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章:是谁!?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船缓缓朝岸边靠去,一停稳后,白聿率先走出来。

人群中,他一眼就看到顾一诺的身影。

今日的顾一诺,突然着一件黑色的小礼服,肩膀上搭着一件小外套,没有有点昔日的青涩,站在那么多人中,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气场,仿佛这就是一场例行公事的访问。

他是F国的亚斯公爵,而她是威尔斯领地的领主。

顾一诺看到白聿,他不是没有一点变化,恍惚间,她的脑中,浮现出高中时,第一次见到白聿的那一幕。

她不明白,为什么这么湿润的人,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!

他可以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,不惜发动战乱,为了达到他自己的目的,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!

她曾经说过,她们可以是师生,可以是朋友,但是现在,她对白聿,只有恨,他们永远都是对立的关系!永远!

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,走上前,朝白聿礼貌的伸出手,“欢迎公爵大人前来威尔斯领地。”

公爵大人!?

她竟然与他,生疏到这种地步。

“诺儿。”他唤了一声。

他还能一如即往的这么称呼她!

她不知道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!

发生的一切,他都可以当作不存在吗?!还是他就是有迷之自信,以为只要杀了陆已承,他就可以取代陆已承在她心中的地位?

顾一诺抽回手,朝威廉吩咐道,“车子都备好了吗?”

“已经备好了。”威廉立即回应。

顾一诺再次朝白聿望去,“我已经为公爵大人安排好了住处,请。”

白聿朝前方走去,顾一诺转身跟在他的身旁,两人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顾一诺准备了几辆车子,她朝最前面的那一辆走去。

白聿正要追上去,威廉立即拦住他,“公爵大人,请。”

顾一诺已经坐在车子里,车门紧闭。白聿只能会在后面的这辆车子上,威廉负责陪同,也一并坐在这辆车子的副驾驶位。

车子朝前方驶去,顾一诺的指尖都是冰凉的,她要努力的克制自己,才能不去想,白聿曾经做过的事情。

威尔斯庄园不远处,就是威尔斯领地最有名的医院,顾一诺先带白聿来到这里。

一行人下了车,顾一诺主动朝白聿走过来,“公爵大人,您带来的医护工作人员,暂时先在医院里安顿,一切都要听从我们的医生的安排,不可以擅自做主,请您能让您的医护人员遵守这一点。”

“好。”白聿点点头。

“我为公爵大人安排了威尔斯酒店,目前酒店里已经清场,足够容纳公爵大人所有的随行人员,接下来,由我的助理威廉先生,带大家去威尔斯酒店,我还有事,失陪了。”顾一诺说完,转身朝前方的那辆车子走去。

“等一下!”白聿突然朝顾一诺追去,一把拉着顾一诺的胳膊,“诺儿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“对不起,我需要冷静一下。”

白聿不太明白,她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“我如果不冷静一下,我怕我会控制不住,杀了你!”顾一诺抬眸,看着白聿。

那一道带着浓浓恨意的目光,像是一把刀子,狠狠的戳进白聿的心脏!因为这剧烈的痛楚,让他都忘记接下来要说什么,只是愣愣的看着顾一诺。

顾一诺甩开白聿的手,拉开车门上车。

“虽然你是F国的公爵大人,但是在威尔斯领地,还是遵守我们这里规矩,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摩擦。”

车子朝前方驶去,白聿的眼中,闪过一丝痛楚。

她比他想象中的,还要恨他!

甚至,连一句话都不愿意与他多说。

“公爵大人,请。”威廉朝白聿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白聿转身车,一行人朝威尔斯酒店的方向开去。

接下来,负责和白聿联络的人,都成了威廉,白聿至从第一天来到威尔斯领地见过顾一诺以外,再也没有见过她第二次。

白聿几乎也没有出过威尔斯酒店,酒也比平常喝得更多。

助理将空了的酒瓶收走,又换了新的过来。

白聿倒在沙发上,一身狼狈。

“诺儿在什么地方?她在哪?”

