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:不要再问值不值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她突变脸色,陆已承轻轻的拢着她的发丝,“我会平平安安的回来。”

他都这么说了,顾一诺都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

“能告诉我,去哪吗?”

陆已承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那我们现在回去吧,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,顺便一起吃晚餐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,牵着她的手,朝外走去,“我们再去一趟商场吧?顺便买点菜。”

“也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气氛有些沉闷,一路上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老爷子和孙嫂还有小刘他们,上个星期才回G市去,陆已承这就要出去执行任务,整个家里,就只剩下顾一诺一个人了,突然这样,让她很不习惯。

这么多年,她再也没有过一个人的日子。

“一定要三个月吗?”

“这只是大概的时间,如果任务完成,我会提前回来的。”

两人回到家,顾一诺把买回来的东西收拾一下,就去厨房忙碌着。

陆已承解开衣袖和领口的扣子,来到她的身后,轻轻的从身后拥住她。

“别闹了,我在切菜。”

“现在还早,晚点吃也没什么。”

“现在也不早了。”顾一诺提醒道。

“诺诺,我们还从来都没试过在厨房里吧?”

顾一诺的脸顿时一红,“不要,我在煮饭!”

“不会耽搁你煮饭,我们可以一边煮,一边……”

在他的轻车熟路的引导下,她完全没有说不的余地。

这一顿饭,做了奖近两个小时,吃的时候,又花了一个多小时,等两人回到卧室,已经快到子夜。

顾一诺软绵无力的靠近在陆已承的怀里,虽然很累,却一点睡意都没有,想着马上不要分离,而且又要分开那么久,她的心里就有些失落。

“靳司南也会和你一起去吗?”

“不,他不用,需要他在军区继续施行我以前的安排和计划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“曹洋和小古会跟着一起,我安了人,在你身边保护,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夜深了,两人紧紧相拥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顾一诺沉没睡去,陆已承看着她的紧皱着眉宇的睡颜,心疼万分。他希望,有那么一天,局势稳定,他能够天天陪在她的身边,守着她。

再也不用让她为他担忧。

他相信,一定会有这一天。

第二天一早,顾一诺亲自送陆已承回军区,哪怕她是家属,都不能进入特定区域除外的地方,只能是看着他的背影,渐渐的消失在她的面前。

“已承,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。”她在心里,默默的祈祷着。

顾一诺没有回公司,而是去了锦色画室,许久没有见到她的小唯,兴奋的将画室的最近情况,亲自汇报给她。

是近顾一诺也抽时间画了很多画,全都摆放在画室,前来咨询买画的人有好多个。

虽然顾一诺没再从事与画画关的行业,但是他的作品,价值还是很高。

在业界,也颇受好评。

听完小唯的回报,顾一诺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。

其实,陆已承不说,她也知道,他这一次的任务,其实和Y国和苏家有关。她甚至猜测到,他去了哪里。

不管他将面临多么凶险的情况,她只能在这里,静静的等着他的消息。

……

在Y国的某处,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一旁乱哄哄的,有的为了一点小事,在打出手,有的在拼命的讨好一旁的女人,还有的喊声叫喊着,攀比着自己手中武器。

“蛇哥!陆已承已经出发,明天就能到达这里。”一个人匆匆走来,朝为首的男子说道。

这个男子,名叫腹蛇,这里所有人,都称他一声蛇哥。

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!有时候,我还真的挺钦佩陆已承的勇气。”

“蛇哥,还记得上一次,在X国的事情吗?在那种情况下,陆已承救走了时御霆不说,还联合着靳司南,杀了多少组织的人,有的都全军覆没了!”

蛇哥当然知道,上一次,他又何尝不是,伤亡严重,因为没有杀掉陆已承,所以一毛钱都没有捞着。

这一次,陆已承主动送上门来,他要是不宰了陆已承,他就剁掉自己的手!

“其实,我们还可以用别的方法,陆已承现在不是有老婆和孩子吗?我们还可以从这方面下手!”

“你以为我没有想过!可是那个女人,是F国的亚斯公爵在保护的女人!就连苏以溟都从来没有想过,要动这个女人!我们更犯不着,去多亚斯公爵这个敌人!尤其是,我们现在的物资,都是他出钱出力!”

“也是!蛇哥说的有理!”

“干掉陆已承,就足够我们下辈子吃香喝辣的了!”

“蛇哥,有人请你出去一见。”

“谁?没看老子正忙着的吗?”

“蛇哥,那人说,给蛇哥带来了一车好东西。”

“好东西?那我得好好的会一会了!”

