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:已承,我给你讲一个故事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顾一诺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,孔一凡和靳司南时御霆他们还在一旁的房间商议着。

靳司南和时御霆赶到的时候,顾一诺只说了一句话:一定要留下这两个孩子。

说完后,她就独自一个人来到了这间休息室。

另外一边,靳司南揉了揉眉心,这件事情,真的是太棘手了,恐怕就是陆少本人在这里,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吧。

“一凡,嫂子的情况,真的会发生危险吗?”

“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几率,到时候,孩子保不住,对嫂子也会造成不可挽回伤害。”

孔一凡都这么说了,屋子里的气氛更加沉重。

简慕晚拉开门,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,孤独的模样,让人觉得心酸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拉开门,走到顾一诺的身旁。

顾一诺朝简慕晚笑了笑。

这一笑,让简慕晚的心情也好受了些,坐下来,搂着顾一诺的肩膀。

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安慰顾一诺,如果是她,她也会像顾一诺一样,不顾一切的保下孩子。

“晚晚,先陪我回去吧?”

“好,我今天就留在你家陪着你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简慕晚扶着顾一诺朝外走去,外面站着的三个男人,面面相觑。也不敢拦着顾一诺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和简慕晚离去。

“不如这样吧,先告诉陆伯父和老爷子。”靳司南提议道。

“也好。”时御霆点点头,表示赞同,“我去通知陆伯父,阿南老爷子那边,你负责通知。一凡,嫂子就交给你了。”

靳司南和孔一凡一起点点头。

……

顾一诺和简慕晚回到家,去厨房里找了点食材,准备自己做点东西吃。

怀孕的人就是这样,难受的时候,好像要死掉了,但是没事的那会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一样,能吃能睡。

“一诺,你去休息一会,想吃什么我来做,虽然没有你的手艺好,还是能咽得下的。”简慕晚半带调侃的说道。

“你做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”顾一诺笑了笑,走出厨房。

坐在沙发上,顾一诺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,这一刻,她觉得好满足。只要她能把这一双儿女生下来,将再无遗憾!

突然,电话响了起来,顾一诺拿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。

妈妈?这个时候,那边是几点?

怎么会在这个时候,打电话过来,不会是陆宝宝发生什么事了吧?

“诺诺!”电话里,响起米卿人急切的声音,“诺诺,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还很难受吗?”

“我,我没事……妈妈,你是不是知道了?”

“是的,妈妈知道了,你知道妈妈现在,有多么的担心你,已承又不在你身边。妈妈安排威廉,把你接过来好不好?你觉得身体吃得消吗?孔医生怎么说,可不可以坐那么久的飞机,长途跋涉?”

顾一诺听得出来,米卿人在那边的急切,恨不得马上出现她面前。

“妈妈,你不用担心我,我真的很好!我刚刚从医院回来,准备等明天再告诉你。”

“诺诺,妈妈真的不知道,该怎么劝你,可是,理智告诉我,不应该让你留下这个孩子,我相信已承也会这么选择,乖,有陆宝宝在,不要再拿自己的命去赌了,好不好?”

“妈妈,不会有事的,相信我好不好?我一定能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“诺诺!”米卿人的心里,更着急了。

如果,她都说服不了诺诺,还有谁能说服得了?

老爷子那边都快要急疯了,可能这一会,都赶往机场去了。

顾一诺知道,所有关心她的人,都不会让她留下这个孩子,可是她拼上自己的命,也要试一试,她不能放弃。

“妈妈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
“傻孩子。”米卿人也恨不得,立即飞到自己的女儿身边,陪着诺诺,寸步不离。

“妈妈,你不用急着过来,我会照顾好自己,一有什么事情,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络你,好不好?”

“好吧。”米卿人无奈,只能先答应下来。

顾一诺挂了电话,简慕晚端着刚刚煮好的鲜汤混沌,放在顾一诺面前的桌子上。

“哇,好香啊!”

“快吃吧,你这一天,都没有好好的吃东西。”

……

米卿人放下电话,六神无主,威尔斯走上前,轻轻地搂着她的身子。

“卿人,我知道,你现在一定很担心一诺,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你说,我要怎么办,才能帮诺诺?”

