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:情不知所起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婚礼,如期举行。

一早,就有人过来,为顾一诺化妆,穿上婚纱。

威廉带着威尔斯领地的人,守在顾一诺的身旁,寸步不离。

顾一诺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

“夫人真漂亮。”

“是啊,真的是太漂亮了。”

一旁帮她化妆的女孩不停的夸赞着,镜子中的那张容颜,却始终没有一丝笑意,丝毫没有新婚的喜悦。

白聿整理着自己的礼服,看着一旁的顾一诺。

今天,是他娶她的日子,这一天,将成为他生命中,最有意义也是最难望的一天!

不管,她为什么同意举行婚礼,也不管,今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绝不会让她再被任何人夺走!

房间里,安安静静的,两个主人公不说话,其她人也不敢多言,沉默着整理着手头上的工作。

苏以溟那边,就没有这么轻松,他很担心今天白聿的婚礼会出什么意外。但是,白聿怎么也不愿意取消婚礼。

他一遍又一遍的确认着安全问题。

相比他的凝重,R国的几位负责人,却表现的相当轻松,甚至比这一对新人还要开心。

这就是R国人的特性,好斗,却又安于享乐,非要等到大难临头,他人才肯想办法保命,否则,他们是不会有这种危机意识。

现在,R国已经成了公敌,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开开心心的去参加一场和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关系的婚礼,也只有R国的人能做得到!

裴熠远远的看到苏以溟,笑着走上前,“苏少还在担心吗?”

苏以溟没有回答,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心情。

至从知道陆已承还活着,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!

更控制不住自己,去想他和陆已承过往的明争暗斗,他不会现输了!绝对不会再输!

“你看这,风平浪静,你也要学着,适当的放松一下。”裴熠劝了一句。

“越是风平浪静,我的心里就越不踏实!”

裴熠还想开口,突然看到,不远处一个身影一闪而过,双眸微眯,不等苏以溟回答,他立即朝那个方向走去。

苏以菲竟然也来了!

她不是受了很重的伤,还没有完全恢复吗?这种时候,她出现在这里,还能有什么目的。

苏以菲快速的走过面前的这一个走廊,正准备拐进另一个路口,一道身影,突然挡在她的面前。

“裴熠?”她吓了一跳,但是看清来人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。

“你不好好养伤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来,凑凑热闹。”

“你是想着,有没有机会杀了顾一诺吧?”裴熠直接说道。

“怎么?我杀她,你心疼了?”

“苏以菲,我劝你,最好放下这个念头!”

苏以菲的心里,顿时充满怒意!作为一个女人,她有着很敏锐的直觉,她感觉,裴熠提起顾一诺,完全和以前的态度不一样了。

之前,他也曾在她面前,夸赞过顾一诺,可惜,他有个洁癖,非处女不碰。

顾一诺,早已经是陆已承的女人!

裴熠这个人,极少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,他夸顾一诺的时候,她就应该怀疑,那个时候,他是不是就看上顾一诺了!

苏以菲摇摇头,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她一直以为,裴熠和她订婚,爱的是她!

“裴熠,你是不是也喜欢顾一诺那个贱人!”苏以菲直接怒问。

“我喜欢谁,和你有关系吗?”

“你和我定婚,又帮助苏家,你什么条件都愿意答应我,你爱的人,不是我吗?”

“爱?”裴熠的唇角,浮现出一抹轻笑,“苏以菲,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,我爱你?我所做的那一切,不过是因为,你将来会成为我的妻子,我愿意娶你,自然愿意为你付出,就像是一场交易,但是后来,你的做法,触怒我的底线!”

“不!不是这样的!”

“我觉得,你更应该去看看脑子!”

“裴熠,你以为陆已承死了,顾一诺就能属于你了?她今天要和白聿结婚了,这个破鞋,被一个又一个男人搞过,最后你也得不到!”

裴熠抬手,扇了苏以菲一巴掌。

“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,你最好,从我眼前消失!”

“裴熠!你一直留在R国,不会就是为了顾一诺吧?你可真是作贱自己!”

