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7章:人都是会变的!(求征文票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到顾一诺的那一刻,白聿高高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,随后,又是一阵暗喜,还好,她没事。

他还不知道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止是苏以菲在这里,就连琳达也在,都被威尔斯领地的人控制着。

转过身朝琳达望去,白聿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。

“公爵大人,救救我。”琳达立即朝白聿求救。

苏以溟也来到病房,一眼就看到病床上躺着的苏以菲,他走上前去,看着奄奄一息的苏以菲,失控的吼道:“医生!医生!”

根本没有一个人,敢进来。

苏以溟朝白聿望去,“白聿,看在我们合作的份上,请您网开一面,留以菲一条命!”

“如果,躺在床上的不是她,或许就是我的夫人,换作是你,你会留她一命吗?”白聿冷声反问。

苏以溟抱起苏以菲,飞速的朝外冲去。

顾一诺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幕,并没有阻止。

她知道,现在让苏以菲活着,比让苏以菲死了,还要痛苦。

白聿走到顾一诺面前,蹲下来看着她,她的脸色还很苍白,看起来很虚弱,他的心里,一阵难受,他竟然疏忽了,差一点让她遭了苏以菲的毒手。

“诺儿,你没事吧?”

“白聿,这个琳达,是你的人吗?”

白聿朝琳达望了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杀意。

“公爵大人,难道你忘了,我和你的那一段感情吗?难道你忘记了,我陪着你的那一段岁月吗?”琳达朝白聿询问道。

她知道,在公爵大人的心里,她不过是一个暖床的工具,可是,她还是控制不住的爱上了他。公爵大人,当真没有一点留恋吗?

“住口!”白聿怒喝一声。

抬眸朝顾一诺望去,发现她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他的心里,又是一阵苦涩。

连她撞见他和女王在一起,都没有任何反应,更别提一个琳达。

“认识你之后,我再也没有和她发生关系。”他还是解释了一句。

“这个和我无关!琳达在军区医院,劫持我,如果不是我婆婆,我可能已经死在她的手里。”顾一诺看着琳达,上一次让她逃脱,这一次,在这里,所有的帐,一起算!

“不!公爵大人,不是的!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!”琳达立即摇头,她坚决不能承认这件事情是她做的。

“夫人突然生病,是不是你做的?”白聿朝琳达走过去,冷声质问。

“不,不是我!公爵大人,请你相信我,我对你死心踏地,跟着你那么多年,您难道为了她的一两句话,就要杀了我吗?”琳达一脸祈求的看着白聿。

顾一诺扶着椅子的扶手,缓缓站起来,从身上拿出白聿给她的那把枪,一步一步走过去,指着琳达。

白聿突然握着她的手腕。

琳达心中一喜,还以为白聿要救她。

谁知,下一秒,白聿直接接过这把枪,朝琳达开了一枪。

琳达到死前的一秒,都没有想到,她会是这样的下场!

她的身子重重的倒了下去,双目圆睁。

白聿看都没看一眼,直接吩咐道:“把她拖下去!”

顾一诺愣愣的看着这一幕,她刚刚也以为,白聿会救下琳达,毕竟,他们曾经有过那到一段,琳达应该死在她的手里,而不是白聿。

“你不会开枪的。”白聿朝顾一诺望去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会,人都是会变的。当别人一次又次的来伤害你,为什么,我就不能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?”顾一诺冷声反问。

白聿笑了笑,把枪还到她的手里,“是的,当在可以,一血还血,以牙还牙。”

他转身朝外面吩咐道:“再给夫人重新准备一间病房。”

顾一诺被安排到另外一的一个病房,由R国的医生,重新做了检查,发现她的体内,残留着一种毒素,还好,不会伤及性命,还需要在住院观察一下。

白聿听到检查结果,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哪也不想去,只想在这里陪着顾一诺。

虽然,她不喜欢他的陪伴,也不需要。

顾一诺暗自庆幸,苏以菲想要亲手解决她,所以琳达给她下的药,并不是什么毒性强的,要不然,她又被她们算计了。

“诺儿,从R国回去后,我们就结婚吧,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,最尊贵的新娘。”

“白聿,我累了,想要休息一下。”

“好,你睡会吧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顾一诺躺在病床上,背对着白聿。她现在,完全不知道,明天会发生什么,更不知道,女王让她留在白聿身边的用意。她更担心已承,不知道靳司南有没有找到他的踪迹。

白聿见她睡去,抬步走到病房外。

助理立即迎了上来。

“公爵大人,已经查到在夫人的饮食里动手脚的人了,的确是和琳达窜通好的。请问,怎么处置?”