蛇哥站起来朝外走去,是然见外面,停着一辆卡车,卡车的后面,还有一辆豪车,见他走出来,那辆豪车车窗缓缓摇了下来。

一道白色西装的身影,出现在蛇哥的眼前。

“公,公,公爵大人?”蛇哥结结巴巴的说道,他只是见过白聿一次,但是却对白聿有着很深的印象。

一改刚刚气势汹汹的模样,狗腿的跑上前。

“公爵大人,您怎么亲自来了?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!”

“这些东西,都是给你的,你知道,如果完成这一次的任务,会获得什么丰厚的回报。”

“知道,知道!”

“公爵大人放心,我一定让陆已承,死在这里!”

“不!我要陆已承,要活的。”白聿沉声说道。

抓活的?蛇哥有些诧疑,不过既然这是白聿的意思,他只有服从的份。

……

从陆已承走后,顾一诺每天都提心吊胆,他每一次执行任务,她基本是联系不上他,只能等着他给她打电话。每天都感觉,失魂落魄。

她正坐在电脑前发呆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你好,请问是陆太太吗?”

“是的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“我姓李,是总统先生的特助,总统先生对一诺股份特别重视,更是关注着开发区的经济发展,所以,特别吩咐我邀请陆太太见一面。顺便谈一谈陆太太对于以后的工作安排。”

顾一听到对方打这个电话的用意,直接吓傻了。

总统先生?

她可是想都没想过,自己会有这样的待遇。

“陆太太?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,参加总统先生的邀请?”李助理见电话里没有反应,礼貌的再次询问。

“我有时间,有的。”顾一诺立即回应。

“那就好,今天下午三点整,方便我来接您吗?”

“方便,方便。”

“好的,陆太太,下午三点,我会亲自过来接您,请问你会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我就在公司。”

“好的,我们下午见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挂了电话,心跳还有些不正常。

她竟然被总统先生接见了!

在她还没有消化完这个事情时候,电话又响了起来,顾一诺低头一看,是老爷子打来的。

“爷爷。”她甜甜的唤了一声。

“一诺宝贝,刚刚在和谁打电话?这会儿忙不忙?”

“刚刚……”顾一诺迟疑了一下,又开口道:“爷爷,刚刚有一个自称是总统先生的助理的李先生给我打电话,说是总统先生想要见我。”

“总统?他这是闲得没事干了?”

呃!顾一诺愣了一下,她知道,爷爷和总统大人有交情,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,他们私下见面,哪怕爷爷就住在帝都,两人都不联络。

爷爷能说这样的话,估计和总统大人,交情还不浅呢。

“一诺宝贝,你先等一下,我问问,那老头子找你做什么,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咱不去见他。”老爷子说完,匆匆挂了电话。

她是不是,不应该和爷爷说这件事啊?

看爷爷对总统大人,好像很不友善的样子。

五分钟后,老爷子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,“一诺宝贝,你想去吗?”

顾一诺弱弱的回应道:“有点想。”

毕竟是总统啊!总统先生啊!能亲眼见到真人,怎么能不想。

“好,既然你想去,就去吧。”老爷子终于松口了。

“嗯!”顾一诺立即点头。

“不过,你防备着点,这老东西狡猾着呢,一诺宝贝,你太单纯了,他说什么,你都别答应,更不能听他的话!”

顾一诺怎么感觉老爷子的话音,听起来那么酸呢!

“好,好,爷爷放心,我只听你的!”

老爷子一听,心情好转了些。

已承就是,后来都不听他的,只听那个老头子的!这也是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不和总统联系的原因之一!

“爷爷,我现在出去吃点东西,然后收拾一下自己,下午要见到总统先生了,总不至于太随便!”

“随随便便就好了!”

顾一诺忍不住笑了笑,老爷子这一会,简直就像个小孩子。

哄了老爷子几句,挂了电话,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下午两,顾一诺重新换了一身衣服,回到公司,想着总统先生的助理,过来接她。

三点钟,阿程带着一位姓李的先生,走到办公室。

顾一诺看着这个人,并不陌生。经常会出现在总统身边。

“陆太太,可以出发了吗?”

