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8章:曾经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339章

车子停了下来,简慕晚已经没有一丝力气,气若游丝的靠在车门旁。

开车的人,将她拽了出来,连同那个醉的不醒人事的男人,一同带到一个豪华的酒店。

她的意识,已经开始涣散,记忆也逐渐变得模糊。

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全身的酸痛,像是被车子碾压过一样,床上,地上,一片凌乱,有她的衣服,还有另一个男人的。

她捡起自己的衣服,迅速的穿好,离开此处!

就在她离开后的半个小时,靳司南出现在房中,屋子里空空的,没见昨天晚上在他身下绽放的小野猫。

床上,有一片印记,那是她留下的。

“三少,昨天那个女人,是突然冲出来拦在我们的车子前,好像,她当时有点麻烦,还被人下了药,您要她上车,我们按照你的吩咐,把她弄上车了。”

“给我找到这个女人!”

靳司南虽然醉的不清,但是昨天发生的事情,他有印象!

这个女人的美好,就像是烙印一样,留在他的脑中。

是主要的是,他没有对这个女人,做任何措失,万一……

虽然,这个女人,让他很有兴趣,但是,随便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,他不想有任何意外。

简慕晚逃出那个酒店,没有目的走在大街上,还好,她的随身物品都没有丢,小包包里,一张身份证,一张银行卡,仅此而已。

但是,这就是她的全部。

前面就是公交车站,看着驶来的车辆,刚好是去医院的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上去,而是走继续朝前方走着。

真的很累,而且身上的酸疼,让她想哭。

失身给一个男人,也总比失身给一群男人好!

简慕晚,你一定要坚强,一定要撑下去!

终于,走到医院,轻车熟路的来到病房,原本应该在输液的妈妈,却不在病房里。

她的心中,顿时一阵害怕!像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鹿跌跌撞撞的跑出病房。

“我妈妈呢?我妈妈呢!”

“这里是医院,你吵什么吵!你妈妈在外面的走廊里!”

简慕晚没有理会护士的呵斥,直接朝走廊里走去,因为病人太多,走廊里都是加的床位,在距离公共侧所最近的一个床位上,她看到了虚弱的妈妈。

这一瞬间,她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来。

十分钟后,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才缓步走上前。

温语柔一看到女儿,立即伸出手,唇角微微上扬,扯出一抹笑容。

简慕晚立即上前,握紧妈妈的手。

“晚晚,你怎么穿成这样?”

“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,我在酒吧驻唱,勤工俭学。”

“晚晚,是妈妈没用,让你受苦了。”

“妈妈,女儿这是,早一点自食其力,你先在这里等着,我去看看,能不能把你转到病房里去。”

“晚晚!不用了,妈妈在这里就很好。”

母女二人对视了一眼,简慕晚还是转身,去了护士台。

温家的人,都是吸血鬼!已经连续三天,没有给妈妈续医药费。

“一共是三千多块,这是帐单,你妈妈在这里住了半年了,只要补齐医药费,我们就把她转到病房去,还有,以后的医药费,一定要按时交。”

“谢谢。”简慕晚道了谢,朝收费处走去。

拿出这张银行卡,她没有记错的话,里面只有五千多块,交了今天的,也只能维持两天的医药费。

“好了,这是收费单。”

简慕晚接过收费单,一个护士过来找她,说是床位安排好了。

“麻烦你先把我妈妈转到病房,我去给我妈妈买点早餐吃。”

“好的,你去吧。”

简慕晚走出医院,去了外面的蛋糕店。今天是妈妈的生日,她要买一个漂亮的蛋糕,在这里陪妈妈一起过生日。

当她买好生日蛋糕,回到病房的时候,却发现,病房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。

温菁菁挽着温夫人,笑意盈盈看着病床上的温语柔。

“姑姑,这件事情,你可要好好的劝一劝表妹,你看,你这身子对她来说,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,我爸爸心好,收留你们,也不可能,养你们一辈子是吧?”

“是啊,小柔,我给晚晚找的这个夫家,家势雄厚,在咱们燕城,那可是数一数二的!”

温语柔一直没有出声,直到看到出现在屋里的简慕晚,眼中才闪过一丝温柔的情愫。

她当初,就不应该带着晚晚,来燕城投靠自己的亲兄长!就算是她带着晚晚,两个人相依为命,也不可能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。

“舅妈,表姐。你们怎么来了?”简慕晚一脸冷笑,提着蛋糕走了进来。

温菁菁一看到简慕晚,眼中闪过一丝恨意,她最恨的,就是简慕晚这张脸蛋,还有这魔鬼一样的身材!只要简慕晚出现,就能轻易的夺走所有人的目光!

