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4章:或许,这就是结局吧。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看到,诺儿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。

那么美,美的让他心醉。

他朝她伸出手。

明明她在朝他的方向走过来,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无法靠近。

他好累……

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……

可是,他还没有握到她的手。

或许,这就是结局吧。

白聿的手重重的垂落在地上。

是的,人都是选择的。

这是他的选择。

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一句话都没有说,更不想祈求她的原谅,如果,让他再选择一次,他或许,还是会这么做。他还是会,为了她,不择手段!

眼前的光亮,一点一点的消失,最后,陷入一片黑暗。

他,甚至,来不及,道一声永别。

“白聿!白聿!”顾一诺唤了两声,白聿没有一丝反应,再也听不到,任何声音。

一旁的助理也傻了,怎么会这样!公爵大人竟然会做出样的选择!女王已经改变主意了,不会杀了公爵大人!

顾一诺看着白聿,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。

白聿可以说,处心积虑才有今天,他竟然舍弃这一切,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!

可能对他来说,回到F国,再受到女王的控制,生不如死。

“白聿,不管你后来,变成了什么样子,曾经的美好,都没有改变,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,谢谢。”顾一诺蹲下来,紧紧的握着白聿的手。

突然,外面传来一阵枪声,陆已承直接将顾一诺拉了起来。

“我们得离开这里。”

顾一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白聿,一旁一直没有出声助理突然走上前。

“女王既然吩咐我,要将公爵带回去,不管生死,我都要完成女王的命令,来人,带公爵大人一起走!”

枪声,越来越密集,陆已承将顾一诺护在怀里,按着助理的指引,迅速撤离这幢建筑!

外面,已经乱成一团,四年要见逃窜的人群。

威廉带着人,在外面的接到上接应,在白聿吩咐人,将他们拿下的时候,助理立即就想办法将他们送了出来。

一看到顾一诺和陆已承的身影,威廉立即迎上前来:“一诺小姐,陆少!”

“威廉,你们都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”

“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!”

“好!”

“陆少!”小古开着一辆小型的卡车,朝这边冲了过来!

陆已承抱着顾一诺上车,威廉等人也上了车子,陆已承打开车门,坐在小古的身旁。

顾一诺隔着一个车厢,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她只能听到一些混乱的声音和枪声,以及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的车速!

苏以溟没有堵截到陆已承,R国又发生内乱,他的身边,没有多少可用的人,甚至原本听他调令的人,现在都不愿再听从他的命令。

“白聿呢?白聿这个时候,不会还想着洞房花烛吧!”苏以溟怒喝一声。

“苏少,这么混乱的场面,根本就分不清敌友,咱们也先撤吧!”

“不!不能撤!如果我撤了再想回来就难了!”苏以溟不想撤,撤,就代表他又输了,而且输得更彻底!

他走到一旁,拉开车门上车,开着车子朝一个方向而去。

……

车子停了下来,顾一诺立即抬起头,车厢的门被打开,她第一个冲出去,迎接她的,是陆已承含笑的俊颜,朝她伸出手。

她立即握着他的手,被他从车子上抱了下来。

陆已承看着她,抬手为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,她现在,就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,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,生怕他会凭空消失一样。

他突然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,心里真的好踏实!

顾一诺紧紧的搂着他,这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“已承,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!再也不要!”

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,轻声哄着:“诺诺,等一会,靳司南会来接应,第一时间,先送你离开这里。”

顾一诺立即抬起头看着他,“那你呢?”

“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执行。”

“不!”顾一诺的脸色,突然血色全无。

她紧紧的抱着陆已承不松手。

“我不要和你分开!你答应过我的!”她很伤心,哭得像个孩子。抬起手,挥着拳头在他的身上,不停的捶打着!

“你知道,从失去你的消息的那一天,直到我今天见到你,这一年多的时间,我都是怎么过来的吗?我有多少次,想过离开这个世界,我有多少次,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吗?没有你,我怎么活得下去!”

“诺诺,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会活着回来!”

