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:只要能活着,怎么样都可以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虹程是李家的独苗,简直就是个人渣,还好老天有眼,让他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废物一个,虽然他已经没有那个能力,但是心却不死!因为身体的缺陷人格更加变态。

一见简慕晚走出来,他立即柱着拐杖走了过去。

“别碰我!”简慕晚怒喝一声。

李虹程被简慕晚的眼神震慑,心里却带着一股愤怒。

这性子够野的!只要嫁到他们李家,他早晚有一天收拾的服服贴贴的!

接下来,简慕晚只能一天一天的等着,等着这个月的生理期。

然而,到了那天,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也许,是精神太过焦虑,引起延迟了,然而过了三天,依然没有动静,她有些慌了!

想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那个男人,绝不可能,在那种情况下,会做什么措施!

就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有确认,李家的人已经找上门了。

她不知道,要怎么办,好像老天,就是要和她过不去,如果,她真的怀上了那个人的孩子,她要怎么办?妈妈的手术费,要怎么凑得够?!

温家

温夫人和温菁菁坐在沙发上,一旁是李地人,还有李虹程。

“晚晚,我记得,你的生理期,已经过了三天了吧?为了对李阿姨他们负责,我们得严密的监视着你,以免弄出什么鱼目混珠的事情来。”

简慕晚感觉,自己全身都是冰凉的,从头凉到脚。

“我妈妈的手术要紧,你们能不能,先把我妈妈的手术费交了,让她先去做手术。”简慕晚已经管不了,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。

只要能拼尽自己的全力,救妈妈,以后她是什么样子,都心甘情愿。

“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了,你妈妈都病了这么久,不在乎这一个月。”温菁菁逮到这个机会,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?

“那这些天,就有劳温夫人帮忙了,我们先告辞。”

“没事,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别那么客气。”温夫人起身,送走这母子二人。

简慕晚想要离开,温菁菁却挡在她的面前,双手环在胸前,一脸鄙夷的看着简慕晚:“是谁说,就算是怎么怎么样,也不出卖自己的身体?怎么,五十多万,就把自己卖的这么彻底?”

面对温菁菁的羞辱,简慕晚没有出声。

她已经百毒不侵!

再过一两天,她的生理期再不到,温菁菁一定会发觉,她现在,急需要知道,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。

就在她如同一头困兽的时候,又一个噩耗,几乎要将她摧毁!

温语柔跳楼自杀了!

当简慕晚赶到医院时,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她疯了一样朝里面冲去,颤抖着掀起那块白布。

“妈妈!”这一刻,她哭得撕心裂肺!

温语柔是知道自己的病情,又知道晚晚被逼上绝路,才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她留下了一封信,长达一万多字。

简慕晚一个人从在孤灯下,看着这厚厚的一封信。

这信中,竟然有二十八个“对不起”。

简慕晚从来没有埋怨过自己的妈妈,她只希望,妈妈能够陪她,陪得更久一些。

现在,她真的是,什么都没有了!

“妈妈,我真的生你的气了,你丢下我一个人,让我以后怎么办?”简慕晚抱着膝盖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留。

……

温家和李家的算盘,落空了!

李虹程后悔没有先拿五十万出来,把简慕晚弄到手!

现在,简慕晚不需要钱了,绝不可能再答应,嫁给他,替他生孩子。

或许,应该想想别的办法,哪怕用一些手段,他也要把简慕晚,弄到手!

简慕晚有医院赔偿的钱,处理完妈妈的后事,独自一个人,守着妈妈的墓碑,整整一天一夜。

夜里,气温骤降,她的身子,在寒风中,控制一住的发抖。

这个时候的她,没有一点求生的意志,她甚至,想一头撞死在妈妈的墓碑上。

活着,是痛苦的,死,或许是唯一的解脱。

当她还没有离开墓地,几个陌生人,直接找到她,将她拖到了一辆车子上。

“简小姐,我们李大少看上了你,等着你去把结婚证领了,以后,你就是他的夫人,吃香喝辣。”一人朝她说道。

她无神的眼底,闪过一丝愤怒。

那个人渣,还是不肯放过她!

也好,在死之前,她还能拉上一个垫背的,值了!

简慕晚被带到民政局,听说李人渣正在赶来的路上。她像一个躯壳一样,一动不动。

等了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李人渣,始终没出现。

简慕晚这才听说,李虹程死了,惨烈的车祸,被碾压的血肉模糊,尸体都拼不完整!

