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0章:我还能信你吗?(求征文票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!不要开枪!”顾一诺朝身旁的人喊道。

她直接朝门口的方向追了出去。

脚下是不平整的石头路面,一脚踩上去,痛得她小脸皱成一团,刚刚太急了,忘记穿鞋子。她管不了那么多了,提起裙子朝已承消失的方向追去!

“已承!已承!”

漆黑的夜色中,早已经没有了那道身影,她光着脚站在礁石上,被划伤的脚底心不断往外冒着鲜血,她感觉不到疼。

心里只有刚刚一闪而过的那道身影。

已承,你为什么来了,又要走?为什么?

我知道是你,一定是你!

警卫队的人,拿着灯,四处搜查着,那道身影,完全失去了踪迹。

顾一诺心急如焚。却完全没有方向。

面前,是茫茫的大海,他能去哪?

还有那双腥红的眸子,若不是一睁开眼,被那双眸子给惊吓到,她怎么可能让已承就这么从她的眼前再次消失不见!

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已承会变成这样?

警卫队的队长朝顾一诺走过来,他们已经搜了半个多小时,一无所获,他都怀疑,之前是不是眼花了。

“一诺小姐,没有发现任何情况。”他朝顾一诺汇报道。

顾一诺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回去吧。”

她才一抬步,脚下是钻心的疼,警卫队的队长这才发现,她受伤的双脚。

“一诺小姐,我背你回去吧。”他走到顾一诺面前,弯下身子。

刚刚追出来的时候,顾一诺的心思都在已承的身上,哪怕是踩着刀子,她都浑然未觉,现在,她的心里,已经空了,痛的她无法迈步。

被警卫队长背到房间,立即吩咐人拿了医药箱先处理伤口。

“吉米,你吩咐下去,今天晚上的事情,不许任何人散播出去。”顾一诺朝面前的警卫卫队长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清理完伤口,顾一诺的双脚被纱布包着,看样子,伤口好之前,她是没有办法下地走路,这么折腾一下,已经块天亮了,她躺在床上,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这件事情,她一定要告诉靳司南,让总统先生知道,已承还活着!

顾一诺立即拨通靳司南的电话。

靳司南正在处理公务,一看到顾一诺的电话,眉宇微蹙。这个时候,威尔斯领地应该天还没有亮吧?怎么这个时候嫂子会打电话给他?

不会是有什么危险?!

“嫂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靳司南急切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,顾一诺立即安抚他,“阿南,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,我现在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,你现在方便吗?”

“方便。”

“我见到已承了!”

“什么?陆少!”靳司南听到这个消息,心都要跳出来了!

“嫂子,你能确定吗?”

“我确定!”

“陆少在威尔斯领地?他是不是和你在一起?”靳司南连忙追问。

“昨天,我来到还已承出事的自由港,因为天气不好,我晚上在这里逗留了一晚,睡到半夜的时候,我感觉我身边有人,一睁眼,发现已承站在我的床边,他的眼睛在夜里,呈腥红色,我被吓到,惊呼了一声,他迅速离开,消失不见。我派要去四周找遍了,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!”

顾一诺将过程说给靳司南听。

靳司南也沉默了,陆少既然来到嫂子的房间,他为什么还要跑?

“我不知道,他从哪里来的,也不知道,他又去了哪里。”

“等等,嫂子!当初我奉命前去威尔斯领地的海域搜救,威尔斯先生给了我一份东西,而陆少,也是因为这一份东西,而出事的!”

“什么东西?”顾一诺沉声询问。

“这原本属于机密,但是现在事情紧急,我必须得告诉你。这是一些毒素,轻则损坏人体重要的器官,重则丧命。陆少追击白聿,就是为了那些东西,后来,皇家一号沉没,威尔斯先生第一时间,找到这些毒素,后来,转交给了我,带回国。”

“我当时发现,箱子里,少了一种毒素!而我怀疑,在皇家一号沉没之前,这些毒素,或许被白聿注射到了陆少的体内。”靳司南想着,陆少腥红的眸子,这很有可能,就是毒素造成的。

顾一诺听完这些,心好像被人揉成了一团!