“可以了!”顾一诺立即点点头。

“坐我的车子直接过去吧,等陆太太要回来的时候,我再送陆太太回来。”

“好,谢谢李先生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“陆太太不用客气,直接叫我小李就可以了。”

顾一诺还是没有这么随意的称呼,还有带着几分敬意的称一声李先生。能在总统身边任职,而且不担任着这么重要的职位,一定不是一般人。

车子缓缓朝前方驶去。

顾一诺发现,往前越走,车子和人就越少。

“总统先生,在家里宴请陆太太,所以我们现在,是去总统先生的家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

越往前走,戒备就越森严,一道一道的关卡,都有着最先进的识别系统。

顾一诺打开车窗,看着四周的环境。

车子又开了十多分钟,停了下来。

顾一诺发现,前方是一幢建筑,有点像二十几年前的那各建筑风格,看起来,没稳而又宁静,她走下车,看着四周的风景。

“陆太太,请。”

“谢谢。”顾一诺跟着李助理,朝前方的建筑走去。

客厅里,长长的桌子一端坐着一个白了头发的老者,顾一诺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只是,现在的总统先生,比在电视里看到的,要和蔼可亲的多。

总统先生站起来,朝顾一诺走了过去,轻轻的唤了一声:“一诺。”

“总统先生,你好。”顾一诺立即上前去,伸出手。

总统和顾一诺握了一下手,“我其实早就想见一见你了,不愧是老爷子看上的孙媳妇,也不愧是已承认定的妻子,小小年纪,就让人刮目相看,能把一诺股份这么大的公司,治理的井井有条,我都觉得佩服。”

“总统先生,让您见笑了,一诺股份都是已承的付出,当我接下的时候,正是摆平了一切障碍,迅猛发展的时候,其实,我也没有做什么。”

“你和已承,夫妻齐心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顾一诺笑了笑,感觉和总统大人相处起来,和跟爷爷在一起,没有多大区别。

仿佛,眼前的这个人,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一国总统,而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。

“来,坐下来,我们慢慢聊。”

“谢谢。”顾一诺坐了下来。没想到,总统先生,还准备了那么丰盛的下午茶。

“你来前,老爷子给我打电话了,这是他退了之后,第一次给我打电话,还要托一诺的福。”

顾一诺面带微笑,听着总统先生闲话家常。

她猜的一点没错,爷爷和总统先生的关系,一定很要好。应该和已承和靳司南时御霆两人那样,甚至是在年轻的时候,一同出生入死过命的交情。

见总统先生这么随和,顾一诺心里仅存的拘束感也渐渐的消失了。

总经先生,并没问过多的关于一诺股份的事情,而是不断的在打听着老爷子的近况,和说一些,关于已承小时候的事情。

“已承那孩子,小的时候,就比别的孩子坚韧,老爷子的管教方法,太严厉,他从来都不说苦,那么大的孩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支撑过来的。”

“不过,是个孩子,都有调皮的一面,记得那是一年的夏天,军区里,有几和已承相纪相仿的孩子,不知道在哪里,弄到一枚鸟蛋,他们竟然学着鸟妈妈,想把蛋孵化出来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顾一诺急切的询问。

这件事,已承从来都没有说过!爷爷都不曾提过。

“然后……这事,你自己问已承吧,不过,他也不调皮过这么一回。”

顾一诺的心里,真的是很想知道啊,不过总统先生不说了,她也不好一直追问,等已承回来,她得好好的问一问他。

“已承这孩子,一路走到今天,实属不易,每每他出任务,我和老爷子的心情,都是一样的。有时候都不敢相信,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已承也当上了父亲,成了家。”

顾一诺听得出,总统先生口气中的感慨,甚至不有一丝伤感。

“已承,也是让我最放心的一个,不管让他做什么,他都不会让我失望,我明白,他的心中,始终有一个无法解开的结。”

“无法解开的结?”顾一诺更没有听过陆已承说这些。

“是的。”总统先生叹了一口气,不再往下说。

但是,顾一诺却看得出来,他还沉浸在那种悲伤之中。究竟是什么事情?竟然连总统先生提起来,都伤感成这样?

她不敢再冒昧的询问。

“一诺,听说,你会画画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顾一诺立即点头。

“能为我画一幅自画像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总统先生突然心血来潮,想要一张自画像,李助理立即去取画纸和画笔这些用品。

十多分钟后,一个画架摆在一旁,顾一诺起身,坐在画架旁。

“总统先生,您需不需要摆什么姿势?”