“我不听,我不听!”顾一诺从他的怀里逃出来,拼命的摇头。

一旁的人,看着闹别扭的两人,也不知道怎么劝。

“诺诺。”陆已承轻声唤着,顾一诺转身朝一旁走去,不再理他。

陆已承站在她的身后,也不敢再说什么,他知道,一年多年,她所承受的痛苦,只会比他更多!他也舍不得和她分开,想要无时无刻,都看到她的身影。

可是现在的局势,一定要控制住苏以溟。

他要将苏以溟带回国,得到应有的罪名!

如果苏以溟借机逃脱,将会后患无穷!

远方,驶来几辆车子,靳司南远远的,就看到他们约定的接应地点,停着的那辆卡车!他立即加快车速,朝那个方向开去。

R国的都城一乱起来后,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了时御霆。

现在已经接到时御霆的回复,已经安排好指定的机场,保证安全撤离!

但是,同时,他也接到到一个新的命令,一定要抓到苏以溟!

靳司南停稳车子,发现陆已承和顾一诺,竟然隔得很远,两人一点重逢的甜蜜都没有,好像在闹别扭!

“陆少,你和嫂子,前往机场,时御霆已经安排好人,带着你们撤离,我还有一个任务要执行,稍晚一些再回去!”

“什么任务?”陆已承直接朝靳司南询问道。

他想知道,为什么靳司南说要执行任何的时候,不包含他。

“抓到苏以溟。因为你的身体原因,总统先生特别担心,命你立即撤离R国,回国好好的检查身体,这是命令!”靳司南朝陆已承说道。

顾一诺这才想起来,陆已承的身体里还有那些毒素,心里顿时万分担心。

她忘记刚刚还在和他闹别扭立即走过去,拉着他的手。

“已承,你的身体怎么样?”

陆已承抬手,按着她的头,将她的小脸贴在他心房的位置,低头朝她的额头上,印上一吻。

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“那你,究竟是要留下来,还是要回去?”

“诺诺,我要留下。”

“好的,我和你一起留下!”顾一诺郑重点点头。

“不行!”陆已承直接拒绝。

“坚决不行!你们两个都走!这里有我就可以了!”

“你了解R国的部署吗?你了解那些东西,都放在会什么地方吗?沃特已经和我们合作,这个任务,我必须留下!国际联盟呼吁各国抵抗R国,已经有很多国家,参与其中,现在,在R国的这片土地上,不知道有多少个国家的人!绝对有一些,别有用心!如果让苏以溟落到这些人的手里,后果是什么,相信我不说,你也明白。”

“我相信,我能完成任务!而你现在,需要的是回去好好的养好身体!陆少,你确定,你留下,让嫂子也跟着涉险吗?”

陆已承迟疑了,低头朝顾一诺望去。

顾一诺立即伸出手,紧紧的搂着他的腰。

“我不走!不和你分开!”

靳司南抬手,捶了一下陆已承的肩膀,“陆少,相信我吧!还有,偶尔也自私一次,为了自己,为自己所爱的人,和爱你的人,放松一次。”

“陆少,这里有我们呢。请您尽快回国,检查一下身体状况!我们保证完成任务!”

顾一诺抬头,一脸期待的看着陆已承。

“好,我先回国,随时保持联络。”

靳司南松了一口气,终于劝动陆已承了,这比完成任务,还让他觉得兴奋。

陆少这些年,真的太不容易了!

陆已承开着车子,带着顾一诺和威廉等人,前往安排好的专用机场而去,他们全都一起,先回国内。

飞机缓缓起飞,驶离R国。

坐在飞机上,依稀还能见到,炮火的光亮。

顾一诺紧紧的搂着陆已承的胳膊,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陆已承抬起手,搂着她的肩膀,“诺诺,我爱你!”

顾一诺的小脸,在他的胸膛上蹭了几下,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,唇角带着一丝幸福的笑容:“现说一次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顾一诺立即搂紧他的身子,“已承,我也爱你。”

……

白聿的遗体,被送回F国。

女王看着这具冰冷的身躯,久久没有出声。

白聿的助理利尔,将事情的经过汇报给女王。

白聿知道,回国后,一定也无法再翻身,他不想,再继续以前的那种生活,所以,他选择了,用死来解脱。

“现在,R国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很混乱,目前好多个国家的人,都在R国,本来就不稳定的国情,现在更是四分五裂。公爵大人都已经离世,估计那些人,很快就会被控制。这件事情,应该也会很快结束。”

“结束?”女王笑了笑。

显然,她不赞同这一句话。

白聿刚出生那年,她手上,就有一份情报,就是关于这些毒素的。

所以,白聿怎么可能是幕后的主使?

