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:白聿,取消婚礼!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公爵大人,准备一些烟花怎么样?”助理提议道,“灯光的效果达不到,干脆就放弃,也不会影响整体的效果了。烟花R国这里,轻易的就能准备好,只要好好的准备,一样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白聿点点头,看来,也只能这样了!

“你下去准备吧!”

“是!”助理恭敬的退了出去,关上门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笑意。

……

女王拿着电话,晃动着手中的酒杯,鲜红的液体,在水晶洒的照耀下,散发着迷人的色渍。

“好,很好。那我就,不用再费心怎么安排了。”

“女王陛下,还要多亏这场婚礼。”

“你好好的安排,一定要让公爵,有一个难忘的婚礼。”

“是!”

戴莎女王挂了电话,将酒杯放下。

白聿啊白聿,养了你这么多年,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。

……

陆已承和小古,顺利来到都城,他们先拿着巴达给他们准备的证件,入住了一个宾馆,然后就在街头四处闲逛着。

前面的公路上,突然有几辆车子朝这边驶来,前后都有保镖。

一看这车子,陆已承目光微暗。

车子从他们身边驶过,小古一看到车子上坐着的人时,顿时拉了拉陆已承的衣袖。

“陆少,是白聿!”

陆已承认出来了。

也许是最近,见到了靳司南,一闲下来,靳司南就和他说过去的事情,他的脑中的记忆碎片,越来越多。

现在,看到白聿本人,他的脑海中,又浮现出一些画面来。

“陆少,我们走吧。”小古朝失神的陆已承说道。

陆已承回过神来,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R国的都城,也并不是很大,租一个敞篷的三轮车,一天就能逛完。

当然,这是能逛的地方。

还有一些,是戒备森严,不能进入区域。

天色,渐渐暗了下来,陆已承的小古,找了一个小酒馆用餐。

“为了给F国的那位公爵准备婚礼,整个都城的烟花都要被买去了!”

“是啊,一车一车的,不知道要放多少。”

“那么多烟花,一定非常漂亮。”

“要是能在现场就好了!”

“现场就别想了,到时候抬起头,往天上看一看。”

陆已承和小古要的菜,一一端了上来,小古不太吸得懂这里的话,只能闷头吃,陆已承却在留意着四周的闲谈。

他劫了那些东西,白聿真是穷凶恶极,竟然没有取消婚礼。

“现在的情况啊,民不聊生!还在为别国的公爵准备婚礼。”一个人喝了点酒,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。

“这话,你可别乱说!”

“是啊!喝点小酒,回家洗洗睡吧!”

路上,不时有军用的车辆驶过,从被风吹开的帆布的一角望去,可以看到,拉的还是烟花。

看着这些车辆一辆接一辆的驶过,陆已承的脑中,突然浮现出一幕,接着,他的头一阵刺痛,手控制不住颤抖了一下,他立即拿起桌子上的墨镜戴好。

“陆少。”小古发现陆已承的异样,立即扶住他的胳膊。

还好,这里离他们住的旅馆不是很远,结了帐,扶起陆已承朝旅馆的方向走去。

这些毒素,突然发作了,陆已承强忍着身体的不适,跟着小古朝前方走去。

他眼前的影物,已经有些模糊,终于坚持到回到房间,他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倒在地上,小古站在一旁,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助他。

他已经见过陆少发作过两次,每一次,都那么的凄厉,简直惨不忍睹。

这要是换作正常人,早就没有办法支撑了!

陆少在失去消息的这一年多时间里,究竟发作了多少次?!

听说,以前发作的时候,时间更长!

小古吃力的将陆已承拖到床上,用被褥紧紧的将陆已承裹住。

“诺诺,诺诺。”陆已承不断的翻滚着,口中念着的,是顾一诺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,不曾停歇……

……

顾一诺拿着勺子,搅着杯子里的牛奶,送来的时候,还是温热的牛奶,早已经放凉。

她没有食欲,不想吃。

白聿已经定下举行婚礼的时间,就在三天后。

可是女王那边,一直没有什么动静,她都来了这么久了,丝毫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她都有点忍不住,想要主动联络女王。

白聿说过,婚礼举行过后,就要送她离开这里。

如果她被白聿这么送回去,那她来这里的还有什么意义吗?

