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7章:他叫:陆已承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万一,哪一天,她走了,他无法独活。

“威尔斯,我还有一个,不情之请。”

“怎么又用这样的口气,和我说话。”

“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诺诺,我想请你,在我走后,帮我好好的照顾她。”米卿人知道,这是唯一的方法,能留下威尔斯,不让了做傻事,也把自己的女儿,托付给了她最信赖的人。

对她来说,一举两得。

威尔斯先生无法拒绝,只能再次点点头。

“我们先吃东西吧,好不好?”威尔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好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顾一诺在楼下,看着那盏灯光看了一会,发现屋里的灯光忽然变亮了,而且也有佣人进进出出,准备了膳食送上去。她的心里,这才放松下来。

拿出手机,拨通威廉的电话。

“一诺小姐,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“威廉,我想知道,我妈妈在F国接受治疗的事情。”

威廉有些为难,先生告诉过他,这件事情,一定不能告诉一诺小姐,因为F国的亚斯公爵的原因,小姐对这件事情,还是不管不问,最好。

先生他自己,会处理的。

可是,小姐这么突然的就问到他,一时间,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“威廉,请你告诉我,这件事情,对我很重要,那是我的妈妈,我也知道,她的时间进入倒计时,而且时日不多了,我也知道,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,请你理解我的心情,好吗?”

“一诺小姐,这件事情,不如您直接问先生,我实在是,不能告诉您,而且我当时也不在F国,知道的也不全面。请您理解。”

“好的,谢谢你。”顾一诺挂了电话,再次朝楼上的房间望去。

深吸了一口气,一个人独自走回庄园的别墅。

……

夜深了,威尔斯先生一人走出房间,吃完饭后,米卿人就睡下了,但是短短的三个小时的时间,她的衣服,被汗打湿了三次,他换完第三套衣服给她,再也承受不住,离开房间透透气。

很显然,医生开的药,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,一点都没有减轻痛苦。

他在书房里,来回的走着。

……

F国

此时,才刚刚入夜,白聿从女王举办的宫廷舞会上离开。

最近,竟然有一些流言暗中流传着,女王与公爵有着不一般的关系。

最近,他出入场合最多的,就是舞会,目的就是,在F国的贵族之中,选一个公爵夫人。

“公爵大人,才刚刚开始,您就离开,会不会惹得女王不开心?”

“我已经有了公爵夫人的人选,还需要在这里,浪费时间吗?”白聿冷声回应。

助理立即将车门的开,白聿坐进车子里,拿出手机看了一眼。

在顾一诺来到威尔斯领地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收到消息,他在等着她的消息,如果,她在乎她的母亲,一定会主动联系他!

他只需要等着。

就像是一个猎人,等着自己的猎物,主动靠近。

除非,她真的对她的母亲,不管不顾。

他有耐心等下去。不是今天,也会是以后的某一天。

助理不再出声,也不敢多说,公爵大人,已经吩咐他,安排婚礼的事宜,婚礼的场面,将是空前绝后的盛大!新娘,他也知道是谁。

车子刚刚启动,白聿的手机,突然响了起来。

他一看号码,唇角微微上扬,接通电话。

“公爵大人,我是威尔斯。”

“威尔斯先生,你好。”

“我有一件事情,想和公爵大人谈一谈。”

“威尔斯先生要谈什么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,但是这件事情,我觉得,有一个人过来和我谈,更合适。”

威尔斯先生脸色一寒,他知道,白聿的意思。

“我想这件事情,还是我来谈比较好,公爵大人需要什么条件,只管和我提出来,我能做到的,一定会答应你。你也知道,我夫人的情况,我只是,希望她能在人生最后的阶段,可以少受些病痛的折磨。”

“威尔斯先生,在你带着夫人离开后,我的医生又拿夫人体内的病毒样本做了很多试验,我正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遏制这种病毒的药,我们已经研制出来,虽然不能让夫人完全康复,但是,可以让她延长寿命,更可以减少病痛折磨,以医生的估计,夫人再多活三到五年,不是问题。”

三到五年!威尔斯先生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更加矛盾。

卿人哪怕宁愿现在就去死,也绝不想让一诺受白聿的威胁。

“我希望,下一次再接到电话,是我想的那个人,而不是威尔斯先生。”白聿说完,直接切断电话。

白聿知道,这是唯一能挽回诺儿的方法,他集中的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,为了米夫人的病情,不断的研究,甚至,不惜以活人做试验,就是为了让诺儿因为米夫人,慢慢的接受她。

为了得到她,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!