这一刻,她相信,老天是有眼的!

她决定,要活下去!

不管有多难,都要活下去!

要让那些,曾经伤害过她的人,都付出代价!

从民政局出来,她找了一个药店,买了一个试纸,看着上面,红红的两条杠出神。

她怀孕了。

孩子和她一样,生父不详。

她真的是觉得,欲哭无泪。

她曾经问过妈妈,为什么不知道爸爸是谁,却给她取名姓简。

妈妈说,她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字。

简慕晚缓缓抬起手,摸着自己的肚子,心里煎熬,挣扎,不知道,怎么处理这个孩子。

“对不起!我没有妈妈那样的勇气。”

她朝附近的医院走去,这个孩子,她知道,理智下,她应该打掉这个孩子。

可是,当她看到那么多那么多小宝宝的衣服用品,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。

她没有亲人了,这个孩子,将是她在这个世界上,唯一的亲人!

她要留下这个孩子。

她选择,离开燕城,找一个无人认识她的地方,先把孩子生下来,至于未来。她暗暗的告诉自己,只要能好好活着,没有什么不可以!

后来,她听到小道消息,李家一夜间家破人亡,在燕城没落,是因为,得罪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,是人称帝都夜帝的靳家三少!靳司南。

她记下了这个名字,并且在心里,感激他。

她知道,像那样高高在上的人物,这一辈子,她都不可能相遇。

但是,曾经她陷入这么无助的时候,是他,让她看到了一丝曙光。

……

靳司南发现,这一个晚上,简慕晚都睡的不是很踏实,当他起身想要看看究竟的时候,竟然发现,她的枕头,全都湿了。

他依稀听到,她在叫妈妈,妈妈。

他调查过,她的妈妈,是跳楼自杀的,与温家的有关,甚至是与惹怒他的李家的有人有关。

不管是李家,还是温家,都已经付出代价,对她造成的伤害,却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!

他若是,在燕城,再多留几天,会不会,就能找到她!

李家那个废物死后,他就被爷爷绑回了帝都,再后来,进了军区。

那个让他一夜过后,食髓之味的少女,成了他的心魔,就像是尝了肉味过后,现再也吃不不清汤。一个开了荤的男人,一忍就是快六年的时间!

简慕晚沉浸在梦中,过往的一切,就像是一场电影一样,在她的梦境中浮现。

痛彻心扉,像是重新,又经历过了一次。

第二天,她悠悠转醒,立即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。

靳司南发现,她眼角有泪,顿时心慌意乱!

“女人,我说过了,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哭,我就上到你没有一点力气为止。”

简慕晚突然翻身起,将靳司南按在身下。

“听说,多试几次,成功率会高一些。”

“你在怀疑我的能力?我告诉你,保证一次就中!”

“那么有自信?那就算了吧。”

“不,不,我还是很心肝情愿侍候你!想怎么来就怎么来。”

简慕晚笑了笑,吻上他的唇。

有时候,缘分,就是这么奇妙。曾经以为,高不可攀的男人,现在,在她的床上。

……

顾一诺吩咐下去,让阿程和简慕晚那边的人,接触一下。

靳司南从靳家净身出户,他们的资金上,一定陷入困境,这个时候,顾一诺别说有那么多资产,就算是没有,都会倾囊相助。

简慕晚提着好吃的,来到顾一诺的办公室。

她最近,闲得浑身骨头疼,时不时就来陪顾一诺。

“一诺,先别忙了,过来吃东西。”

“好的。”顾一诺站起来,去洗了一下手,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。

“一诺,我怎么觉得,你今天的气色这么差?”

