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:求求你,放过我吧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裴熠将手中烟扔在地上,抬起脚踩灭,唇角闪地一丝戏谑的轻笑,“苏以菲,我给过你机会,但是你却执迷不悟。”

苏以菲终于明白了,他从开始,就不相信她所说的话。

一个字也不信!

她真的是好傻!

“我早就和你们说过,我想要的,你们苏家给不起,但是,我会自己去拿。只是我还没有心思去上门找你,你却主动找到我了。”裴熠蹲下来,握着苏以菲脱臼的下巴,用力一扳,给她恢复原位。

苏以菲现在,只有深深的恐惧!

她落到裴熠的手里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而且裴熠的手段,只有更狠,绝不会对她一丝不忍!

苏以菲挣扎着爬起来,一把拽住裴熠的裤腿,哀求道:“裴熠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,放过我吧,我真的知道错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裴熠一脚把苏以菲踢开!

“苏以菲,对不起这三个字,有那么难以说得出口吗?早干嘛去了。如果你早点说出来,或许我也不会这么对你!是你,把我当成傻子,以前利用,也就罢了,你都这样了,在我的眼里,没有一点价值,你还敢利用我,我真的就是那么好说话的?”

苏以菲瘫在地上,丝毫顾不上刚刚被羞辱的刺激,只要裴熠怒气不消,她知道,还有更残忍的事情等着她!

“苏以菲,我既然花了那么大的心思,把你从国内捞出来,自然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就死了,至于,我要怎么对你,全完取决于你自己。”

“我再也不敢了,裴熠我以后一定听你的,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!我现在,只想留在你身边,求求你。”

“你果然是贱!”裴熠再一次将苏以菲踢开。“曾经,我捧着你,惯着你,你却总不把这些当回事,也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吧?或者,那个时候,是不是还在想着,裴熠这个蠢货,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!”

苏以菲不敢出声,她的她再说谎,被裴熠拆穿,他不一定还要怎么对她。

面对她的沉默,裴的心里怒气不断的翻腾着。

但是,今天就到此结束。

来日方长!

他起身,朝一旁的属下吩咐道:“把她带下去,先安顿下来。”

“是。”那人直接拽着苏以菲的胳膊,也不管她是不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,直接将她塞到车子里,开着车子离去。

苏以菲坐在后座,紧紧的将自己缩成一团。

异国街头的风,格外的冷,冷到了骨头缝里!

带着一丝希望来到这里,仅剩的尊严却被狠狠的践踏,刚刚到了这里,这样的折磨,简直是痛不欲生!

她紧紧的握着双手,指甲插入肉中,都浑然不觉。

她已经感觉到痛了,身上的痛,痛到麻木,心也早就被撕裂。不知道为什么,越是这样,就越激起她生存的欲望。她心里的仇恨,也就越重!

总有一天,她一定会让顾一诺尝一尝,她所受过的所有的耻辱!她所承受过的伤害,她要顾一诺,千倍万倍的还回来!

能让她活下去的动力,只有仇恨!

……

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,一遍又一遍,落日的余晖,洒在海面上,与天相接的海面,像是渡了一层华彩。

这是威尔斯领地,最漂亮的海岸线。

而且是将海水,一分为二,两个小岛之间,形成的。

踩着细软的沙滩,可以直接步行到那个小岛。

不过,涨水的时候,这里就会被海水所覆盖,所以,每天最佳的游玩时间,就是傍晚时分。

小岛上,有一些别墅木屋,是威尔斯让人建造的,方便游玩的人,在来不及返回的时候,在那边过夜。里面的别墅木屋全部免费开放,需要去住的人,只要带上日用品就可以。

海里,停着一艘快艇,不远处的水里,有两道身影。

陆已承紧紧的抱着顾一诺僵硬的身子,慢慢的朝快艇的方向游去。

刚刚在快艇上,还好好的,他没有和她商量,直接就抱着她跳进了水里。他忘记,她很怕水,就连泡澡,都是他一点一点让她慢慢适应的。

顾一诺此时,感觉胸品闷闷的,虽然陆已承并没有让她被水淹到,她还是有一种溺水的感觉。

陆已承把她放到快艇上,蹲在她面前心疼的询问道:“诺诺,感觉好一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已承拿起一旁的浴袍,将她紧紧裹住。

“就是因为那一次,被顾茗雪推下水,所以才会这么怕水吗?”

