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章:你还要作吗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苏少现在,可以给你的家人,分别打一个电话,看看能不能联络到他们。”

一句话,让苏以溟的心情紧绷起来。

他立即拿出手机,先拨通苏父的电话,无法接通。

又拨通苏家老大和老二的电话,也是一样,无法接通!

要是一个人手机有问题,还算正常,几个人的手机都接不通,绝非巧合!

女人抢过他手里的手机,直接将卡拔了出来,手机扔到一旁的酒杯里。

“如果,我没有计算错的话,不出十分钟,这里就会被包围,苏少就会被人带走,然后,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是公爵大人,留我在这里,在苏少有难的时候,负责接应。”

“白聿?他不是……”

“他绝不会有事!”女人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,仿佛苏以溟再说一句不利于白聿的话,她就会当场翻脸。

苏以溟现在,只担心自己的处境,就凭他的电话,很快就能找到他的踪迹!

他不想和这个女人,在这里废话!他得想着,怎么逃走!

“苏少不必惊慌,既然我来找你,就不会让人落入别人的手中。”女人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苏以溟立即跟了上去。

十分钟后,几辆车子出现在酒吧前,把前前后后,所有的出口都堵死了。

在苏以溟刚刚待过的房间,只搜到一个泡在酒杯手机,手机卡被抽了出来,就随手扔在桌子上,房间里,没有苏以溟的身影。

“我没有看到苏少离开!他一直在房里里!”服务员立即朝面前的几人说道。

“查一查监控,看看苏以溟是从哪个方向离开的,他应该没走多远。”

“是!”

等找到监控时,竟然也没有找到苏以溟的行踪。

难道,他凭空消的了不成?

对面的酒店里,苏以溟拿着望远镜,看着酒吧里的举一动。

这些人,没有找到他,已经撤了。

他转过身来,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,如果不是她及时出现,他一定已经被这些人带走!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琳达。”

“白聿什么时候派你来接应我?”苏以溟明明得到消息,白聿在陆已承的手上,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,生死未卜,怎么可能派人来救他?

“很久以前,就在那次,公爵大人离开时,那天晚上,是你带人去解围。所以公爵大人吩咐,我就留在这里,以防万一。”

“你对我的事情,了如指掌?”

“算是吧,其实,我对很多事情,都知道一清二楚。包括,这一次,对你们苏家秘密逮捕。”

“你究竟是谁?怎么可能知道,这么机密的事情?”

“这个,你不需要知道,接下来,你听好,我的安排。”琳达直接一副命令的口吻。

“想要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,还需要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苏以溟沉声问道,他极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口气。

“陆太太!只要劫持了她,我们就能顺利离开,要不然,封锁这么死,我都没有办法带你逃出去。”

“顾一诺?”苏以溟有些诧异。

“没错!”琳达点点头,又点燃了一根烟,“是劫持顾一诺,还是你悄无生息的死在这里,你自己选择。”

“你有人手?”

“当然。”

琳达笑了笑,笑容里,有一丝阴狠。苏以溟的心里,闪过一丝异样的情愫。

既然是白聿安排的人,一定有办法,带他离开,为什么,还要多此一举的去劫持顾一诺?就连劫持顾一诺,也在白聿的计划之中吗?

……

陆禀琛在医院里守了几天,陆子睿把公司事情处理完,休息一天,过来医院换班。

爷爷还在昏迷着,没有醒过来,多躺一天,危险就更多一分。

顾一诺牵着陆宝宝的手,朝重症监护室的病房走来。

“小叔叔!”陆宝宝挣脱妈妈的手,朝陆子睿跑了过去。

陆子睿蹲下来把陆宝宝抱在怀里,“你怎么不和妈妈在家里休息,又跑过来啦?”

“妈妈想看太爷爷,宝宝也想看。”

“等一下,小叔叔和孔叔叔商量一下,让宝宝进去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顾一诺走上前,朝陆子睿问道,“爸回去了吗?”

