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0章:各取所需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杜明兰紧紧的抓着顾一诺的手,“答,答应我!”

这是她最后的请求。

“陆太太,救护车已经在赶来的路上,为了节约时间,我们先把杜女士扶上车,与救护车汇合!”一个人朝顾一诺说道。

“好!”顾一诺站起来,看着一旁的人,把杜明兰抬上车。

她也被一个人扶着上了车,车子迅速朝救护车驶来的方向开去。

大概开了二十分钟,救护车已经赶了过来,杜明兰的意识,已经开始溃散,她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。还在等着顾一诺的答案。

“好,我答应你!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孔一凡迅速跳下救护车,去查看杜明兰的伤势,检查过后,他朝顾一诺摇了摇头。

“救她!救她!”顾一诺看着孔一凡,心里还有一丝希望。

如果不是杜明兰在那么紧急的时刻,替她挡去危机,现在躺在这里的人,就是她!曾经不管有多少矛盾,在这一刻,全都散去,她只想让这一家人,都好好的,和已承有关系的每一个亲人,都平平安安!

“嫂子,你和我们一起走。”孔一凡实在是不放心,竟然在军区医院里,都能被人劫持,真是细思极恐!

杜明兰被抬上救护车,立即实施了一轮抢救,情况不容乐观!

在回孔一凡医院的路上,顾一诺就联络了陆禀琛和陆子睿,让他们赶往医院。

回到医院,杜明兰已经陷入昏迷,陆禀琛立即扑上前,看着满身上血的杜明兰,无法接受这个结果。

“妈!妈!”陆子睿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扑在杜明兰的身上,悲痛的呼唤着。

杜明兰突然缓缓睁开双眼,看着面前的丈夫和小儿子,能在临死前,再看他们一眼,她死而无憾了,最后,朝的目光落在顾一诺的身上,眼中闪过一丝殷切的光芒。

顾一诺立即走上前,握住杜明兰的手。

“答,答应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顾一诺立即点点头。

杜明兰满足的笑了笑,闭上双眼,手从顾一诺的手里滑落!

“妈!妈!”陆子睿崩溃的大喊。

“明兰!明兰!”陆禀琛也控制不住,紧紧的握着杜明兰的手。

“你,子睿,妈在临走前,告诉我,希望能捐献自己的心脏,来救爷爷。”顾一诺擦掉脸颊上的泪水,朝面前崩溃的两个男人说道。

陆禀琛听着这个消息,心里更加不是滋味,他和杜明兰离婚,也并不是和她恩断义绝,只是想让她冷静冷静,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的极端与过错。

他的心里,从见她的第一面起,就认定这是他要守护一辈子的女人!

“陆伯父,既然是陆夫人的遗愿,我们还要紧急处理,然后准备给老爷子做手术。”孔一凡在一旁提醒道。

陆禀琛站起业,朝孔一凡挥挥手,他已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丧子之痛,丧妻之痛,连连的打击让他无法承受。

孔一凡立即推着杜明兰,却处理接下来的事情。

“我妈妈竟然要把自己的心脏捐给爷爷。”陆子睿擦掉脸上泪水。

妈妈好强了一辈子,和爷爷有隔阂了一辈子,甚至因此处处针对小嫂子,他甚至都埋怨过妈妈,她却走的这么突然,什么话都没有留下给他们。

他现在都不能接受,他的妈妈已经离开人世。

顾一诺的心情,也万分悲痛,她知道,杜明兰的性子很要强,临终的最后一刻,杜明兰都没有松口,前世,杜明兰是因为顾茗雪的死的。

她原本以为,顾茗雪已经死了,后面的事情,就会彻底的改变,杜明兰也不用死了,离婚已经算是对杜明兰的惩罚。

一切来的那么突然,竟然是为了救她而死的!