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。

陆已承抬起手,将她拉进怀里,“诺诺,听我说,越是怕什么,越是去克服它好吗?”

“不!”顾一诺立即摇头。

“你只要学会游泳才不会再怕水,我不想让那件事情,永远留在你心底的某一个角度,永远都挥之不去。”陆已承相信,她能克服。

顾一诺抬头看着他,她的心里,也有这样的想法。

命运已经被改写,顾茗雪也早就离开这个世界,她拥有了属于她的一切,前世的那些伤痛恐惧悲伤,也应该一点一点的远离。

看着他带着鼓励和信任的眼神,缓缓点点头。

“好。”

陆已承找了一下,在储物箱里,找到一个游泳圈,亲自给顾一诺套上。

“诺诺,我们要下水了。”

“好。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握着他的手。

陆已承站在快艇的甲板上,拉着顾一诺的手,“现在,深吸一口气,在你最放松的时候,憋气。”

顾一诺按着他的方法,深吸了一口气。

陆已承拉着她,两人的身子朝海水中倒去。

在进入水中的那一瞬间,顾一诺还是很紧张,伸出两只手,不断的挣扎着。

陆已承紧紧的抓着她的手,“诺诺,放松,放松!你的身上有游泳圈,不会沉下去的。”

顾一诺终于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,不再挣扎。

“深呼吸!对,就是这样,感觉好一些了没?”

顾一诺发现,自己已经能够正常的呼吸了,立即点点头。

“现在,适应一下,在水中的感觉,我放手了。”陆已承朝她提醒了一句,缓缓松开她的手。

因为游泳圈的浮力,让顾一诺的心里,有一点点安全感,她不会被沉下去。

“跟着我的动作,一点一点的朝前方推,腿也要放松,想像着自己,像鱼儿一样。”陆已承朝前方游去。

顾一诺套着游泳圈,吃力的朝前方扒着,但是还没有往前游多远。

她的身子,还是有些僵硬,极不协调。

像一只笨笨的小乌龟,只见手脚动,就是不见挪地方。

陆已承一回头看到这个场景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顾一诺顿时不动了,小脸因为窘迫红红的,被晚霞的霞光一照,格外的明艳动人。

陆已承朝她游过来,拉着她的手,朝前方游去。

这是第一次,她感觉在水里,是这么的舒服,完全不用动,就这样被他接着,游了好几圈。

陆已承并不勉强,她一定要学会游泳,主要是克服心里的恐惧就好。

又游了几圈,他将她的游泳圈拿了下来。

虽然顾一诺已经适应了,但是一没有了游泳圈,还是觉得很害怕,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,挂在他的身上,不撒手。

“放松,有我在,不会让你落入水中。”陆已承宠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。

顾一诺渐渐的放松下来,搂着陆已承的脖子,看着远方。

海平面上,最后一米残阳落入水中,整个世界渐渐暗了下来。

“这里,真的好美。”

“是啊。简直就是蜜月的圣地,而且还没有人打扰,仿佛这片天地,只属于你和我。”

顾一诺笑了笑,主动吻上他的唇。

这是对他的谢意,谢谢他,为她安排了这一次的甜蜜旅程。

两开着快艇,来到小岛上,在临近海边的一个别墅木屋里暂时住下。

顾一诺在水里泡了很久,早已经累的动都不想动。

陆已承去厨房里,热了一些吃的拿到她面前。

“先吃点东西,我去把卧室收拾一下,就可以休息了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已承里里外外,把房间收拾好,顾一诺以为他会坐下来休息一会,没想到,他又开始忙碌起来,竟然在别墅木屋的外面,支起了烧烤炉。

顾一诺恢复了一些体力,把身上的泳衣换下来,穿了一件长裙,搭了一条围巾,朝外走去。

迎面吹来的海风,带着海洋独有的清新,让人无经舒畅。

陆已承已经支好了烧烤炉,把炭火也点燃了。

“你还带了这些东西过来?”

