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:一样的醋劲,一样的味道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果然,还是一样的醋劲,一样的味道。

他开始,还以为,陆少失去理智了,要去和白聿拼命!还好,只是劫持了这些东西回来。

巴达看着这一幕,心里万分可惜,那个婚纱烧就烧了,反正他也用不着,但是那个戒指上的宝石,听说,可是这个世界上,仅有的一颗!

可惜,真是可惜啊!

“剩下的东西,你们看着办。”陆已承吩咐一声,朝一旁的建筑物走去。

巴达的心里,一阵暗喜,这些东西,他当然是好好的收起来,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呢,他也趁机,发一笔横财!

“老大,老大!”一个人匆匆跑过来,拿着一个手机,递到巴达的手里。

“喂!”巴达直接冲着手机里吼了一声。

“巴达先生,我是亚斯公爵的助理,不知道你最近,是不是误劫了一辆货物?”电话里,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。

巴达干笑了两声,没想到,这么快就找到他了。

“是啊!这货现在是在我的手里。”他直接承认了,走到一旁找个石头坐了下来。

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好办了,实不相瞒,这车货对亚斯公爵很重要,我们也明白规矩,你看一下,开个价,原封不动的将货送回来,我们亚斯公爵,一定会记得巴达先生,也当交个朋友。”

“真是不好意思,货我收了,至于钱嘛,我现在不缺钱。”

助理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一旁的白聿直接将电话接了过来,“我限你们三日之内,把那车货交出来,不然,后果自负。”

巴达笑了笑,“真不好意思,那车货,我们是交不出来了。”

“那车货怎么样了!”白聿怒声质问。

“兄弟们打开后,一不小心,毁了那件婚纱,还弄坏了那枚戒指,所以,不用再准备什么赎金了,这车货,我要了!”

白聿气得将电话砸到面前的坐椅上。

竟然连他的东西都敢劫,而且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!

“马上下令,把这些乌合之众,全都给我收拾了!”白聿怒声朝助理吩咐道。

“公爵大人息怒!这些人在R国很有势力,能盘踞这么多年,肯定是有原因的,再说,我们现在,真的是抽不出精力来,对付他们!现在向方面的压力,接踵而至,公爵大人一定要想想办法,怎么面对国际上的压力。还有女王那边。”

“现在,轮到你来告诉我,应该怎么做了吗?”

“不,属下不敢。”

白聿坐在车子上,深吸了几口气,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,他精心准备那么久的婚纱被毁了,婚戒也丢失,这一场婚礼,已经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,再没了这些东西,还要结吗?!

“公爵大人,要不然,您和夫人的婚礼,先取消了,等以后再安排。”

“不!”白聿直接拒绝。

他不会取消的!

“按原计划进行!”

“是!”助理立即点点头。

……

顾一诺一直让威廉想方设法的打探消息,她想要知道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,白聿准备的婚礼要用的东西,是不是真的被人劫持了。

威廉调查了一下事情的经过,立即赶回来,向顾一诺汇报。

“一诺小姐,事情是真的,我听说,婚纱和婚戒全都被毁了,而且那些人,不管亚斯公爵出多少钱,都不愿意把那些东西还回来,明显是冲着亚斯公爵而来的!”

“知道是谁做的吗?”

“好像是R国的人,目前还不太清楚。”

“白聿是一个很重仪式的人,婚礼的过程,他是不会简化仪式,如今,没有了婚礼用品,不知道,他还会不会继续这场婚礼。”顾一诺的心里,也没有答案。

“目前,没有听说,要取消,婚礼现场,还在布置中。”威廉朝顾一诺说道。

“外面的局势怎么样了?”

“X国与R国,已经正面起了冲突,现在R国处境堪忧,国际上并没有对于这一次的正面冲突,有任何的回应和支持,估计是怕惹怒了R国负责人,引起不好的后果。”

“但是,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!”顾一诺笃定的说道。

……

陆已承和靳司南无法动用他们自己的通讯设备,想要了解外在的情况,只能靠巴达的关系网。

X国已经与R国正面起了冲突。

“或许,正面冲突,是一个信号。”陆已承突然开口道。

靳司南听着这句话,若有所思。

“陆少,接下来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进入都城,去找诺诺。”

“不,不行,陆少,现在进入都城,太危险了,一但被发现,你们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来。”巴达立即阻止道,这简直就是去送死。

靳司南知道,哪怕是地狱,陆已承也绝不会皱一下眉。

局势越紧张,和白聿在一起的嫂子,危险也就越大!