……

苏以溟遇袭,虽然没有伤及性命,但是也受了一些轻伤,从那天后,他就在他的住处养伤。苏以菲恢复几天,也能下床了。

她醒来时,有人告诉她,为了保住她的性命,她的子宫已经被摘除了。

琳达也被白聿杀了。

她很奇怪,为什么她还活着。

她这样苟延残喘,每一天都生不如死!

看着顾一诺,就在她面前,她一伸手,就能够得着的地方,她却完全没有办法报仇,这种恨,犹如万蚁钻心!

裴熠得知苏以溟遇袭,特意过来探望。

此时,两人正坐在客厅里喝茶。

苏以溟不知道,裴熠来到R国真正目的是什么!从裴熠的态度来看,绝不是过来和他们谈合作的,这也是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的地方。

而且裴熠还一来,就逗留了这么久,从现在来看,还没有要离去的意思!

苏以菲扶着栏杆,一步一步走下楼,看到裴熠的时候,她顿时停下脚步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竟然对裴熠一点也恨不起来。

这一生,除了爸爸和哥哥们,再没有一个男人,像裴熠那样对她,宠着她,由着她。

那一段时间,她的心思全都在陆已承的身上,裴熠对她,可以说是言听计从,什么都依着她。

当她经历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的时候,才知道裴熠曾经有多好。

她现在,已经对陆已承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,只有恨!但是对裴熠,她总会时不时的想起,和他在一起的时光。

一个男人,可以忍住,不破她的最后一道底线,那个时候,他也是爱过她的吧?

纵然,裴熠把她弄出国,对她做了那种事情,她的心里,依然没有那么恨。

她早就知道,裴熠的手段,是她对不起他在先。

裴熠发现,苏以菲的身影,只是有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,便站起身来。

“苏少好好保重,我先告辞了。”

“裴总慢走。”苏以溟站起来,准备送一送,走了两步,他才发现,苏以菲的身影。

“裴熠!”苏以菲朝辈唤了一声。

裴熠停下脚步,带着一丝客气的笑容,“苏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

苏以菲的心里,有些尴尬,她是从裴熠那,一个招呼都不打,来到R国的,她刚刚看到裴熠的时候,心里在点可以,裴熠是不是因为她,才来到R国的。

但是听到他的这么反问她,她的心一下子凉了。

他绝不是为了她而来。

“裴总是什么时候来到R国的?”

“这个和苏小姐,好像没有什么关系,如果苏小姐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我先告辞了。”裴熠说完,抬步离去。

苏以菲看着裴熠的身影,久久没有回神。

苏以溟看着苏以菲,气不打一处来,“当初,我劝你,你不听,现在又做出这样一副样子,你知不知道,这样的你,有多么的犯贱!”

“是,我是犯贱!”苏以菲直接承认。

“你的命,是捡回来的,我警告你,不要再想着,找顾一诺报仇,最起码是现在,你什么也不要想,老老实实的,在这里待着!不要再给我惹任何的麻烦事!”

苏以菲没有出声,苏以溟又狠狠的望了她一眼,抬步离去。

他还要去处理公务,刚刚得到消息,靳司南已经在国内,消失了快一个月了!从那天,发现陆已承还活着,到现在,也过了那么久的时间。竟然完全没有陆已承的踪迹!

如果,他大胆的假设一下,陆已承和靳司南都在R国境内的话,简直后背发寒。

……

白聿被临时召集,没想到,就是听苏以溟说这些。

就连R国负责人,都是一脸不在乎的模样。

“白聿,我建议,你取消还婚礼,这个时候的局势,完全不适合办婚礼。”

“什么时候,轮到你命令我?”白聿冷声反问。

“不是命令你,是在大局考虑!我想,这仓促的婚礼,对你来说,也没有什么意义吧?”苏以溟直接说道。

“有没有意义,是我的事情,与你无关。”白聿突然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“白聿!你站住!我的话还没有说完!”苏以溟立即朝外追了出去。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白聿的心里,也动摇了。

的确,像这样的一场婚礼,对他来说,的确没有什么意义,他要的不是这样!

前方,出一道身影,白聿突然停下脚步,看着出现在这里的顾一诺。

苏以溟看到顾一诺,也是一愣,还是朝白聿走过去,“你想要举行婚礼,不管在什么时候,什么地点都可以,你确定,一定要在这里?如果,你真的在乎她的安危,你应该把她立即送走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