“这件事情,让我来想办法。”

“真的有办法吗?”

“我可以想办法,暗中帮一帮已承。”

“好,那你快去安排,如果已承能早一点完成任务,回去陪在诺诺身边,我的心里,也能安稳一些!只有已承能劝得了诺诺。”

“天还没亮,你早点休息,我先去安排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威尔斯走下楼,来到书房,拨通白聿的电话。

“威尔斯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“公爵大人,你好,这个时候打扰你,还请见谅。”

“威尔斯先生这么急着找我,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,不知道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吗?”

“公爵大人上一次的提议,我接受。不过,这件事情,要和公爵大人见面详谈。”

“最近,我不在F国,有点比较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,等我处理完,亲自到威尔斯领地,去面见你,怎么样?”

“公爵大人,可是在Y国?”

白聿愣了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威尔斯先生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?突然间答应和我合作,让我控制不住的会想,威尔斯先生真正的用意。”

“我所做的一切,都只为了一个人,我也只在乎我的夫人。既然公爵大人,能让她少受一些病痛的折磨,还能延长她的寿命,我愿意与公爵大人合作。”

“好,我也很希望,与公爵大人合作。”

“我马上命人,定好机票,直飞Y国。”

“那白聿就在此恭候。”

白聿挂了电话,缓缓起身,今天白天,他才和陆已承见过面,表面上,相安无事。

陆已承,太难对付,这么久了,他都还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。

……

陆已承来到Y国,表面上,支持苏家提出的和Y国的军事外交之策,完全是一副友好的局面,让人找不到破绽。

私下,他已经通过那个处长提供的消息,让小古找到了确切的定位,就等机会来临。

“陆少,又有一些组织涌入了Y国,我们再拖下去,行势会越来越不利,很有可能,撤退都是困难。”曹洋朝陆已承汇报刚刚又收到的最新情报。

陆已承的目光,盯着小古的电脑屏幕,一层层的锁定之后,三个研究基地,就在上面的红点上。

他不得不承认,这一次的任务,是他执行任务的之中,最危险的一次。

“陆少,有通知呼入。”小古立即朝陆已承说道。

陆已承拿起一旁的耳机接听。

这是他与靳司南保留的唯一的联络方式。信号通知特殊的方式加密,通话记录不会被截取。

“已承。”里面,突然传来一阵呼唤。

一瞬间,他脸上冷硬的线条柔和下来,“诺诺,你在军区?”

“是的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顾一诺带着耳机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思来想去,她决定,这件事情,还是要第一时间告诉他,不管有什么危险,这对他们来说,也是一件喜事。

所以,睡了一觉,她就来找了靳司南。

陆已承感觉到,她有心思,这一通电话,并不像平常的电话那样。一时间,他有些紧张。

“诺诺,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担心的询问道。

“已承,你有空吗?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和你说。”

“有。”陆已承点点头,即使再忙,他现在也无法拒绝她。

一旁的小古和曹洋等人,看到这样的情况,默契的退了出去。房间里,就只剩下陆已承一个人。

而远在军区的顾一诺,也一个人在这个负责通讯的房间里,连接他们的,只有这一副耳机。

“已承,这个故事,可能有点长。”

陆已承听着她的声音,不知道为什么,还没有听她说这个故事的内容,就已经开始心疼了。

“诺诺,你说吧,不管多久,我都在这里听着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缓缓开口:“有一个女孩,在她记事的时候,就知道,她有一个未婚夫,这门亲事,是在她生下来的那天,就定下的。很不幸,她生下来的那天,妈妈出了车祸,留下她一个人,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陆已承一下子就听出来,这个女孩,就是她。

他没有打断,而是静静的聆听着。

“她有一个继母和一个只差了两个月的妹妹,家境富裕,继母在人前,对她关护有加,虽然有时苛刻,她依然觉得,这样的生活,很满足。转眼间,她长到了十六七岁,正是小女孩子,情窦初开的年纪,那一年,她见到了她的未婚夫,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眼,她都感觉自己的心跳跳得那么快,她爱上了她的未婚夫,无可救药,并且幻想着,有一天能披上嫁衣,嫁给他,成为他的新娘,和他一辈子生活在一起。”

陆已承感觉,心情有些压抑,听到她这样表白,他应该开心不是吗?为什么心里会隐隐作痛?