“那是当然!这会有力气了吗?”

“有了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“去把屋里的小桌子收拾一下,搬出来,然后再拿两上凳子,帮我布置一下餐桌好吗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也忙碌起来。

外面的天色,已经暗了下来,海面上,一片漆黑。

别墅木屋外,有一圈照明的用的灯,一旁的椰子树上,也有照明灯,虽然这里没有有人,但是一应俱全。

陆已承将今天快着快艇去捕到的海鲜处理了,开始烧烤。

顾一诺把餐桌也准备好了,铺了精美的桌布,拿了一瓶葡萄果汁,还洗了一些水果,做了一些莎拉。然后又在屋子周围采了一些野花,插到一个玻璃瓶里,摆在正中间。

陆已承的烤鱼也做好了,放在桌子上。

“好香啊!”顾一诺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。

“等一下还有!”

不一会,桌子上摆满了香喷喷的食物。

两人对视而坐,一边是大海,一边是温馨的别墅木屋。顾一诺倒满两杯葡萄果汁,递给陆已承一杯。

“敬我最最能干的老公!”

“敬我最最心爱的老婆!”

“等等!”顾一诺突然想到件事情,把杯子放了下来,跑进屋里。

不过一会,一首曲子缓缓响起。

这正是陆已承经常给她唱的那首。

“美满了!”顾一诺坐回自己的位置,美眸弯弯,像极了夜空中的那一轮弯月。

“快吃吧。”陆已承帮她挑了鱼刺,把一大块香喷喷的鱼肉,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。

两人吃完饭,并没有马上去休息。而是慵懒的躺在软绵的沙滩上,听着海浪,看着满天的星辰。

“已承,我真的好满足,好满足!”

“我也是。”陆已承轻声回应。

两人相视一笑,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,十指紧扣。

……

苏以溟是在苏以菲消失了一个星期后,被相关部门找上门来,接受正常的问寻,才知道,苏以菲还没有找到。

“苏少,如果苏小姐与你联系,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们,这件事情,实在是太过恶劣,影响太大,我们也顶着很在的压力。”

“我会的!而且我们苏家的每一个人,只要有苏以菲消息,都会第一时间和你们联系,绝不可能存包庇之心。”

“苏少能这么配合,真的很感谢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“慢走。”

苏以溟想不明白,以菲还能藏到哪去!

他以为,经过这么大的事情,她已经知道悔改,知道应该怎么做,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,不要再给家里找麻烦,可是才转眼的时间,她竟然就又惹出这样的事情!

哪怕是他们,也没有办法再保她!

这么几天,竟然没有她的消息,让他觉得很奇怪!

放眼国内,有哪一个人还不认识以菲?她应该是无处藏身才对,不可能这么久了,还没有找到她。

除非,她逃了,不在国内。

她是在发天就被发了通缉令,按照正常的方法,绝对不可能逃得出去。

裴熠!

他立即给裴熠拨了个电话,国内的这个号码,已经接不通,他立即拨通裴熠在国外的联络方式。

电话里,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声音:“苏以溟,你也不看看,现在是什么时间!”

“裴熠!以菲在哪?”苏以溟直接询问道。

裴熠直接坐直身子,带着几分笑意反问道:“你现在,还在乎她在哪吗?”

苏以溟宁愿苏以菲被抓,被判刑,他都还有办法,保她一命!

但是,落入裴熠的手里,谁能知道,会发生什么事情!

想着那天,裴熠怒气冲冲的来到苏家,临走时对他们说过话,他就觉得后背发凉。

裴熠说,他们欠他的,他会自己来取。

以菲真的不会蠢到,相信裴熠吧?!

