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8章:打死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转眼间,到了12号,小刘将她们送到机场。

他们是直飞到H国,然后威尔斯先生会派传机,去接他们。

国内,还没有直飞威尔斯领地的航班。

……

米卿人在这一天的早上,亲自吩咐佣人们,把要准备的事情,再仔细的核查了一遍。

为了迎接陆宝宝,威尔斯还在后面的庄园里,打造了一个儿童乐园。

算起来,要明天晚上,他们才能到。

不过考虑到他们飞这么久,太辛苦,不知道会不会在H国休息一晚再过来。

威尔斯先生看着米卿人激动的模样,笑着走上前,“很快就能看到她们了。”

“是啊,才分别了几个月,感觉好像很久很久了!”米卿人感慨道。

“已承和一诺一起来的,如果已承有事,可以先回去,让一诺和宝宝在这里,多陪陪你。”

“让她们夫妻分离,总不好,她们能过来陪陪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威尔斯笑着点点头。

“况且,我有人陪在身边,足矣。”米卿人又补充了一句。

威尔斯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笑意更深,他缓缓蹲下身子,握着米卿的手,“卿人,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庆幸,回去这一趟。不但知道了一诺就是你的亲生女儿,还有一件,最让我开心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和顾松博之间的事情。”

米卿人明白威尔斯的心情,这些年,虽然她对过去的事情,一直都不曾提起,仿佛彻底与自己划清的界限,但是,不可否认,她的那些回忆里,除了痛苦和不愉快,还有他。

“我感觉记得,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午后。”米卿人突然说道。

在那个年代,突然有一个不一样的外国人出现,是多么轰动。

他们的相遇,并没有多么的惊心动迫,而是简单的,不能再简单。

他迷路了,向她问路,她因为是顺路,就带了他一程。

米卿人不知道,威尔斯为了再和她见面,在那条路上等了她多少次,最终,也没有等到,与她的第二次相见。再见面时,她已嫁于他人。

“我以为,你不记得那天了。”

“印象深刻。”米卿人笑了笑,“这些年来,是我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。”

其实,不是不会,有时候,更羞于表达。

威尔斯紧紧的握住她的手,“其实,我知道的,从你对我的表现出,我就看得出来,你爱我,一直都爱。但是顾松博是我的一个心结,毕竟,不是在你们彻底断绝关系的时候,让你带走,所以,我内心深处,希望你们做个了结。”

米卿人点点头,“现在,全都了结了,我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我亲自去接已承和一诺,你在家里,也注意休息,不能太劳累。”

“没事的,我只是吩咐下去,让她们去做,我自己一点都不累。”

“我还有点事情去处理,晚上回来陪你一起吃饭。”

“快去吧。”米卿人朝威尔斯先生催促道。

看着他的离去的背影,她的眼中全是笑意,久久不曾散去。

……

F国

白聿在几个月前,就从皇宫搬离,回到自己的公馆。

因为之前一段时间,国内议员对他的弹劾,让他不得不有所收敛,最近,权力又一点一点的回到他的手中。

不管是从女王养子,和亚斯公爵的世袭身份来说,在女王死后,他都是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。

除非,现在的女王再嫁,生下皇储。

但是,女王不可能,在这样的年纪,冒险去生孩子。

如果要生的话,早就再找一个人嫁了,皇储这个时候,说不定比白聿也小不多少岁。

但是,F国的律法,还有一条规定,皇位的继承,必须得有女王的亲自立下继位的诏书。还需经国内七大议员的表决,有四位以上同意,才能生效。

白聿现在,已经搞定议员,女王那里,却迟迟不见进展。

和戴莎女王周旋了这么多年,他一直都知道,女王不是一个好哄的主,她对他所做的一切,都只是在报复他的父亲和母亲。

他甚至怀疑,那一场事故,并非巧合,而是有人,故意为之。

只是,他现在没有证据。

此时,白聿坐在窗前,那只胖胖的橘猫,懒洋洋的缩成一团,趴在窗台上。

一旁的桌子上,有几幅作品,这是顾一诺毕业的创作。

这几副画过后,她就再也没有什么新的作品。

接下一诺股份后,她已经忘记自己曾经的梦想,只想着,怎么帮助陆已承了吗?

她推掉了深造的邀请,从此,投身于商界,好像,已经不再是他当初熟悉的那个她。

让他觉得,越来越陌生,也越来越抓不住。

她就那么爱陆已承,爱到连自己的梦想都可以放弃吗?

虽然他身在F国,但是顾一诺陆已承之间的事情,他却每一件,都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“公爵大人,陆已承和顾小姐已经到达H国,最近明天早上,会去往威尔斯领地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公爵大人,我还查到,之前陆已承参与的那一次追捕的任务,那个人,或许没有死!”

“有确切的证据吗?”

“有。这里是那份曾经拍摄了陆已承被炸死的视频,前半部分,显示了那些人劫持着那个人走出来的场面,我发现,那个被打死的,并不是那个处长,很有可能,被调包了!”

白聿收紧眉宇,这种可能性很大!