“终于,女孩子十八岁了,她的爸爸,给她准备了盛大的生日宴会,她很高兴,自己终于成年了,或许很快就能嫁给他,她的心里,每天都甜滋滋的,对未来,充满希望。只是,不幸的事情,在她生日宴会这一天发生了。”

陆已承听到这一句话,突然站直身子。

“她被妹妹下了药,在生日宴会这一天,丢尽脸面,并且被陷害私藏禁品,差一点陷入牢狱之灾。”

陆已承回忆起那天的事情,不是嗑药的人,不是顾茗雪吗?!

“后来,未婚夫家的关系,让她躲过一劫,她从此跌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,继母的伪善,继妹的嫉妒与狠毒,将又笨又傻的她,推入了万丈深渊!她又被陷害,染上毒瘾,过得生不如死!她每天都在告诉自己,一定要撑下去,为了能配得上她的未婚夫,一定不能放弃。她戒掉了毒瘾,借着上大学的机会,主动讨好未婚夫的母亲,却受尽了羞辱。”

“未婚夫的家人,除了定下婚约的老爷子之外,没有人喜欢她。她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,卑微到了尘埃里。”

“未婚夫还是和她定了婚,这让她觉得好幸福。但是,继母和妹妹还是不愿意放过她,继妹要取代她的位置,想要嫁给她的未婚夫,所以,迫害从未停止。在女孩子戒掉毒瘾之后,她们又通过别的办法,抹黑女孩子,甚至让她,再次染上毒瘾,还当着未婚夫和家人的面,当场发作。”

“女孩子很害怕,怕被未婚夫嫌弃。但是,她的未婚夫,还是和她结了婚,她知道,一定是因为老爷子的原因,未婚夫才愿意娶她,就在她大二这一年,她为了嫁给他,缀学了。成了他的太太,完成了这一生,最大的心愿。”

“他们的婚礼,很简单,没有人祝福,甚至,在新婚夜,女孩的丈夫都不知道去了哪里,而是让女孩子独守空房。这一切,女孩都不在乎,她的心里,只有感激,哪怕失去一切,只要她是他的妻子,就很满足了。”

陆已承听着这些,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。心里,都是疑问,他强忍着自己,没有打断她。

顾一诺继续讲着,她没有想到,再说这些的时候,她的心里,竟是这么的平静。

“女孩和公婆住在一起,丈夫经常不在,婆婆的刁难和羞辱,她全都可以忍受,只要丈夫还要她,她怎么样都无所谓。后来,又发生了一件事,女孩被妹妹陷害,婚内出轨,和几个男人在一起厮混,当女孩醒来的时候,她的丈夫已经出现在房间,她一直都在昏迷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“回到家,她连求丈夫原谅都不敢,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,她也不知道,自己究竟有没有失身。以前,她还会求丈夫相信她,这一次,她没有求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从结婚后,丈夫一直没有碰过她,对她很冷漠,她知道,他一定很讨厌她,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子的婚约,他一定不会和她结婚。”

“但是女孩的丈夫没有提离婚,一消失,又是很多天。女孩子在这些天,焦虑急了,她不断的回想着,发生的这些事情,她想和丈夫离婚。但是因为一直见不到丈夫,她只能先把这个念头藏在心底深处。突然有一天,她的丈夫回来,因为受了伤,以后要经常在家里。女孩子偷偷的趁着他睡着的时候,给他清理了一次伤口,心里还是万分不舍。因为,她太爱他了,即使以最卑微的姿态,留在他的身边,她都愿意。”

“后来呢?”陆已承忍不住问道。

“后来……”顾一诺迟疑了一下,“后来,他并没有经常回家,而是在他自己的房子里独自一个人住,女孩继续在不属于她的地方,独守空房。”

陆已承的心,还是刺痛了一下。

他要是还听不出,丈夫是谁,他就是个蠢货!

可是,从他见她第一面,就被她吸引,除了干了那么一丁点的混账事之外,他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,宠着。他怎么可能,这么混账?!

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这个男人,真的是他吗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还有一更,谢谢投票的小仙女们,比心~有评价票的小仙女,投一个五星给二暖吧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