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5章:这是中毒了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卢克还想着趁送陆已承的机会,再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笔生意。

有陆已承在,他感觉都不用再担心什么。可是看陆已承的样子,好像要离开这里,再也不回来了似的。

上了船,陆已承拿出地图,指了一处。

“这是R国的海域,我们前几天才被追过!不会再次被他们发现吧?”卢克的心里一紧,对于那个地方,他还有些阴影。

“这一处,是个入海口,相当偏僻,据我所知,他们并没有在那里部署监示的船只!这里,有一个被霸占的小码头,带够足够的钱,就能从这里进入R国。”

“陆,你是怎么知道,这里有一个小码头?”

“猜的。”

陆已承仔细的研究了一下R国的地形,他的脑海里,顿时浮现出一幕。那应该是他的记忆,他确信自己的想法。

他反复看过R国所属的海域,也就从这里才能比较安全的登陆,而且离R国的都城也不远。

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卢克忍不住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卢克不再追问,转身去检查船员把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。

半个小时后,船再次航行在一望无迹的大海上。

……

白聿乘坐的专机,停在R国都城的机场,当地的工作人员,热情相迎,顾一诺跟在白聿身边,从接梯上,一步一步走下来。

“公爵大人,夫人,请。”

飞机上,有一辆白聿专属的车子,被一起空运过来,司机开着,载着白聿和顾一诺,离开机场。

顾一诺看着车窗外的景色。

“等一下到了之后,你先休息一下,等我忙完,就来陪你。”白聿朝顾一诺轻声说道。

“你不用特意抽时间陪我。”

白聿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因为顾一诺一起过来,白聿对于安全问题,要求R国再升起了保全系统,并且带了比以前多一倍的人,前往R国。

现在,他们暂时入住的地方,是一处安静的别墅。

安顿好顾一诺白聿就匆匆离去。

苏以溟,已经在这里等他很久。

刚出别墅区,一辆车子停在还路边,琳达站在路边,等着白聿。

“公爵大人,是琳达。”助理朝白聿提醒了一句。

“让她上车。”

车子停了下来,琳达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,她立即拉开车门,上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“公爵大人,对不起,因为琳达的疏忽,不但暴露了身份,还没有按公爵大人的吩咐,将苏以溟带到您指定的地方,不过我在这里密切的监视着苏以溟,他的一举一动,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。”

琳达一上车,立即朝白聿解释。

虽然她对自己的任务也做了交待,她还是怕会露出什么破绽。

劫持顾一诺的计划失败,她和苏以溟相互利用,才蒙混过去,她更听说,这一次顾一诺竟然和公爵大人,一起来到R国,他们已经定婚了!

“苏以溟也不是任人摆而之辈,你能留在他的身边,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也好。”

“是。”琳达立即点头。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她现在,一定要格外小心,绝不能让那件事情暴露了,要不然,她不知道公爵大人,会怎么处置她!但是,她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顾一诺!

她绝不允许,一个不爱公爵大人的女人,留在公爵大人的身边。

尤其,她还听说,公爵大人被顾一诺所伤,顾一诺深爱着陆已承,而陆已承又死在公爵大人的手上,顾一诺对公爵大人,恐怕只有恨!

或许,在对付顾一诺这件事情上,苏以菲,会帮上她的大忙!

要知道,苏以菲对顾一诺,可是恨得咬牙切齿!

……

因为基地的曝光,引起国际联盟的关注,加上陆已承出事,国际联盟立即成立了新的组织,专门对抗这些研究,目前,还存在着完整的研究基地的,也就只有R国。

一些核心的研究秘密,也全都在R国集中!

F国的女王,还曾表态,一定会配合国际联盟,并且加入到反抗的队伍中来。

对于这件事情,可谓是众志成城。

R国的压力巨大,现在,已经是骑虎难下,只能听从苏以溟和白聿的吩咐。

白聿来到苏以溟所工作的办公室,已经有很多人,在些等候。正常的汇报过后,苏以溟的白聿来到另一间房间。

“现在,我觉得,比调试更加重要的,是另一件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苏以溟从一旁的资料柜里,拿出一张照片,放到白聿面前。

白聿才看了一眼,就认为这张照片的究竟是谁。

“什么时候拍摄的?”