“小柔,这些年,我一直带晚晚如亲生女儿一样,但是,有些话,我不得不说了,晚晚才多大年纪,不但整日和那些混混流氓混在一起,天天在酒吧里,惹得一身坏名声,还被学校退学!”

和混混流氓一混在一起,天天出入酒吧?

还被学校退学?

这一切,不都是趁了温家人的心意吗?

“嫂子,晚晚是的我的女儿,她是什么样的,我心里清楚。至于你提出来的婚事,我会和晚晚商量一下,即使她要嫁人,也要嫁给她喜欢的人!”

“姑姑,其实李家的那个儿子,也就是年纪大点,还离过婚,然后出过车祸,没有办法传宗接代了,也还好,他当年留过精子在医院里,晚晚嫁过去,为他们李家生个孩子,就能享受李家的富贵生活,这比当别人的小三,或者情妇强多了吧?”

小三,情妇,这些字眼,像是一把刀一样,狠狠的扎进温语柔的心底深处。

简慕晚放下蛋糕,朝温菁菁挥了一巴掌!

“你!你竟然敢打我!”

“滚!”

“简慕晚,你发什么疯!你现在是反了是吧?吃着我,用着我的,还敢动手打人!”

“吃着你的?用着你的?我想问问,你们温家起步的家业,是从哪里来的钱?我不说让你们还利息了,一百万本钱,如分不少的还给我!”

“你是穷疯了吧!还一百万?谁见过你的一百万?这些年,你和你妈,花了我多少钱,算过没有?今天既然把话说开了,我就不需要顾忌什么了。我不会再给你妈妈出一分钱的医药费!”

“不出就不出!”

“如果,你想再进我温家的门,就要跪着回去,向我磕头谢罪!然后同意李家的婚事!”

“我不会回去的!绝对不会!”

“哼!”温菁菁冷哼一声,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蛋糕,直接拎起来,一不小心掉到地上。

简慕晚紧握双手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恨这母女二人!

她上前去,一手扯住温菁菁的头发,直接朝墙上撞去!

“啊!”温夫人吓了一跳,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,温菁菁被撞的头破血流!

简慕晚还不解气,对着温菁菁的脸,一阵猛扇!

就像温夫人说的,她就是和一群小混混天天混在一起,所以打架什么的,她从来没有输过!既然撕破脸了,钱拿不回来,那就让她出口恶气!

温菁菁大小姐明天不是要去试镜吗?

看她顶着这张像猪头一样的脸,还怎么去试镜!

“来人,来人!把这个疯女人,给我拉住!”

动静太大,惊动了医院里的工作人员,简慕晚被拉开,对面是狼狈的母女二人。

温夫人一看到自己的女儿青紫的脸,简直想撕了简慕晚这个小泼妇!

就在她要发作的时候,一个不明物体突然朝她砸了过来,赫然是刚刚被温菁菁扔在地上的蛋糕。

这下好了,母女二人被蛋糕糊了一身。

“马上给你滚出去!”简慕晚指着门的方向。

温夫人知道,简慕晚的彪悍,就算是她们母女两个加起来,也不是简慕晚的对手。更何况,在燕城,他们是有头有脸的人物!

不何这一对低贱的母女一般见识,免得失了身份。

今天说好了,以后这母女二人,与她们温家,再没有一点关系!

那母女二人走了之后,病房里的人都退了出去。

简慕晚默默收拾着一地的狼藉,不与妈妈对视。

温语柔现在的心情,万分悲痛,更有着浓浓的自责。这些年,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,她怕哪天,她突然走了,留晚晚一个人在这世上,孤苦无依。

不是今天,她都不知道,晚晚这么多年,受了多少委屈!

这孩子,为什么不说?

为什么不告诉她!

温语柔无声的流泪,晚晚不说,就是不想让她有负担,这些年,说到底,都是她拖累了晚晚。

“晚晚,过来,不要再收拾了。”

简慕晚听话的走了过去,朝妈妈露出一丝笑容,“妈妈,你相信我吗?我一个人,也能照顾你,也能付医药费,也能把你的病治好。”

这一句话,让温语柔,泪如雨下。

“晚晚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简慕晚抬手搂着温语柔,“妈妈,别哭,再苦再难,都会过去的,我长大了,能赚钱了。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母女二人,抱在一起。

简慕晚知道,她没有资格再哭了,更没有资格,再懦弱!