“这种毒素,对人究竟能造成什么样的伤害?”她小声的询问。

“嫂子,当年,你的继母出了车祸,就是在之前,被注射了一种H-5的毒素,注射的剂量,只有5毫升,就已经买单导致她精神严重受损,无法恢复。”

程诗丽竟然是被注射这种毒素!

那已承!

已承会怎么样?

她好想下床去,继续去寻找已承的下落,她要马上找到她!

脚刚刚挨到地面,疼的她跌在地上。

手里的手机,也摔了出去。

“嫂子!嫂子!”靳司南紧张的呼唤着。

顾一诺的双手紧紧的扣着地面,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中用!

“嫂子,你冷静一点!既然知道陆少还活着,不管他现在是怎么情况,我们都会找到他。”

顾一诺朝电话爬过去,拿在手里,“白聿在威尔斯领地。”

“他又去了威尔斯领地?”

“是我让他来的!”

“嫂子,你想做什么?”靳司南突然有些紧张。

“我现在,也没有下定决心,现在我妈妈的病情,需要他的医生来控制,如果,我的第一步计划能成功,那么,第二步的计划就会启动。”

“嫂子,你不要和白聿硬碰硬!他绝不是你见到的那样,他的手段残忍之极,心狠手辣!他对你,是居心不良,你一定要小心!我现在就去向总统先生请示,赶去营救陆少!”

“好,你们过来,最好避开白聿,我现在,不想让已承还活着的消息,走露一点风声。”

“这个我明白!”

顾一诺勉强站起来,透过窗户,看到港湾上,有一艘船靠近。

“好了,我先不和你说了,我们保持联系。”

“好!”

顾一诺刚刚挂了电话,外面传来吉米的声音:“一诺小姐,亚斯公爵刚刚抵达,应该是来找小姐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不要让他靠近这里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“是!”

顾一诺勉强起身,换好衣服,艰难的走了出去。

吉米一看到她这样,主动上前,弯下身子,“一诺小姐,前面的路不好走,还是我背着你吧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吉米,三十多岁,微胖,看起来很憨厚,他的家族,曾经也是威尔斯家族的家奴,现在多数,都在威尔斯领地的警卫队里,担任要职。

白聿远远的,看到一个警卫队的装束的男人,背着顾一诺走来。

他立即大步上前,才发现,顾一诺没有穿鞋,双腿上缠绕着纱布。

一瞬间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“怎么回事?你们是怎么照顾她的!”

“公爵大人,这是我的领地,还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!更没有资格,训斥我的下属!”顾一诺的声音,比白聿的还要高几分,还要愤怒。

白聿立即冷静下来,“诺儿,对不起,我只是看到你受伤,心里太着急了,我来背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顾一诺立即拒绝,“公爵大人这么早就赶过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知道你昨天晚上没有回来,所以等风雨停了,就赶过来接你。米夫人已经好了很多,我想你一定想见见她。”

“我昨天脚受伤了,天气不好,所以在这里住一个晚上。”顾一诺的声音,稍稍软一些。

她知道,白聿在和她谈条件,也在暗示她,她应该有所表示。

“脚怎么受伤了?”

“被一个礁石伤到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顾一诺随口回应了一句,朝吉米吩咐道:“我们先上船。”

吉米背着顾一诺朝前方走去。

顾一诺的心里,是真的很担心妈妈,想要回去看看。

吉米将顾一诺放到凳子上,立即组织警卫队,全都上床,护送顾一诺回去。

白聿也跟着,上了船,来到顾一诺面前。

他突然蹲在顾一诺面前,抬起她被纱布包着的脚。

顾一诺的身子,顿时一阵僵硬,正准备把脚抽回来,白聿却紧紧的抓着她的脚踝。

“别动!”