“回公爵大人,我们的人,行动都受到限制,不管做什么事情,一举一动都在威尔斯领地的人监视之中,对于顾小姐的行程,我们一点都无法打听得到。”

白聿没有出声。

“公爵大人,既然是顾小姐有求于我们,您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弄的这么被动?这几天威尔斯夫人用了药后,情况已经见好了,您看要不要属下联系一下顾小姐。”

白聿坐起来,还有几分醉意,拉开衬衫,缓缓摇了摇头:“这个世界上,我谁都不在乎,却做不到,不在乎她,甚至为了她,我连我自己将自己置于何地,都不知道。

助理看着白聿,不敢接话。

他一直跟着公爵大人,画室也是他在打理,还帮着处理一些事务,他的确不曾见过,公爵大人为了哪个女人这个样子。

那段时间,公爵大人总喜欢坐在窗前发呆,有时候还会痴痴的笑。

公爵大人认识顾小姐之后,画的最多的,就是顾小姐。

整整一个书房,全是各种画稿,画稿上的人物,只有一个。

哪怕他觉得,画上的顾小姐,乍一看,还以为是真人呢,公爵大人还是觉得不满意,画中的不及真人,千万分之一。

可是,人家顾小姐的心里,只有陆已承,公爵大人,就是不肯放手。

公爵大人,做任何事情,都很执着,只要是他想要的,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,原来,在感情这一方面,更是极端。

“再等等,不要去打扰她。”白聿轻声吩咐。

……

顾一诺独自一人,坐在自由港活岸的礁石上,看着这一片茫茫的大海。

海风吹起她的发丝,她缓缓闭上双眼。

幻想着,已承的手指,轻轻的穿过她的发丝,轻轻的为她整理好。

她的唇角,挂着满足而又幸福的笑容。

当她再次睁开眼,一切,不过是幻像罢了。

茫茫的海域和一个小岛,人们忙碌着,准备上船。

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出海,卢克决定,再出去看看,能不能再发一笔财。

“陆!”卢克还朝陆已承招了招手。

他真的是觉得,这个人是个怪人,就有前一段时间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名字,他们没有办法完全听得懂,后来,这人让他们喊他陆。

陆已承整理了一些装备,这一次出去,是为了能在这个岛屿上,建立一个可以收发信号的基站,和外界取得联系。

他看了一下地图,这个附近,最近的就是威尔斯领地。

岛上什么都没有,他得借一些威尔斯领地的力量,才能完成他的基站。

不过前提是,威尔斯领地,不一定会同意。

他从卢克那里了解到,这几十年来,威尔斯领地一直视他们为心腹在患,一直想要收服他们,因为有很多前往威尔斯领地的商船,被他们劫过一次又一次,影响很恶劣。

所以,这一次,卢克只是把他送到和威尔斯领地交界的地方,他得自己驾驶着一辆快艇前往威尔斯领地。

他一定要尽快与外界取得联系!

那种怪病,发作的时间,间隔越来越长,他觉得,这种糟糕的情况,在慢慢的恢复。偶尔,也会有一些记忆的片断,浮现在脑海中。

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那一场爆炸。

有人牺牲自己,把他推了出来,才让他活了下来!

由此断定,有人想要他的命。

他什么也记不得,甚至连自己是谁,来自己哪里,都不清楚,却对各种武器了如指掌,看到那些东西,他几乎不用思考。

他更有很强的绝地求生的能力和远程射击能力。

卢克抢来的货物中,各种废旧的仪器和电子设备,在他的手中,也能发挥作用。

还有一点,他有很强的格斗能力。

前一段时间,有十几个人,围了他们木屋,想要教训他。

最后,那十多人,全都被人打趴下。

越是发现自己身体的力量,他的心里,就越发的想要离开这里。

他不属于这里,而且隐隐有一种感觉,他原来的地方,更需要他。

上了船,陆已承独自一人,找了个地方靠着,船上已经开始狂欢!

