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:我不是为了你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杜明兰远远的看着顾一诺从医院里走出来,不知道是准备回家,还是去看老爷子。

她启动车子准备跟上去,突然发现,之前差一点撞到她的车子也在这附近停着。

车子里的两人,好像也望着顾一诺所在的方向。

她知道,已承安排了很多人保护顾一诺,但是这两人看起来,不太像是那些保镖。

她故意放慢了速度,等着前面的那辆车子先行。

果然,那辆车子跟上了顾一诺的车子。她缓缓跟上将这个车子拍了下来。

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为什么跟着顾一诺,让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中跟了一段距离,那辆车子转到另外的方向,她立即打了个电话,让人查一查,这个车子究竟是谁的。

顾一诺把陆宝宝和米卿人先送回家,还是不放心医院的事情,又让小刘送她去医院。

那辆车子里的两人,正拿着手机,在打电话。看到顾一诺的车子又开了出来,立即汇报道。

“琳达小姐,顾一诺又从家里出来了,看样子是要去医院!”

“你们现在立即去医院外,准备接应,我去医院想想办法。”琳达吩咐一声。

“是!”

顾一诺的车子开到医院外,因为是军区医院,这里管理十分严格,一般人不允许出入。

确定了她的身份过后,才让她进入。

杜明兰的车子,就停在医院附近,打开车门,下车。

虽然她与陆禀琛离了婚,她来看望一下老爷子,也不会受到阻拦,她让人查的那辆车子的信息,还没有回复,她想的醒一下顾一诺。

毕竟现在,顾一诺怀着已承的孩子,已承已经出事了,她不想再让顾一诺也出事。

顾一诺来到医院,直接来到重症监护室,爷爷还没有醒过来。

陆子睿刚好也不在,被一个护士叫过去,安排一些事情。

顾一诺没有走开,就坐在外面的休息区。

一个穿着医生工作服的女人,朝她走了过来,“你好,是陆太太吗?”

“你好,请问你是。”

“我叫琳达,我也是老爷子主治医生之一,我们还是第一次见。”琳达自我介绍。

顾一诺知道,老爷子的情况特殊,光是一起会诊主治的医生,都有好多个,她没有见过面前的这一个医生,也很正常。

“陆太太,到我办公室里坐一坐吧。我刚好有一些关于老爷子的事情,想和你谈一谈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到了琳达的办公室,顾一诺坐在一旁,琳达先给她冲了一杯果茶。

“陆太太,请喝茶。”

“琳达医生,谢谢。”顾一诺轻声道谢。

“陆太太不用客气。”琳达看着这杯果茶,不动声色的坐到位子上,打开几张老爷子的检查报告。

顾一诺端起杯子,突然感觉一阵恶心,又将茶放了下来。

“陆太太喝不惯这种茶吗?”

“突然有一些妊娠反应,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事,我差一点忘记了,陆太太有孕在身,不好意思,我再给你倒杯温水吧?”

“琳达医生,不用了,你刚刚说,有一些关于我爷爷的病情,麻烦你和我说一说吧。”顾一诺最担心的,是老爷子的情况。

琳达停下倒水的动作,将一张检查报告的图片打开。

“老爷子的情况,相信陆太太应该都了解了,目前来看,老爷子的除了移植心脏能保住性命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顾一诺的心里,有些诧异,这些孔一凡早就和她解释过了,既然是一起会诊的医生,没有必要再把这件事情,单独拉出来再和她说一遍。

完全没有什么意义。

这个琳达找她,难道是有别的用意?

“琳达医生,请问还有什么事吗?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先告辞了。”

“陆太太,其实,我今天找你来,是有一个疑问,想要问问你。”

“什么疑问?”

“究竟公爵大人,有哪一点不好,他那么爱你,你却正眼都不看他一下,你知道,你的绝情,对他的伤害有多深?”

顾一诺脸色一寒,立即起身,朝外走去。

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拉了一下门的把手,发现门已经被锁上,怎么也拉不开!

“救命!来人啊,救救我!”顾一诺大声朝外喊道。

琳达看着顾一诺,唇角带着几分讥讽的笑容,这个顾一诺的防范意识果然很高,但是没有一点用!

在这里,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发现。

“顾一诺,你知道吗?公爵大人在我的心里,如同完美的神一样存在,他为了你,做了那么多事情,你却对他不屑一顾!就冲着这一点,你就该死!”

“你究竟是谁?是白聿吩咐你来的?你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“我是谁,你没有必要知道,公爵大人现在因为你生死不明,你说我还能做什么?我告诉你,不是公爵大人让你死,而是苏家人,苏以溟,我也不过是受苏以溟的吩来除掉你。”

“苏以溟?”顾一诺有些吃惊。

“不和你废话了,在你的身上,我已经浪费太多时间。”琳达走上前,一步一步朝顾一诺逼近。

顾一诺缩在门前,找不一个可以防身的东西来抵抗面前这个疯女人。

外面,陆子睿从护士站回来,就看到杜明兰的身影在外面徘徊着。

“妈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子睿,看到顾一诺没有?”

