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:一败涂地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总统先生,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。”陆禀琛走上前,朝总统先生询问道。

“好。”总统先生点点头。

两人一同来到一个僻静处。

“总统先生,我的心里,有一个疑问,希望你能够直接告诉我。是不是已承出了什么事?”陆禀琛说完,深吸了一口气,他已经做好准备,接受一切结果。

不过,心里却在暗暗的祈祷,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。

总统大人对陆禀琛的印象,一直是比较中庸的那种,只适合从商,不像是能委以重要的那种。

没想到,这一次在见,稍稍改观了一些。

老爷子倒下了,一诺怀着身孕,还可能有危险,这个时候,陆家需要一个人,把局面撑起来!

“已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遇到不测,在威尔斯领地的海域,遭遇了一场爆炸,失去踪迹。”总统大人将事件简单的告诉陆禀琛。

陆禀琛感觉,这一刻血液都凝固了,眼前一黑,险些支撑不住。

“怎么会这样?他不是和小诺说,很快就回来了吗?”

总统先生沉默了一阵,谁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“我相信已承,那么多次,他都能抗过来,这一次,也一样可以的,他还有小诺还有宝宝,还有没有出世的双胞胎,他不会丢下我们,一个人走。”

陆禀琛的眼眶红了,“如果,当年,我能像已承那样,独挡一面,已承也不会从小就吃那么多苦,这些年来,就不会九死一生,就不会每一次都遍体鳞伤!”

他好自责,自责自己的无用,却让儿子,承担着这么重的责任。

“靳司南和时御霆已经到威尔斯领地,正在配合威尔斯先生继续搜救,我们是不会放弃的!”

陆禀琛深吸了几口气,终于冷静下来,他不能的他分寸,现在老爷子在手术室,小诺的情况,又这么危险,他不能让已承最重要的两个人,出任何的意外。

他怕已承回来,他没法和已承交待。

“我不应该直接告诉老爷子,导致现在的结果。”总统自责的说道。

“不管什么时候说出来,老爷子都要过这一关,总统先生不必自责,请务必加大搜救的力度。”这是陆禀琛唯一的要求。

“你放心!我会的。”

陆禀琛和总统大人谈完,回到手术室外,看到顾一诺纤瘦的身影,还在手术室外站着。

“孙嫂,小诺吃饭了没有?”

“先生,一诺小姐还没有吃,我已经准备好了,饭菜都在休息室里放着。”

“小诺,子睿,去休息室,先把饭吃了。”

“我不饿!爸,你和嫂子去吧,我在这里守着。”

“谁都要去!”陆禀琛一声令下。

孙嫂走到顾一诺身边,扶着一声不吭的顾一诺朝休息室走去。

陆禀琛亲自给顾一诺装了一碗汤,“现在,已承不在,老爷子又在手术室里,这个家,我说了算,子睿明天,就去上班,小诺在家好好休息,医院有我守着。”

“爸,还是让我在这里守着吧。”

陆子睿张了张嘴,没有反驳,然后轻轻的点点头。

他有一种直觉,家里又出事了。

现在嫂子怀着身孕,他得把一诺股分和陆氏集团的担子挑起来!突然间,就变得理智起来。他和嫂子一年出生,他还是个男子汉呢!

“小诺,等老爷子出了手术室,没有危险了,你就回去。白天可以过来看看老爷子,平常就在家里,好好的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立即点头。

一家人安静的吃了饭,一个护士推门走了进来,“陆老爷子的手术已经做完了,现在转去重症监护。”

“爷爷他怎么样?”顾一诺急切的询问道。

“目前情况还不好说,毕竟陆老爷子的情况,你们也比较清楚,这一次,能抢救回来,已经是奇迹了,不过老爷子的身体一向硬朗,能醒过来的话,还是能撑一段时间。”

“撑一段时间?是什么意思?”顾一诺全身发冷。

不会的!前世的时候,她被顾茗雪害死的时候,爷爷都还好好的!

爷爷不会能事的!

孔一凡走了进来,朝护士说道:“你先出去吧,我来和他们说。”

“一凡,爷爷他一定会没事的,对不对?”

“嫂子,老爷子的情况,你要做最坏的打算,即使能醒过来,也不能像以前一样。”

顾一诺的心情一沉,紧咬着下唇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“老爷子醒过来,渡过危险期后,要一直住在医院里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孔医生。”陆禀琛朝孔一凡道谢。

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孔一凡说完,朝顾一诺走去,“嫂子,我会尽我全力,医治老爷子,但是,你要明白,人都会到这一步,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,几次的危险熬过来,已经是很多人都做不到,接下来,顺其自然。”

“嗯!”顾一诺咬着下唇点点头,“什么时候能探视?”

