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2章:那就硬碰硬,看谁能活着走出这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爷爷!”顾一诺立即唤了一声,听到爷爷这么说,她的心里,难过极了。

“可是,爷爷没有办法替你承受任何苦难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所以,爷爷只能好好的照顾你,一诺宝贝,听爷爷的话好吗?”

“好,我听话,我不去公司了,就在家里养着。”顾一诺马上妥协了。

老爷子一看她乖乖的答应,心里才松了一口气。

孙嫂煲好了汤,端到顾一诺面前,“一诺小姐,喝点汤暖暖身子先,我马上再去做点其它的,你有胃口就吃点,想吃什么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孙嫂。”

顾一诺这一碗汤还没有喝完,外面又传来一阵车子的声音。

不知道是谁来了。

陆子睿和陆禀琛开着同一辆车子,来到院子里。

陆子睿的手里,还提着一大堆礼物,他们是今天早上才知道这个消息的,然后和老爸双双翘班,去买了一大堆东西,给小嫂子送过来。

“小嫂子。”

“小诺。”

顾一诺抬头看着两人,很吃惊,看他们两个这在包小包的礼物,一定是知道她怀孕了。

怎么才这么一天时间,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“别动,不要起来。”陆禀琛朝顾一诺说了一声,走到沙发对面坐下来,“爸,小诺有我们照顾,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晚一两天过来也没事。”

“晚一个小时都不行。”老爷子立即反驳。

陆禀琛无奈的笑了笑。只要老爷子高兴,身体吃得消,也只能随他去了。

“我刚刚还正和一诺宝贝说公司的事情,让子睿分出点精力,去公司上班,一诺要好好的休养。”

“好。”陆禀琛立即点点头。

“爷爷放心,我明天就去一诺股份上班。”陆子睿一口回应道。

“爸,子睿,谢谢你们。”顾一诺轻声道谢。

“小嫂子,我们是一家人,不用那么客气。”

顾一诺笑了笑点点头,她的心里,也认同陆子睿的这一句话,她们现在,真的是一家人,同进步,共甘苦。

“最近,明兰的情况怎么样?”老爷子忍不住问道。

陆禀琛和杜明兰到底还是离了婚,而陆禀琛把财产方面,也一次性划分的清清楚楚。杜明兰这一次彻底的消停了,前几天,感冒了,在医院的辽阳院里住着。

“她没什么事,子睿经常去看她。”

老爷子点点头,没再多问。

“今天中午,都留下来吃饭吧。”

“好啊!好久都没有尝过孙嫂的手艺了。”

“让孙嫂多准备一些。”顾一诺笑着说了一句,刚刚喝了一点热汤,她觉得身子暖暖的,有些犯困,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。

“一诺宝贝,你困的话,就去房间休息吧。”

“好,那我先失赔了。”顾一诺缓缓起身。

走到楼上,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道声音。

“爸,我再陪你下几局!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我也要看着。”

“观棋不语,真君子啊!”

顾一诺忍不住笑了笑,摸着肚子里的孩子,走进房间。

这样温馨闲适的生活,对顾一诺来说,如梦一般美好。

……

是夜,漆黑不见五指。

黑暗中,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。

“妈的,都等了一个小时了,陆已承究竟会不会来?”蛇哥怒骂一声。

“消息可靠,这可是从亚斯公爵那里得到的消息!”

陆已承的手段,蛇哥早就领教过,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!

“再等等!”蛇哥继续埋伏。

其实,这里只剩下一个基地,在陆已承来之前,就已经把所有重要的东西全都转移了!既然知道陆已承是冲着这些来的,他们还傻傻的等着陆已承吗。

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过了凌晨,依然没有任何动静。

不但是蛇哥,有很多人都开始慌了。

此时,原本应该出现在那个基地的陆已承,正在大使馆中看着传回来的视频画面。

“陆少,蛇剿被端!”

“撤!”

蛇哥还在等着,心里有些不安,突然身上的通讯器材发出一声鸣声。

“蛇哥,不好了!我们这里,遭人突袭!”

“妈的!”蛇哥怒喝一声,朝埋伏在这里的人大声喝道:“撤!”

等他们回到自己的老剿,完全傻眼了,差一点,被夷为平地!陆已承竟然还能抽得出时间来,先对付他们?!而且,白聿给他们的东西全都不见了!

白聿得到到消息,才知道,陆已承动用的,是另外一股力量,神出鬼没,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Y国。

怪不得,陆已承这么气定神闲!

来到Y国这么久,他也没有什么耐性,只想尽快除掉陆已承!

“公爵大人,陆已承此举,显然是想先除掉对他不利的人。他的这股力量这么强悍,我们未必会得到多少好处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结束吧!”

“公爵大人的意思是?”

“把基地的真实地址暴露出去,陆已承一定会来。”

“是!”