“没有,嫂子她来了吗?”陆子睿反问了一句。

“她来了有一会了,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她。”

“妈,我不管你是不是还没有原谅小嫂子,但是这一次,我绝不允许你再伤害她!你放过小嫂子,放过爷爷,也放过你自己吧!”

杜明兰都不知道怎么解释,一切,也只是她的感觉而已。

她更想不到,她在最乖巧的儿子的眼中,竟然是这样一个恶女的形象。

“子睿,我不是来找顾一诺的麻烦的!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得清楚,顾一诺她,她可能有危险!”

“有危险?”陆子睿愣了一下,心情顿时紧绷起来。

“妈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杜明兰正想解释,手机突然想了起来。

“杜女士,你让我查的那个车牌,是个套牌。目前那个车辆的拥有人,无法查到是谁。”

“我有照片,我把照片发给你们,请留意这辆车子,我怀疑他们在谋划着什么,对陆家的人不利!尤其是陆太太。”

“好的!请发过来吧。”

杜明兰将照片发了过去,抬头看着陆子睿,“什么都不说了,现在先找到顾一诺,确定她的安全,再商议这件事情。”

“好!”陆子睿立即点点头。

……

顾一诺看着朝她越靠越近的女人,突然抬手反击。

琳达一把握住顾一诺的手腕,明显,她应该是进行过训练,顾一诺完全敌不过她的力量。

“顾一诺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琳达说完,抬手朝顾一诺的口鼻捂去。

渐渐的,顾一诺失去知觉,瘫软在地上。

琳达推出帘子后面的病订,将顾一诺抬到床上,拿起一堆白布,将顾一诺盖好。

然后打开门锁,推着病床朝外走去。

一走出去,迎面走来几个护士,着急的朝琳达询问道:“琳达医生,有没有看到陆太太?”

“十多分钟前,见过,她不是已经走了吗?”

“没有,现在陆家人都在找她,琳达医生,你见过她之后,知道她又去了哪里吗?”

“不知道呢,我和她说了几句话,她就走了,我现在还在把这些送去清洗消毒,先走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护士们点点头,继续寻找。

琳达看着床上这一堆东西,直接把顾一诺的身子全都遮住,要是不把东西掀开,是根本不会发现顾一诺的身影。

杜明兰和陆子睿跑了过来,琳达推着病床,往一边挪了一下,让两个人先过。

杜明兰朝琳达看了一眼,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“子睿,马上给你爸爸打电话,告诉他这里的情况。”

“好的!”

杜明兰拿出手机,也在拨通顾一诺的电话,已经无法接通。

她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!

这一幢楼都找遍了,也找不到顾一诺的人,刚刚还让保安特别看过,顾一诺有没有离开医院。

那边也没有人发现,顾一诺离开。

杜明兰站在窗前,看着远处,突然,她又看到远处的路边,停着那辆车子!

她立即朝楼下跑去。

车子动了,她赶不及电梯,只能从楼梯往下跑,一边打电话,请人来支援!希望能拦住那辆车子!

下到一楼的时候,杜明兰脚下一空,直接摔了下去。

顾不得身上的疼疼,爬起来打开安全出口的门,朝外面跑去。

那辆车子,已经不见踪影!

她立即跑到自己的车子旁,后开车门上车。才朝前方开不远,再次发现那辆车子!

这辆车子在医院外绕来绕去,更加可疑!

顾一诺的失踪,不知道和这辆车子有不有关系,她现在,也有这一个线索,哪怕是跟错了,也不能放过!

车子继续朝前方行去,并没有发现,杜明兰跟着他们。

顾一诺已经成功的被转移到他们的车子上,现在就去和琳达小姐和苏以溟汇合,然后,换上另一辆车子,朝下一个目的地转移。

因为苏以溟失踪的消息,已经全城戒严格,想要逃出去,还得费点周折。

本来,不用挟持顾一诺,就不会耽搁这么多时间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琳达小姐,非要多此一举。

顾一诺悠悠转醒,感觉一阵眩晕,四周一片漆黑,不知道身在何方,好像有颠簸感。

她的手和脚都被绑着,动弹不得。嘴上也被胶布给封住。

无法发出声,也没有办法挪动一下身子,只是从感觉来猜测,应该是在一辆急驶的车子上。

杜明兰一直追着前面的车子,警方通过她的手机,定位到确切的方向,现在关于陆太太的事情,总统大人都非常重视,下面的人,更是不敢调以轻心,哪怕是一点点线索,都不能放过。

为了赶时间,这两人只能硬着头皮,继续走高速。

才走没多久,就看到前面,有几辆警车停在那里,示意他们,靠边停车。

而路上,已经有好几辆车子被拦停了。

像是普通的查车。

但是两个的心中,仍然充满警惕。

几个穿着制服的人,看着越来越近的车辆,一个个也紧张起来。

“目标车辆正在靠近!”

