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:陆已承还活着!(求票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顾一诺晃着手中的杯子,缓缓道:“但是,她欠我的还没有还。”

裴熠看着顾一诺,心底深处,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流过。快的连他自己,都没有抓住,更来不及,细细品味。

“顾小姐,你还是尽快离开F国。”

顾一诺抬眸,朝裴熠望去,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,这个提醒,都是善意的。

“谢谢。”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句。

白聿一直看着这边,诺儿和裴熠什么时候这么熟悉?两人竟然谈了这么久。

裴熠注意到白聿的目光,端起酒杯站起身,“顾小姐,失赔了。”

顾一诺点点头,算是回应。

盛大的定婚宴,在午夜接近尾声,白聿这才朝顾一诺走过来。

“诺儿,随我回去吧。”他朝她伸出手。

顾一诺放下杯子,转身朝一旁走去,对白聿,视而不见。

白聿的手指,微微屈卷,紧握成拳,被她撞见那么不堪的一幕,对于他来说,就像是将他当着众人的面,扒光衣服,突破他最后一道防线。

顾一诺已经走远,白聿立即追了上去。

女王特意为他们准备了新房。

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,戴莎女王的唇角微微勾起,低头朝自己手上的蓝宝石望去万种风情。在而,眼底深处,却是阴冷和杀意。

白聿,既然你不乖乖的任我摆布,那就别怪我,亲手了结你!

……

白聿一直在顾一诺身后,见她越走越快,立即加快步伐走上前。

“诺儿……”

“我累了,想休息。”顾一诺打断白聿的话。

“有些事情,我一定要和你说一说,不会耽搁太多时间。”白聿还是决定向她解释。

哪怕,他和女王的事情,说出来就像是把他没有愈合伤口,再一次生生撕裂,哪怕又是鲜血淋淋,他也不在乎,他只想让她知道,这一切都非他所愿!

顾一诺转过身,看着白聿,静静的等着他出声。

白聿上前一步,抬起手,想要握着顾一诺的手,但是手僵在半空中,还是放弃了。

“我想和你说,你看到的事情,我和女王……”

“白聿,你不用解释这件事情,和我没有什么关系,我也不在乎,这是你的事情,没有必要特意向我解释什么。”

白聿愣了一下,他终于知道,比撕开旧伤,更残忍的事情是什么了。

哪怕他将自己如此不堪的一面,呈现在她的面前,她完全不在乎!

这几个字,如同一把刀子,狠狠的戳在他的心上!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痛苦?!

不管他白聿是什么样子,她都不在乎!

白聿突然发疯了一样,按着顾一诺的肩膀,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。

顾一诺的小脸,皱成一团,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白聿推开,才走两步直接被他抱起来,朝前方的房间走去,此时的他,就像一只压抑的野兽,失去理智!

她被他扔在床上,丝毫没有挣扎的余地。

白聿粗鲁的撕开衣服,撑着手,看着她。

“为什么不反抗?”

“我反抗有用吗?我现在落到你的手里,就像一只任你宰割的羔羊,反抗有意义吗?”

“那是准备屈服了?”

“不,我永远也不屈服你!”

“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今天,我只要你!”

顾一诺从枕头下抽出一把匕首朝白聿刺去!白聿没有防备,侧开身子,匕首划着他的胳膊而过!一滴滴的鲜血滴落。落在她洁白的裙子上,像是绽放一朵朵赤目的花儿。

白聿握着手臂上的伤,顾一诺举起手中的匕首,再次朝他刺了过去!

他抬手握着她的手腕,稍一用力,她顿时失了力气,匕首落在地上,被他一脚踢开。

顾一诺突然低头,朝他的手腕上,狠狠的咬了口。

这一次,白聿没有躲,让她咬,让她发泄,随她怎么都好。

顾一诺尝到咸咸的血腥味,抬起头,白聿的手上,留下两排牙印,因为情绪太过激动,她退后一步,剧烈喘息着。

白聿抬步上前,扶着她的肩膀,将她按坐在床上,缓缓蹲到她面前。

“诺儿,我知道,你恨我,但是,我在心里,早就告诉过自己,只要能娶到你,你对我怎么样,我都能接受,无条件的纵容你。”

顾一诺看到,他的胳膊上,血不敢的冒出来,整个衣袖都被染红,地上都是血。

“白聿。”她突然唤了一声,“你真的爱我吗?”