要不然,陆已承也不可能,在这么短的时间,把苏家痛打得,像是一只落水狗一样!

而且还轻易的就控制住了那几个国家,不对苏家施于外交援助!

那个人,可是掌握着苏家,不少机密!

苏以溟这个蠢货,还被蒙在鼓里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!

“公爵大人,要不要把这个消息,发给苏以溟?”

“发给他!”白聿吩咐一声,起身离去。

……

苏以溟接到这个消息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他从来都没有想过,这个人还活着!

那一次的任务,是苏以菲非要请求,一起跟着陆已承去的,回来的时候,她也言之凿凿告诉他,那个人已经死了,而且是她亲眼所见!

想着以菲为了陆已承,做出来的这些事情,很有可能,她隐瞒了真相!

她知道不知道,她所做的这些,间接害了苏家,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!

这件事情的重要性,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解决的,他立即起身,去找苏父,既然知道,陆已承是用的什么方法对付他们,他们也能找到应对的办法!

总不至于,再像之前那样,被动的挨打,连还手的机会都找不到!

苏父听到这个消息,怒上心头。

他怎么养出了这样的女儿!

还没有想到怎么样应对,他要立即赶回家去,实在是控制不住的心里的怒气!

苏以菲怀孕,导致最后生下了一个野种,让他们苏家蒙此羞辱,他都没有这么气!基地也和她有关,陆已承若不是掌握到她往基地那边,运送东西的时间,又怎么可能截的这么准,直接炸毁了他十多年的心血!

他知道这些后,都没有怎么责备她!

是自己从小疼宠到大的女儿,又刚刚失去夫人,他不想再怪罪女儿!

但是,今天这件事情,就像是一个火星,点燃了引线,把他心里积压的所有怒气,全都燃烧了!

见父亲这么生气,苏以溟连忙通知了两个哥哥,一同回家。

苏以菲刚刚吃完药,好不容易,有精力收拾一下自己。

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

这段时间,她消瘦的厉害,而且皮肤也松弛了,两个黑眼圈,更是显得老了十岁。

精神压力太大,还有被感染上那种病的原因,她晚上无法睡上一个好觉。

每当孩子一哭,更是牵着她敏感的神经。

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,用死来解脱,可是,她没有勇气,更不甘心!

拿起好久没有用过的化妆品,一点一点的往脸上敷粉底,画过妆后,她仿佛回到了原来的样子。仿佛这一切,都没有发生过!

她还是以前,那个被人羡慕的苏家大小姐。

外面突然传一阵脚步声,接着是苏父的一声暴喝:“苏以菲,滚下来!”

苏以菲愣了一下,站起来朝楼下走去。

苏父看着她浓妆艳抹的样子,心里更气,拿起一旁的花瓶,朝苏以菲砸了过去。

苏以菲没有来得及躲过去,直接被咂中了头,血顺着额头往下流,花瓶砸了一地,她站在一片狼藉中,瑟瑟发抖!

“跪下!”

苏以菲直接跪了下来,地上锋利的碎片,直接刺破她的皮肤,钻心的疼。

“你自己说,你都还为了陆已承,干了什么吃里扒外的事情!”

“没有了!”苏以菲立即摇头。

“没有?还敢说没有?看来,我不打死你,你是不会承认的!”苏父抽出皮带,直接朝苏以菲的身上抽去。

“爸!爸,您消消气,别再把你的身子气坏了!”苏家老二实在不忍心,看着妹妹变成现在这样。

一向最疼妹妹的老三,竟然坐在沙发上,一声不吭。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或者说,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?

最近,苏家的天都好像要塌了一样!

“你不说是吗?我提醒一下你,你当初,为什么要坚持与陆已承一起去参加那一次的任务?”

苏以菲抬起头,看着盛怒的父亲,滚烫的血,挡住了她的视线。她的脑中,不断的思索着,究竟是什么事情。她和陆已承一起执行的任务,只有那一次!

可是那一次,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啊!

除了因为陆已承被炸死的消息,回来后,和三哥闹矛盾,真的就没有什么了!

“爸,我真的没有,而且也不明白你指的是什么!”

“你还敢狡辩!”苏父怒声喝道!

“我没有!都到这个份上了,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!”苏以菲大声反驳。

苏以溟站起来,朝苏以菲走了过去,“王处长没有死!而且还出卖了我们!陆已承能在回到军区后,就对我们连连痛击,就是王处长给他提供了消息,让他对我们迎头痛击,还切断我们的后路!”

见苏以菲死不承认,苏以溟直接告诉她。

一旁的苏家老大和老二听到,都不敢相信的看着苏以菲!

她竟然糊涂到这种地步!这么得要的事情,她竟然选择隐瞒他们!

到底陆已承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了!这一下,两人也觉得,苏以菲该打,一个个都不护了。干脆让爸爸打死她算了!

苏以菲听到这句话,一脸吃惊。

仔细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,她明明亲眼见到,那个人被打死,那份东西,她怕落入陆已承的手里,还亲手拿着,她的心那个时候,是向着苏家的啊!

“我没有,那个人明明死了!我亲眼见到他死的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还有一章~十点左右更新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