“一切,以陆太太的安全为主,配合好行事!”

“是!”

开车的男子,把车子停在路边,朝工作人员笑了笑,“我没违规吧?”

“有没违规,要查一查才知道,先下车,接受调查。”

“我赶时间呢,车子上就是一点货物,什么都没有!”

“不管有没有,都要接受检查,马上下车!”

“阿伟,你下车打开车门,检查一下。”

“全部下来,所有被查的车辆都一样。否则以阻碍执法,扣人扣车!”

这两人见实在是不得商量,只好无奈下车,他们已经在车子上做了手脚,只是看一看,不会发现里面装了一个人。

但愿,这一次,能够安然渡过。

就在这两人下车之后,一旁的工作人员,迅速拥上,直接将这两人控制住。

杜明兰的车了也开到这里,靠边停下。

“老实点,不要动!马上去检查一下车子!”

两人被按在路边,动弹不得,工作人员,迅速将两人身上的东西,搜得干干净净。

杜明兰跑了过来,“怎么样?有不有找到顾一诺!”

“杜女士,不要着急,我们正在准备搜查这辆车子!”

车门打开,里面摆着几个长长的箱子,占据着整个车厢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鞋子。

“全都抬下来,小心一点!”

把上面的两人个箱子抬下来之后,才发现,下面的箱子和另外几个不一样,工作人员立即紧张起来,把箱子打开。

被绑的死死的顾一诺,立即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“快!把陆太太扶出来,小心一点。”

杜明兰一听找到了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工作人员把顾一诺口中的胶布解开,手脚上的绳子也解开,小心翼翼的把顾一诺扶了出来。

因为闷了太久,顾一诺一出来,就靠在一旁干呕。

杜明兰走上前,扶着她的肩膀,轻轻的拍了几下。

顾一诺一抬头,发现身旁的人,竟然是杜明兰。

“陆太太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只是有些恶心。”顾一诺摇了摇头。

杜明兰接过一旁的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水,放到顾一诺面前。

顾一诺喝了几口水,才觉得舒服一些。

“琳达!是军区医院的琳达迷晕了我!”顾一诺立即朝一旁的工作人员说道。

“立即找到军区医院的琳达,马上控制住!”为首的人立即下令。

然后朝顾一诺和杜明兰走了过来。

“非常感谢,杜女士,及时为我们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,才这么及时的营救了陆太太。”

顾一诺抬头朝杜明兰望去。

竟然是杜明兰提供的线索?

“你不要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只不过是刚好发觉,有人要对你不利,而且你还怀着已承的孩子,我不乎你的死活,不能不在乎已承的骨肉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不管是为了谁,顾一诺都要道谢。

要不然,她都不知道,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什么。

“我会派人,送杜女士和陆太太回去。”

顾一诺点点头。

杜明兰看着顾一诺脸色苍白的模样,“你要是觉得不舒服,就再休息一会。当年,我怀着已承的时候,妊娠反应一直到生的那个月。”

“再休息一会吧。”顾一诺实在是有点不消。

“去车子上休息,可以靠一下。”杜明兰扶着顾一诺,朝前方走去。

突然,她的心里,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朝一个方向望去,只见不远处,对面的方向,一辆越野车子停在那里。

她立即把顾一诺推开!

顾一诺差一点摔在地上,被工作人中扶着,随之,一声枪响在她的耳边响起,她一回头。

杜明兰的身子重重的倒了下去!

一旁的人立即慌乱,立即将顾一诺护在身后,另一批人,朝对面的车了,激烈的反击!

那辆车子,突然朝间冲去。

“追!一定要把那辆车子拦下来!”

杜明兰的身上都是血,顾一诺立即跑过去,握着杜明兰的手。

“顾一诺,我还是很恨你!恨你抢走了我的已承!我不是为了,救,救你……我是为了你肚了里的孩子,我怕……怕以后,见了已承,他……他还恨……恨我……连一声妈妈,都不……不愿意,唤我……”

“你在说什么傻话,已承他好好的!你也会好好的!你一定要撑住,医生马上就来了!”顾一诺忍不住,眼泪不断的往下掉。

杜明兰突然使出全身的力气,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,“我,我知道……老爷子需要心脏植……把,把我的,移植给他……”

“不!不!你不会有事的!不会的!”顾一诺拼命的朝杜明兰不断往外冒血的伤处捂去。

一瞬间,血将她的手染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