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:结毛的婚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裴熠看着顾一诺,突然朝她询问道:“你希望,我是中止还是继续?”

“这是裴总的事情,我没有资格。”

裴熠没有出声,病房里静下来,顾一诺低头,继续吃粥。

“我们算是朋友吗?”裴熠突然朝顾一诺询问道。

顾一诺咽下一口粥,抬眸朝裴熠望去,刚好对视上他投过来的目光。

他在等着她的回答。

“裴总,把我当朋友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我们,就以后就朋友了。”顾一诺说完,直接站起来,朝裴熠伸出手。

裴熠看着这只小手,在阳光的照耀下,嫩白如玉,他缓抬起手,握着这只手,和想像中的,一样柔软,那一抹暖意,仿佛渗透了他的皮肤,融入他的骨血,沿着他的脉络,直达心底最深处。

如同落石,激荡着他的心湖。

就是这么一个女人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竟让他,无法忘怀。

他不想占有,也不想与她,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,不像是他曾经玩弄过的任何一个女人。

但是,在她可能有危险的时候,他却无法做到,冷眼旁观,甚至还付诸行动,来到她的身边。

……

白聿还在处理公事,听到助理汇报,裴熠去见了顾一诺。

他立即将东西收拾好,来到医院。

裴熠已经走了,病房里只有顾一诺一人。

她会在窗台上,抱着膝盖,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一个人,显得行单影只。

“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

“啊!”顾一诺吓了一跳。她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绪中,没有发现白聿什么时候走进来。

白聿坐在窗台的另一侧,目光充满柔情的看着她。

“好些了吗?”

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“苏以菲没有死,不过,也没了半条命,子宫被摘除了,她做了那么伤害你的事情,我想……”

“不必了,她欠我的,我会自己连本带利的拿回来,她死与不死,都是我的事情。”顾一诺的小脸,全是清冷的神色。

她的意思,也表达的很清楚。

她的事情,与白聿无关。

“诺儿,你能不能告诉我,究竟我要怎么做,才能让你肯给我一个机会,原谅我?”

“白聿,你是不是一直想着,我一定会原谅你?你觉得,我们有过美好的过去,所以,你以为,我们一定还能回到过去是吗?”

白聿被问住了。

“不可能!那些过去,就像是一个五彩斑斓的泡泡,破了就是破了,不可能再回去,而那些过去,也只是你以为的过去,我从来都没有对你有一丝男女之情。”

“不!诺儿,你曾经亲口说过,你喜欢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是的,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,让我觉得很轻松,但也仅此而已,可是,这种感觉,早已经消失了!”

“陆已承能给的,我一样能给,他已经死了!”白聿的声音提高了几度,他不知道顾一诺早就知道陆已承没有死,他想让顾一诺,认清这个事实!

顾一诺将头转向一边,“我不想和你争这些没有义意的事情。”

“诺儿,我爱你。”

“不,你对我不是爱,而且你也不知道什么是爱。”

“是!我是不懂,我只知道,我想要的全都要得到,但是你是不同的,你难道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吗?”

“白聿,你后悔,接受那一个引荐,后悔,认识你。”顾一诺无力的朝他说道,“我们的相遇,是一个错误。”

“不!不是的!”白聿有些慌了,他从来不觉得,他们的相遇是一个错误。

他觉得,她就像是一道照近他世界阳光,让他的世界,变得五彩缤纷,让他觉得,他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,去爱和被爱!

他可以拥有一切,可以拥有她!

“白聿,我累了。”顾一诺坐窗台上下来,朝一旁走去。

每一次,她都是这么说。这对白聿来说,就是赶他走,不想再看见他的意思。

“我们马上结婚,就在R国举行婚礼!”