白聿的目光,有些闪躲,他突然抬起身子,走一旁走去。

“曾经,我的确被你的才华和气质折服,我像无数女孩子一样倾慕你,更被你的过往深深的吸引着,那真的,是我所向往的一切!”

白聿听着她的声音,目光闪过一丝柔情,他爱她吗?为了她,他能不惜一切代价,做到这种地步!他以他自己的方式爱着吧。

“可是,那些,都不是真的你,白聿,我也想问问你,我们,还能回到当初吗?”

白聿沉默了,当初,那如梦如幻的过往,恐怕就算是在梦里,他都不敢奢望了。

“现在,你看到的,就是真正的我,你最好试着慢慢接受,等我们新婚那天,就是你最后的期限。这也是我的底线。”白聿说完,转身走出去。

顾一诺听着远去的脚步声,猛得松了一口气。

起身走到一旁的窗台上,缩在一角,看着异国的这轮圆月。虽然天色很晚了,她一点睡意都没有。不知道,他们有没有找到已承的消息。已承究竟去哪了?

威廉在白聿走后,立即来到顾一诺的房间,屋里一股血腥味,让他吓了一跳。

“一诺小姐!”他立即唤了一声。

“我在这。”顾一诺有气无力的回应了一声。

威廉这才发现,窗台上缩着的那道身影,“一诺小姐,你没事吧?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没有,白聿受伤了。”

威廉叹了一口气,心疼的看着顾一诺。

“我没事,这么晚了,你下去休息吧。”

“威尔斯先生今天不止一次询问,一诺小姐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
“暂时,可能回不去,我已经和女王谈了谈,感觉有希望。”

“可是,亚斯公爵这边,对小姐来说很危险!他现在逼着小姐定了婚,谁知道会不会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情。”

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威廉见顾一诺已经下了决心,也不知道怎么劝,如果不想再受亚斯公爵的威胁,也的确只能从女王这里想办法。

现在的一诺小姐,就像是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,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

白聿出了顾一诺和他的新房,回到平常他在皇宫里住的卧室,推门而入,就见到一道身影,坐在他的床上。虽然没有开灯,但是从轮廓来看,他就已经认出是谁了。

“受伤了?”

“女王也不怕,这么晚了,出现在我的房间,惹人非议。”白聿走到一旁坐下,直接将衬衫脱了下来,缠绕在受伤的胳膊上。

女王站起来,打开灯,看到白聿胳膊上的伤,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情绪。

“看来,她比我想象中的,更恨你。”

白聿倒酒的动作一顿,没有回应。继续倒满一杯酒,端在手中。

“白聿,有一天,你会死在她的手中。即使不是她亲手杀了你,你也会因她而死。”女王笃定的说道。

她朝白聿走了过来,看着他胳膊上的伤和手腕上的咬伤。

她最怕的,就是没有软肋的人。她以为,白聿没有。

现在来看,他成不了大气候。

有一个顾一诺,足以让白聿,生不如死。

“我安排个医生过来,给你处理伤口。”女王说完,抬步朝外走去,走到门口的时候,女王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朝白聿说道:“白聿,现在放弃,还来得及。”

这一句话,让白聿的脸色仅有的一点血色也全都退去。

他再倒了一杯酒,再一次一主饮而尽。

女王刚刚说的那一句话,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得懂。

从他决定,不再受女王的摆布那一刻起,他就不断的,让自己变得强大,一步一步,握有实权,他对权力的渴望,简直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这些,女王看眼里,却从来都不阻止他!

甚至有时候,还要助他一臂之力,每一次,也让他知道,他有多么无能!

这么多年来,他非但没有从女王手里逃脱,他得到的权力越大,就越受女王的控制,他始终被女王玩弄于鼓掌之中!

这一次,一定不会了!

他一定会得到他想要的一切!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真正的实权,他都要得到!

医生接到女王的命令,来到白聿的房中,为白聿检查伤势,看到这么深的伤口时,皱了一下眉头。

“公爵大人,这么重的伤,建议您明天一早,还是去一趟医院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白聿摇摇头,“处理一下就可以。”

……

直到天亮后,顾一诺才靠着睡了一会,屋里一有动静,她立即惊醒。

只见几个佣人走了进来,看到屋内的狼藉,并没有一点惊讶,安安静静的打扫着。

其中一个,朝顾一诺走了过来。

“公爵夫人,需要帮您放热水洗澡吗?”