“就在不久前,一个没有在任何国家等级的轮船上,就是由陆已承驾驶着,逃过了R国巡海舰的夹击,逃得无影无踪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陆已承还活着!”白聿紧紧的捏着这张照片,恨得握紧拳头。

“不但活着,而且活的很好,他能够驾驶着船,在那种环境下逃走,我想,他应该没有受到什么大的影响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白聿立即摇头。

即使陆已承没有被炸死,那一支药,他是全都注射到了陆已承的体内!怎么可能会一点影响都没有!

那支药,就算是没有要了陆已承的命,也得受到很大的伤害!

“不过,我有一点不太明白。”

白聿抬眸朝苏以溟望去:“你不明白什么?”

“他既然还活着,为什么不回国,或许,还是被药物影响了。”

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有没有派人查找他的下落?”

“找了,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,茫茫海域,如同大海捞针一样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!”

“现在说也一样,就算是你知道,在F国,应该也做不出什么安排!不如,先将我们眼下要做的事情安排好。”

白聿知道,苏以溟说得是对的。但是,他知道陆已承还活着,心里真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煎熬。

在那种情况下,竟然都让陆已承,再一次逃脱!

“听说,这一次,你把顾一诺一起带来了?”

“你有意见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我知道,你那个妹妹对诺儿曾经做过什么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暂助放过她一次,如果,她再敢有什么想要伤害诺儿的举动,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!”

白聿说完,抬步朝外走去。

……

一艘船,迎着水流而下,进入这片海域的支流。

卢克盯着前方,不太确定陆已承所说的小码头究竟在什么地方,大概又行驶了半个小时后,突然发现了一个码头。

此时,码头上的人看有船靠近,立即警惕起来。为首的一人走出来又矮又小,还有一颗大金牙,脖子上带着一根粗金链子,走起路来,全身的肉一颤一颤的。

这个码头,也是巴达所管辖的,还有一些,不过,今天他刚好来到这边。

看那艘船,不像是普通的船只,这可是送上门来的肥鱼!

“准备好!”巴达一声令下。

码头上,突然出现一群人。卢克一看到这样的阵势,顿时吓得腿软。这一下麻烦了,这一群人看起来比他们还横!一脸凶残的模样,而且装备比他们还好!

“陆!”卢克立即朝陆已承唤了一声。

陆已承正在打量着四周,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肥硕的男人,眉宇微紧。

这人,让他有一种熟悉感。

卢克的人,全都藏在船舱里,不敢露面。

陆已承一人朝外走去,站在甲板上,看着对面的人。

巴达一看到陆已承的身影,顿时把手里的烟掐灭,一巴掌拍到身旁的人头上,大声吩咐道:“都给老子收起来,收起来!”

“陆少!陆少远到而来,有失远迎!恕罪,恕罪!”巴达立即朝前走了几步,笑眯眯的望着陆已承。

船缓缓靠近码头,刚刚还一脸凶神恶煞的人,顿时帮着把船固定好。

陆已承站在船头,看着一脸堆笑的巴达。

他的脑中,突然浮现出一幕,曾经,他与这人有过交情。

“陆少!”

“巴达。”陆已承准确的喊出巴达的名字。

“陆少,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,还好今天我在这里,快请,快请。”巴达热络的招呼着陆已承。

想想真有点后怕,还好,他今天在这里逗留了一下,万一他走了,他手下的人不认识陆已承,把陆已承这尊神给得罪了,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!

