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:这孩子,你必须养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以溟看着她这样,也不忍心再责备她什么,只是反握住她的手,让她先宣泄一下情绪。

这样的结果,连他都不能承受。更别提是以菲。

苏以菲越哭越凶,跟本就没有办法止住泪水!

十多分钟过去了,还没有停止哭泣!

“够了!”苏以溟突然怒喝一声,抬起手给了她一巴掌!

苏以菲被打得很前一黑,虽然不再发出声,但是还在不断的抽噎着。

“震作一点!你这样,只会让亲者痛,仇者快!”

苏以菲现在什么也不在乎了,她的心就像是堆死灰。

“我告诉你,现在不管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,我都要你振作起来!因为你是苏家的女儿!”苏以溟紧紧的握着苏以菲的手。

苏以菲还是一动不动,甚至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。

“你现在好好的休养,剩下的事情,我来解决。陆已承已经把你策划那场车祸的所有证据提交,而且还有一份人和顾一诺的录音为证,故意杀人罪,罪名已经成立。现在有了这个孩子,可以在这个孩子上做做文章,不至于让你,马上去面临牢狱之灾。”

苏以溟平心静气的给苏以菲介绍眼前的局势。

他没有注意到,当他提到孩子的时候,苏以菲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!

“我已经让家里的佣人过来照顾你,这几天大哥二哥也会轮流来医院,你要做的,就是赶紧让自己好起来!知道吗?”

苏以菲还是没有什么回应。

苏以溟看到她这副模样,也不忍心再有什么苛刻的要求。

就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苏以菲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:“第一次做亲子鉴定的时候,你就知道结果了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?!”苏以菲用尽了全部力气朝苏以溟吼道。

“事情已经到了那个地步,而且你的情况,又不适合打掉孩子,不如把局面变得对苏家有利。”

苏以菲痛苦的闭上眼,不再出声。

苏以溟看了她几秒钟,转身离去。

听着关门声,苏以菲再闪次无声的抽噎着,她长这么大,都没有像今天这样,哭得这么伤心绝望过。

一闭上双眼,她的脑海中,就会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脸。

陆已承强迫她在法庭的时候,看的那个男人!

更会想起,那个男人对自己做的一切!

仇恨和屈辱,像万蚁噬心!

陆已承!顾一诺!你们等着,我一定要把我今天受过一切,加倍的还回去,终有一天,我要让你们,付出惨痛的代价!

……

苏以菲的事情过去后,大家最最关注的,就是顾一诺和陆已承的婚事。

两人的感情,可谓是一波三折,从订完婚,各种突发事件,都没有消停过,让一干吃瓜群众跟着操碎了心。

现在证明,苏以菲无赖陆少,诋毁陆少的名声,真相大白,陆少还是那个专情的好男人,陆太太应该会很快和陆少复合吧?

然而,几天时间过去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!

顾一诺每天忙着公司的新项目,陆已承在军区,大刀阔斧的改革,两人忙碌的,面都没见上。

开发共的那块地,物尽其中,一幛幛建筑拔地而起,一个个项目,不断的提上日程,俨然要成为帝都周边的第二商业巨头的姿态。

现在的一诺股份,实实在在的大权,全都握在顾一诺的手里。

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,竟然能有这样的成就,背后肯定少不了陆少的悉心调教。

陆已承并没有给顾一诺多少指导意见,相反,顾一诺接手公司之后,延续着以前的架构,加上她自己的一些想法,直接就上手了。

这一点,让陆已承都大吃一惊。

陆禀琛坚决和杜明兰办了离婚手续,除了陆氏集团的股份之外,陆家的宅子,也全都归杜明兰所有,陆禀琛搬到空置的一套房居住。

陆子睿虽然极力的想要挽回父母的这段婚姻,但是最后,事与愿为。

仿佛通过这件事情,他脱胎换骨了一般,格外上心公司的事情。陆禀琛已经逐步的将公司的大权交到陆子睿的手中。

他也时常来到顾一诺的陆已承这里,陪陪陆宝宝和老爷子。

……

下午四点半,顾一诺准备来到会议室。

这是最近几个项目进度汇报的会议,她跟得比较紧。

会议一直讨论了两个多小时,顾一诺走出会议室,才发现,已经这么晚了。

“太太,简小姐在办公室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。”

顾一诺一拍脑袋,快步朝办公室走去。

她答应了晚晚,今天晚上要陪她去逛街!