“我也觉得很累,平常没有这种感觉的。”

“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“就这几天,要不是知道自己的情况,我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呢!”顾一诺调侃了一句,她这症状,真的和怀孕太像了。

“别,别再提怀孕二字!我最近听到这两个字,我就想吐!”简慕晚立即挥挥手。

顾一诺笑了笑,“期待你们的二胎,这样我们家陆宝宝也有弟弟妹妹了。”

“来,尝尝这个,你最爱吃甜食,我可不敢吃!不知道生完孩子后,我这身材得多辛苦才能恢复。”简慕晚已经开始担心了。

顾一诺咬了一口点心,突然感觉一阵反胃,怎么也咽不下去。

她立即拉过一旁的垃圾桶,吐了出来。

胸口一阵恶心,忍都忍不住。

“一诺,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简慕晚连忙站起来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顾一诺一边干呕,一边回应道。

“来,先喝口水,休息一会,感觉好一些了,我送你去孔一凡那里看一看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靠在沙发上。

简慕晚知道顾一诺的情况,所以,也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,最近都是一诺一个人,虽然他们经常一起吃晚餐,她一个人在公司的时候,还是难免会疏忽,或许是伤到肠胃了。

顾一诺休息了一会,觉得精神恢复了一些,和简慕晚一起,去孔一凡的医院。

到了医院,孔一凡亲自给顾一诺做检查。

仔细的询问过顾一诺的情况后,他的心里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嫂子,你的生理期,是几号?”

顾一诺想了想,心里一紧,她完全忽略了这件事情!

看到顾一诺的表情,孔一凡就知道,他最最最担心的事情,发生了!

顾一诺的心里,也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。

那天晚上!

她怀孕了吗?是她的那一双儿女吗?

“嫂子,我现在要给你做一个检查,确定现在情况怎么样。”

“好。好的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简慕晚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,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不严重吧?”

“等结果出来就知道了。”

顾一诺轻轻的拍了拍简慕晚的手,“没事的,我去做个检查,很快就好。”

躺在床上,顾一诺深深吸了几口气,脑海里,不断的浮现出,生完陆宝宝后孔一凡的嘱托。

她也知道,在出院前就放了节孕环,避免她再次怀孕。

因为生陆宝宝,子宫撕裂,是不能再孕育第二个孩子,否则,孩子大人都会有危险。

可是,在放置了节育环的情况下,她都怀上了孩子,而且又是在那一天晚上怀上的,她不能再失去她们!

检查做完,顾一诺还没有起来,就朝给她检查的人询问道。

“我是不是怀孕了?”

“是的,陆太太,您怀孕了,之前放置的节孕环脱了,不过,并不影响,只是,只是您之前的情况,子宫的承受能力,应该无法撑得五个月后……不过,还得看孔医生怎么说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顾一诺走出B超室。

简慕晚和孔一凡已经在外面等着。

一看检查报告,孔一凡的脸色,血色全无。

“一凡,我想保下孩子。”

孩子?!简慕晚愣了一下,一诺怀孕了?

天呐!

这原本,应该是一件大喜事,可是想到一诺的情况,她实在是欣喜不起来。

“不!不行!”孔一凡立即摇头,“我不能擅自作主,而且你也不行!这件事情,必须得听陆少的!”

“已承他不在,你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,这件事情,我不建议告诉他,或者等他回来再说。”

“嫂子!等陆少回来,你都几个月的身孕了,到时候再流产的话,伤害会更大!”
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,要流产!这个孩子在我肚子里,留不留,是我说了算!”顾一诺的态度,简直是不容商议的坚决。

孔一凡简直崩溃了。

“嫂子,你的情况,怀到五六个月,别说孩子保不住,你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“万事无绝对!我现在的情况,不是很好吗?”

“那只是现在。”

“孔医生。”刚刚给顾一诺做检查的人,走了出来,从孔一凡的手里,拿出那份报告,“看结果,陆太太怀的,很像同卵双胎。”

孔一凡仔细看了一眼B超报告,的确是这样!

虽然现在,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,也有百分五十机率了!

同卵双胎,一般比双卵又胎,要晚一点才能确认。

简慕晚再一次愣住了,一诺怀的,还有可能是双胸胎?!

怀一个孩子,就已经有那么大的风险,现在还有可能是双胞胎,孔一凡更加不可能,赞同顾一诺要留下孩子的决定。

“这件事情,我要告诉陆少。”

“孔一凡!等他回来再说!”

“不,这事,我不能做主!而且,我也有义务,为你的安危着想。”

“已承会留下这两个孩子的。”顾一诺的口气,还是无比坚决。

简慕晚在一旁,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。

“要不这样,让时御霆和阿南他们都过来,好好的商量一下,毕竟现在陆少不在,而且这个时候,告诉他这件事情,对他很有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。”

“好吧。”孔一凡点点头。

最起码,时少和三少,都与陆少,有着过命的交情,感情,堪比手足兄弟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各位小仙女们,求评价票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