“明天我看看情况,能不能安排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“孙嫂,和我一起回去吧。”

“好的,一诺小姐。”孙嫂松了一口气,扶着顾一诺朝外走去。

回到家,顾一诺坐在沙发上,控制不住一个人默默的掉泪,她的手里,紧紧的握着手机,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陆已承的电话。

“已承,求求你,接电话吧,你难道想连爷爷最后一面,都见不到吗?”

孙嫂看着顾一诺的样子,也不知道怎么劝慰,一个人偷偷的在一旁抹泪。

一直打到电话电量耗尽,顾一诺无力的倒在沙发上,缓缓闭上双眼。

总统先生和爷爷说了什么,让他受到这样的刺激?

她不敢往下深想!

不知道是不是太累,太疲惫,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孙嫂怕吵醒顾一诺,拿了被褥给她盖好,就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陪着她。

……

一双柔软的小手,在顾一诺的脸颊上抚摸着,一边往顾一诺的怀里,不断的挤去。

“妈妈,妈妈。”

顾一诺迷迷糊糊醒来,睁开双眼,突然惊醒。

“宝宝?!”

“妈妈!”陆宝宝兴奋的朝妈妈的怀里扑了过去,“妈妈,宝宝好想你。”

顾一诺一把抱住陆宝宝,“妈妈也想你,好想好想。”

米卿人在一旁看着这一幕,会心一笑,还好,她带着陆宝宝回来了,要不然诺诺一个人,要怎么面对这些?

已承的情况,诺诺现在还不知道吧?

一想到这个,她的心里就无比沉重。

顾一诺将陆宝宝放下来,朝一旁望去,“妈妈!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

“陆宝宝想你了,妈妈也想你了。”

“我也很想你们。”顾一诺觉得鼻尖一酸,眼睛又红了。

“不许再哭了,都是当妈妈的人,而且还怀着宝宝。”米卿人滑动轮椅,朝顾一诺而去,虽然嘴上是在呵斥,但是还是温柔的拿出手帕,拭去顾一诺控制不住掉落的泪珠。

“妈妈呼呼,妈妈不哭。”陆宝宝也抬起手,给妈妈擦泪。

“好,好,妈妈不哭了。”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,止住泪水。

“老爷子的情况,妈妈都知道了,妈妈更知道,你和老爷子祖孙情深,不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嗯,我也相信,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米卿人看着顾一诺带着泪露出的笑容,心里万分心疼,她还是忍住,没有告诉顾一诺,陆已承的事情,或许,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奇迹发生。已承真的能够,平安归来。

“妈妈,就你和陆宝宝回来吗?威尔斯先生没有和你一起?”

“领地里,有些事情,急需他处理,所以他没有过来。”

“你们什么时候到的?”

“刚到。”

顾一诺一听,立即起身,朝孙嫂吩咐道:“孙嫂,你去把妈妈的房间准备一下。”

“一诺小姐,已经收拾好了。”

“诺诺,我不累,我和宝宝是乘直达的专机来的,一路上没有辛苦什么,倒是你,要好好的照顾自己。”

“妈妈,我没事,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有分寸,而且我还怀着孩子。”顾一诺已经找回理智。她很清楚,要怎么做。

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早上九点多了,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去探视爷爷。

她还是想去一趟医院。

“妈妈,我去一趟医院,你先在家里休息,很快就回来。”

米卿人知道,她说什么也不能阻止诺诺,还是让她去一趟医院,才能安心。

“要去医院可以,孙嫂给你准备了早餐,吃一点再去。”

“好!”顾一诺立即答应下来。

陆宝宝刚刚见到妈妈,寸步不离的守着,像个小尾巴一样,甩都甩不开。

顾一诺吃了早餐,看着陆宝宝,“你也和妈妈一起去医院好不好?太爷爷最牵挂的人就是你。”

“好。”陆宝宝乖巧的点点头。

顾一诺收拾了一下,孙嫂提了煲好的汤,一起跟着顾一诺去医院。

米卿人和两个随她一起来的佣人,留在家里。

她给威尔斯先生打了个电话。

“卿人,你已经到了吗?”

“到了,那连的情况怎么样?有消息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威尔斯先生的声音,充满无奈,“一诺怎么样?她知道这件事情了吗?”

“还不知道,现在估计陆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,就是老爷子一样,老爷子心脏病发作,现在还没有渡过危险。”

“情况真糟糕。”威尔斯先生揉了揉眉心。

“F国那边怎么样?”

“女王已经下令,再不交出白聿,会使出必要的手段,靳司南火气很重,与F国人不断发生摩擦,时御霆倒是冷静,和我谈了一次,我们的意见是,不能让白聿死在这里,以免伤及无辜。”

“你决定,把白聿交给F国的人?”