“你疯了吗!”顾一诺朝白聿喊道。

“是的,我疯了!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!”白聿说完,抬步离去。

顾一诺看着白聿的背影,无力的坐在病床上,威廉走上前来,再次朝顾一诺劝道:“一诺小姐,我们离开这里,先回威尔斯领地去,再作打算。”

“不,等等,再等等。”顾一诺的心里,一阵慌乱。

她知道,戴莎女王一定不会让白聿成功,一定会有别的安排。

白聿要和顾一诺在R国结婚的消息,传了出去,白聿将婚礼的现场,定在一个天然的风景区,从他决定要和顾一诺马上举行婚礼起,那里就被封锁起来。

一些工作人员,迅速的到达现场,去准备婚礼的会场。

不管在什么地方,白聿觉得,这个婚礼的仪事只要举行了,他就和顾一诺成为夫妻!

其实,在R国紧急举行婚礼,并不是白聿心思来潮,而是他在知道陆已承还活着的之后,心里就计划过的。

虽然是在R国临时举行婚礼,但是他也不想委屈了顾一诺。

之前他准备的婚纱,钻戒,也会紧急运送过来,以前的婚礼是什么样的,现在还是什么样。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。

……

位于城市边缘的一个小村寨里,有一个小酒馆,巴达的人在酒馆里穿梭,俨然已经占据了这里。

外面,不时的有军用的车辆来往,都是急匆匆的,对于这些平民,看都不看一眼。

陆已承拿着望远镜,看着远去的车辆。

靳司南看着桌子上的摆的沙盘,小古在一旁调试着通讯设备。

“还是没有办法发送消息吗?”

小古摇摇头,“一但我们发送消息,立马就会被截获,我们的行踪马上就会暴露,现在这里,进入了一级戒严状态!”

陆已承放下望远镜,回头看着小古和靳司南。

“不用联络了。”

“陆少,只靠我们,恐怕是以卵击石!我们装备有限,总共加起来,才十几人。”靳司南更担心的事情还没有说出来。

还有嫂子!

她在白聿手里。也在R国。

而且,他亲眼见到,陆少被那些毒素的侵害,发作时痛苦的样子,万一,在关键的时候,那些毒素再次发作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!

“不会只有我们。”陆已承淡声回应。

国际联盟也不会看着苏以溟和白聿借着R国,做这样的事情。

巴达匆匆走上二楼,朝陆已承说道:“陆少,刚刚兄弟接到消息,F国的亚斯公爵要和他的未婚妻在R国举行婚礼!”

“什么?!”靳司南愣了一下。

这个白聿究竟发什么疯,在这里举行婚礼?!

陆已承目光微沉。

从与靳司南汇合以来,他慢慢的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,虽然不多,但是已经足够他窜连出一些事情的全部经过。

白聿这么等不及,一定是有原因的!

“这一下怎么办?”靳司南朝陆已承望去,还没有等陆已承回答,他立即说道:“陆少,你一定要冷静。”

陆已承一直很冷静,他来到R国这么久,就是在等着别的人,有没有什么动静。

通过靳司南和他介绍,他了解了所有的情况,所以,他才说不止有他们。

现在,已经不是炸掉那些东西那么简单,每一个,都要妥善处理,稍有不慎,就会造成无法预估的后果!

“婚礼的日期定了没有?”陆已承朝巴达询问道。

“还没有,听说婚礼的场面很隆重,目前已经在准备了,听说还有一些婚礼上要用到的东西,要从外面运送过来,估计,至少也要一个星期。”

……

至从白聿告诉顾一诺,要在R国举行婚礼过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顾一诺还在医院里住着,没有回为她安排的别墅。

威廉匆匆走进来,朝顾一诺说道:“一诺小姐,苏以溟遇袭了!”