“还用问吗?琳达是什么下场,他们全部是什么下场!”

“是!”

“从现在起,夫人的饮食交给威尔斯领地的人负责,需要什么帮助,你们全力配合。”

“是!”

白聿吩咐完,再次走回病房,拉了个椅子坐在顾一诺面前,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。

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台洒进来,暖暖的。

仿佛,回到了那个午后……

……

“三少,有信号了!”小古立即拿着通讯设备,来到靳司南面前。

靳司南接过立即找到巴达的联络方式。

“接电话,快接电话!”他一边等着接通,一边暗自着急。

“喂,你好。”

终于通了。

“巴达!”

巴达皱了一下眉,有些不太确认的问道:“靳三少?”

“是我!”靳司南立即点头。

“三少,果然是你,我说听起来怎么这声音有几分耳熟呢?你现在在哪啊?前天陆少来过我这里,你竟然没有和他在一起。”巴达一遇上靳司南,就变得话唠起来。

陆少!巴达果然见到陆少了!靳司南的心里,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
陆已承啊陆已承!我就知道,你不会死!

“陆少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靳司南立即朝巴达询问道。

“这个,这个,我不知道,他让我准备了一辆越野车,然后就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靳司南的心,又高高悬起。

现在能确定的是,陆少在R国,但是,是陆少一个人,单枪匹马!

“不过,陆少走之前,我给过他一个电话,让他有什么事情,随时可以联系我。”巴达又补充了一句。

靳司南的心情,简直像是过山车一样。

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

“三少,你也没有问啊!”

“马上把电话号码告诉我,我大概明天日落之前,能到你那里。”

“好,好的!”巴达立即点点头。

靳司南听着巴达报出的这一窜号码,心情又激动起来,挂了巴达的电话,他立即拨通这一窜号码。

电话,在他无比期待的心情中,接通了!

……

顾一诺在医院里休息了两天,感觉好多了。

只是这两天肠胃功能特别弱,还没有办法,正常进食。

听威廉说,现在她的衣食住行,全都由他们自己在操作,绝不可能,让人再有机会下手。

“一诺小姐,你要是觉得好一些了,我们就安排出院吧?”威廉朝顾一诺提议道。

这里的医疗条件不是很好,在医院里,又何种不方便。

“不,就住在这里吧,在那个别墅里,我们什么也了解不到,在这里,还能打探到一些消息。你这两天,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?”

“有一些。”威廉点点头,朝四周望了望,才朝顾一诺说道:“我听说,研究成功了,已经在亚斯公爵和苏以溟的授意下,进行了试验。不过局势也越来越紧张,R国现在,太危险了!”

顾一诺听到这个消息,心中一紧,已承为了这个任务,三番两次的死里逃生。没想到,最后,竟然还是让白聿和苏以菲他们,研究成功了。

一但研究成功,白聿和苏以溟的野心,将更加膨胀!

“还有一点,X国和R国,近来又起了摩擦,我看R国,绝没有要忍气吞声的样子。”威廉继续说道。

顾一诺现在,担心的是国内的情况,现在已承不在,靳司南与时御霆,一定会前往X国。

“一诺小姐,不如,我们先离开这里,回威尔斯领地去,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。”

“不,我不能走,我已经和女王约定好。”顾一诺摇摇头。

想着白聿之前说的,等他从R国回去,就要和她正式举行婚礼,她就更不能离开。

威廉知道,再怎么劝也劝不动,只能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,保护一诺小姐!