不过,她不想参与进来,她的人,已经全都彻离R国,至于事情,最后会以展成什么样子,她只需要静观其变。

“好好的安葬公爵大人。”

“请问女王陛下,公爵大人,要安葬在比尔山的墓地上吗?”

白聿的父母,就安葬在那个墓地。

“不,把他安葬在皇家墓地。”女王说完,再次朝白聿望去,亲手将白聿身上的那块白布盖好。

有一种恨,不会随着死亡消亡,白聿的命,是她留下的,这个人,就是她的所有物,即使他死了,也无法逃脱!

……

飞机缓缓降落,孔一凡早早的在这里候着。

总统先生,老爷了,陆禀琛,陆子睿全都在机场。

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身子走下飞机,一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,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很多画面。

“已承!真的是已承!”老爷子老泪纵横,快步朝陆已承走去。

陆已承握着老爷子的手,给了老爷子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已承。”总统先生唤了一声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陆已承走上前去,朝总统先生敬礼。

“已承,已承!”陆禀琛走上前,迫切的抓着陆已承的手,这一刻,他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,“你妈妈要是知道你回来,一定能安息了。”

顾一诺在飞机上,已经和陆已承说了那件事情。

陆已承的记忆里,对于妈妈的印像,还是有点模糊,不过见到这些亲人的之后,他的记忆恢复了很多。

他缓缓抬起手,轻轻的拍了拍陆禀琛的后背,无言的安慰着。

“哥,欢迎回来!”陆子睿走上前,直接抱住陆已承。

一家人,终于团聚了。

这样的场面,让人不由自主的,就湿了眼眶。

陆已承的情况,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,所以回来的第一件事情,不是回家,而是却了军区医院,孔一凡和几个专家,一同给陆已承检查。

傅清笺也调到军区医院,也参与其中。

顾一诺在休息室里,着急的等待着陆已承。

她的心紧绷着,脑海里,不断的浮现出那天晚上,看到的腥红的眸子。

经过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检查,陆已承才走了出来,顾一诺一看到他,立即迎了上去。

“检查完了吗?”

“检查完了,结果还没有那么快出来,我们先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挽着他的胳膊,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怀里。

小刘开着车子,载着两人,陆已承看着窗外的街景,记忆也像是潮水一般,不断的涌入脑海。

前面,是一个十字路口,绿灯亮了,小刘朝左边转去。

“我们的家,不应该是往右转吗?”

顾一诺欣喜的看着陆已承,“已承,你想起来了吗?”

“是的,正在努力的回想着,想着我们曾经的美好。”陆已承笑着承认。

“我们现在搬回来老宅了。以后,我们就住在老宅这边。”

“好,你喜欢住哪里,我们就住哪里。”

“已承,明天,我们去祭拜一下妈,她知道你回来了,一定会非常开心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再次点点头。

……

幼儿园

陆宝宝一个人坐在自己位置上,显得有些闷闷不乐。

今天,老师让每个小朋友,来介绍一下自己的爸爸和妈妈。

他突然发现,他好想爸爸妈妈,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们,而且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回来。

老师见走到陆宝宝面前,蹲下来看着他。

“宝宝,你今天不开心吗?是不是不舒服啊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有心事吗?能不能和老师说一说?”

“我想爸爸妈妈!如果我爸爸和妈妈,能接我回家,我一定会非常开心。”陆宝宝很认真的说道。

老师听到这句话,轻轻的将陆宝宝搂在怀里,她们听过关于陆少的事情,虽然没有传开,但是很有可能,是真的,陆少牺牲了。

虽然,以前陆少牺牲的消息,不止一次,每一次,都能化险为夷,可是这一次,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。

估计是,凶多吉少。

门外,走来两道身影,男的身姿挺拔,丰神俊逸,女的娇美可人,不可方物。两人挽着手一路走来,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
就连小朋友们,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陆宝宝上幼儿园,顾一诺都没有出现过,每天就是小刘接送,有时候老爷子会过来。