“卿人,对不起。”

“不,你没有做错什么,F国的行事风格,一向强势,尤其白聿的身份特殊,最好的处理方式,就是现在这样。”

“已承的事情,你准备告诉一诺吗?”

“我虽然没有抚养过诺诺,但是母女连心,我了解她,出了这样的事情,她的心里,可能早就有想法了,只是她不想去求证,我也不想,非要让她去直面这些事情,她想怎么样都可以,只要减轻对她的伤害。”

“嗯,我支持你的做法,如果,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,我去接你和一诺,一起回威尔斯领地。”

“好。”米卿人点点头,挂了电话。

……

Y国的变动,直接影响苏家的计划。

苏父已经嗅到,不寻常的味道。

最近的形势,好像有些不对劲。

“爸!陆已承死了!”苏以溟快步走进办公室,将最新得到的情报,和苏父汇报。

“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,这一次,不会有错,这一次,在Y国,陆已承和白聿一次又次硬拼,最后在威尔斯领地的海域,皇家一号发生爆炸,整个倾覆,沉入海中,陆已承确定,没有在爆炸前,逃生。”

“我还接到消息,总统先生派出靳司南时御霆两人,共同前往威尔斯领地的海域,进行搜救,离出事那天,已经过去五天了!陆已承怎么可能在那种环境下,还能有生还的可能!我听说,白聿也受了重伤,目前不知道是生是死,F国女王,派人前往威尔斯领地要人。”

苏父听到这些,心里有些痛快,不过,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陆已承多少次,死里逃生!

每一次,都在他认为陆已承已经死翘翘的时候,没过多久陆已承又出现在他面前。

这样的情况,不止一次两次三次,多到他已经麻木了!

这么多年,陆已承给他造成的影响,也让他恨不得拆了陆已承的骨头,剥了陆已承的皮!如果不是陆已承,他的计划,早就成功。

现在,从在最高的位子上的人,就是他!

“你再去查清楚,一定要有确切的消息!不可道听途说!”苏父还是觉得,要小心为妙。

“是!”苏以溟立即退了出去。

陆已承一死,军区再没有人能够牵制得了他们,虽然基地被毁,但是一样可以达成目的!

苏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坐到椅子上,这么多年了,终于可以达成所愿!

突然,几个人推门而入,苏父愣了一下,立即站起来。

“你们是谁?”

“苏先生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苏父愣了一下,心猛一沉,他才动一下,立即有两人上前,控制住他,顺便将他按在桌子上,把身上的东西全都搜了出来。

“带走!”

苏父一走出去,就被套上一个黑布,连他自己,都不知道被带到什么地方。

苏以溟的心情,简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,陆已承的死,对他来说,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,按照苏父的吩咐,他再次派人,调查清楚这件事情。

如果,陆已承确定,已经死了,趁靳司南和时御霆都不在,完全可以提前进行他们的计划。

苏以溟安排完,心情一阵舒畅,车子经过一片灯红酒绿的大街。

有很久很久,他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,停下车子,朝面前的一个酒吧走了进去。

里面吵杂的声音,让他皱了一下眉宇,一个服务员立即上前迎接。

能在这咱场合混的,都是极具眼力的人,一眼就认出是苏家三少。

“包厢!”苏以溟直接吩咐一句。

“苏少,这边请。”

就在此时,苏家大少刚刚赶到家里,发现客厅里,坐着几位不速之客。

“老婆,这些人是谁啊?”

其中一人站起来,直接亮了一下工作证,苏大少还一脸不解,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。

一人直接扣住他的胳膊,“带走!”

“凭什么带走我?放开我!”

一人直接将他的嘴塞住,套上一个黑布,拉了出去,苏大少怀着身孕的夫人,也一并被带走。苏二少,也差不多同时被控制住。

现在,只剩下苏以溟一个人。

包厢里,只有他一个人,经理叫了和个美女进来,都被他回绝。

只是叫了一些酒,一个人独自喝着。

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将陆已承当成敌人,一个永远也打不败的短人,第一次败在陆已承的手上时,他告诉自己,有一天,一定要赢陆已承!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苏以溟比陆已承更强,更优秀!

可是,上天就像是和他开玩笑似的,越来越拉开他和陆已承的之前的差距。

直到,陆已承站在了他只能仰望的高度。

从一开始,他想亲自己证前自己比陆已承强大,想要亲手杀了陆已承,到最后,他愿意和别人合作,只求能除去陆已承,现在,哪怕了陆已承是死在别人的手里,他都觉得,那么大快人心!

陆已承死了,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!

突然,房门打开,苏以溟看着走进来的这个衣着暴露的女人。

“滚出去!”

“苏少,我要是真的滚出去,你会后悔的!”女人笑了笑,坐在苏以溟身旁,点了一根烟,吞云吐雾。

苏以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,虽然她穿的很暴露,但是与普通的陪酒女是不一样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