……

入夜,一场小型的庆功宴,在苏以溟的住处进行。

“恭喜公爵大人,恭喜苏少,这一次的试验这么成功,多亏了二位!我敬二位一杯。”

白聿端起酒杯,浅饮了一口,便将杯子放下。

苏以溟灌了满满的一杯。

“国内的情况,你们有没有严密的盯着?有其是还靳司南和时御霆这两人。”

“时御霆在国内,最近倒是没有靳司南的动静。”

这一句话,让苏以溟的神情,变得凝重。

“陆已承还没有找到?”

“还没有,还在搜巡。”

“不得不说,你们的办事效率也太差了!我要马上知道靳司南的消息!确定,他还在国内!”苏以溟直接命令道。

“苏少,你不要太紧张,就算是陆已承还活着,我们现在都研究成功了,就连国际联盟都拿我们没有办法,一个陆已承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“一个陆已承,就可以让扭转眼前我们辛辛苦苦换来的局面,就可以粉碎我们的希望!”苏以溟一提到陆已承,就无法冷静。

白聿一直没有出声,看着窗外的夜色。

“公爵大人的身边,不是还有公爵夫人吗?听说公爵夫人,就是陆已承的妻子,只要有她在,陆已承还不束手就擒。”

白聿一个阴冷的眼神扫了过去,说话的那人吓得手中的酒杯都掉了,渐了一身酒。

“你敢动我的女人?”

“不,不是真的动,就是利用,利用一下。”

白聿突然站起来,朝那人走去,一脚踢了过去,那人的身子直接飞出去,撞在身后的墙壁上,痛的一阵痉挛,爬都爬不起来。

苏以溟看着白聿的举动,没有出声。

“她现在,是我白聿的未婚妻,将来的名正言顺的妻子,与陆已承没有任何关系!谁敢动她一根头发丝,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
白聿说完,抬步离去。

整个屋里,陷入死寂,剩下的人看着苏以溟,没有弄清楚苏以溟的想法前,他们也不敢轻易开口。

苏以溟独自一个人,不断的倒酒,一言未发。

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,不知道他此时此刻,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“苏少。”一个人走了进来,附在苏以溟的耳边,朝他说了几句。

“各位,我还有事,先人陪了。”

裴熠来了。

苏以溟来到R国后,不止一次的和裴熠联系过,希望裴熠能够助他一臂之力,他知道,裴熠私下,与白聿还有生意上的往来,在F国也有一些产国,混得风声水起。

尤其是陆已承回到军区后,到现在这段时间,对裴熠的牵制没有之前那么强大,裴熠可以说,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,发展迅猛。

裴熠能放了以菲,说不定,还有几分缓和的余地。

这一次,裴熠能主动过来,他更有几分信心。

裴熠在专门会客的大厅里等着,苏以溟来到R国,日子过得还挺滋润。

门开了,苏以溟走了进来。

“裴总,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

“苏少不必客气。”

“的确是不必客气,我们差一点就成了一家人,谁也没想到,后面竟然发生那样的事情。”

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起这个,裴熠的脸色有些僵硬。

苏以菲自己想要倒贴陆已承,没想到却被一个拾荒的毁了清白,结果还被迫把孩子生下来,苏以菲在他面前扮无辜,苏以溟也在他面前扮无辜。

还真是一家人啊!

“既然裴总来都来了,我也就不绕圈子了,上一次我和裴总说过的事情,不知道裴总考虑的怎么样了。”

“苏少要的不是个小数目,我半生的积蓄,当然要好好的考虑。”

“裴总可以想想以后,不知道要回多少利润。”

裴熠笑了笑,没有出声。

苏以溟也知道,不能逼得太紧了,裴熠既然愿意来,就说明还是有意向合作的。

“以菲也在我这里,裴总要不要见一见?”