“滚!”裴熠怒喝一声。

苏以菲捂着被打疼的脸颊,转身离去。

看着苏以菲的背影,裴熠这一刻,真的动了杀意。

或许,那天晚上,他就不该留下苏以菲的命。

但是现在,他不能动手,最起码在今天不能动手。

一切,都被苏以菲说对了,他来到R国,留在R国,就是为了顾一诺,而今天,苏以溟在关注着婚礼现场的安全问题,他密切的注意着顾一诺的安全问题。

他对顾一诺的感觉,实在是太奇妙。

他还想得到她,没有肉体的欲望,而是,从心里流露出来的感情。

……

顾一诺的妆已经画好,婚纱也穿好了,白聿缓步走上前,虽然,她没有穿上,他为她准备的那套绝世仅有的婚纱,但是,今天的她,依然很美。

“时间差不多了,宾客都到齐,咱们也该出去了。”

“我有点累了,不想进行那些步骤,对我们来说,那些也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
“求婚,宣誓,接受祝福,这些都要取消?”白聿的眼中,隐隐有一丝怒意,他抬手捏着顾一诺的下巴,压低声音朝她说道:“诺儿,这一场婚礼,是你要举行的,这些仪式,缺一不可!”

说完,白聿拉着顾一诺的手,朝外走去。

顾一诺被动的跟着他走出去,车子已经在这里等着,载着他们,朝婚礼现场而去。

婚礼现场,已经有很多人,坐在宾客席上。

四周装饰,还是漂亮的如梦如幻,和一些贵族的婚礼,没有任何区别,这在R国,已经是好多年都没有见到过的盛大场面。

白聿牵着顾一诺的手,从远处走来,绿绿的草地上,铺着红色的地毯,两旁,摆着漂亮的玫瑰。

两人一出现,立即吸引了所有的人目光。

“这两人看起来,真的是太般配了!”

“是啊,亚斯公爵简直太帅了,夫人也很漂亮。”

裴熠会在宾客席上,看着一步一步走到台上的一对新人。

他控制不住的想,如果不是白聿,站在她身边的人,会是谁?

会是他吗?

顾一诺站在台上,心思早已经飞远,四周全是陌生的面孔,不经意间,她在宾客席上,看到了裴熠的身影。

他竟然还在这里,没有离开。

裴熠发现顾一诺的目光,落在他的身上,抬手朝她招了招手。

顾一诺淡淡的一笑,算是回应。

突然间,整个世界安静下来,顾一诺发现,所有人的目光,都盯着她的方向。

为她们主持婚礼的人,声音提高了几度,朝她再次询问道:“请问顾一诺小姐,你愿意嫁给白聿为妻吗?”

白聿的目光沉沉的盯着顾一诺。

当怕当众说出来的,是谎话,他也不介意。

他只要她一个答案。

“下一个环节是什么?”顾一诺突然朝主持婚礼的人问道。

“交换戒指。”那人脱口而出。

顾一诺朝白聿走近了一步,举起自己的左手,她的手上,还带着一枚结婚戒指。白聿一看到她手上的戒指,神情难看到了极点。

“我的手上,只戴得下一枚戒指。”

顾一诺的声音,只有白聿和她听得到,主持婚礼的人,虽然看她们在交流,但是却不懂在说什么。

宾客席上的人,有的忍不住站起来,想要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,一个个都是一头雾水。

裴熠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他却看懂了。

在F国,白聿和顾一诺定婚的时候,他就看到顾一诺的手上,戴着这枚戒指。这戒指,一直戴在她的手上,应该从来没有取下来过。

他的身边,不曾有这种女人,爱,爱的如此执着,如果愤不顾身,甚至,超越生死。

不管陆已承是不是死了,顾一诺始终爱着他。

有这么一份爱,哪怕是去死,也甘之如饴吧?

苏以溟从别处走来,看着僵持的这一幕,他不明白,白聿为什么非要自对其辱。他相信,每一个人的心里,都有一个魔障。

他的魔障,是陆已承,是一次又一次失败。

而白聿的,是情感。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会爱上的他的女人。

顾一诺用国内的的语言和白聿交流,已经是给白聿留了面子,也能让白聿有一个台阶下。

就这样僵持了一分多钟,白聿终于妥协。

是的,这一切,都不重要了!重要的是,她穿着婚纱,站在他的身旁。

主持婚礼的人,莫名其妙,但是又不敢向白聿确认,也不知道还要不要再继续下去。

“我让人带你先去休息,晚上的喜宴,也在这里举办,还有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。”白聿朝顾一诺说了一句。

助理立即走上前,将顾一诺请了下去。

宾客们一个个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婚礼的仪式就这么结束了?