陆已承等的,就是白聿做出这样的安排。

既然大家都做好了准备,那就硬碰硬,看谁能活着走出这里。

“陆少,在这里!”

陆已承看了一眼,“不止这一处!”

“陆少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“传令下去,让我们的往这个方向集结,掩护我们!”

随着这一声令下,所有人的神情,更加严肃!

……

白聿拿着望远镜,看着远处的晃动的人影。

陆已承,果然来了!

他从一旁,拿出一把狙击枪,就是陆已承最擅用的那种。

今天,他要和陆已承,好好的比一比枪法!

秘密试验室里,还有一些人,没有撤退,他们并不知道,外面的危险,已经悄然降临,陆已承看着前面的这幢建筑,曹阳已经和一个精通爆炸的技术兵,在仔细的研究着,怎么样布置。

“掩护!”

随着一道呼喊,一阵枪声响起。

车子迅速冲入前方的树林中,所有有利落的跳了下来。

漆黑的夜色中,不断的闪现出一道道火光。

“好!就这样,马上准备!我去和陆少汇报!”曹洋立即朝陆已承所在的位置跑去。

陆已承在卡车的顶上,一块铁皮挡着他的身子。

“陆少,准备妥当!”

“立即执行!”

“是!”

陆已承的看着远方,只要是出现在他的瞄准镜子里的人,没有一个能逃得过!

突然,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就在此时,白聿也在四处瞄准,突然出于直觉,他立即朝一旁闪!

站在他身旁的人,被击中,倒在地上。

“陆已承!”

只有陆已承,有这么毒辣刁钻的枪法!

他找了个隐身之处,朝四周望去,在那人卡车的顶上,发现了那个可疑的身影。不愧是陆已承,防御的一丝破绽都找不到!

“把那个车子,直接炸了!”

“是!”

陆已承突然跳下车子,身子在一旁滚了一下,接着,就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声!

他感觉耳边全是那种刺鸣声,耳朵好痛。

“陆少!陆少!”一旁的士兵朝他冲了过来。

陆已承这才慢慢的恢复知觉,抱起枪,滚到一旁,“掩护!”

“是!”

他又朝敌人方向近了一十来米。

这是很危险的距离!

白聿这边的人,一个接一个倒下,他知道,陆已承并没有死!

突然,轰!一声巨响,整幛建筑,沦为一片废墟!

白聿怒骂一声,竟然这么轻易的让陆已承得手了!

“公爵大人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“发第二个地址给陆已承!”

小古这边马上收到一个陌生的信号,打开一看,是一个新的坐标,他立即核对了之前得到的情报,确定这就是第二个基地现在的地方。

他立即汇报给陆已承。

“陆少,咱们是撤退,还是继续乘胜追击?”

“乘胜追击!”陆已承知道,这是白聿下的诱饵,但是对他来说,也是绝佳的机会。

“陆少,这也许是白聿设下的陷阱,要不要先缓一缓。”曹洋一旁劝道。

“缓一缓,就可以不用打了?”

“不,还要打!”

“那现在和明天,下个月,有什么区别?”陆已承看着身后的人,刚刚经过一场恶劣战斗,有的牺牲,有的负伤,看起来,有些狼狈。

“还有没有信心?”

“有!”

“出发!”

“是!”

“小古,把坐标发给三少,让他联络人,前来支援。”

“是!”

一行人,趁着漆黑的夜色,继续前进。

下一个目标,在离这里三十里的地方。

但是,白聿一定不会让他们,那么轻易靠近!

黎明前的黑暗,悄然降临。

一行人来到坐标所在的位置,十里之外的地方。

这里是个开阔地,不好进攻,更不好防守,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视线,一举一动,都能被发现。

“准备好没有!”

“准备好了!”

“掩护!曹洋,带着人,跟我上!”

白聿看着那群突然冲出来的人群,终于明白,为什么陆已承能创造那么多奇迹,完成那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首先,他完全不怕死!却又独得命运之神的眷顾!

今天,这样的命运之神的眷顾,就由他来亲手终结。

那辆车子,直接朝白聿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!上面的人,好像不怕死一样,对着白聿的方向,一阵扫射!

后方的人迅速的靠近那栋建筑。

白聿对准车胎,陆已承发现白聿的用意,猛得一个急刹,迅速朝另一个方向驶去,车子像一条蛇一样,在空地上旋转,躲避着猛烈的攻击。

车子上的人,杀伤力非常强悍,可见这样的配合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!

“去!派出人,阻止那些人!”白聿一身令下。

他向Y国保证过,不公再让第二个基地被破坏。

武力的分散,让陆已承他们更有了优势。

只见他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拎起身边武器,对准前方。

白聿感觉到,自己被瞄准,迅速闪躲开。

他竟然没有还用的余地!

车子停稳,陆已承率先下车,他们已经冲到了敌人的阵地!