“回去了,最近公司的事情,都处理的差不多了,我在医院里守两天,爸的血压有点高,让他回去休息。”

“他一个人住,没有人照顾,让他去我那里吧,最起码有孙嫂在。”

“不用,爸那边,我请了人。”

顾一诺朝重症监护紧闭病房门望去,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“希望爷爷,能早一点醒来。”

陆子睿也朝里面望了一眼,心里默默的祈祷着。

“嫂子,你这几天,和我哥联络了吗?”

一提起这个,顾一诺的心,就控制不住一紧,隐隐作痛。她缓缓点点头,“只是一直没有联系上。”

陆子睿不知道怎么说下去。

其实,现在,大家的心里,应该都有数了。

“小嫂子……哥,他……”

“他只是有事耽搁,一出任务,半个月一个月联系不上,很正常的,他说了,大概需要半个月才能回来,现在也才过了几天时间,再等等。”顾一诺直接打断陆子睿的话。

陆子睿点点头,不再往下说。

……

陆禀琛回到屋里,看到杜明兰坐在沙发上。

他揉了揉眉头,一脸疲惫。

“我很累,想去休息一会。”他不想再和杜明兰纠缠。

杜明兰立即起身,拦在陆禀琛面前,“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已承怎么了?已承他怎么了?”

陆禀琛最怕的,就是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你告诉,陆禀琛,你告诉我!我们虽然离婚了,但是我是已承的妈妈,我有资格知道有关于他的一切!”杜明兰发疯了一样,摇着陆禀琛。

“已承牺牲了!”陆禀琛简单的说了一句,推开杜明兰,“现在你知道了,老爷子在医院躺着,生死未卜,小诺怀着已承的孩子,情况凶险,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,就离她们远一点!”

杜明兰还在痛苦中,没有反应过来,她不断的摇头,不相信这个消息。

“不会的!上一次,已承都能平安回来,这一次,一定可以!”

陆禀琛看着杜明兰的模样,再也控制不住心里悲痛,一阵哽咽。

这几天,他一直强忍着自己的情绪,不敢发作,这一刻,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。

过了一会,他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看着杜明兰,“杜明兰,夫妻这么多年,如果你还有一丝一毫的夫妻之情我,我请你放过我的家人!不要出现在我家人面前!如果你再像以前那样,我绝不会原谅你!你做了什么,我都会从你的身上,还回来!”

陆禀琛说完,抬步朝房间走去。

杜明兰再也控制不住,瘫软在地上。

“已承,已承……”她忍不住,嚎啕大哭。

……

顾一诺牵着陆宝宝的手,从医院里走出来,小刘立即迎了上去。

不远处,有一辆车子,监视着顾一诺的一举一动。

“她的身边,有专车接送,还有那么保镖,我们都没办法靠近,怎么劫持得了?你看到没有,那些保镖,只是看起来像保镖,其实,配着武器的!”

另一人顺着这个方向望去,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“再等等,总有防范不强,让我们有机会下手的时候。”

顾一诺上了车子,杜明兰从后面走出来,远远的看着顾一诺离去。

这一刻,她才发现,陆宝宝真的和已承,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,她想要追上前,却又停了下来。失去已承的痛,让她无法承受,再看到陆宝宝的时候,她真的好想抱抱这个孩子。

离婚后,她反而彻底的冷静下来,但是,她并没有觉得,自己做错了,可能,有些过份。

当她再听到已承出事的消息,并且确定了之后,她真的好后悔,如果能让已承活过来,她什么都愿意,别说接受顾一诺和原谅老爷子曾经对她做过的事情,她什么都愿意!

顾一诺已经走远,她走进医院,只是远远的朝重症监护的病房看了一眼,转身离去。

顾一诺带着陆宝宝回到家里,打开手机看着屏幕上,陆已承的照片。

她的唇角,不由自主的上扬,露出一丝笑意。

“已承,我在等你。”

“你上一次通话,就和我说过,让我等你。你还要我等多久?”