他已经动手,解开纱布,看到她脚底板被划伤的一道道伤口,目光微沉,这绝不是不小心伤了一下,满脚的伤,深深浅浅的伤口,数都数不清。

她就这么不爱惜自己?把自己伤成这样!

他知道,这是陆已承出事的地方,她来这里的目的,没有别的。她的心里,牵挂着陆已承,放不下陆已承。

他也曾担心过,陆已承的死,会不会对她打击太大,让她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勇气。当他从昏迷中苏醒之后,已经是很长时间,他第一时间,就是得到她的消息。

知道她还好好的,他是那么的开心,庆幸。

纱布解开,较深的伤口顿时渗出血来,染红了白聿膝盖上的衣服,他一点都不在意,他的助理,已经将船上随时备用的医药箱提了过来。

白聿就这么半跪着,给她清理伤口上药。

顾一诺看着他,心里闷的快要窒息了。

“疼吗?”白聿抬眸,朝她轻声询问。

顾一诺立即将脚抽了回来,一不小心,消毒药水和止血消炎的药粉撒了白聿一身。

一旁的助理吓了一跳,悄悄的朝白聿望去,发现公爵大人,并不有因此而生气,目光依然那么温柔。他真的是相信了,顾小姐,真的是独占了公爵大人,所有的耐心和柔情。

“诺儿,我知道,你的心里很恨我,我知道,你或许也无法原谅我,但是,我会用这一生的时间,来向你证明,我会给你幸福。”

“公爵大人,你不觉得,你的话自相矛盾吗?既然知道我恨你,为什么你还那么有自信,会让我幸福?那也只是,你认为的幸福吧?是我想要的吗?你或许,从来都没有想过,我想要的是什么吧?”

白聿看着顾一诺冷若清霜的小脸,一时哑然。

曾经,她不是羡慕自由自在的生活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他可以陪着她,去满世界的寻找灵感,他可以,陪她一起追逐梦想。

这些,不是幸福吗?

陆已承不能给她,也做不到!

即使陆已承不死,也有着沉重的责任和重担,一生都没有办法摆脱这些。

“白聿,我从来不知道,你的爱,对我来说,是那么的沉重,沉重到,让我窒息!我甚至觉得,这不是爱,这是恨,你若爱,便不会把我逼到这步境地!”

白聿张了一下口,想替自己辩解,可是,他说不出一个字。

顾一诺突然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每一步,都留下一道鲜红的脚印。

船缓缓驶离港湾,顾一诺靠在栏杆上,看着眼前这一片苍茫的大海。

已承,你在哪啊?

不管你在哪,不管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要找到你,再也不让你离开我!

顾一诺在心里,暗暗对自己说道。

……

卢克带着人,在与陆已承约好的地方,等了七八个小时,依然不见陆已承归来。

他还以为,是因为风雨的关系,导致了陆已承的延迟。

现在看来,应该是有去无回了。

“看!”

“快艇!”

卢克朝海面上望去,果然看到一艘快艇,但是没有看到有人驾驶。

“把船靠过去!快!”

虽然他不知道陆已承的身份和来路,他还是不希望陆已承就这么死了,他还有很多地方,需要陆已承,有了陆已承,他们实力大增,不像以前一样,就算是得到了好东西,也不会使用,只能浪费。

现在,简直是如虎添翼。

对负一些小型的商船,完全没有问题!

船靠近那艘小快艇,只见陆已承全身湿透,已经昏迷了过去。

几人齐心协力,将陆已承捞上船,仔细的确定了一下,还有心跳和呼吸,应该那种怪病又发作了。

“这里离威尔斯领地太近,我们先回岛上。”卢克一声领下。

船调转方向,朝前方驶去。

陆已承被抬到一个船舱里,没过多久,他的身子又是一阵抽搐,从单人床上翻倒在地上,痛过这一阵后,他才缓缓爬起来。

眼睛的腥红,已经退去。

他直接坐在地上,不断的喘息着。

他见到记忆里的那个女孩了!