“不用了,不这么随便一点就好。”

“好的,我现在开始画,可能时间会比较长,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您需要大致保持着这一个动作。”顾一诺轻声说道。

“好。”总统先生,十分配合。

从顾一诺的角度望去,并不是总统先生的正面,刚好可以把总统先生和蔼可亲的一面展现出来。

屋里很静,只有画笔在素描纸上,沙沙作响。

“画好了。”顾一诺取下画纸,拿到总统先生面前。

看着这幅画,总统先生,十分满意。

这还是他人生的,第一张画像。更让他开心的是。这一副画,一诺并没有把他当成一国总统,而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。

顾一诺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已经是傍晚了,不知不觉,在这里已经逗留了快三个小时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也告辞了,非常感谢总统先生,盛情款。”

“以后,可不可以,不要对我这么客气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得到她的回应,总统先生的唇角,微微上扬,“走吧,我送你出去。”

“谢谢。”顾一诺轻声道谢。

李助理已经备好了车子,在外面等候着。

顾一诺朝外走去,在上车之前,轻轻的朝总统先生挥了挥手。

看着那道站在门前的身影,她突然觉得,这个老人,很孤独。

不管是前世,不是今生,都没有听过,有关于总统先生家人的事情,他的家人呢?顾一诺感觉很好奇。

和总统先生告别之后,顾一诺坐在车子上。

李助理开着车子,朝外驶去。

“陆太太,是送您回家吗?”

“是的,谢谢。”

“陆太太,不用客气,这也是我份内的工作。”

车子缓缓驶进顾一诺所在的别墅小区,停车别墅前的路上,李助理立即下车,把车门打开。

“今天,真的是麻烦你了。”

“那我先告辞了。”

“慢走。”

看到那辆车子,消失在眼前,顾一诺这才掏出钥匙开门。

回到屋里,从包里掏出手机,竟然有十个未接电话!

顾一诺生怕错过陆已承,翻看一看,全是简慕晚打来的。她的心里,有一些失落,已承都走了那么久了,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晚晚给她打了那么多电话,难道是今天回来了吗?

她为了去赴约,把手机调为了表音状态。立即拨通了简慕晚的电话。

“一诺!你今天下午去哪了?怎么也不在公司,家里也没有人!我到处找你,打电话也不接,你知不知道,我担心死了!”

电话一接通,简慕晚的声音一连窜的响起。

顾一诺靠在沙发上,把玩着自己的秀发,“我看到那么多未接电话,就知道你回来了。”

“废话,我可是专门为了你回来了的!你现在在哪?到家了没?”

“刚进家门。”

“刚好,快点过来,我准备了你的晚餐,还在等你。有什么话,我们见面了再说。”

“好咧!”顾一诺立即起来,直接朝简慕晚的那套别墅的方向而去。

一进屋,珩珩就朝她扑了过来,“妈咪!我好多天都没有见到你了。”

“我也是啊!恭喜你,顺利完成了高中的学业。”

珩珩现在,已经获取国内一流大学的录取名额,简慕晚和靳司南的意思是,等他在国内上学大学,再出国去。就算是那个时候,也不过才十四五岁。

简慕晚端着一盘菜,从厨房里走出来。靳司南系着围裙,还在准备着。

“这么丰盛,可以了。”顾一诺朝忙碌的两人说道。

“今天难得有机会,我们好好的聚一聚,马上就好,就只剩一个菜了。”简慕晚推着顾一诺,“快去洗手,准备吃饭了!”

顾一诺拉着珩珩,朝洗手间走去。

简慕晚也跟着走了过来,朝顾一诺说道:“我可以在帝都住个一两个月,这部戏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部分,我可以轻松轻松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“一诺,我想和你说一件事,我下部戏的投资方出了一点问题,所以,下部戏,你包我。”

“包!包!我把你的戏的投资全包了!”顾一诺说完,抬手朝简慕晚脸上喷了一些水珠。

简慕晚顿时朝她扑了过去,两个女人打打闹闹,搂搂抱抱。

靳司南看到这一幕,直接傻眼了!

嫂子刚刚的口气,真的是太像霸道总裁了!他都自卑了!

“两位姑奶奶,吃饭喽!”

“我们去吃饭吧!”简慕晚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朝餐厅走去。

“妈咪,弟弟什么时候回来啊?都这么久了,还不回来吗?”

“再让他玩几个月吧。如果过生日的时候,还不愿意回来,我可能要去一趟。”顾一诺轻声回应。

“哦。”珩珩听到回复,低头继续吃饭。

顾一诺拿起筷子,心里有些沉重,抬起头朝靳司南望去,“阿南,已承他有没有消息?”

“嫂子,陆少他现在很安全,你不用担心,目前,一切都很顺利。”靳司南当然是。报喜不报忧。

听到这里,顾一诺的心里,还是好受了一些。

“一诺,你今天下午去哪了?我打了那么多个电话,你都没有接。”

“总统先生,接见了我。一个下午,我都在那边。”

“原来如此!我说呢!”