“诺诺!”米卿人听到消息来到医院,看到顾一诺的身影,立即上前去。

“妈妈!”顾一诺再也控制不住,扑到米卿人的怀里。

“妈妈都知道了,妈妈知道你心里难受。”

是的,好难受,顾一诺也无法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,就是好难受,好难受。

米卿人搂着顾一诺的身子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无声的安慰着。

简慕晚也和米卿人一起来的,扶起顾一诺的身子,帮顾一诺擦干脸上的泪水,“一诺,不要太伤心了,我相信陆伯母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你,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。”

“是的,诺诺,你现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,还是先回去,好好的照顾你自己的身子,你绝不能再有事了!知道吗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和她们一起走出去。

因为顾一诺被劫持,总统先生亲自下令,一天24小时保护着顾一诺的安全。

军区医院的琳达的真实身份,也被查了出来。

真正的国籍,是F国,十年前,借着寻亲的名义,来到国内,混入了军区医院,这十多年来,利用她自己的关系网,埋的很深。

上一次,陆已承对白聿的势力大清洗,都没有查到这个琳达。

现在,琳达已经被通缉,四处都在寻找她的下落。

……

一处偏僻的江边,停着两辆车子。

不远处的江面上,过往的船只在入夜后,还在不停的劳作着。

苏以溟拉开车门下车,走到面前的这一辆车子上,坐在副驾驶的位置。

“这就是你的计划,现在顾一诺没有劫持到,反倒是连你自己也暴露了,我看我们是逃不出去了!”

“谁说我们逃不出去?”琳达反问了一句。

“想让顾一诺死的人,是你吧?而白聿只是留你这个棋子,以备不时之需,并没有交待过,让你对顾一诺下手。”

琳达转过头看着苏以溟,突然笑了笑,“劫持顾一诺,不是你的主意吗?你为了能安然的逃出去,才策划了这件事,还把我也暴露了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!”苏以溟这才看到,这个女人可恶之极的一面。

“我这么好心的帮你,就算是你对我的回报。”

苏以溟明白了,琳达是怕事发后,过不了白聿那一关。

白聿对顾一诺顾惜,怎么可能舍得让顾一诺的受一点伤害,琳达想除掉顾一诺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,琳达爱上自己的主子了!

本来计划的好好的,却没能得手。

她又怕承担后果,所以拉他出来垫背。

“你既然想要我来背这个锅,似乎给的诱惑不够!”

琳达突然解开上衣,露出傲人的身材,裙子也直接提了上来,朝苏以溟靠了过去!不得不说,她也算是尤物的那种。

苏以溟抬手,挡住琳达的身子,“对你这样的女人,我没有兴趣。”

“那你对什么有兴趣?”

“对你要按照白聿的吩咐,把我带到哪里比较有兴趣。”

“既然你对上我没有兴趣,我对上你很有兴趣,怎么样?把我侍候好了,我就告诉你!”琳达再次朝苏以周溟的身上扑了过去。

这一次,苏以溟没有推开她。

最后一米残阳落入水平面,车门拉开,苏以溟从车子上下来。

琳达一点都不羞涩的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衫。

远处,一辆淘沙的船,朝这边缓缓驶来。

琳达走上前,勾着苏以溟的肩膀,“船来了!”

“怎么?刚刚还满意吗?不准备告诉我,你下一步的计划。”

“你不准备去见公爵大人?”

“见他,只是要对他俯首听命,而我想要的,是东山再起,我比起白聿来,难道没有更胜一筹?不如,以后跟着我!”

琳达笑了笑,“我只喜欢你满足我的身体,而我的心,永远都是公爵大人的。看在你那么卖力的份上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苏以溟笑了笑。

船靠岸了。

他现在,已经不是以前的苏家三少,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!

陆已承都已经死了,他还怕自己不能东山再起吗?

就凭靳司南和时御霆,他从来都没有把这一两人放在眼里。

船再次启动,朝江面开去,渐渐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。

……

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,搜救队停止搜救。

靳司南擒着一瓶酒,坐在这片海域的一处礁石上,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
“陆少!我敬你!”