他吓到她了。

突然,他艰难的站起来,推开舱门,朝一旁走去。

一个刚好拎着酒瓶子走过,差一点撞到陆已承,他立即让开一条路,好奇的跟在陆已承身后,只见陆已承走进洗手间。

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他紧紧的握紧了拳头。

胡子已经很长,头发也很长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,也不是很合身,眼睛虽然没有充血,变得腥红,但是还是很吓人。

怪不得,她会吓成那样。

一想到她小脸都白了的模样,他的心,好疼。

他逃离的太快,甚至都来不及,回头望一眼。本能的直觉告诉他,身后有枪在指着他。

“诺诺,嫁给我。”他的脑海里,突然浮现出一幕。

“爸爸!”

“已承,你一定要平安回来。”

一幕幕跳跃的画面,闪过脑海,头一阵刺痛。

“陆已承,去死吧!”

锋利的针尖,直接从他的头部扎了进去,灼热的液体,以他能感知到的感觉,迅速的钻进他的血液中。痛得难以承受,像是有颗子弹,在他的体内爆炸,可是他却没有死去,清晰的感知着所有痛觉。

“陆少!活下去!”

“曹洋!”

陆已承失声喊了出来!

一旁看着他的那人,吓了跳,赶紧跑开了,这个时候的陆已承,简直太恐怖了。

“白聿!”

记忆,好像打开了一道闸门,如同按了一个倒退的按钮,在他的脑海中,呈现了皇家一号爆炸的全过程!

“啊!”他忍不住抱着头,痛苦的蹲了下来。

一切画面,戛然而止!

白聿是谁?

为什么,非要置他于死地?

皇家一号爆炸原因是什么?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?

他想不起来!

怎么也想不起来!

痛,缓缓减轻,陆已承恢复冷静。这一点记忆,已经足够他找到一些线索。

他抬起头,再次朝镜子中的倒影望去。

半个小时后,陆已承出在众人面前。

“哇哦!”

“我的天呐!”

此时的陆已承,浑身难掩,尊贵优雅,虽然只是一件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,依然无法掩盖他的气质,胡子刮了,头发剪了,一步一步走来,如帝王一般。

卢克看着这一幕,越来越觉得,自己可能真的是救了一个,了不起的人物。

陆已承一边走着,一边扣上袖口的扣子,坐在吧台。

“威士忌。”

酒保立即递上一杯冰过的威士忌。

忽然感觉,他们这一艘船,因为陆已承的存在,都升华了好几个档次,变得高逼格起来。

“陆!”卢克举起杯,朝陆已承喊了一声。

陆已承转过身,端着酒杯朝卢克走了过去,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?”

他此时,用的是国际上使用率最高的一种语言。

“当然!是的,完全听得懂。”

“好,我有一些事情,想向你了解一下,能不能,借一步说话。”

“好的!”卢克站起来,顺便提着身旁冰桶,冰桶里,还有两瓶威士忌。

两人来到甲板上,端着酒杯,唤着海风。

卢克觉得,一个男人,竟然也能如此优雅,一定和陆的出身的关。越来越好奇,陆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“卢克,你有没有听过,白聿这个人?”

卢克立即点点头,他抢过一次商船,船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都是画,他差一点把这些东西扔进大海,后来,竟然有人,愿意出钱赎回去,他才知道白聿这个人,才知道,白聿是F国的亚斯公爵。

他虽然收了赎金,但是却吓得好久没有敢出海。

“他是F国的亚斯公爵。”

F国?陆已承陷入深思。

“你是不是,想起什么了?”卢克朝陆已承询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陆已承摇摇头。

“一年前,F国的皇家一号曾在威尔斯领地自由港爆炸沉没,没过多久,我经过一个荒岛上,发现了你。我怀疑,你与那场爆炸有关。”

“或许,你是亚斯公爵的朋友?”

陆已承没有回答,不是朋友,而是不死不休的敌人!

“我听说,威尔斯领地与亚斯公爵关系密切,就前一段时间,亚斯公爵又来了威尔斯领地。”

白聿在威尔斯领地?

