去,扶着顾一诺的肩膀。

顾一诺点点头。

两人一起回到盛世皇朝。

陆已承扶着顾一诺,坐在沙发上,他自己蹲在她面前,拉着她的手,“大概在你出院的时候,我就知道是她了!那个时候,担心你的身体,就一直没有动她,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,就让她先留着那条命,诺诺,你要相信我,我恨不得,想要把苏以菲大卸八块,挫骨扬灰。”

“你应该告诉我。”

“我每每看到苏以菲还活着,心里就万般不是滋味,我不想让你和我一样。”

顾一诺的气消了,反握着他的手。

“上一次,我本来是要让苏以菲死,但是只有她,能受制苏以溟,能让我带去的几十个人,活着走出来,所以,我才放过她。现在你也看到了,离她付出代价的日子,也不远了。”

“那个人醒过来了没有?”

“还不没有,不过也没有什么危险。”

“不急!”顾一诺突然说道。

陆已承愣了一下,坐在她的身旁,将她拥入怀中,“接下来的事情,你全权做主。”

“我要让苏以菲在生孩子的最后一刻才知道,她怀的是谁的孩子,现在让她随便去做美梦去吧!我要看她到时,有多么的绝望!”

陆已承点点头,如果让苏以菲轻易的就这么死了,也太便宜她了!

“我们不说她了,影响心情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“老婆,我什么时候能回家?”

“等这件事情彻底解决了,再回家。”

“那还要等多久?”陆已承立即询问道,他现在一天都不想等。

“你别忘记了,我们现在是离婚的状态,要避嫌的,万一再被人传了什么不好听话来。”

陆已承气笑了,他和自己的老婆在一起,还要怕别人传出不好听的话来?这是什么逻辑?

“什么不好听的话?”

“你不是要和苏以菲定婚嘛,我再和你在一起,不是成了小三?”

“谁敢说你是小三!我打断他的狗腿!”陆已承怒了。

这件事情,本来就够糟心的,还要顾及那么多,他憋着的怒气,都无处发泄。

“我什么时候要和她定婚,不过是搪塞苏家的话罢了。诺诺,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澄清这件事情,该干嘛干嘛,咱们重新把结婚证办了。”陆已承最急切的,就是这件事情。

“你刚刚不是说了,要我全权负责?怎么反悔了?”

“不,还是听你的。”陆已承顿时温顺下来。

“已承,我会抽时间,过来这里陪你的。”

“不是每天都来陪我吗?”

“每天?我最近陪你的够多了,宝宝都没有时间管。”

“我自己的老婆,天天陪着我,有问题吗?”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,在她的脖间,轻轻的蹭了一下。

顾一诺抬手,把他的头推开,他又凑了上来。

“别闹~”

“就要!”

陆已承突然抱起她,将她扔到床上。

他现在,怎么有一种,偷/情的错觉!

虽然他急切的想,恢复他正牌丈夫的身份,既然说了听她的,也只能先忍一忍了。不过,也刚好可以给他一点时间,好好的准备一下她们的婚礼!

……

转眼间,苏以菲在这里,渡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。

隔个十天,会有一个医生过来检查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情况。

她一直以为,这是陆已承安排的,除非很在意这个孩子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上心。

虽然他不爱她,但是孩子却是血脉亲情,割舍不断。

苏以菲每天,都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话,看在别人的眼里,不知道有多疼爱这个孩子。

来给苏以菲检查的医生,是孔一凡派来的,每一次检查完,都会把情况告诉给顾一诺。

这一次的结果来看,情况并不乐观。

苏以菲的情况,估计怀不到足月生产,孩子一直发育比较迟缓,很有可能,生下来活不了多久,而苏以菲,也确定感染上了爱滋病。

顾一诺看完这些报告,朝孔一凡望去。

“那个人醒过来了没有?”

“还没有苏醒的迹象。”孔一凡也觉得奇怪,“按道理说,他头上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不应该昏迷这么久。”

顾一诺蹙眉,连孔一凡都说,不会昏迷,怎么就是昏迷不醒呢!?

“带我去看看这个人。”

“好。”孔一凡刚刚好也要去例行查房,和顾一诺一同朝那个特殊设置的病房里走去。

顾一诺隔着玻璃窗看着病房里的情况,各种仪器显示的是正常的,这个人被收拾了一下,看起来,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,要好太多。

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,突然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孔一凡不明白,顾一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。

顾一诺站在床边,看着此人。

“孔一凡,这样的人,不用再治了,既然这么久没有醒过来,也是浪费医药费,把各种仪器都停掉,让他自生自灭!另外,联系好火葬场的人员,随时送过去。”

孔一凡愣了一下,不知道顾一诺为什么突然说这些。

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床上一直昏迷的人,竟然突然惊坐起来!

这是什么情况?

一旁的护士直接吓得跳了起来。

“不要!我不要死!”那人语无论次的喊了一声。

孔一凡总算是明白了,这个人,已经醒了,就在装昏迷!竟然把他都给糊弄过去了!