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靳司南直接朝陆已承询问道。

“不是我们,是我一个人去。”陆已承已经转身,开始收拾东西。

“不!我绝不可能,让你一个人去!”靳司南也开始收拾东西。

“陆少,三少,我也去!”

“还有我!还有我!”

屋子里的人,一个个脸上都是决定的神情,视死如归!

陆已承的目光,一一扫过他们,还是摇了摇头,“不!你们全都给我留在这里,等待我的消息,接应我!”

“不行!我们必须和你一起去!”

“这是命令!”陆已承直接朝靳司南还有这些人,大声吼道。

屋子里的人沉默了。

“如果,你进了都城,那种毒素再发作了怎么办?谁能帮你?谁能救你?”靳司南朝陆已承询问道,“我现在,不是在以一个下级的身份问你,是以你的朋友,你的兄弟在问你。”

“现在,发作的时间,已经间隔的越来越长,发作的时间也缩短到了六到八个小时,我能承受!”

“不是能不能承受的问题,就以六个小时来说,你有六个小时,陷入无法自保的境地,别说六个小时,就算是六分钟,都够你死十次八次!”

“是啊,陆少,三少说的没错,就让我们和你一起去吧!”小古插了一句。

“阿南,你留下接应,万一,我被发现,你也能想办法救我。”

“好,我接受你的安排,你自己挑选,谁陪你一起去。”

“小古。”陆已承唤了一声。

“到!”小古立即上前一步,站得笔直,等着陆已承的吩咐。

“小古和我一起,这种情况,不适合带太多人。”

“好。”靳司南点点头。

“收拾东西,我们一个小时后出发!”

巴达看着陆已承,没有再阻止,“你们这样,很容易就被人一眼认出来,我等一会,找人给你们准备几套当地的衣服,改变一下外型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半个小时后,巴达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,小古看着面前的衣服,顿时石化了。

怎么还有女装?!

上一次,非得让他扮成嫂子,他对女装就已经有恶梦了!这一次,不但要扮女人,还要扮一个异国的女人?

靳司南拿出一件,在小古身上比了比。

“这一件不错。”

陆已承随便挑了一件,进到一旁的房间换下。

这一年多,在那个海岛上,肤色早已经晒成了古铜色,一换上这件碎花的衬衫,带个帽子,再贴上一个加胡子,带上眼镜,活脱脱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小古也扭扭捏捏的换上了女装,带上假发。

“来,把这个披上!”靳司南又拿了一件纱巾,搭在小古的肩膀上。

“我发誓!这是我最后一次扮女人!”小古简直都不敢看现在的自己,一定很辣眼睛!

陆已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,提着一个行礼箱,朝外走去。

“我让兄弟们,送你们去车站,你们坐公交车进入都城,这样也能掩人耳目。”巴达一见陆已承和小古走出来,立即迎了上来。

外面,停着一辆三轮车,车子上坐着个瘦高的男子,他就是要送陆已承和小古去车站的人。

陆已承上了车,小古也提起裙子爬了上去。

车子朝前方开去,荡起一片烟尘。

靳司南看着陆已承远去的身影,久久没有抽回目光。

……

没了婚纱婚戒,白聿还是冷静下来,没有去收拾巴达,等R国的局面稳定下来,他有的是时间,收拾他们!

“公爵大人,婚纱和婚戒送来了,请您过目。”助理朝白聿恭敬的说道。

白聿站起身,朝外走去。

这是他在R国,临时定制的,已经在R国,算是最好的。

当他看到摆在眼前的东西的时候,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。

这和他之前精心准备的一比起来,简直就是垃圾!

可是,临时能准备成这样,已经没得挑剔。

“婚礼现场,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按照公爵大人之前的计划,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,就是那一批灯饰器材被劫持了,可能晚上的时候,效果不是很好。”

白聿的眉宇,又拧紧了几分。

他已经能想象得到,效果会差多少!

他想给诺儿的,是一个完美的,梦幻的婚礼!

现在来看,这个计划,改变太大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还有两更~月票,征文票,可以先投了~么么哒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