“是她主动来找我,让我帮帮她,我就按着她的意思,帮她和逃脱。”

“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

“我想把她怎么样,就把她怎么样,她现在在我的手里,你还管得着吗?”裴熠冷声说道,“当初,是她主动勾引我,要和我订婚,而在我和她有婚约的这段时间,对于你们苏家的事情,我一直都是鼎力相助!”

苏以溟被说的一阵尴尬。

的确如裴熠所说,这件事情,是他们苏家失礼在先。

“裴熠,你听我解释,谁也没有想到,会发生那样的事情,以菲她也是受害者,纵然她有对不起你的地方,但是,都不至于,要将她置于死地!”

听着苏以溟的解释,裴熠又笑了笑,“是,事情发生,的确非你我所愿,但是,发生之后,为什么没有支言片语的解释?”

“这一点,是我的疏忽。”

“不是疏忽!是你们整个苏家,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!”

苏以溟又是一噎,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“你怎么才能,放过以菲?”

“放过她?苏以溟,现在,她愿意留在我的身边。”

“我求你,让菲和我联络。”

“联络不联络你,是她的事情,与我无关,还有,我和苏家,现在没有一点关系。”裴熠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苏以溟将手机,重重的拍在桌子上。

这个以菲,她怎么笨成这样!竟然自投罗网,送上门去找虐!

“苏少!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刚刚得到消息,已经和Y国谈好,这个月底,Y国的总统,会来我国,进行军事访问。”

“从哪里得到的消息?是不是已经确定?”

“是的,已经确定了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!”苏以溟的心情,有些激动。

这可是,近来这段时间,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!

……

陆已承陪着顾一诺,在海岛上住了三天,这三天时间,只有他们两个。

本以为,过足了三天真真正正的二人世界后,会弥补心里的缺憾,没想到,越过越觉得不够,简直都不想离开这里了。

顾一诺晚上睡着,打了个电话,陆宝宝有外婆身边,一点也不想他们。

来到这里,什么对陆宝宝来说,都是新奇的,他才没有时间讨爸爸嫌弃。

所以,陆已承当下决定,两人就在这里住下了,什么时候要回去了,再离开。

清晨,顾一诺还在睡,陆已承起身,去准备早餐。

这几天,海鲜鱼类,已经吃的有些腻了,威尔斯先生昨天派人来,又给他们送了一些生活用品。

他找了找,在冰箱里,发现了一些面包。

面包的香味飘到二楼的房间,顾一诺醒了过来,慵懒的翻了个身。

已承在做什么东西啊,怎么这么香?

她立即披了一件衣服,走来楼。

桌子上,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早餐,有面包,牛奶,奶酪,果酱,还有煎好的培根。

“先漱一下,吃早餐。”

“好!”顾一诺立即跑到洗手间,洗漱完,直接过来,从背后搂着陆已承。

“你还在做什么?”

“给你烤一些鱼肉。”

“我们今天,有什么安排吗?”

“我准备带你往海洋的深处走走,我看了一下天气,适合出海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对于今天的行程,她很期待。

陆已承刚刚解开围裙,转过来搂着她腰,轻轻地的她的鼻子上点了一下。

“已承,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顾一诺很认真的说道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觉得,你刚刚的样子,真的好帅!特别是穿着围裙站在灶台前,我看着你这样子,心都要化了。”

陆已承看着她现在的样子,听着她的表白,心才是要化了!

她抬起脚尖,在他的脸颊上送上一个香吻。

“就这样?”

她又在另外一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陆已承突然抱起她,直接将她放在餐桌上,拿起一块面包,给她抹上她最喜欢的果酱,朝她喂去。

吃完饭,顾一诺上楼去换衣服,陆已承在楼上收拾着。

突然,电话响起来,他擦了擦手,去接电话。

“陆少,苏家可能知道,那个人没有死,现在已经联络到Y国,Y国的总统,会在月底进行军事访问,这一次的军事访问,完全由苏家的人负责。”时御霆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。

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,离月底,不过十天的时间。

那个人消息,他们封锁的那么严密,苏家的人是怎么知道的?

这一次Y国总统的来访,真的能让苏家稳住局势!

