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6章:血债,血偿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聿接过,放到顾一诺的唇边。

“诺儿,你要补充一点生理盐水,先喝一口水。”

顾一诺的意识有些模糊,闻了闻这个水的味道,她直接推开,“已承,这水,这水……”她虚脱的说不完一整句话。意识也逐渐模糊。

这水怎么了?白聿闻了闻。

“你现在很虚弱,要补充一些电解质,就喝一口。”

水壶再一次端到她的面前,她再一次将水打翻,紧紧的抓着白聿的手,“已承,水,水有,有……”

她再也支撑不住,昏了过去。

白聿听着顾一诺的话,眉宇微紧,刚刚诺儿想告诉他什么?她突然病成这样,难道不是身体不舒服,而是有别的原因?

他立即将手捡了起来,里面还残留着一些。

“马上把这几天,但凡能接触到夫人的食物的人,全控制起来,这些水,拿给琳达,让她检测一下,看有没有什么问题。先通知她到医院,夫人先由她照料着。”

“是!”

医院到了,在白聿他们来的路上,就接到消息,早就准备好了高级病房。

白聿抱着昏迷的顾一诺,朝医院内走去。

医护人员立即跟上去,顾一诺的身份特殊,容不得半点差池。

随后,威廉也带着人赶到医院,立即命人守在顾一诺的病房外,顾一诺的安危交给谁,他们都不放心。

十五分钟后,琳达也赶到了,看着顾一诺的病房前站着的几个来自威尔斯领地人,神色微暗,直接朝病房内走去。

白聿守在顾一诺的床边,紧紧的握着她的手。

琳达看到这一幕,心中闪过一丝嫉妒,她不动声色的走上前,给顾一诺做检查。

白聿一看琳达立即吩咐道:“仔细检查一下,夫人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这一声吩咐,琳达自然听得懂,没想到,顾一诺竟然知道,水有问题,不过,知道也晚了,她的计划已经成功,顾一诺只要来到这里,完全就是任她宰割。

不过,她不会亲自动手。

她按照常规的检查,在顾一诺的手指了,取了一些血样,然后又做了一些常规的检查。

“公爵大人,初步诊断,夫人是急性的肠胃炎症状,至于有没有其它的原因,要等化验的结果出来。”琳达朝白聿汇报。

“马上去检查。”

“是。”琳达合着血样,退了下去。

白聿一直守在顾一诺身边,现在天大的事情,也没有顾一诺重要!他不明白,一个急性的肠胃炎,怎么能达到这么严重的地步!

他抬手摸了摸顾一诺的头,还有些发烫。

想着她刚刚脆弱的模样,主动靠着他,紧紧的握着他的手,他的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微微一颤,他知道,她把他当成了陆已承,所以才有那样表现。

可是,他还是愿意麻痹自己。

“诺儿,陆已承死了,你都不愿意接受我,现在陆已承还活着,你要是知道后,恐怕更不会接受我。”白聿朝床上昏迷的人儿,轻声说道。

半个小时后,琳达再次出现病房,“公爵大人,夫人的血样化验出来了,没有什么问题,就是炎症有点严重,输液消一下炎症,再吃点药就不会有事了。”

白聿抬头,朝琳达望去,虽然听到琳达这么说,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疑惑。

“公爵大人,苏先生有要事相商!一定要您立即赶过去!”助理匆匆走来,朝白聿说道。

白聿朝床上的人儿望了一眼,万分不舍,他现在只想在这里陪着她。

“公爵大人,你去看看吧,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夫人这里,有我照顾着,有什么事情,我会立即联络你。”琳达朝白聿说道。

“好好照顾夫人,你现在什么也不用做,守着夫人就好。我很快回来。”白聿说完,抬步离去。

琳达目送白聿离去,唇角勾起一抹笑意,“顾一诺啊顾一诺,你逃得过一次,逃不过第二次!你现在,可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看谁还能救你!”