卢克做的是卖命的生意,每一次,都在拿自己的命去赌,他们又不是单纯的海盗,最起码,还保留着一丝人性。

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时间,陆已承就要下船,独自前往威尔斯领地的领域。

卢克端着酒杯朝陆已承走来,递了一杯酒给他。

“陆!你要是被威尔斯领地的人抓住了,不要告诉他们,是从这岛上来的,他们不会为难你。”卢克朝陆已承说道。

其实,他也不确定,这个男人能不能听懂。

陆已承似乎,对任可事情,吸收的都比较快,他现在,大致能听懂岛上的一些话,一半听,一半猜,基本意思就明白了。

他点点头,将酒杯推开。

卢克也不自讨没趣,转身走开了。

……

顾一诺在礁石上,坐了几个小时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还没有离去的意思。

她不想回去,就想一直在这里待着。

“一诺小姐,天色不早了,您要回去了吗?”

“不用管我,让我再一个人静一会。”

“一诺小姐,如果现在不出发,可能等一下天气会有变化,就不能回去了。”

顾一诺完全相信这个要的话,他就是负责自由港灯塔的看守者,这么多年,早就对这片大海,了如指掌。

此时,最后一道残阳,落入水中,海面被晚霞染红,已经能看到更远处,有一团一团的乌云。

跟着顾一诺来的警卫队队长也走上前来,等着护送顾一诺回去。

“今天晚上,我不想回去了,你们就在这附近,给我安排一个住处,明天一早再走。”

“是。一诺小姐。”警卫队的队长立即去安排。

顾一诺这是这一次来到威尔斯领地,第三次过来,前两次,都是来了一下就走了,这一次,她想留得久一点。

警卫队的队长,吩咐下去,没多久,就安排好了住的地方。

就在从这里望去,那个城堡一样的建筑。也是这一片礁石滩,唯一的建筑。刚好面对这片大海。

顾一诺很满意。

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,顾一诺起身,前往那个城堡。

警卫队的队员,已经把里在都整理好,全都打扫了一遍,又吩咐人,准备了晚餐。

顾一诺一个人用完晚餐,忽然听到外面,一阵电闪雷鸣,她朝窗前走去,漆黑的夜色中,不断的闪出一道道刺眼的光亮!

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,大雨磅礴而下。

顾一诺所在的房间里,点着一盏灯,暖暖的光芒,很温暖。一旁的墙壁上,不知道是谁种着一些蔷薇花,整个窗户被花点缀着,将这个城堡衬托的,好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公主的城堡一样。

她爬上床,盖好被褥,听着外面的雨声,更加难以入睡。

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起身关掉灯,拿出一盏小夜灯,放在床头。

今天陪她一起留下的,还有十多名警卫队的队员,他们就守在城堡的一楼。

安全问题,顾一诺一点都不担心,唯一觉得心里不安的,就是不断的电闪雷鸣。

她将灯熄灭,插上耳机,循环播放着陆已承曾经唱给她听的歌,一听到他的声音,她的心里,立即平复下来,外面的风吹雨打,再也影响不到她。

这是失去已承的消息后,她唯一能睡得着的方式。

夜深了,肆虐了几个小时风雨,也停歇了。

只有海浪声,有规律的响着。

顾一诺感觉脸上痒痒的,好像有一只手,在抚摸她的脸颊。

“诺诺。”

有人在唤她,这声音!

是已承的声音!

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,对视上一双腥红的眸子!

“啊!”条件反射的,她惊叫了一声。

这道身影,一眨眼的时间,翻窗而出,消失不见。

顾一诺反应过来,光着脚下床,朝窗户的方向跑去,在漆黑的夜色里,她隐约看到一道身影,迅速逃离!

警卫队被顾一诺的叫声惊喜,冲到她的房间,顺着顾一诺的目光望去,也隐隐看到一个人影。

警卫卫队长,举起枪朝那个方向瞄去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求月票,求征文票~求评价票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