“白聿在哪?”顾一诺朝佣人询问道。

“公爵大人在天亮后就离开了,女王陛下邀请您一同共进午餐。”

“好的,帮我放热水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顾一诺泡在温水中,全身的疲惫暂时被驱散,她拿起手机,还是忍不住和吉米打了个电话。

“一诺小姐,你好。”

“有消息吗?”

“还没有,我已经派要把附近的海域都寻遍了,几处荒岛上,也派人上去找了,可是依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。”

“再扩大一些范围呢?”

“再扩大范围的话……对了,有一个岛,不过离我们这里的距离有些远。那个岛上住着一些人,已经出了威尔斯领地的范围,而且那个岛上,住着的人太过野蛮,平常我们都不敢靠近,因为他们劫过来往威尔斯领地的商队,还发生过摩擦。”

“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岛?”

“很荒僻,没有电子设备,若不是我们知道那个岛屿的存在,可能定位都无法定到,在地图上,也不一定能找得到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一诺小姐,我们还继续搜寻吗?”

“继续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一望无迹的海面上,一艘船缓缓朝前方驶去,一道身影,靠在甲板上,拿着手中的通讯设备。

从一个小时前,就能接收到信号。

陆已承也在这里坐了一个多小时。

那窜号码,烂熟于心,但是他还是没有勇气拨通。

第一次,他拨通是他不确定,这窜号码会让他联系上谁。

这一次,他知道了。

这是诺诺的电话号码。

虽然他的心里,迫切的希望见到她,但是,他却不能像现在这样去见她。

“陆!”卢克拿着一个平板,朝陆已承走了过来。

他真的是很佩服陆已承,借用船上的设备,很多电子设备全都能正常始用了,而且还能连接到网络,看看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陆已承侧目朝卢克望去,只是一眼,他立即将卢克手里的平板抢了过来。

F国半个世纪以来,第一场定婚盛宴!

女王养子亚斯公爵与威尔斯领地未来的领主定婚。

陆已承看到的,却是诺诺的照片,照片只有一张,虽然还是一个侧面的角度,他一眼就认出来!这就是诺诺!

白聿的照片,刚好是正面!这张面容,在他的脑海里,越来越清晰起来。

“陆?”卢克不知道陆已承是怎么了,疑惑的唤了一声。

“我借用一下。”

“好的。”卢克点点头。

陆已承拿着平板,想要搜到更多关于这场婚事的消息,然而,只有这一张照片,只有这么一个简短报道,只知道,这一场定婚宴空前的盛大!

诺诺要嫁给白聿?

他的心里,一阵发堵,紧紧的握着这个平板。

不,不会!他有一种直觉,诺诺绝不会嫁给白聿!

那天晚上,他隐隐听到她的呼唤,听到她无助的心声,那道声音对他来说,就像是充满魔力一样!他不想现走,哪也不想去,只想留在她的身边。

可是,他的怪病,马上就要发作,他不想让她害怕!

一但发作起来,他连自己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

陆已承再次打开那张照片,无限放大,一个屏幕只剩下顾一诺的侧颜,他缓缓抬起手,触摸着屏幕上的脸颊。

“诺诺,我们一定是这世间,最亲密最亲密的关系。”

一年多了,从他在那个陌生的岛屿上醒来,已经过了那么久。

失去他的消息,诺诺或许,以为他已经遇难了吧?

她与白聿,只是定婚,哪怕是结了婚,他也一样,要把她从白聿的身边抢回来!

诺诺只能是他的!

突然,船上陷入一片慌乱,陆已承抬眸望去,不远处海域上,出现几艘船。他们已经算是非法入境了,一但被发现,是要被驱逐的。

他将平松收好,看着远方的飞速靠近的船,立即朝船舱走去。

“不必惊慌!驶离他们的海域即可!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身份。”陆已承朝卢克说道。

卢克哭丧着一张脸,皱纹都多了几条,“很不巧,他们好像,知道不但知道我们的身份,以前还交火过!”

陆已承心一沉,明白卢克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一定是,把他们当成海盗一类的!

他立即朝控制室走去,直接将船长拎了起来。

前方两艘船,速度极快,眼看着,就形成左右夹击的情况,陆已承突然放慢了速度。

“完了,完了!”

“跑!跑啊!”

船上慌乱成一团,陆已承依然镇定自若!

对方拿着望远镜,朝这艘船望去,今天,就是这些人的末日!这艘船,他们找了一年多了!

只见那艘船在两艘大船的夹击下,显得越来越渺小,越来越不堪一击!

突然,那艘船迅速朝前方驶去,在海面上直接转变,船身都倾斜了,简直到了要侧翻的地步!