顾一诺只是猜测,这个人在苏以溟的手中待了那么久,早已经是惊弓之鸟,后来又落到他们的手里,他昏迷着,就暂时没有危险,所以,他醒来了,也装着没有醒。

孔一凡的医术,她从不怀疑,既然他说,没有问题了,那就一定没有问题。

所以,她才这么一试,果然见成效了。

“你想活,就得说实话!”顾一诺朝此人说道。

“我说!我说!”那人立即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

顾一诺听完,叹了一口气。

“我真的只做过这一件亏心事!什么都没有了!就这一件!”

“孔一凡,报警吧。就说他是自首的。”

“好。”孔一凡立即点头。

半个小时后,警车停在医院里,把此人接走。

简慕晚负责追踪这件事情,一接到顾一诺的电话,立即赶往警局,去采访这件事情的最新进展。

当天下午,新闻报告就已经铺天盖地的出现在各大网页。

午后,阳光正好。

顾一诺和简慕晚还有傅清笺悠闲的喝着下午茶。

“好爽啊!一诺,你看,回贴也是劲爆啊!”简慕晚不断的刷新评论区。

就因为这件事情,她的一个媒体号,短短时间,涨粉一千多万!

“苏以菲也是活该。”傅清笺没有心情八卦,但是她还是很开心,这件事情,能够真相大白。

“笺笺,你试试这个小蛋糕,我觉得这里的糕点做的不错。”

简慕晚朝顾一诺望了一眼,她知道,一诺一直喜欢吃甜品和这些糕点之类的,可是为什么,还是那么瘦?光吃都不长肉吗?

这些东西,她可是碰都不敢碰!

傅清笺拿起来,刚尝了一口,感觉太腻了,胃里突然一阵翻涌,转过身一阵干呕。

简慕晚立即将平板放下,看着傅清笺,“笺笺,你有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傅清笺立即喝了一口水,把这些难受不适的感觉压了下去,“我胃病一直没有调理好,可能是这个蛋糕太腻了。”

“那你生理期准不准?你可要小心一点。”

生理期?傅清笺的心顿时一颤,“今天几号?”

“二十九号。”

“二十九号!”傅清笺惊呼一声。

顾一诺露出一丝笑意,她记得,笺笺是十五号左右!这推的都有半个月了!

“你推了这么久,都没有发觉?”

“一定是中招了!”

傅清笺的脸,不由自主的红了,“最近太忙,都忘记这事了,不会的,我们……我们没做几次。”

“这种事情,一次就够了。”简慕晚笑着说了一句。

“我看,还是稳妥起见,去做个检查吧?刚好孔一凡的医院离这里不远,我们等一下过去,最多也就十来分钟就知道结果了。”顾一诺提议道。

“好啊!今天刚好有空,陪你一起去。”简慕晚也答应下来。

“不用了吧,我感觉应该不是。”傅清笺真怕不是的,到时候,多丢人。

“哎呀,走吧。有我和一诺陪着你,怕什么。”

四十多分钟后,三人来到孔一凡的医院,孔一凡吓了一跳,三个人竟然一起过来,还真是头一次。

一听傅清笺又是来验孕的,孔一凡更是觉得,时先生要有好事了!

傅清笺紧张的坐在休息室,护士告诉她,十多分钟后,会把结果拿过来给她。

她现在,真的好忐忑啊!

上个月,那么多次,都没有,这个月,他们都很忙,真的没有在一起几次,一定不是怀孕了吧?

“一诺,晚晚,要是等一下结果出来,不是怀孕了,你们可要替我保密,不能让时御霆知道。”是要这件事情,让时御霆知道,她怕是要抬不起头了。

“好的,放心吧,不告诉他。”简慕晚点点头。

在等着的这一会,她又拿起平板,刷着最新的评论。全天下人皆知,就只有苏以菲这个当事人还不知情,一想想就觉得好爽!

她一定不会错过,苏以菲知道这件事情表情,一定会给苏以菲,一个特写!

十分钟后,一个小护士拿着报告走了进来。

“时太太,恭喜你,你有宝宝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傅清笺还没有反应过来,接过护士手中报告,看到阳性二字,她的脑中,一片空白。

“怀上了,真的是怀上了!”简慕晚立即站起来,看着这份报告。

顾一诺握住傅清笺的手,“笺笺,你有宝宝了!”

“我有宝宝了?”傅清笺抬起手,摸着自己的肚子,一丝喜悦袭上头心,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,像是拥有了全世界!

孔一凡已经通知了时御霆。

时御霆和孔一凡交待,一定不能让他老婆离开医院,他马上就过来。

三个女人还在喜悦中,时御霆这个准爸爸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,因为太过于兴奋紧张,他完全没有注意,一路朝医院里面狂奔。

连一旁的玻璃门都没有注意到,一头撞了上去。

听到这道声,孔一凡从办公室里走了来,只见堂堂的外接部长,丰神俊逸的时先生,竟然撞的头破血流!