这么猛烈的进攻,让那些只是纸上弹兵的人,完全无法抵挡。

白聿知道,陆已承就在他能射中的范围,但是,他也一样,只要他一出现,陆已承很有可能,直接要了他的命!

人数上的悬殊,竟然还没有占到便宜!

白聿心一横,突然从暗处走出来,对着陆已承的方向,一阵扫射。

陆已承迅速滚到一旁。

轰!又是一声熟悉的声响,白聿看着火光冲天的景象,有些失神。

突然,肩膀一痛,他被人撞了一下,脖间火辣辣的疼!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已经血淋淋的一片,刚刚要不是他身边的人撞了他一下,躲了过去。

他现在,已经死在陆已承的手里!

“公爵,请立即撤退!”

几个人护着白聿,不断的朝后退去。

陆已承知道,刚刚那个机会已经错过,现在再想杀掉白聿,很难。

一连的胜利,绝对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结果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“把受伤的兄弟带上,立即撤离此地!”

“是!”

陆已承带着人,迅速离开。

这件事情,虽然被封的死死的,但是还是有一些人,可以从过其实的渠道,听到一些消息。

从蛇哥被端,那些为了杀掉陆已承领赏金的人,就要衡量一下,这一场买卖值不值了!

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。

在Y国这段时间,陆已承看似很悠闲,其实一直在我通过各种渠道,和这些组织取得联系,不是有过血海深仇的,只要钱能摆平,就能少一些危协。

再加上,雷厉风行的端掉蛇巢,也让不少人震撼。

这一次,连F国的公爵大人,亲自出马,都吃了这么大的亏,一些组织,自动的加入了观战的行列。

不要轻易得罪陆已承!

白聿抱扎着脖子里的伤,难以压制心中的怒气。

他到现在,也不相信,他竟然差一点死在陆已承的手里。

“公爵,Y国总统要见您。”

“不见!”白聿正在气头上,直接怒喝一声。

外面的人,已经拦不住了,Y国总统已经走了进来,看着白聿脖子上的伤,他觉得,他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,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选择了!

当初,他知道国内有这些东西的时候,是想一并清除,但是这之中的利益太过复杂,导致他不能完全作主,短短的时间内,整个Y国的局势就被支持者控制了。

不但有苏家的参与,就连F国的公爵大人,都牵连进来,Y国的总统,太过被动。

现在,又惹上了陆已承这尊神,表面上,还得相安无事!

其实,暗地里,陆已承已经把要Y国的天,捅个窟窿出来!

有其,是反对基地的一些人,对于陆已承的作法,是持默认的支持的态度,局势,越来越难以控制了!

“那些东西,我已经命人妥善安置好,准备先送到别的地方,至于公爵大人的计划,我想立即中止。”

“需要我的援助的时候,总统大人,可不是这样的口气!”

“请公爵大人谅解!”

“这些东西,交给我就好,我会原封不动的,给你们送回来!”

“好!”Y国总统一口应了下来,反正是白聿惹出来的麻烦,就丢给白聿自己解决,只要不在他Y国的境内,他不管陆已承和白聿怎么争个你死我活!

Y国的总统走后,医生继续为白聿包扎伤口,这伤口太危险了!要是再偏一点点,公爵大人直接毙命!

“命皇家一号的货轮,启程前往Y国的港湾!”

“是!”

就在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,一个人匆匆来报。

“公爵大人,威尔斯先生到了。”

“请他过来!”

威尔斯先生走了进来,第一眼就看到白聿脖子上的那些伤,看样子,伤得不轻。

“威尔斯先生来得真快。”

“既然已经同意公爵大人的提议,当然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!”

“我之前和先生说过,要建一个研究室,这一次刚好有东西,需要先生帮忙保管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一些很重要的东西,几天后,先生和我一起,乘坐皇家一号,离开Y国,我会命船,开到威尔斯领地的海域,先生派人来接应就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……

陆已承清点了这一次的伤亡情况,让曹洋妥善安顿。

现在Y国的局势,已经在控制之中,还是有很多人,向往和平。

那种东西,现在还在研究阶段,一但研发出来,配合着武器的使用,后果不堪设想!

现在,Y国的总统迫于压力,已经松动,并且对陆已承在Y国的所作所为,都持默认的态度,他不想在这个事情,了结之后,不但被赶下这个位置,甚至还要面临国际联盟的判决。

“陆少,兄弟们,都安顿好了,Y国总统私下派人暗暗联络我们,需不需要,提供援助。”

“让他提供医疗援助。”

“是。”曹洋点点头。

“刚刚提到消息,白聿已经派了F国的皇家一号前来Y国接应,看样了,是要带那一批没有被损毁的东西,离开Y国。”

“趁着这几天,大家好好的休整。”陆已承吩咐一声。

“是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