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:是的,你最无辜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332章苏以溟现在,分不出心思再来管苏以菲的事情。

既使他再疼这个妹妹,也有底线。

如今,苏以菲的所作所为,最已经突破他的底线,所以,她要死还是要活,都和他没有关系!

她自己的事情,她自己处理!

找不到佣人,就让她自己带这个孩子!

苏以溟派去的人,给苏以菲办理了出院手续,苏以菲如同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一样,坐上了那人的车子。

突然,她看到后座上的孩子。

孩子马上哭了起来,她的脸上顿时有了强烈的波动!

“谁让你把这个孽种带来的!”

“是三少的吩咐!小姐,三少还说了,以后你自己带着这个孩子,现在已经找不到佣人了!还有,三少让我警告你,不可再惹出什么事来,再惹出什么事,你自己负责!”

“不,我不要这个孩子!我更不要自己带!”苏以菲像是发疯了一样,从车子上下来。

开车的人一看苏以菲要跑,连忙下车把孩子抱上。

他的任务就是,把孩子送过来,然后交给小姐,回去向三少交差。

如果小姐跑了,他又把这个孩子给三少带回去,三少一定会打死他!

苏以菲才跑几步,就被那个人追上,那人一把拉过她,直接将孩子往她怀里塞去。

两人在街道上,引起路人的围观,有的人一眼就认出来苏以菲。

这个孩子,不会就是她和那个拾荒的人的吧。

“把孩子抱走!我不要!我不要!”苏以菲抱着这个孩子,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这个孩子的脸和那个男人,越长越像!她只要看到,就会控制不住的去想那件事,她无法承受那种不堪的回忆的折磨!

“小姐,三少是这么吩咐的,我也只能这么做!我还有事,不送你回去了,你自己打车吧。”那人说完,立即转身离去。

生怕苏以菲不愿意接下这个孩子。

“哇!”孩子在苏以菲的怀里,大哭起来。

这一阵哭声,牵着苏以菲最脆弱的神经!她紧紧的握着双手,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快要崩溃的神经。

一旁的看到这一幕,指着苏以菲议论纷纷。

“自作孽,不可活啊!”

“就是,当初要不是非得赖到人家陆少身上,早早的处理掉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。”

“她谋害陆太太的事情,你们不知道?当初陆太太生孩子的时候,那场车祸就是她策划的,苏家是以这个孩子需要母亲为借口,苏以菲才没有马上被拘捕。”

“是啊!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!”

“所以,她还得感谢这个孩子,要不然,她还能自由的出现在大街上?”

苏以菲抱着怀里的孩子,恨不得亲手掐死他!

一到她的怀里,就哭个不停!

她一脸恨意,甚至是带着杀气的眼神,被一旁的人看得清清楚楚。

苏以菲被孩子折磨的,压根就没有发现,自己被围观了。

“不要哭了!不要哭了!”她朝怀里的孩子吼道。

孩子反而哭得越凶!

她感觉,一直紧绷的那根弦,突然断了!所有的理智,在这一刻崩塌!

抱着怀里的孩子,使劲朝地上扔去!

“我让你哭!我让你哭!”扔到地上后,还觉得不解气,抬起脚,狠狠的朝地上的孩子踹去!

地上的孩子,只是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,就再也了声音。

这一幕,让一旁围观的人,都是一惊。

有几个好心人,已经冲上去,把苏以菲拉开!

“快,快救孩子!”

一旁的这才回过神来,刚刚有不少人拿着手机拍,刚好拍到这一幕。

这简直能成爆炸性的新闻。

真的是低估了苏以菲的狠毒!

好心人拨打了120的电话,等着救护车来,抢救孩子。

苏以菲看着眼前混乱的场地,再看看地上的孩子,心里一紧。

她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。

她把这个孩子杀了?

孩子如果出了一点意外,她再也无法逃脱!甚至也会被判死刑!

不!她还不想死!

这一刻,她才知道,自己求生的欲望有多么的强烈!

这一刻,她才知道,自己还活着!

趁着混乱,她朝一个方向,疯狂的跑去。

她要逃离这里!

一旁的人都在注意孩子的情况,没有注意苏以菲是什么时候消息的。

当120的救护车来到的时候,孩子已经没了气息,还是抢救了半个小时,也没有发生任何奇迹。

这么一个弱小和生命,竟然在那么多人亲眼目睹下,被他自己的亲生母亲,活活的摔死,简直让人压不住心里愤怒!

恨不得亲手把苏以菲揪出来,爆打一顿,以命抵命!

警方立即发出通缉令,通缉苏以菲!

夜深了,马路上,已经没有几个行人,一道身影,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,从马路上穿过。

前面,是帝都有名的酒吧一条街。

至从1133被封之后,就是这里最热闹。

裴熠在回国之后,天天都泡在这里。

那道身影,不敢从前门进入,在1133酒吧那么长时间,她还是了解一些这些酒吧的构造,一般都留有一个后门,以防止有特殊的情况发生。也算是留一条生路。

那道身影拉了一下门,没锁。

她立即闪身走了进去,经过一条漆黑的过道,才听到前面吵杂的音乐。

她没有停留,直接朝后面的包房走去。

每一个包房里,都有一个小上的透明玻璃,她一直往里走,看到一个没有玻璃的。

“你是谁!这里是私人的包厢,外人不得入内!”

苏以菲不管身后的工作人员,直接拉开门走了进去!

裴熠正靠在沙发上,一旁有两个衣衫不整的漂亮女孩,整个房间里,都是说不出的暧昧气息。

就在苏以菲闯进来的一瞬间,裴熠的目光闪过一丝清冷。

他还没有抽出时间来,去找苏以菲算帐,她自己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!

她亲手弄死自己的孩子的事情,他已经听到消息了。

只是没有想到,苏以菲敢过来找他!