她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“我已经安排好了,你现在过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苏以菲挂了电话,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,起身朝外走去。

现在的她,因为病情的原因,消瘦的厉害。加上她完全不顾惜自己身子,和多个男人,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,原本可以控制得病情,已经加重。

她的心态就是,不管是谁,沾了她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她也完全不顾惜自己,最终会是什么样子。

顾一诺,老天有眼,让你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送到我的面前来!我所受过的一切,现在要原封不动的还给你!让你也尝试一下,得上这种病的滋味!

苏以菲走进医院,换上一个护士服,推着琳达事先安排好的放着各种输液工具车子,朝顾一诺的病房走去。

刚走到门口,威廉将她拦下。

“她是我的助手,让她进来吧。”琳达的声音从屋内传来。

威廉松开,让苏以菲进去。

苏以菲推着车子,来到床边,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顾一诺。

她知道,顾一诺被琳达配的药,折腾了几天,现在相当虚弱,已经陷入昏迷,只有任她们宰割的份!

她等这一天,等好好久了!

顾一诺终于落到她的手里!

苏以菲拿出一旁的注射器,朝自己的手腕上扎去,鲜红的血液顺着针头流入针管中,只需要这一点点,顾一诺就能和她一样,生不如死!

她拿着针头,握着顾一诺的手。

琳达在一旁看着,生怕苏以菲不专业,扎不进血管,还在一旁指导着。

突然,那只被苏以菲握着的手腕,突然反转过来,一把拉着苏以菲的手,趁苏以菲不注意,直接躲过注射器,狠狠的刺到一旁琳达的胳膊上。

“啊!”琳达惨叫一声,失控的朝后退去。

突然,后脑勺一硬,被枪抵住后脑勺。

苏以菲也同时被制服!

“把她们两个绑起来!”威廉一声令下,立即去扶顾一诺。

顾一诺感觉有些眩晕,刚刚的动作,还是很吃力!她知道,就算是她不反抗,威廉也能把这两个女人制服!不过,她还是愿意,自己动手。

“一诺小姐,你觉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我没事。”顾一诺摇摇头。

琳达看着这一幕,完全不敢相信:“不,不可能!”

顾一诺强打着精神,朝琳达望去:“你以为,我会蠢到,会在你的身上,吃两次亏吗?”

“你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从我第一次不舒服,我就怀疑了!我在等着你们动手!”

“你明明喝了那些水!”琳达大声说道。

“是的,喝了,不过这两天,被你的药折腾的太狠了,我喝下之后,全都去吐了出来,药物的残留让我难受了一会,来到医院后,我就恢复了意识,果然是你,琳达!”

威廉想想,还有些后怕,今天来医院前,一诺小姐交待了,一定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她,不要相信任何人!只要有可疑的人出现在她面前,不管什么原因,一定要将其制服!

苏以菲听着顾一诺的话,恨得牙根发痒!她剧烈的挣扎着,想要冲上去,把顾一诺一口一口撕碎!

制服着他的人,直接朝她挥了一拳,打得她趴在地上,痛的蜷缩成一团。

顾一诺扶着威廉有胳膊,才能勉强站起来,一步一步朝苏以菲走过去。

“苏以菲,我们之间的帐,也该好好的算一算了!”

苏以菲突然笑了起来,看着顾一诺,“顾一诺,我就算是现在杀不了你,就算是我死了,也要化成厉鬼来找你!让你不得好死!”

“我与你无怨无仇,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,设计那一场车货来害我,害我的孩子!”

“无怨无仇?你凭什么抢走陆已承,你知道我爱他,爱了多少年吗?你知道,我为了他付出了多少吗?”

“你爱他,就是你迫害我的理由?”顾一诺怒声质问,“苏以菲,你是不是以为,只要没有我,已承就会爱你,和你在一起?你简直就是痴心妄想!他如果会喜欢你,早就对你动心!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!”

“我要杀了你!顾一诺,你不得好死!”