白聿并没有离去,而是以新郎的身份,招待着宾客。

顾一诺回到房间,想将身上的婚纱脱掉,一问一旁的人,竟然没有给她准备便服,她穿着婚纱,坐在沙发上。

“一诺小姐,我让人准备一点吃的吧,你一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了。”威廉朝顾一诺询问道。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助理站在一旁,笑看着顾一诺,“顾小姐,今天晚上的烟花盛宴,一定会很精采,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

这一句话,只有顾一诺听得懂。

她想不到,跟在白聿身边那么多年,深得白聿信任的贴身助理,竟然是女王的人!

恐怕白聿更想不到吧。

助理并没有告诉她,女王的计划,只是告诉她,需要她做什么。

她知道,就在今晚!

十五分钟后,威廉端着一个精美的食盘,走了进来,放在顾一诺面前。

打开上面的盖子,顾一诺发现盘子里,放着一朵香槟玫瑰。

她的目光,一下子被这一朵玫瑰给吸引了!正是她最喜欢的那种玫瑰!这个世界,再也不会有人,送她这样的玫瑰!

已承,一定是他!

她感觉,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“这些东西,是从哪端来的?”

“是今天负责今天晚宴的厨房做的,一诺小姐是不是担心,这些食物有问题?”

“不,不,没有问题。”顾一诺摇摇头。

顾一诺拿起叉子,慢慢的吃着,心里的思绪,却像浪朝一样,一波又一波的翻腾着。

已承他现在,就在这些负责宴会的厨子中吗?他是一个人来的,还是和靳司南他们一起来的。

那天晚上,她看到他的双眼腥红,究竟是怎么回事?

他被白聿注射过那种毒素,对他的身体有影响吗?

一连窜的问题,在顾一诺的脑中闪过,她的心情,再也没有办法平复。

吃完饭,她拿着那朵花,坐到窗下的沙发上,她已经迫切的想要见到已承,想要回到他的身边!从现在开始,简直渡日如年。

“威廉!”顾一诺唤了一声。

威廉立即走上来,恭敬的等着顾一诺吩咐。

“你去叫白聿过来,我有事情要和他商量。”

“是。”

白聿听到威廉的传话,愣了一下,大步朝顾一诺休息的房间走去。

推门而入,顾一诺一人坐在沙发上,白聿缓步走了过去,关切的询问:“你吃点东西了没有?你让人准备一点东西给你,你先吃一些,晚上可能会有点忙,没时间吃。”

“我吃过了,你呢?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“威廉,再去拿一份餐点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白聿心里一暖,哪怕顾一诺,稍稍的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善意,他的心里都无比的兴奋,更觉得,很满足。

“白聿,我有一件事情,想和你商量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威廉他们来到这里之后,全都被限制不准带枪,我想让你废除这个规定。”

“诺儿,你放心,我安排了很多人保护你的安全,你放心,威廉他们的人身安全,也是有保证的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是拒绝我了?”顾一诺要的,就是一个答案。

她明知道会有事情发生,当然要想办法,顾全威廉他们的安危,如是不是因为她,威廉他们怎么可能会来到这种地方。

“不,我没有拒绝,只是一个提议。”白聿试着解释。

他想和顾一诺,有正常的沟通的机会,他从来,对她所提出来的事情,都没有拒绝过。

“你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?”顾一诺直接朝他询问道。

“我同意。”白聿也不再犹豫,直接答应她的要求。

顾一诺听着白聿干脆的回答,对视着他的目光,几秒后,她将头转向另一边,不再与他对视。

“诺儿,我只是想你明白,我对你的纵容,都是因为我爱你。这个世界上,再也一会有一个人,能让我这么倾心相付。”

白聿见她不出声,笑了笑,走到她身边坐下。

“冰川都有融化的时候,我不相信,我不能打动你的心。”

“白聿,你有没有想过,你有一天,会因为你对我的纵容和真心相付,而感到后悔?”

“会后悔吗?”白聿将这个问题,抛给了顾一诺。

“你会后悔的。”顾一诺笃定的说道。

“会不会,就当成是一个赌注吧,赢之,我幸,输之,我命。”

威廉端着一份餐点走了进来,放在一旁的桌子上。

白聿却没有一点食欲,朝威廉说了一句:“跟我来一下。”

威廉一头雾水的看着顾一诺,顾一诺朝他点点头,他才跟着白聿朝外走去。

再回来时,威廉一脸不敢置信,白聿叫他过去,竟然是给他准备了一些防身的武器,他所带来的人,每人都有。

顾一诺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“他还有说什么吗?”