他又倒了一杯,酒在海水之中。

“是我无能,不能手刃白聿,给我报仇!我靳司南窝囊!”靳司南一拳头,砸在面前的石头上,手背上,顿时一片鲜红。

时御霆悄然来到靳司南身后,坐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朝靳司南道歉。

白聿,是和威尔斯先生商议过后,同意交给F国的使臣的。

“这件事情,和你没有关系,你不必自责。”

时御霆拿起酒瓶,直接灌了一口。这些天,他的心里憋屈的不行,冲动的时候,他恨不得直接冲进白聿所在的房间,直接把白聿杀了。

但是,理智又告诉他,他不能这么做。

这样做的话,他会害死很多很多无辜的人。

“明天,我们就要回去了。”时御霆看着面前的大海,“陆少,我敬你一杯。”

时御霆和靳司南同时站起来,对着面前的大海,举起手中的酒杯和酒瓶。

“我靳司南在此发誓,此仇不报,我誓不为人!”

“我时御霆,也在此立誓,一定会让白聿,血债血偿!”

威尔斯担心米卿人和顾一诺的安危,在安排了领地的事情后,和靳司南时御霆两人一同回来。

他听说,诺诺差一点被人绑架,那人和白聿有关。

白聿现在,还在昏迷不醒,不可能还发号施令去劫劫持一诺。他担心,一诺会再有危险,更知道,一诺留在国内,比在威尔斯领地安全。所以,他决定,和卿人一诺她们在一起。

……

顾一诺在家里,休息了整整七天,直到孔一凡打电话给她,说是安排给老爷子做手术,她才恢复一些生气。

“妈妈,我得去医院,今天爷爷做手术。”

“妈妈陪着你一起去。”

“不了,有那么多人跟着我,不会有事的,威尔斯先生不是今天要到了吗,你在家里等着他,顺便看着陆宝宝。”

“好吧,你自己小心点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“嗯。”顾一诺拎着包包,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去到医院,孔一凡正在给陆禀琛和陆子睿讲解手术的大致情况。

“小诺,你怎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?”

“爸,我知道爷爷今天做手术,所以过来看看才放心。”

“嫂子过来也好,省得在家里,担心这担心那。”

“这种手术,目前技术已经很成熟,不会有什么手术的风险,但是,就是怕老爷子移植完心脏之后,会有排异反应,这才是最严重的。”

三人点点头,这一点常识,他们都还是知道的。

老爷子的情况,如果不采取手术,生命也一样是进入倒计时。

“大概就是这些,请陆伯父在这里签个字。”

陆禀琛拿起笔,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孔一凡整理了面前的资料,朝手术室走去,这是他亲自主刀的手术。

休息室里,陆禀琛坐在一旁,突然朝顾一诺说道,“小诺,能陪我去外面走走吗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陆禀琛和顾一诺走外面的走廊里,四周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“小诺,你还恨明兰吗?”陆禀琛突然询问道。

“我曾经是恨过,但是早就不恨了,从我的把称呼,改成陆夫人,且不永远不会再改回来的时候,就已经不恨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明兰对你做过的事情,很过份,这些,我也有责任,现在,她人都已经没有了,我想再替她向你道歉,请你原谅她,好不好?”

“爸,虽然在临终前,她都没有和我说一句缓和关系的话,我知道,她救我一命,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,我怎么可能,还计着以前的事情,耿耿于怀。”

“你能这么想,我想明兰她在天之灵,一定会很欣慰,当年,我娶她的时候,她是个家世好,又漂亮的娇滴滴的小姐,虽然她有很多小缺点,性子又强,又爱面子,但是,我就连她那个样子,都喜欢。”陆禀琛说完,从怀里掏出一份东西。

顾一诺接在手中,仔细的看了看,一脸惊诧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