他只要她!

威尔斯先生挂了电话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再次回到房间,守在米卿人的身边。

……

次日一早,顾一诺早早起床,提了一个竹篮和见到,到花园里,亲手剪了一些鲜花,拿到房间里包好。

因为海风太大,天气不是很好,她和爷爷带着陆宝宝过去,两个小宝宝就让孙嫂照顾着。

米卿人一起来,就让佣人侍候着她把衣服穿好,昨天晚上,她难受了一夜,虽然睡着了,但是睡的很不踏实,所以起来后,气色看起来很差,而且没有一点力气。

今天的安排,诺诺要去看已承,她想陪着诺诺。

所以还是坚持着起来了。

“帮我化一下淡妆,不要太明显,但是可以遮一下气色的那种。”米卿人朝佣人说道。

一旁佣人侍候了米卿人二十年,知道夫人从来不化妆,听到这一句话,她的心里真的好难受,不过还是按夫人的吩咐,准备了一些化妆品。

威尔斯先生走进来的时候,看到这一幕。

他没有出声,而是在一旁安静的看着。

等佣人给米卿人画好妆,他才走上前,看着镜子中的倒影。

“好美。”

“是吗?我感觉气色好多了,看不出那么憔悴的样子。”米卿人左看右看,松了一口气,不过,她还是有些担心,转过头看着威尔斯,“我这样,诺诺看不出来吧?”

威尔斯朝她的额头亲了一下,“其实,我想好理由了,不想让你过去,从这里过去,要一个小时的车程,还要再坐四十五分钟的船,我怕你太辛苦。”

“不,我一定要陪在诺诺身边,要不然,我不放心。”

威尔斯就知道,会是这样的结果,所以,他不想再阻拦她,反正,他会陪着她一起去。

“我抱你下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让我抱抱你。”

“好吧。”米卿人点点头,小鸟依人的靠在威尔斯的怀里。

顾一诺一楼的客厅里等着,她本来是想让妈妈好好的休息,不想再让妈妈劳累了,看着威尔斯先生抱着妈妈下楼,她就知道,妈妈一定会陪着她。

从来都不化妆的妈妈,今天竟然化了淡淡的妆,她的心,一阵刺痛。

“诺诺,我们可以出发了吗?”

“可以了。”顾一诺笑着点点头。

“好,我们走吧。”

顾一诺和老爷子带着陆宝宝坐一辆车子,威尔斯和米卿人一辆。

上了车,米卿人就疲惫靠着。

顾一诺的心里,也万分担忧。

老爷子早就看出来了,轻轻的拍了拍顾一诺的肩膀,“一诺宝贝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爷爷也同样担心你妈妈的病情,你有不有找医生了解过?”

“我了解了,但是,他们好像有意隐瞒我。”顾一诺一说到这里,眼睛都红了,看着老爷子,“爷爷,我好怕,我好怕有一天,突然再失去妈妈!”

老爷子将顾一诺搂在怀里,轻轻的拍着她。

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宝贝,她这一段时间,真的承受太多的痛苦,他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顾一诺深吸了几口气,平复下心情。

她一定要坚强,一定!

不但要担心着妈妈的情况,越接近那片海域,她的心情也越沉重,胸口闷的透不过气。

车子停了下来,天空中,下起了小雨,早已经有船,在此等候。

顾一诺一行人上了船,缓缓朝大海驶去。

她站在外面,扶着栏杆,身上染了一层水雾,睫毛上,全是经营的水珠。

看着这片海面,她的脑海里,想到的是曾经已承和她在海边渡过的美好的二人时光。

满满的回忆,却也是满满的悲伤。

已承,时隔一年,我来到你失去音讯的地方,你知道我来了吗?