每每看着别人家的爸妈来接送,陆宝宝就好羡慕。

现在,小朋友们都出去活动了,他不愿意去,独自一个要,在教室伤心。

老师哄了一会,只能留他一人在教室里,去照顾其它的小朋友。

“你好,请问,您是哪个小朋友的家长?”一个工作人员朝顾一诺和陆已承走来,微笑着询问。

“你好,我们是陆执偕的爸爸妈妈,我想提前接他回去。”

“我好像,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们。”

顾一诺朝陆已承望了一眼,紧握着双手,一脸尴尬。

陆已承抬手搂着她,和老师解释道:“我们有事,出国了一段时间,没有赶上孩子的上学时间,也一直没能到学校来,接过孩子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可是,我们老师没有见过你们,不能让你们把孩子接走。”

顾一诺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!

她们第一次来接孩子,竟然因为这个原因,没有办法接宝宝回去。

小刘立即走上前,老师立即认出他来。

“老师,这是我们大少和太太,请您把我们家小少叫出来一下,我们今天提前接回去,我们家小少,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了。”

“陆执偕小朋友一个人在教室里。他刚刚还和我说,希望爸爸妈妈来接他回家。”

顾一诺和陆已承跟着老师的指引,朝陆宝宝的教室走去,果然发现,一个小小的背影,孤单的坐在教室里。

也不知道想什么,想的很出神,完全没有发现,身后的动静。

顾一诺看到这一幕,心里一酸,眼睛都红了,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,不让泪水流出来。

“宝宝。”她轻轻的唤了一声。

陆宝宝的身子突然一僵,他觉得这声音好熟悉!

这是妈妈的声音!

他立即转过头,看到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妈妈和爸爸时,小脸上的愁容顿时被惊喜取代!

“妈妈!爸爸!”

看着这个小小的身影朝他们跑过来,顾一诺顿时低下身子,伸手抱住陆宝宝。

“妈妈!我好想你啊。”陆宝宝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,抬头朝爸爸望去,“陆先生,你果然回来了!”

陆已承愣了一下,怎么和妈妈就是那么亲昵,到了他这里,就成了这样的待遇。

“让爸爸抱抱!”

陆宝宝朝爸爸伸出手,靠在爸爸的怀里的时候,伸出小手,使劲的捏了一下爸爸的脸颊。

“你让妈妈伤心,让妈妈哭,你是个坏爸爸。不过,你回来了,回到妈妈的身边,我决定原谅你。而且罚你一辈子,不许再让妈妈哭,不行再离开妈妈!”

“好的,爸爸认罚!一定做到,绝不食言!”

“那我们,拉个钩!”陆宝宝伸出一根小手指,勾住爸爸的大手指,很认真的朝爸爸说道:“拉过钩了,我会一直记得,你答应我的事情。”

陆已承轻轻的亲了一下儿子脸蛋。

“爸爸,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又当爸爸了!”

陆已承朝顾一诺望去,心里万分疼惜,他出事的前几天,她们才通过话,她决定,冒着生命危险,生下他们的那一双儿女。

顾一诺以为,陆已承还没有想起来这些事。但是看着他的表情,她就知道,他已经想起来了。

那,她和他说过的,前世的事情,他也全都想起来了?

“已承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抱着陆宝宝,一手搂着顾一诺,朝外走去。

家里,陆禀琛和陆子睿都在,老爷子更是时不时的就朝大门口的方向望去,这个时间点了,已承和一诺宝贝也该回来了。

一对龙凤胎在一旁的地毯上坐着,乖乖的玩着玩具。不时的会爬到小叔叔的身边,要抱抱。

孙嫂准备一大桌子菜,庆祝一家人,团团圆圆。

外面,传来车子的声音,老爷子的脸上,顿时露出一丝喜色。

“回来了,终于回来了!”

陆已承抱着陆宝宝牵着顾一诺的手走进来,陆宝宝的眼睛都笑弯了,不知道有多久,他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了!

“原来是去接陆宝宝了。我说怎么这么久才回来。”

“太爷爷,你们是不是准备把我忘在学校里?还好,爸爸妈妈去接我了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还有一更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