巴达最近,只顾着闷声发财,对于外界的事情没有关注,都没有听到,陆已承出事的消息,加上国内有意封锁,他就更不知道陆已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这里。

卢克简直对陆已承佩服的五体投地,这些人叽叽喳喳的说着,他们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是从态度上来看,为首的那个人,对陆已承的态度那么恭敬,他们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。

巴达的每一句话,陆已承都能听懂,他也能和巴达交流,虽然他记不起多少过去的事情,交流方面,就像是他会玩各种武器,会开各种车和船一样,都是出于本能。

“卢克,把我东西卸下来,你们可以回去了,不可以海域上耽搁!”陆已承转身朝卢克交待道。

“好的!陆,我们岛上等你,欢迎你随时回来!”

巴达迎着陆已承朝码头不远处的一个寨子走去,卢克卸完东西,立即调整方向返航。

陆已承看着这个寨子,寻找着让他觉得熟悉的地方。

“陆少,还记得这里吗?”巴达领着陆已承朝前方走去,一边朝陆已承询问道。

这里,可是他们曾经不打不相识的地方,而且是他的大本营,如果当年,陆少真的把他这里给端了,那个巴达估计早就已经投胎去了!

陆已承没有回应,巴达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。

因为陆少不像靳三少,一向少言寡语,而且从来都没有一句废话。

“巴达,给我准备一辆跃野车。”陆已承直接朝巴达说道。

“这个简单,陆少,你要越野车做什么?要去哪?”巴达忍不住问道。

要一辆越野车,那就一定是朝内陆走!陆少一个人,单枪匹马的朝内陆走,巴达的脸色微变,压低声音朝陆已承说道:“陆少,最近这里不太平。”

“你准备好就可以。”陆已承看了看天色,已经暗了下来,“我休息一晚,明天要出发。”

“好,我马上让人去安排。”巴达点点头。

他理所应当的以为,陆少又是在执行什么任务,也不敢多问。

晚上,巴达准备了丰盛的酒席,为陆已承接风洗尘!

陆已承拿着一瓶酒,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,靠在这里看着头顶的夜空,他知道,他离诺诺,越来越近了。

巴达找了一圈,不见陆已承的身影,终于在一个角落里,找到了。

他立即走上前,将身上提着的东西放了下来。

“陆少,这些东西,你明天带上。”

陆已承低头一瞧,一个电话,一些当地流通的现金,还有一套防身用的道具,全都用布套装着,质量不错。

“谢谢。”陆已承轻声道谢。

“陆少客气了,能用得着我的地方,直接拿这个和我联系。”巴达将手机拿起来,翻到通讯录,里面已经存了他的联系方式。

“还缺什么吗?只管告诉我,能帮你准备的,一定准备好。”

“有这些就够了。”

巴达是见陆已承只提了一个包,虽然不知道那包里装的是什么,他总觉得那些太单薄,他能想到的,也就只是这些,所以全都准备齐了。

“既然明天陆少就要出发,今天晚上,好好的休息吧,房间我准备好了。”

陆已承举起酒瓶,朝巴达手里的酒瓶碰了一下。

巴达顿时举起酒瓶,两人将酒瓶里的酒,一口气全部喝完!

“痛快!”巴达将酒瓶摔到地上,大呼一声。

陆已承提起巴达准备东西,朝那间为他准备的屋子走去。

……

卢克和船员们,安然的回到岛屿,船一靠近,他们就觉得,有些奇怪。

一般他们回来,岸边应该有很多人来欢迎他们才对,怎么一个人都没有?海滩上也没有人。

船停稳之后,卢克带着人从船上下来。

刚走没几步,就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朝他们这边走来。而且,一个个全副武装!

还没等他们逃走,那些人已经迅速的围了上来。

靳司南走在最前,一把拽过卢克的,直接将卢克按在地上。

他在这一片,搜了那么久,除了这里,没有别的地方可疑,可是,他在整个岛上找了个遍,也没有发现陆少的身影,他问过了,这里有人见过陆少。

但是,其它人,嘴巴闭得紧,再也问不出什么来。

靳司南掏出陆已承的照片,递到卢克面前,“有没有风过这个人?”

“没有!”

“三少,这里的人,嘴真硬!”