“妈妈,生日快乐,虽然没有生日蛋糕,我唱生日歌给你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,祝我亲爱的妈妈,生日快乐……”

病房里,气氛温馨,简慕晚紧紧的握着妈妈的手。

“妈妈,明年,我给你买蛋糕店,最贵的那种蛋糕。”

“好,好。”温语柔点点头,为了不让简慕晚担心,强忍着泪水。

“妈妈,你等一会,我去泡个方便面给你吃,就当是长寿面。”

“好。”温语柔点点头。

简慕晚转身,去接开水泡面,不经意的抬头,看到镜中的自己,她顿时愣住了,黑黑的眼圈,凌乱的头发,还有身上松松垮垮有衣服,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不过,却难掩她的美。

被踩到尘埃里,依然开出一朵美丽的花来。

走到一旁,捧起水,把脸洗干净,梳理了一下头发,整理了一下衣服,在她拉扯领子的时候,发现了身上留下的痕迹。

除了这些,她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甚至,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

这件事情,她选择遗忘。

温家现在,彻底的和她们决裂,也是一件好事,这么多年,她真的很累,让妈妈看清她们的亲面目,看清这所谓的,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的真面目。

在酒吧驻唱,一个月下来,也有一万多块。她还可以去当群众演员,以她的外型,应该不难,如果运气好,还能接一些小角色,钱就多起来了。

虽然离妈妈一天一千多块的医疗费,还差了很多,她会想办法的!

没什么,能打倒她!

她想这一天,已经想了很久,所以,才对温家母女,大打出手。

面泡好了,简慕晚对着镜子,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。

端着面,朝病房走去。

一碗泡面,温语柔拿出一个碗,分成两半,一半推到简慕晚面前。

“晚晚,陪妈妈一起吃。”

“好。”简慕晚坐在床边,低头吃面,吞下去的每一口,都是心酸。

简慕晚,再苦再难,不出卖自己的身体!

简慕晚,再苦再难,都不言放弃!

当她以为,自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,可以不用寄人篱下的时候,现实却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!

温语柔被查出来,病情加重,要立即进行手术,手术费用,高达五十多万,如果不进行手术,会彻底的瘫痪,甚至还会危及生命!

在温菁菁母女,大闹医院的第六天。

简慕晚出现在温家。

这一天,下着大雨,她跪在温家门口,整整两个小时,温菁菁才开门。

“怎么,前几天还不是挺有骨气的吗?为什么又回来了?”

“舅舅,舅妈,我知道错了,请你救救我妈妈,她现在病情严重,需要五十多万,动手术,要不然,她会瘫痪,会有生命危险!我求求你们,舅舅,看在我妈妈之前那么帮助你的份上,你救救她吧,她是你唯一的妹妹!”

温菁菁抬手,给了简慕晚一巴掌!

看着简慕晚带着血色的唇角,和打出五指印的脸颊,她的心里真的好痛快!

简慕晚一动不动,跪在雨里。

温菁菁抬手,又是一巴掌,“简慕晚,你不是说,你不会回来吗?现在又回来做什么?你以为,我们家是开慈善机构的啊!”

“我答应你们,我嫁进李家!”

温夫人从屋里走出来,笑意盈盈,“好啊,明天你去医院,做一个详细的检查,等着合适的日子,先把人工授精做了,等你彻底的怀上李家的孩子,别说五十万,哪怕是一百万,李家都不会皱一下眉头。”

“好!”简慕晚一口应了下来。

温菁菁弯着身子,捏着简慕晚的下巴,朝地上的积水滩望去。

“好好的照照,你自己是什么东西!真以为,翅膀硬了,可以飞走了?你知道吗?你嫁给李家的那个废物,他们就会给我投资,让我成为许导下一部电影的女主角!”

李家知道,简慕晚是个桀骜不驯的角色,只有温家的母女,能捏得住,所以,他们愿意给温家母女一些好处。

谁让李家的那个废物,一眼看上简慕晚了!

第二天,简慕晚来到医院,躺下床上,被医生用冰冷的口气询问着她的生理周期。

这一刻,她觉得,有一把刀子,在她的心上,不断的划着,鲜血淋淋犹然不够!

她暗暗的告诉自己,挺过去,一定要挺过去!

经过详细的检查,确定她的排卵日,应该在下个月。

也就是说,要做手术,也得等到再来一次月经后,再来检查一次,再做跟踪,才能确保,手术的成功率。

简慕晚从手术室里走出来,李家的人,已经在外面等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