“他说,要我们保护好一诺小姐的安排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要以一诺小姐的安危为重。”威廉说完,看向顾一诺。

其实,都看得出来,白聿对一诺小姐,用情至深。

但是,白聿的手段,却让人无法赞同。

天色渐渐暗下来,外面的广场上,烟花已经全都摆好。

顾一诺被白聿带着,重新出现在宾客面前,广场的空地上都是人,宴会已经开始。等一下,才会点燃烟花。

“恭喜公爵先生和夫人,新婚之喜!”一个R国的人,朝白聿和顾一诺走来,一脸笑意的恭喜。

“多谢沃特先生。”

又有几人,朝白聿走过去道喜。

裴熠端着酒杯,就在顾一诺和白聿的不远处,却没有走上前去。

他的目光,不时的朝四周打量着。

虽然这里守卫森严,但是,今天在这里,见到苏以菲之后,他的心里,总觉得不太踏实。

宴会进行到一半,助理过来请示白聿,时间已经到了,要不要开始燃放烟花。

白聿朝顾一诺望了一眼,握着她的手,穿过他的臂弯,朝前方走去。

“诺儿,你喜欢烟花吗?”

“喜欢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被白聿这么拉着,亲昵的站在一起,她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助理已经跑到前面摆着整齐的烟花走去,指挥着人,准备燃放。

与此同时,在一个二层楼的窗户旁,一道人影缓缓出现,他的手中,握着一把狙击枪,缓缓的瞄准着白聿所在的方向。

位置很好。

没有遮挡。

可以,一枪毙命!

他的手指,缓缓扣动着扳机……

轰!

烟花冲上天空,在半空中炸开!

与此同时,裴熠的身影,突然发疯了一样,朝顾一诺冲了过去!

顾一诺还没有回神,肩膀一痛,直接被推到一旁,她没有一丝防备,踩着长长的婚纱倒在地上,白聿也受到冲击,不过没有摔倒。

“裴熠!”顾一诺失声大喊。

裴熠就倒在她的身旁,一半的身子压着她的结白的婚纱,然而才眨眼的时间,她的婚纱就被温热的血染红了!

“小心!”裴熠冲顾一诺喊了一声。

事情,发生的太突然了!任何人,都没有一丝防备。

甚至,还有很多人,没有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。

威廉带着人,已经迅速将顾一诺包围起来,不留任何死角。

白聿怒了,朝四周望去!

竟然有人,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朝顾一诺开枪!

苏以菲愣愣的看着倒下去的裴熠,她整个人都傻了!她明明要杀的人是顾一诺,为什么打中的是裴熠?裴熠竟然为了顾一诺,连他自己的命都不要了!

“裴熠,你怎么样了?”顾一诺爬起来,扶着裴熠的身子。

她不确定,这一枪,打中了裴熠的哪个部位,流了好多的血!

“没事。”裴熠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。

顾一诺搂着他的身子,将他的身子微微抬起来一些,“来人啊!叫救护车!快叫救护车!”

裴熠突然紧握着她的手,他不知道,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。

但是,这一刻,他竟然觉得,好欣慰。

他终于,不会后悔了。

倒下去的人,如果是她,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。

“把裴熠送到医院!”白聿将裴熠从顾一诺的怀里扶起来,交给助理安排的两个人。

苏以溟从人群中走来,看着浑身是血的裴熠被人抬下去,再看看顾一诺的身上,也被血染红了,他立即朝四周望去。

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件事情,是以菲干的!

白聿扶起顾一诺,搂着她的肩膀,“诺儿,别怕,我一定会查出来,究竟是谁做的!”

“裴熠他会没事的?对吧?”

白聿发现,顾一诺的眼底,是浓浓的担忧。

他的心里,很不好受。

什么时候,裴熠都让她这么关心了?

“放心,一定会没事的!”

因为这个突发事件,烟花的燃放被迫中止,助理的眼中,飞速的闪过一丝担忧。

“我们先回房间去。”白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,准备离开。

助理悄然朝一旁的人使了个眼色,一个烟花再次被点燃,冲入夜空!

轰!又是一声剧响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一更到~谢谢各位小仙女们的支持,让二暖稳住了征文的名次~征文到月底截止,小仙女们表忘记投票哟~爱泥萌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