难道她真以为,他还对她,有一丝留恋吗?

“裴总,对不起,我马上把这个人拉出去!是我们工作的疏忽,请您见谅!”说着,那人就要去拉苏以菲。

“慢着!”裴熠挥挥手,“出去吧!”

那人愣了一下,还是退了出去,从他站的位置,一直没有看到苏以菲的正面。

既然裴总都发话了,他自然也不敢有什么异议!

裴熠不再看苏以菲一眼,而是按着一旁的女孩子的头,慵懒的说了一句:“继续。”

两个女孩子,也当苏以菲不存在,卖力的讨好她们的金主。

苏以菲站在那里,不敢吭声,更不敢打断裴熠和女孩正在进行的事情,她的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,以前的她还能有和裴熠谈判的资本。

现在的她,又有什么资格?

但是,她还是要赌一把!因为,现在只有裴熠能救她!

等了半个小时,裴熠终于满足的结束了那件事,女孩子们跪在他面前,邀功似的给他收拾好。

裴熠站起来,一个女孩立即将衣服给他整理好。

他起身,朝一旁另一个沙发上走去。

苏以菲立即跟了上去,直接跪在裴熠面前。

“苏大小姐,怎么想起我来了?”

“裴熠,我知道,我错了,我更没脸见你!我求求你,给我一解释的机会,好不好?”

“好啊!”裴熠一副很好商量的样子,点燃了一根烟,靠在沙发上,等着苏以菲的解释。

苏以菲想了想,才缓缓开口,“我真的没有想过,想要背叛你。”

这第一句话,裴熠就已经蹙紧了眉宇。

苏以菲简直就是当他是个傻子!

他真以为,他就是吃这一套的?

如果,苏以菲今天敢坦诚一切,道个歉,或许就承认她那点龌龊的心思,他或许,还会发发善心!

他其实,一开始并不阴狠毒辣,可是,从来没有人,把他当成个好人来看待。

那就不怪他,真的心狠手辣!

苏以菲感觉到裴熠的气场有些压抑,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往下说:“那天,发生的事情,是个意外,陆已承和我哥火拼了起来,他为了救他的手下,把我当成人质。我们的车子翻下桥,发生了后来的事情。”

“我当时中了精神毒素,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失身,当我知道我怀着身孕的时候,已经有三个多月了!我当时好后悔,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,更觉得对不起你。”

“你那个时候,想到我了?”裴熠突然询问道。

“每天都想,每天晚上,都以泪洗面,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,更怕面对你,我对不起你。”

“接着说!”裴熠又点燃了一根烟。

“你也知道,苏家一向与陆家是敌对的关系,当时只有我和陆已承,理所应当的,就以为是陆已承和我发生了关系,我怀着的孩子,是陆已承的!我爸和我哥,为了阻止陆已承回到军区,便用这件事情,来牵制陆已承!我也是没有办法。既然已经这样了,不如再为苏家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。我知道,我已经配不上你了。”

“是吗?我怎么从来没有接到过你的电话!甚至是一句解释都没有!”

“是我哥他说,他已经给你说了这件事,就不让我再和你联系了。我当时也是六神无主,而且太听他们的话了,裴熠,你能明白我的处境吗?”

“能!怎么不能!”裴熠站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苏以菲,“你是受害者,很委屈,很无辜,这一切,都是别人的错,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,对不对?”

苏以菲立即点点头。

没想到,裴熠能这么好说话。

“你现在,需要我怎么帮你呢?”

“我,我被通缉了,一但被抓到,死罪难逃,你把我带离这里,却一个没有人能找得到我的地方,这一辈子,我就算没有资格再嫁给你,我也愿意,在你的身边,做牛做马报答你。”

苏以菲说的,那叫一个情真意切。

“你应该知道,我裴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我最恨的,就是欺骗,我现在,再给你一次机会,有没有别的要补充的?”

苏以菲摇摇头,楚楚可怜的望着裴熠。

“好,我带你走。”裴熠一口答应道。

苏以菲简直不敢相信,裴熠竟然回答的这么爽快。

“裴总,这种贱女人,你还要管她做什么?”

“就是啊,裴总,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的身上,还有那种病毒呢!”

听着这两个女人声音,苏以菲暗暗握紧双手,生怕裴熠会反悔。

“你们两个出去!若是敢说出苏以菲的踪迹,绝不轻饶!”

“是,裴总!”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离去。

苏以菲的心里,有些酸酸的,不是滋味,没想到,在这个时候,裴熠竟然还这么维护她,她当初怎么就非要陆已承不可!

现在,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。

看着裴熠,她真的是好后悔!

如果好好的和裴熠在一起,她绝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!

如果,只是失身,生过别人的孩子,以裴熠对她的身体的迷恋,她还可以努力努力,爬上裴熠的床。从此有一个依靠。

但是,患上了那种病,裴熠怎么可能会碰她!

“你就在这里,哪也不要去,等着我安排。到时候,会有人过来,带你离开。”

“好。”苏以菲立即点点头。

她站起来,朝裴熠走近了一步。裴熠看都没看她一眼,抬步离去。

苏以菲的心里,一阵难受。

不管裴熠对她是什么样的态度,她现在,总算是安全了,也不用再东躲西藏。

只要等着裴熠的安排,她就可以逃离这里。

她不能死!

是陆已承和顾一诺,害她落到这种境地,她还没有报仇,她绝不能这么轻易的死了!

……

顾一诺和陆已承,跟着威尔斯先生,巡视了整个领地。

这里就像她了解的一样,民风淳朴,因为在这里的居民,都不用为了钱发愁,所以过得相当闲适,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,把生活过成理想中的样子。

对于他们的领主带来的这个有继承权的女孩,他们也是相当的热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