如果,你迷失了回家的路,那么,请给我一个方向,让我去找你,好不好?

前面,就是自由港,船没有停靠,朝那一天,皇家一号沉没的地方开去。

顾一诺站在甲板上,看着苍茫的海面,她手里,提着一篮子鲜花,风卷起她的衣角,在空中凌乱的飞舞。

她缓缓走上前,站在栏杆前。

“已承!”使出全身的力气,对着这一片苍茫的大海,撕声呐喊!

“已承!”

“已承!”

“已承!”

她的噪子哑了,喊不出来,最后的声音,全都成了呜咽……

她不敢太伤心,控制着自己,不能让自己悲痛的大哭,或者失去理智。

她甚至有一种冲动,从这里跳下去!

这样,她就不会那么痛苦。

可是,她不能。

妈妈,爷爷,孩子们,她不能抛下他们!不能让他们再次承受那种伤痛!

沉默了一会,她缓步走上前,将篮子里的鲜花,朝大海中抛去。

花散落在海中,随着海水,起起伏伏,朝远处飘去。

“已承,求你!”

“求求你,不要让我的等待,遥遥无期。”

风越来越大,雨越越大,顾一诺走回船舱,已经全身都湿透了。

米卿人拿着毛巾,给顾一诺擦着头发,“诺诺,我们回去吧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拉着米卿人的手,紧紧的握着:“妈妈,我真的没事了,你不用担心我,我向你保证,我会好好的。”

“嗯。”米卿人重重的点点头。

顾一诺突然朝米卿人怀里扑去,紧紧的抱着妈妈。

“诺诺,你很坚强,妈妈真的很开心,能听到你说这一句话。”

顾一诺又抱紧了一些,在妈妈的面前,撒撒娇。

经过一夜风雨,在第二天的天亮,天空放晴,天空湛蓝如洗,万里无云。

海滩上,男人赤脚走着,面朝大海望去。

这一次的痛苦,折磨了他整整四十七个小时,昏迷了两天才醒来。

突然,他的目光,在大海中的某一处定格,那是一朵花,不知道从哪个方向飘来的,是一朵香槟玫瑰,他突然朝海中跳去。

拿着这朵花,目光有些呆滞,看了好久好久。

好香。

熟悉的味道。

但是,他想不起来。

仿佛被封尘在了记忆深处,也许,被那种痛苦消磨。

或许,这是他记忆中那个女孩喜欢的花。

他拿着这朵花,上岸,回到他的小木屋,然后把花,插在了房里里,唯一的一个玻璃瓶内。

突然,他的眼前,闪过一个画面。

“陆少!一定要活下去!”

接着,剧烈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,那张熟悉的面孔,被一团大火吞没!

他重重的落入海水之中。

陆少?他姓陆?

他甩了甩头,想要找回更多的记忆,可是除了刚刚闪过一画面,现地想不起来!

面前的这朵花,随着轻风,摇曳着,他望着这朵花。

脑中现浮现出那个女孩的容颜。

她在笑。

她在叫他,“已承,已承,已承……”

她的声音,好甜美,听起来,让他的心里,无比的舒服。

他叫:陆已承!

……

回到庄园,威尔斯抱着米卿人回到楼上,顾一诺想跟着上去,去陪陪妈妈。

可是,却被威尔斯先生挡住了。

她不知道的是,米卿人在回来的路上,就已经陷入昏迷!

顾一诺的心里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她觉得,是时候,要找威尔斯先生谈一谈。

她并没有离开,没过多久,果然看到医生带着几个人,一同前来,直奔二楼而去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重要消息:二暖参加了现代征文,已经入围了!

10月1号—31号,是复赛阶段,凭会员投票来决定名次!

请小仙女们,支持二暖,投上宝贵的一票!

客户端用户,可以在顶部横幅的现代征文点击进入,为《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》投上宝贵的一票!会员每天都有一票哟~

二暖的名次,就交给各位小仙女们了!

二暖要举高高~二暖求宠爱~二暖想取得更好的成绩~都要靠小仙女们了,抱拳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