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目前还不知道,由此可见,已经有人,开始动手了。”

顾一诺点点头,赞同威廉的想法。

“还有,R国的做法,只是少数人的支持,大部分的人,还是持反对的态度,昨天晚上,就在都城,发生了几起冲突,现在已经压制下来,不过,我觉得,这件事情,不会这么轻易结束。”

其实发生这些事情,早就可以预料。

“一诺小姐,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,我希望你能听我的劝告,回到威尔斯领地,我相信亚斯公爵也不会阻拦,等咱们回去,再想办法。”

顾一诺陷入沉思,现在,应该也不是她想走,白聿就让她走的。

况且,她还在等着戴莎女王的消息。

病房的门开了,白聿走了进来,直接朝顾一诺说道:“我已经给你办好出院手续,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去之前住的别墅,等婚礼结束,我会安排人送你回威尔斯领地。”

“不!我觉得这里挺好的,就在医院里住着。住在那个别墅里,好像做牢一样。”顾一诺是怕,她在那个别墅里,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,什么信息都得不到!

白聿走上前,直接拽着顾一诺,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挣扎着,还是被白聿塞到车子上,开着车子,离开医院。

医院里人来人往,即使他部署了人在这里保护顾一诺的安危,仍然难以确保不会出什么纰漏,那个别墅相对就安全多了。

苏以溟已经遇袭,他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。

他答应顾一诺来这里,就是在赌。

赌她究竟会站在那一边。

现在,情况紧急,那些对他来说,已经不重要了,她的安危最重要。

顾一诺被送回别墅,白聿的助理匆匆而来,朝白聿小声的说了几句。

白聿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她依稀听到,什么婚纱,什么被抢什么的。

“你好好休息,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。”

“等等!”顾一诺跑上前,拦在白聿面前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一点小事。”

“我要知道,究竟是什么事!”

“你的婚纱和一些婚礼用品,被人劫持了,我现在亲自去取回来。”

顾一诺愣了一下,白聿转身离去。

真的是婚礼的用品被劫持了?!这些东西,究竟是被谁劫了?她的心跳,突然加速,有一个念头,一闪而过。

……

白聿坐在车子上,目光阴寒。

“查清楚,究竟是谁劫的吗?”

“查到了,就是这个人。”助理把一个照片拿到白聿面前。

白聿看着这张照片,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,带着一个在粗链子,他注意到,照片上的男人的手臂上,有一个红蝎子的纹身。

他立即明白,这个人的身份。

他的组织,还曾经收集过红蝎子的情报。

红蝎子盘踞在R国的偏远地带,俨然一副土皇帝的模样,自成一派。完全不受R国的掌控。常做一些不正常的勾当。

这些人,劫持他的东西,无非就是要钱。

“有联络上他们没有?”白聿现在,不是很担心。

能有钱解决的事情,就不是大事。

“还没有,可能他们,还不知道,抢得是公爵您的东西,等他们发现,说不定会主动联系我们,乖乖的把东西都送回来。”

……

巴达吩咐人,将这一车的东西全都摆出来!

“天呐!皇冠!那么大钻石镶满的皇冠!”

“看这里!钻戒!”

“还有,还有这套婚纱!”

“哇!全都是值钱的东西!这一车东西,价值连城啊!”

靳司南看着这些人,不断的打开抢来的东西,不时的抬眸朝陆已承望去。陆已承靠在椅子上,看着一个这些人扯着那套婚纱。

真的觉得,好碍眼!

他站起来,大步朝拿着婚纱的那人走去。

那人立即把婚纱递到陆已承的手里。

“还有那枚戒指。”陆已承指了指。另一人立即将戒指递了过来。

他拿出打火机,直接将这套全世界只有一套,白聿看了不下一百套样版才定下的婚纱,点着。

直到这一套婚纱烧成灰了,灰里的宝石还在散发着独有的光芒,他拿出一根烟,戳在一小堆带火星的灰上。

还有这枚钻戒……

“轰!”一声剧响突然响起。

一旁的人,全都吓了一跳,捂着耳朵朝陆已承望去。

碍眼的戒指,终于被彻底的毁了!

靳司南掏了掏耳朵,感觉被刚刚的巨响,轰的耳膜都裂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