“我觉得,你即使不是亚斯公爵的朋友,或许也与威尔斯领地有关,不如,你前往威尔斯领地,或者能知道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不,不用了,我觉得,我与威尔斯领地和亚斯公爵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陆已承笑了笑,举起酒杯。

卢克也跟着举起酒怀,朝陆已承的杯子碰了碰。

“陆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“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海上航行,就这么喝酒,未免太过乏味,要不要去找几人女人,做一些快乐的事情?”

“不,你去吧。”陆已承直接拒绝。

卢克把冰桶和酒都留下,一个人回到船舱里,快活去了。

陆已承拿起一瓶酒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。

脑中又控制不住的浮现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
天气太过恶劣,他本想着,是找一个地方躲雨,礁石滩上,有一座建筑,看起来,像是废弃的样子,那里离港湾很远,不会被人轻易的发现。

他选中了那里。

但是,靠近之后,他发现,有很多人把守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有一种指引一样,他的心里,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,促使着他进入那幢建筑。

房间里,睡着一个人,因为太过漆黑,他无法看清,但是,那熟悉的气息,让他无法控制自己,不断的朝她靠近。

他不小心碰到桌子上的那一盏小夜灯,灯光亮起的一瞬间,他看到了那张他记忆中的容颜。

她睡的很沉,秀眉紧紧的拧在一起,仿佛梦里,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。

他想要抬手,替她抚平紧皱的眉宇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那种怪病再次发作。

他不忍离开,控制不住的,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她醒了,看到他,吓得花容失色!

他知道,尖叫声,一定会引来守在这里的人!所以,他直接逃了。

诺诺,他只记得,她叫诺诺。

但是他是谁?他也想不起来。

因为天气的原因,和与记忆里的女孩子,不期而遇,导致他的计划失败,他的基站的建立,恐怕要再推迟一段时间。

或许,他得再想想其它的办法。

一瓶酒喝完,他还没有一点醉意,目光朝身后的方向望去,心里满是牵挂。

诺诺,诺诺……

他一定会再去找这个女孩,这个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的女孩。

……

顾一诺回到城堡,发现威尔斯先生推着妈妈在外面散步,远远的,看到这一幕,她的心里暖暖的,不知不觉,泪湿了眼眶。

白聿跟在她的身后,看着她此时的神情,缓步上前。

他一靠近,她立即朝一旁走去。

“公爵大人,已经送到了,请回吧。”她绝不能让妈妈知道,她去找了白聿。

“诺儿,今天还有一件事情,想要告诉你。”白聿朝身后的助理伸出手。

助理立即将一个贴子,放到白聿的手中。

白聿拿着这份贴子,走到顾一诺面前,“这是我对你,正式提出的邀请,请你以威尔斯领地未来领主的身份,参加这一场舞会。”

“如果,我不去呢?”

“你不去的话,我今天就会离开,当然,是带着所有人离开。”

顾一诺抬手接过,看着上面的日期。

“只是一个舞会?”

“没错,舞会结束后,如果,你不愿意留在F国,我会立即送你回来。”

“白聿,我还能相信你吗?”

“诺儿,我向你保证,绝对不勉强你,做你不喜欢的事情。”

“你现在,已经在勉强我了。”顾一诺拿着贴子,转身朝前方走去。

看着她走都走不稳的样子,白聿想要上前扶着她,可是一想到她的排斥与冰冷的眼神,他还是忍住了。

“我会去的!”

她背对着他,头都没回,说完,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白聿一直看着她走进庄园,才转身离去。

离舞会的时间,还有三天,她既然说去,他也不用着急。

顾一诺不知道的是,这并不是一次普通的舞会,而是白聿精心安排的定婚宴会!