陆宝宝爬到沙发上,看着妈妈手机上的照片,伸出胖乎乎的小手,指着爸爸的照片,“爸爸,爸爸去哪了?”

“爸爸很忙,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顾一诺轻声解释。

“打电话!”陆宝宝指了指手机。

顾一诺拨通了陆已承的电话,电话里,依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陆宝宝接过手机,仔细的听了听,“爸爸,爸爸!妈妈宝宝想,爸爸快回来!”

顾一诺侧过身子,眼中泛起一阵泪光。

“顾一诺!不许哭!已承一定会回来的!不许掉一滴眼泪!”她在心里,一句一句的告诉自己。强忍着自己的情绪,把泪逼了回去。

“妈妈,宝宝叫爸爸回来,爸爸会回来。”陆宝宝已经挂了电话,小小的他,心里想着,只要拨通爸爸的电话,不管什么时候,爸爸忙完了,就能听到他的声音,就能回来。

只要爸爸回来,妈妈就会笑。宝宝喜欢看妈妈笑。

“诺诺,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?”米卿人见顾一诺那么伤心,把话题转移了。

“今天,孔一凡和我说,还有一丝希望。”

老爷子已经昏迷这么多天,心脏的功能,一天比一天更弱,说不定,哪天就会彻底的衰竭。

“什么希望?”

“心脏移植。如果找到合适的捐献者,趁爷爷各项生命体征平稳,进行手术的话不会有什么风险,哪怕后续会有排异反应,也会比爷爷现在的情况要好。”

“既然可以,那就进行手术!”

顾一诺当然也想快一点手术,可是也得有合适的捐献者,现在医院已经在想办法了,不知道这几天,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捐献者。

“这件事情,虽然急,但是却急不来。”顾一诺反过来,安慰米卿人。

“的确是。”米卿人点点头,“诺诺,你最近那么辛苦,也要照顾好自己,今天好好的休息,明天我陪着你,一起去做个产检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立即答应下来。

第二天,顾一诺起床,把陆宝宝喂好,一起去孔一凡那里,做产检。

陆宝宝从知道妈妈的肚子里有宝宝后,兴奋的不得了,时不时都要趴在妈妈的肚子上,听一听。

“这是弟弟妹妹,宝宝开心吗?期待他们生下来吗?”

“嗯!”陆宝宝用力的点点头。

顾一诺捧着陆宝宝的小脸,亲了一他一下。

杜明兰在顾一诺的车子一出来的时候,开着车子避到一旁,等顾一诺的车子走远了,她才跟上去。

她就像是魔怔了一样,想要看看陆宝宝,这样,才能减轻她对已承的思念。

她知道,顾一诺一定不会让她接近陆宝宝,她只能这么远远的看一眼。

她启动车子,朝前方跟去,一辆车子突然插了过来,差一点撞上她的车子,她受到惊吓,朝前方看了一眼,顺便记下了这个车牌!

在闹市区这样开车,不是找死吗?!

顾一诺做完产检,孔一凡松了一口气,怀的是同胎双胎,而且胎盘并没附着在子宫伤痕处,目前来看,一切都好,就像正常的孕妇一样。

因为顾一诺的子宫是撕裂的,并不像是剖腹产的伤口,裂开的部分,呈了一个人字型,所以最容易二字撕裂。

虽然一切都正常,他依然不敢调以轻心。

再加上,孩子越来越大,子宫会随着大起来,孩子的胎动,也能造成危险。

“嫂子,你最近不能太操劳了,老爷子的事情,就交给我,你最主要的,是养好自己的身子。”孔一凡再次交待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“孔医生,谢谢你,我们先走了。”米卿人轻声道谢。

“嫂子,伯母,慢走。”孔一凡把顾一诺送到医院外面,目送他们离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