时御霆捂着头,一阵眩晕。

这一下,真的尝到了,什么是幸福的要昏过去了。

“还好,还好……”孔一凡走上前,看着面前的玻璃门。

“我没事,小伤。”时御霆捂着头,血顺着手背往下流。

孔一凡看着他这个样子,都撞成这样了,还傻笑着,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,遇到任何事情,都波澜不惊的时御霆吗?

“我是说,还好我的门没事,你的头,有点麻烦,估计要止血包扎。”

时御霆急着见老婆,这才想着,他这一脸血,还是先处理一下的好。

刚好,傅清笺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,正想着怎么和时御霆说这件事情。一转身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她顿时愣在当场。

“御霆!”

时御霆躲都来不及躲了,这么糗的事情,竟然让老婆撞见了!

傅清笺快步走了过去。

“你的头怎么了?”

“你慢点,我没事!”

两人同时说道,互相看着对方。

一瞬间,空气里都是甜蜜的味道。

“诺诺!”

“晚晚!”

陆已承和靳司南一前一后走了进来。

孔一凡感觉心里一塞,今天他这里,真是热闹啊。

“隔壁的处置室里,有消毒止血包扎的工具,有傅医生在,我就不管了。”他一个单身狗,还是尽量回避这种伤害。

陆已承走上前,将顾一诺搂在怀里。
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简慕晚一边推开靳司南,一边询问道。

“知道你们都在这,就一直过来了。”靳司南朝自己的女人说道。

不让搂着肩膀,他立即将手放在她的小蛮腰上,结果又被杵了一下。

怎么人家的老婆,都能温顺的待在自己的老公怀里,他们家的这个,就是不行呢?

傅清笺的眼里,只有时御霆的伤势,她立即扶着他,朝一旁的处置室走去。

时御霆想要抱抱她,才一靠近,顿时被她推开。

“别动!在一旁的床上坐好。”傅清笺一走进来,一秒种职业病上身,利落戴好口罩和手套,准备给他处理伤势。

时御霆只能乖乖的坐在床上,等着她走过来。

傅清笺推着车子,来到时御霆面前,“你这伤是怎么来的?”

“撞的!”

“撞到哪了?什么时候撞的?”傅清笺有些诧疑。他现在应该在上班,他上班的地方,离这里很远,不可对撞到了之后,还跑过来这里医治。

而且,这伤口,像是才撞的,血都还没有凝固。

时御霆真的很不想告诉她,这伤是怎么来的。

“就在刚刚……外面……那扇玻璃门。”

“就刚刚那扇?那么大,你怎么看不到呢?而且还撞成这样!你以为,你有窗墙术吗?”

“事实上,恨不得有数瞬间移动的功能,一秒钟出现在你面前。”时御霆说完,抬手握着傅清笺的手腕,将她拉进了一些。

“别动,我在处理伤口呢!”

时御霆的手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。

他的动作,那么轻柔,让傅清笺感觉好舒服。他已经知道,她怀上他们的宝宝了吗?

他这么急着赶过来,又伤成这样,都是因为,他知道她有宝宝了?

她突然明白了。

“你怎么那么不小心?”看着他被撞的头破血流,她好心疼啊。

“不是不小心,是太激动了,你知道,我有多开心吗?听到这个消息,我简直不敢相信。笺笺,你告诉我,告诉我这是真的!”

傅清笺拿着棉签,重重的戳了一下他的伤处。

时御霆立即蹙眉。

“疼吗?”她笑着问。

“疼。”

“疼的话,就是真的!”

时御霆突然站起来,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,这一刻,他真的好满足!

“笺笺,你也期待这个孩子,对不对?”

“从回来之后,把避孕套全都扔掉,就开始期待了。”傅清笺诚实的回应他。

“笺笺,我爱你。”时御霆松开她,想要吻她,可是他自己脸上的血还没有清干净,又怕她把弄脏了,只能刻制着自己。

“坐下来,把伤口处理了,我们就可以回家了。”傅清笺轻声说道。

“好。”时御霆立即坐下来,让她清理伤口。

包扎好后,傅清笺在洁白的纱布上,轻轻的吻了一下,“还疼吗?”

“不疼了,亲一下就不疼了。”

咚!咚!咚!

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时先生,时太太,外面还有人在等着你们,有什么悄悄话,晚上回去再好好说,现在,咱们一起去吃个晚饭,庆祝一下吧?”靳司南的声音在外面响起。

“马上来!”时御霆答应了一句。

握着傅清笺的手,朝外走去。

靳司南忍不住抬起手,戳了一下时御霆的额头,“伤的这么严重啊!阿霆,我可是从来没有见到你这么失分寸的样子,这么大一扇玻璃门,你竟然就这么,就这么……”

靳司南一边说着,还一边学着要撞的样子,“就这么撞上去!”

说完他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陆已承也抬手,掩住唇角的笑意,“走吧,位置都定好了。”

“阿南!你别取笑我,你自己也不一定好到哪去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请大家往书评区,看一看中秋的活动规则,礼品别具意义,不要错过哟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