到了庄园,顾一诺没有去打扰威尔斯和妈妈,打电话叫了医生来,帮她处理伤口。

医生蹲下来,替顾一诺上药。屋里只有他们两个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一诺小姐,我想办法,在给夫人服药和注射的时候,留了一些药物残样,也抽取了一些夫的血清,化验结果出来了,这是一种新型药剂,至于从哪提取的,还不清楚,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真的对夫人体内的癌细胞,有着很好的抑制作用,最起码,扩散的不是那么快,起到延长病程的作用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没有办法自主的研制这种药。”

“是的,不管是技术上,还是设备上,我们都赶不上。”

你手上,还有没有药物的残样?研究出来的结果,有没有保留?”

“全都保留了。”

“你把这些东西准备好,不要让白聿的人知道,等我和白聿一起离开的时候,你交给威尔斯先生,让他派人交给孔一凡。”

“是。”

伤品处理完,一个佣人走进来,朝顾一诺恭敬的说道:“一诺小姐,夫人请您一起用午膳。”

“好的,我马上去。”顾一诺起身,还好,脚上只是一药和纱布,被缠得紧紧的,穿上拖鞋,走起路来也不会太痛。

来到前面的城堡,佣人已经午膳都准备好。

米卿人坐在轮椅上,肩膀上披着一件披肩,因为前几天病情恶化,她让人把头发简短了,看起来气色不错,配上这一头短发,好清爽的感觉。

和顾一诺站在一起,简直就像是姐妹。

妈妈还那么年轻,不能这么早,离开这个世界!

“妈妈。”顾一诺轻轻的唤了一声。

米卿人立即抬起头,朝顾一诺望去,一眼就看出来顾一诺走路的姿势有些怪。

“诺诺,你的脚怎么了?”

“不小被划破了,没事的。”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让医生看过了吗?”

“看过了,真的没事。”顾一诺推着米卿人,朝饭桌前走去。

米卿人看着顾一诺,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前几天,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,又太过于担心诺诺,所以精神不济了,回来就病成了那样。

休息了几天,倒是见好了,这几天,也没有那么痛苦了。

她还以为,她的大限要到了。

也是这两天好转了之后,她才知道,诺诺让老爷子把三个孩子都带回国了!

她知道,诺诺留下是为了照顾她,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,一来是想孩子,二来是让诺诺和那么小的两个宝宝分开,觉得心里难过。

威尔斯先生从楼下走来,看到这母女二人,笑了笑走上前,拉着米卿人手,轻轻的吻了一下。

“来来,我们吃饭吧,好久都没坐在一起吃饭了。”

“好,今天的菜,全是我爱吃的呢!”顾一诺笑着坐了下来。

米卿人笑着给顾一诺夹菜,虽然诺诺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在她的眼里,依然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。

“妈妈,有一件事,我和你说一下,我要离开威尔斯领地几天,过几天就回来了。”

“去哪?”

威尔斯也抬头,望着顾一诺。

他也不知道,一诺要离开威尔斯领地的事情。

难道是白聿提出什么要求?

“没去多远,有一个美术学院,想要请我去参加一个交流会,我想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,所以就去参加一下,不远的,威尔斯叔叔也知道,就在芭莱学院。”

问题突然抛了过来,威尔斯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,米卿人立即朝威尔斯望去,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是,是的。”威尔斯立即点头。

“那就去吧,妈妈这几天好多了。”

“嗯,我后天出发,最快三天,最迟五天就回来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米卿人点点头。

一这三口吃完饭,米卿人服了药,被威尔斯推着,上楼休息。

等她睡着,威尔斯立即朝书房走去,一诺果然在书房里等着他。

“一诺,是不是白聿提出什么要求,你不是去参加什么交流会,是去F国对不对?”

“是的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“不!我不同意!”

顾一诺走上前,扶着威尔斯让他坐在沙发上,“妈妈的情况,好不容易有好转,白聿时隔这么几天,才提出要求,我觉得对他来说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威尔斯先生又何尝不知道,白聿对付别人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手段。

他听到消息说,现在F国反对他议员们,有好几个都死于非命,他现在,在F国可以说,真的是地位与实权全有了!参政权,军事权,就连F国的女王,恐怕都不能轻易的控制白聿!