“我觉得,你还是要计划一下行程,提前回来,以防苏家还有什么后招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“国内的情况,我先盯紧,一有什么事情,立即和你联络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另外,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,苏以菲失踪了!”

“失踪了?”

时御霆立即将苏以菲的事情和陆已承说了一遍。

“如果,不是苏家做的,就是裴熠。”陆已承已经猜了出来,苏家的人,现在自顾不暇,所以在裴熠手里的可能性,还更大一些。

“阿南说,早知道,就一劳永逸,现在又让她跑了。”

“苏以菲的事情,先放一放,只要她还在裴熠的手里,早晚都跑不了!现在最要的,是Y国的事情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挂了电话,陆已承朝楼梯处望去,顾一诺刚好换好衣服走下来。

她突然着一件吊带的印花长裙,显得清新可人,肩膀上搭着一件围巾,手里拎着一个遮阳帽,像一只蝴蝶一样,朝他扑了过来。

“今天不用下水吧?我没带泳衣。”

“不用!”

“你刚刚是在打电话吗?”

“时御霆打来的。”

“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顾一诺突然有一种预感,她们这趟行程,计划应该要有变化了!

“回来再说,今天带你好好的去玩一天。”

“好!”顾一诺立即点头。

不管会不会有变化,今天也不可能就回得去,所以,趁着今天,好好的再玩一玩。

下一次,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,能像现在这样。

蔚蓝色的天空下,茫茫的大海上,那辆快艇朝远方驶去。

……

裴熠处理手上的工作,抽出一根烟,站起来朝外走去。

刚刚拉开办公室的门,一个人匆匆而来。

“裴总。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裴熠沉声询问。

“苏小姐,她,她……”

“她怎么了?”裴熠的眼底没有一丝情绪波动,苏以菲在他的眼里,已经算是一个死人。

那人还没有开口,裴熠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一看来电,他转身又走回办公室。

“裴总!”电话那头,传来一阵爽快的呼唤声。

“卫斯先生,不知道我和你谈的那个合作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很好,很好!我会让我的助理和你谈。”

裴熠愣了一下,没想到事情的进展,会这么顺利,如果拿下这单生意,他将挽回所有的损失。

那边,电话已经挂了。

不管是哪个国家,酒吧这种场所,都差不多一样。

苏以菲一身紧身皮裤,短到大腿跟,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内衣,指甲是鲜艳的红色,和她的唇一样的颜色,浓浓的妆容很妖娆。

她毕竟有底子在,这样一收拾,有着致命的诱惑。

此时,她正眉目清冷的,端着手中的枪,指着另一个女人的脑袋。

那么多年的军区强训,她还从来都没有用武之地。

“小美人,过来,到我身边来!裴总真是太贴心了,竟然送上来一个这么可口的小甜心。”

所有人都以为,苏以菲要放下枪,没想到,在她放下的一瞬间,狠狠的朝对面的那个女人砸去,被枪砸中的女人,顿时倒在地上,一脸是血。

“够辣!我喜欢!”

卫斯抱着苏以菲,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……

裴熠还在纳闷,想不明白,这件事情,怎么会那么顺利,压根忘记了来找他的助理,刚刚提到苏以菲的事情。

助理走上前,小声说道:“裴总,苏小姐她……”

“不要给我提她!”裴熠现在,不想听到有关于苏以菲的任何事情。

“裴总,卫斯答应的这么爽快,是因为苏小姐的原因。”

“苏以菲?”裴熠愣了一下,完全想不到,竟然是因为苏以菲!

“苏小姐不知道,怎么知道您想和卫斯合作,那一天,她突然叫住我,说想要见一见这个卫斯先生,说不定能帮到您,我当时想着,或许她有办法也不一定,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。”

“继续说。”

“我带她去见了见卫斯先生,没想到,卫斯先生一下子被她吸引,而且还点名要她作客,苏小姐也没有拒绝,这几天,都和卫斯混在一起,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,就来向您汇报。”

其实,助理更怕,苏以菲努力的攀在卫斯这样的人,怕她想要报复裴熠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更完了~明天继续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