船上的人,一点防备都没有,全都倒在地上,撞的眼冒金星!

“要翻了!要翻了!”

整船的人,都是这样的想法,突然,船身又是一转,他们再次朝另一个方向撞去。

轻过几次颠簸,他们已经去了半条命!船身终于稳了!

原本面临的两面夹击之势,现在直接来了个急调头,将那两艘船拉开老远的距离,而那两艘船,也只能看着这条小船,像是一只灵活的泥鳅一样,逃出他们的掌心。

船上的人,劫后余生,也不管刚刚被撞的半死,全都欢呼起来。

这一次,他们看着陆已承的表情都和以前不一样了,更多了几分钦佩和狂热。

要不是陆已承,今天他们难逃一劫,说不定,会被直接杀掉,或者走一个所谓的正式的程序,然后被关在某个铁窗里,失去自由。

看着这些人的欢呼,陆已承离开驾驶室。

现在,他们已经到了陌生的海域,还要慢慢的调整航向,回到岛屿上。

……

那两艘船,继续在海面上巡逻,对于刚刚的惊险一幕,每个人都还在回想着。不知道那艘船是怎么做到的,竟然如此灵活转向!

如果不是不怕死,那就是有足够的信心不会翻船。

“报告!这是刚刚拍到的那艘船的情况,当时,就是这个人,在驾驶着这艘船。”

照片很模糊,完全看不清五官,但是这人,却给这位首领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。

他将照片收好,朝这片茫茫的海域望去。

……

桌子上,放着这张模糊的照片。

屋子的几人,陷入沉寂。

苏以溟拿起这张照片,目光闪过一丝阴沉。光是这个轮廓,他就能认出此人究竟是谁!

怎么可能?!

陆已承怎么可能还活着!

为什么陆已承还活着!

苏以溟将照片狠狠的摔到桌子上,站起来朝窗前走去!

如果是陆已承?为什么他活着,却不回国?却和一群海盗混在一起。以他的能力,既然能活下来,自然就悄无声息的回去!或许,白聿那边,能知道原因。

“苏先生,你确定,这就是陆已承吗?”

“这件事情,交给我处理!”

“好的。”

……

顾一诺泡完澡,换了一件礼服,佣人送了一点点心过来,她吃了一些,等着午时。女王这个时候,正在面见议员们,处理政务。

“我可以在皇宫里参观一下吗?”顾一诺朝一个佣人询问道。

“可以的。”佣人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顾一诺朝外走去,入眼的都民异国情调的建筑,她沿着弧形的走廊,朝四周望去。

每隔几步,都有一个侍卫守在这里。看得出来,守卫十分严密。

顾一诺一边走,一边满腹思绪。

白聿和女王表面上是养母与养子的关系,私下竟然会发生那种事情!她也听过,有关于白聿的一些事情,听说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,飞机失事,双双亡故。

明明,白聿的父亲与女王结婚,最后却带着白聿的母亲生活。平民尚切都是一夫一妻,更别提娶了女王。

这对戴莎女王来说,一定是无法启齿的羞辱吧!

戴莎女王养了白聿,难道就是为了报复吗?

那白聿的童年,又是什么样子的?

她突然想到,白聿有一个系列的作品《荷》,她当时很好奇,一般人画荷,都是荷叶荷花,但是白聿的每一副作品,都在洁白的荷花下,画出了淤泥的部份,淤泥的部分,还抢了整副画的主题。

他也和她说过,他喜欢荷花。

她当时只以为,他爱的是荷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节。

没想到,他是代入他自己的处境。

可是,这也不是他不择手段的理由!尤其是,他伤了她最爱的人!她无法原谅他!

“顾小姐,女王有请。”

顾一诺立即停下脚步,朝身后的佣人说道:“请带路吧。”

戴莎女王已经在餐厅,已经换了一套便装,高高挽起的发,也放了下来,只用一个简单的发箍装饰,天然的亚麻色卷发,漂亮却又不失高贵。

放下头发的她,气质也多了几分温婉,看起来,没有那么盛气凌人。

“女王。”顾一诺走上前,唤了一声。

“顾小姐,请坐。”戴莎女王走到自己的位置上,坐了下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谢谢各位小仙女们的大力支持~目前征文票情况已经到了第一位啦!票数82票,领先第二名4票~小仙女们太给力了!

希望小仙女们,继续支持,助二暖稳稳的占据着第一位的位置~在此,二暖要特别谢谢大力为二暖拉票的小仙女们,爱你们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