F国的女王,现在也只是还拥有着皇家所属的内政权,白聿尚未得到。内政权,也占据着F国权力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得到这一部分人的支持,和能名正言顺。

“如果,白聿要做一些伤害你的事情,你一个人在F国,怎么办?”威尔斯先生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“我也是在赌。”其实,顾一诺的心里,也没有底气。

毕竟,现在的白聿,再也不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白聿。

“我刚刚和医生谈过,既然他没有办法,我想让孔一凡想想办法。我会请他们好好的研究我们得到的这些药物的残样,争取能研制出同样的药来。这样,我们就不用再和白聿周旋。”

威尔斯先生叹了一口气。

真的能研制出来吗?之前,一诺和他商议要找白聿的时候,他就是反对的。

现在来看,他更没有什么信心。

“一诺,对不起,是我无能,没有办法救卿人,让你……让你陷入这样的境地。”

“不,威尔斯叔叔,你不要这么想,只要还有一丝机会,我都会去尝试一下,你也不能放弃,要是实在是不行,我们再作打算。”

“白聿究竟对你,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?”

“他要我嫁给他。”

“不!绝不可以!”

“我不会嫁的。”

威尔斯听到顾一诺这么决然的口气,心里暗暗一松。

“我后天,会和白聿一起出发,前往F国,我会随时和你联络。”

“我派多一些人,和你一起去。”

“我是以威尔斯未来领主的身份去的,带一个警卫队都不过份。”顾一诺笑了笑。

威尔斯先生也笑一笑,“我会妥善安排。”

顾一诺走出书房,去见了吉米。

她知道白聿过去,所以才会急着赶回来,不过在回来前,她安排吉米,留下了两个警卫队的人,继续在那一片海域搜索着。

已承既然能在那么晚的时候出现,或许就在附近也说不定。

那种药,不知道把他伤成什么样,或许他和程诗丽一样,精神受损了呢?她一定要尽快找到他,保护他,绝不能让他一人在外面流浪。

虽然,只是那一眼,她被他腥红的眸子吓到,她也看到了,他的狼狈。

胡子很长,头发也很长,衣服又破又旧。一想到这一幕,她的心就痛的无法呼吸,这一年多,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?

“一诺小姐,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,要不要再增派一些人手过去?”

“不用了,你让他们继续在附近的海域巡逻,还有一些荒岛,也去看看,一发现有可疑的人,立即向我汇报,记住,一定不能伤了他。”

“是!”吉米点点头。

其实,他们并不知道,一诺小姐让他们找的人,究竟是谁。

甚至,他现在都觉得,那个影子,是不是幻觉呢!

白聿带着顾一诺回F国,直接乘专机。

这一次,顾一诺一共带了一整个警卫队,威廉也一起随行,一共有五十多人。这五十多人,都是威廉挑来挑去,是警卫队精英中的精英。

即使是这样,威尔斯先生,还不太放心,走之前,都一再交待,一定要保护好一诺小姐的安全问题。

顾一诺看着窗外一团团的白云发呆。

白聿走进来,威廉立即起身,迎了上去。白聿冷冷的朝他扫了一眼。

“让他进来。”顾一诺吩咐一声。

威廉让开身子,让白聿走进来。

白聿的手中,提着一个药箱,走到顾一诺面前坐下。

她没有穿鞋子,脚也没有包扎,浅浅的伤口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留下那几道深深的伤口还没有结痂。小脚还有些红肿。

“我的脚还有伤,可能就算是参加舞会,也只能是坐着,还请公爵大人见谅。”

白聿笑了笑,握着她的脚,放在他的膝盖上,“我给你上药,反正你也不怎么会跳,就算是脚没有受伤,我也不会让你在那种场合失了颜面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表忘记投征文票哟~目前二暖在第二名,谢谢大家,让二暖又进了一步!目前是43票,第一名是52票,差距不算大,但是因为投票的条件在苛刻了也不容易追~拜托各位小仙女们!二暖已经洗白白,香喷喷的等着各位小仙女们了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