“不!我和她,可是两清了。”裴熠直接拒绝。

苏以溟的心里,闪过一丝尴尬。

“裴总这么晚了,我安排人给你准备房间,就在我这里休息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已经安排好了。”裴熠说完,站起身,“天色已晚,我就不打扰还苏少,告辞了。”

苏以溟将裴熠送出去,看着裴熠的那辆车子,消失在黑夜中。

……

清晨,顾一诺下床活动了一下,推开窗子,朝远处望去。

这里虽然不繁华,但是却很美,有一种质朴的美。

病床的一旁,是威廉为她准备的画架,她才刚刚画了一个轮廓,就是窗外的风景,昨天晚上,没有画完。

一打开那页画纸,她突然发现,这一副画,已经完成了。

她只是画窗外,她所看到的风景,没想到,后面又被人添加了一些场景。

画上的主人公是她,躺在床上,睡得很沉。

画中,她的眉宇是紧紧的拧在一起的,仿佛睡着了,都还满腹心事。

整幅画,只用铅笔勾勒了一下,没有上色,她看着这幅画,愣了许久。

一定是白聿画的。

威廉提着一些粥走进病房,看到顾一诺站在画架前的身影。

“一诺小姐,昨天晚上,很晚的时候,亚斯公爵来到病房,那个时候,你已经休息了。”威廉朝顾一诺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“他是今天天亮才走的,画完这些画,就坐在你的床边。”威廉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柜上,“一诺小姐,洗漱一下,吃早餐了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将画收起来,放到一旁,朝洗手间走去。

门外,有一个道身影,抱着一束鲜花走来,一走近顾一诺的病房前,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
裴熠捧着花,朝面前的两人说道:“我是顾小姐的朋友,请告诉她一下,知道她不舒服,过来探望她。”

“你先稍等一下。”

顾一诺刚好坐在小餐桌前,准备吃早餐,听到那个的传话。她的脸上,全是疑问的表情。

在这里,她还有朋友?她不确定,来人是谁。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顾一诺朝那人吩咐道。

裴熠捧着花,站在门口等着,威廉走出来,亲自搜身。他完全配合,只是轻声交待:“不要碰坏了我的花,谢谢。”

威廉还是很不客气的,把花的包装折开,仔细的检查了一遍。

裴熠的脸色,顿时黑了,看着那一束被糟蹋过的花。

“你确定,就让我拿着这样一束花,却见她?”

“我们小姐,不会介意的!”威廉冷着脸说道,裴熠他也不陌生,以前接触过,但是现在,特殊时期,谁在他的眼里,都有可能会伤害一诺小姐,都有嫌疑。

“威廉先生,可是我介意啊!”裴熠指着他手中的这一棒鲜花。

威廉已经先一步走进去。裴熠只好跟上。

顾一诺正在吃粥,一抬头,看到威廉身后跟着的人的时候,愣住了。

裴熠!竟然是裴熠!

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威尔斯领地,难道是要和苏以溟和白聿合作吗?

“听说你生病了,刚好来到这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裴熠将他手里那一束凌乱的鲜花,递到顾一诺面前。

“谢谢。”顾一诺收下,放到一旁的桌子上,“能在这里见到裴总,真是难得。”

“是啊,所以,无论如何,也要过来看看顾小姐。怎么样?好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“是什么原因?竟然这么严重,还住院了?”裴熠再次询问道。

他自己还没有发觉,他的语气中,带着一丝关切。

“肠胃不舒服而已,小毛病。”顾一诺随日回答道,“裴总呢?怎么会在百忙之中,来到R国?”

裴熠突然被她这个问题给问住了。

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绝不是因为,他要和苏以溟合作!

他只是……

只是……

只是,关心一个人而已。

因为那个人,来了不该来的地方。

“我在F国就提醒过你,让你尽快离开F国,你为什么还和白聿一起来到R国了?”他忍不住问道。

“这个问题,我可以不回答吗?”顾一诺笑着反问。

裴熠有些尴尬,心里更有些发堵,难道,顾一诺是为了白聿才来的?

“我能问裴总一个问题吗?如果裴总不方便的话,可以不用回答。”

“你问吧。”

“裴总与苏家的合作关系,难道还没有因为那场婚约而中止吗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一如既往的求票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