简慕晚一直在到处拍戏,难得回来一次,傅清笺和时御霆搬回时家,安心养胎,她只能来找顾一诺。

推开办公室的门,顾一诺发现,简慕晚都靠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着了。

她明白,简慕晚有多累,上一次,她去客串一个角色,都觉得很累,更别提有时候,一拍起来,几十场上百场。

而且,简慕晚的性格,又是那种极为挑剔,有一点点不满意,就要重新来过。

顾一诺拿起她平常休息的时候盖的小毯子搭在简慕晚的身上。

简慕晚立即醒了过来,一看到顾一诺,慵懒的伸了个懒腰。

“大总裁!你终于来了!”

“不好意思,会议上临时多加了一些内容,本来一个小时能结束的,开了两个多小时。”顾一诺连忙解释。

“明白!完全明白!你还笑我工作狂,你看你自己,忙起来,也是一样。”

“你说的都对!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简慕晚突然坐了起来,朝顾一诺问道:“一诺,你天天这么忙,有没有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?”

顾一诺仔细想了想,她每天要做什么,阿程负责的秘书处都会给她做好详细的日程,她没有遗漏什么重要的事情啊?

在简慕晚期待的神情下,她缓缓摇了摇头。

她对自己有自信,今日事,今日毕!

简慕晚突然笑了起来,原来不止是忘记了,还忘的这么彻底!

哈哈哈哈,好想笑啊!

不过得忍住!

陆大少那边,不知道有多憋屈。要不然,也不可能找到她来策划这件事情。

人家天天等着把离婚证的本本再换成结婚证的本本呢!

既然一诺忘的这么彻底,那就先不要提醒她,到时候,还能给一诺一个大惊喜!

“究竟是什么事啊?”顾一诺见简慕晚一脸神秘的样子,忍不住问道。

“忘记你要请我吃大餐啊!”

“走吧,我们现在就出发!”顾一诺站起来,去办公桌前收拾了一下,拎着包包挽着简慕晚的手,朝外走去。

周一至周五,陆已承都在军区,基本不回来。

只有周未的时候,才有空。

而顾一诺的时间,更加不确定,有时候周未都还在忙。

周五下午,陆已承早早的回到家里,看到陆禀琛系着围裙在厨房,亲自下厨,给陆宝宝开小灶。

“爷爷,爸。”

陆宝宝立即朝他跑了过去,伸出两只白嫩嫩的小手,要抱抱。

“已承回来了!去收拾一下,来吃饭了。”

陆已承抱着宝宝,朝楼上望去,“诺诺还没有下班?”

“今天不是简丫头回来了,估计是一起出去了,晚上不回来吃饭。”老爷子回答了一句。

他可是盼着简丫头,多回来几次,这样他的一诺宝贝,也能放一放工作的事情,多出去走走,逛逛,她才刚刚大学毕业,就接下那么沉重的担子,太让他心疼了。

陆已承听到顾一诺是和简慕晚一起出去的,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。

简慕晚一定会提醒诺诺,他们去重新领证的事情。

当然,他的计划,不会是这么简简单单。

上一次,他们的婚事,他极不满意,所以,这才他来说,是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。

“走,陪爸爸上楼去换衣服,吃完饭一起等妈妈回来。”

陆宝宝立即点点头。

……

苏以菲出院后,先在苏家休养,因为孩子早产,先放在医院里,接受进一步的治疗。

在苏以溟的活动下,已经根据苏以菲现在情况,做出了新的判决。

处以二十年有期徒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

转眼间,苏以菲生下孩子,已经一个月的时间。

孔一凡确定孩子可以出院,联络苏家的人,来医院接孩子。

苏以溟特意回家一趟,告诉苏以菲这件事情,为了不让人对新判决提出异议,他要让苏以菲亲自去医院接孩子。

苏以菲一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的屈辱差一点将她的理智淹没!

桌子上,还放着一堆治爱滋的药物!

那个强女干犯,才判了四年零六个月!

她现在,还要养那个强女干的孩子!

他给她带来的伤害,是永远也无法磨灭的!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她绝不会要这个孩子!

“我不去!”她摇摇头,直接拒绝。

“你必须去!虽然判决现在已经下来了,但是还有多少人盯着我们?如果,你有意弃养这个孩子,或者有人提出质疑,你知道后果是什么!”苏以溟冷声说道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踩楼活动还在进行中~可以重复踩,但是一个会员号,只能中一次奖~大家继续踩~

还有两更稍候更新~求下月票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