靳司南抬手,朝卢克挥了一拳,“有没见过!他现在在哪?!”

“没有见过!不知道!”卢克咬紧牙关,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受过陆已承救命之恩,怎么可能轻易出卖陆已承!

这些人突然出现,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,万一是想要杀陆的人,怎么办?

他们绝不会出卖朋友!

“三少,会不会他们是在刻意隐瞒陆少的消息?”

靳司南想了想,觉得有道理。他低下身子,朝卢克说道:“我是他的朋友,一定要尽快找到他,你能告诉我,他现在在哪吗?”

卢克半信半疑,“怎么证明,你是他的朋友?”

靳司南从身上掏出手机,找到一个视频,这是他和陆已承在一起的,唯一的一段视频,足以证明,他与陆已承关系匪浅。也是因为陆已承出事,他便存在手机上,时不时就会拿出来看一下。

卢克看完,完全相信,靳司南和陆已承的关系。

“陆离开了。”

“去哪了?”靳司南急切的询问。

“去了R国。”

“R国?”靳司南的心,猛然一紧。

“我们刚刚把他送到,才返航回来,而且他是从一个码头上登陆的。”

靳司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,完全没有信号,这特么的,都是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!怪不得,陆少在这里这么久,会完全失去踪迹!

陆少去了R国,听说白聿也去了R国!而且苏以溟也逃到了那里!

如果,不是得到嫂子的消息,发现陆少还活着,他和时御霆,也有前往R国的任务,现在改成了,先找到陆少,再作安排。

现在,国际联盟,将目光紧紧的盯着R国。他还想着,陆少是因为这件事情而牺牲的,那就让他来,做一个最后的了结!也算是替陆少报仇了!

陆少竟然自己去了,而且是单枪匹马!

“马上集合!”靳司南一声令下。

他得尽快离开这里,找到一个能发出信号的地方,先联系上巴达,从卢克的话中,他知道陆少登陆的地方,就是属于巴达占据着的那个码头。

只要联系上巴达,就能知道陆少的行踪了!

……

顾一诺适应不了这时的气候,才来第一天,肠胃就开始不舒服。

白聿很忙,几乎都没怎么见人,直到知道顾一诺不舒服的时候,顾一诺已经吐到虚弱,拉肚子拉到腿软。

他匆匆赶回来,看到靠在沙发上的顾一诺,立即朝她身旁走去。

顾一诺很虚弱,连话都不想说。

白聿摸了摸她的额头,竟然还有些发烧。

“夫人不舒服,为什么不立马告诉我!”他站起来,朝一旁安排侍候顾一诺的人怒声吼道。

“回公爵大人,我们准备的药给夫人吃了,可是夫人就是不见好。”

白聿抱起顾一诺,大步朝外走去。

R国的都城,有一家比较好的医院,不过设备和医疗技术,实在是无法恭维,白聿虽然想到,顾一诺来后,会有各种情况发生,他也常备了一些药,如果控制不住的话还是要去医院。

“诺儿,诺儿。”

坐在车子上,白聿朝顾一诺轻声唤道。

突然,顾一诺抬起手,紧紧的握着他的胳膊,“我好难受。”

白聿眉宇微拧,心疼的搂着她的肩膀,“诺儿,再忍一忍,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,到了医院后,我会安排人给你医治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已承,我好难受。”顾一诺说着,朝白聿的怀里贴去。

白聿听着她的呢喃,身子一阵僵硬。

她喊的,是陆已承的名字……

一瞬间,他的心里,满是酸涩。

“已承,我好渴。”

白聿立即朝前面的副驾驶位上的助理问道,“水带了吗?”

“带了!公爵大人,这是刚刚给夫人准备的生理盐水。”助理立即将水壶递了过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谢谢各位小仙女们的大力支持,目前二暖依然在征文的第一名的位置上,请大家动动小手,继续投票~

稍候,还有一更~

月票现在投都是双倍的,所以,不要囤票啦~全都砸给二暖吧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