“那也要看看,究竟是谁不得好死!”顾一诺冷声说道,朝威廉吩咐一声:“把她抬到病床上。”

苏以菲被两人抬到床上,她刚想挣扎,一个人直接朝她的头部重重一击。打得她眼闹金星,差一点晕了过去,重击过后,她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,只能躺在床上,任人宰割。

她看到顾一诺一步一步的靠近,这一刻,她才感觉到害怕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她惊恐的询问道。

“血债血偿!”

“不!救命!救命啊!”苏以菲突然放声喊道。

控制着她的人,抬手又是一击,直接把她打晕了过去。

“一诺小姐,要怎么处置她?我们来就好,不要脏了你的手。”威廉朝顾一诺询问道。

“她曾经策划了一场车祸,在我生陆宝宝的时候,导致我的子宫破裂引起大出血,陆宝宝差一点因此丧命,而我也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,今天,我要她,血债血偿!”

“我明白了!”威廉立即点点头。

“她有爱滋,处理的时候小心一点。”顾一诺交待了一句。

“是。”威廉立即点点头。

一旁有一些医用手套,威廉套了几层在自己的手上,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,直接朝苏以菲的脖子上刺去!

“啊!”一旁琳达见到这么血腥的一幕,差一点晕了过去。

一想到,接下来,顾一诺要收拾的人就是她,她就吓得瑟瑟发抖!

威廉这一刀刺下去,还不算完,转了一下手腕,拿着刀子在苏以菲的肚子里,搅了一下!

琳达看着这一幕,快要承受不住,崩溃的大哭。

……

白聿来到苏以溟办公地方,苏以溟还在和几个人,临时开一个小会议。

看到白聿突然出现,一脸诧疑。

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我没有找你。”

白聿的心,猛然一紧,转身朝外走去。

诺儿有危险!

苏以溟也感觉到不对劲,放下手上的工作,朝白聿追去。

一边叫了司机开车,一边拨打苏以菲的电话。

他已经警告过以菲,不要让她再去招惹顾一诺,不知道以菲会不会听。他只知道,最近以菲和那个琳达走得特别近,所以一结合白聿今天的表情,他立即就猜测到,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苏以菲的电话,一直打不通!也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测。

白聿自己开着车子,朝医院的方向狂奔!

他恨自己,竟然连这一点小伎俩都没有实破!竟然害诺儿陷于危险之中!一想到诺儿现在躺在医院里,还在昏迷着,生命安全被人威胁,他的心要跳出来了!

车子飞速前行,一路横冲直撞。

即使是这样,从他离开到再回来,也过了四十多分钟!

他完全无法预计,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!

如果诺儿受到一丝伤害,他将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!

车子一个飘移,停在医院门口,白聿下车,直接朝顾一诺所在的病房飞奔而去。苏以溟也几乎周时赶到,从车子上下来,追了进去。

白聿走来,就见他自己的人和一些医护人员,都被挡在门外。

心顿时又是一沉,差点窒息!

“怎么回事!”他朝门外的人怒吼一声。

只听屋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喊声,他的脑子一嗡,一片空白,甚至连是谁的声音都没听出来!

一推病房的门,竟然从里面反锁了!

“为什么全都站在外面!夫人呢?”白聿一边踹门,一这朝自己的怒声喝道。

“公爵大人,夫人的人都在里面,不准任何人插手,门就是他们反锁的,我们不敢进去,怕惹怒了夫人!”

什么?白聿愣住了,难道,诺儿没事?

他还是抬脚,将门踹开。

屋里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白聿一眼就看,病床上血淋淋的那道身影,这一刻,他的心脏还是骤然一缩,血液都凝固了。

顾一诺坐在一旁,眉目间,清冷如霜,抬眸朝赶回来的白聿望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二更到~过瘾不~哈哈哈哈。

你们在看到这一章时候,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:二暖,你要是敢让诺诺出事,老子就宰了你!哈哈哈哈,不知道二暖补脑的准不准~票,求票~月票征文票~(这才是正事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