靳司南知道,陆家和总统先生的交情,没觉得吃惊,陆少在离开之前,也是一再强调,一定要保护好嫂子的安全。

“一诺,多吃一点。”

“好!阿南的手艺越来越好了!”顾一诺轻声夸耀。

“那是!我在为当一个合格的奶爸,好好的训练!”

“他想生二胎,或者三四胎。”珩珩和顾一诺解释。

顾一诺立即明白,只见靳司南一脸期待的看着简慕晚,而简慕晚则是故意闪躲着他的目光,不与他对视。

吃完饭,顾一诺没有逗留多久,她回去还一些画稿要整理。

“妈咪,我今天能去你那边睡吗?我想陪陪你。”

顾一诺正觉得一个人孤单寂寞,立即点点头。

珩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,跟着顾一诺走了。

他觉得,再和爸妈在一起,一定会对他的健康成长,造成不良影响,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,他还是少看为好!

而且,他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。

顾一诺和珩珩走后,靳司南本性毕露。

“晚晚,今天是一个月的那几天,我们不要再浪费一个月的时间了,好不好?”

简慕晚拿着筷子,还在继续吃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,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,她的心里,不是很紧张很紧张。

就算是考虑了这么久,她的心里,还是矛盾的。

因为,怀着珩珩的时候的经历,实在是太痛苦了,痛苦的让她,回想起来,都会做恶梦。

靳司南见她不说话,不再催促,他说过,不管她要他等多久,他都会等。他只想,让她重新来一次,让她体验不一样的当妈妈的那十个月,他要把她,捧在手心里,放在心尖上一样疼。

简慕晚放下筷子,朝靳司南望去。

“为了我,和靳家断绝关系,放着养尊处优的靳家三少不当,偏偏被清空了帐户,被扫地出门,值吗?”

“天下有那么多女人,偏偏你让我心动,偏偏离了你,我不能活,你说,值与不值,这个问题,有意义吗?”

简慕晚想了,摇摇头,“是一点意义都没有。”

“所以,以后不要再问了!”

“嗯,不问了。”简慕晚点点头。

靳司南突然把她抱了起来,来到卧房。

床头的抽屉里,装得满满的套,用与不用,完全由她来确定。

简慕晚将靳司南拉开的抽屉轻轻的合上。

靳司南看着她这个动作,欣喜若狂!

一切,无需再用语言来表达!

夜深了,简慕晚靠在靳司南的怀里,沉沉睡去。

她的眉宇,轻轻的蹙了一下,好像梦到了什么不好事情。

“怎么样?你不是会浪吗?今天,我让你浪个够!这里的男人,没有一个,不想上你的!”

“你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“为什么?就为了,你这一张,比我更漂亮,更能吸引男人的脸!简慕晚,从你来到我们家,我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!你说为什么?我喜欢的男人,喜欢你,我试过镜的角色,最后也成了你!你在我家,吃着我的,用着我的我,花着我的,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抢?”

“吃着你的?喝着你的?用着你的?”简慕晚一阵冷笑。

温菁菁愣了一下,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“怎么?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,你还想狡辩?”

“温菁菁,我不会放过你的!不会!”

简慕晚突然从地上爬起来,使出全身的力气,朝外跑去。

“还有力气跑!给我追!”

前面,是一个十字路口,简慕晚直接冲了过去,一辆车子猛得来了一个急刹,车灯前,她衣着暴露,将较好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。

“救我!”简慕晚拼命的拍打着车窗。

车上的人,迟疑了一下,简慕晚更加急切,只听车子的后座,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。

带着几分醉意的男人,坐了起来。

漆黑的夜中,对上那对眸子。

“这是你们给爷找的人吗?”

“三少……”

“拉下来,让爷瞧瞧。”

开车的人,不敢怠慢,打开车门。

简慕晚管不了那么多,直接坐在车子的后坐,因为车子里太黑,她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身旁的男人长得什么样子,只感觉,他的身形很高大,满身的酒气。

车子迅速驶离,温菁菁带着人,愤恨的看着前面那辆车子。

“竟然让她给跑了!”

“她跑不了!她那个妈妈,还在医院里等着她拿救命的钱!她还会回来的!乖乖的任我摆布!”

车子朝前方开去,简慕晚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她被温菁菁下了药,她不敢放松情绪,一旁的男人,从一开始说了一句话,这一路上,都没有出声,而是靠在那里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