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4章:我只想陪着你!(含前世番外)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怎么可能把你给忘记了?要是真的发现,没有去接你,小叔第一个冲到学校去!”

“你还敢去?”

陆子睿顿时不敢出声了,他多想去接陆宝宝上学放学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可是,他没有想到,他去接陆宝宝,竟然还惹出一堆的桃花来。

害得陆宝宝被特殊关照,所以陆宝宝拒绝小叔叔去接送他上学放学。

陆已承放下陆宝宝,朝客厅走去,突然,他感觉到身体有一些异样,他知道,那种痛苦的折磨又来了。

“我先上楼休息一下。”他强忍着那种不适,朝屋里的众人说道。

顾一诺愣了一下,朝他望去。

他还没有看另外两个宝宝一眼,竟然就要上楼去休息?难道是!

陆已承已经抬步朝楼上走去,顾一诺立即追了上去。

陆已承来到房间直接将门从里面反锁上。

顾一诺晚了一步,被关到门外面,她轻轻的敲了一下门,“已承,你把门打开好不好?让我进去陪着你。”

“不,不用了,诺诺,你就在外面待着。”

突然,屋里传来一破碎的声音,好像是台灯落地。

顾一诺的心,顿时一紧。

“已承!”

屋里,传来重物落地声音,顾一诺又是一阵紧张,使劲拍门,“已承,你把门打开!”

可是屋里没有任何回应,她能感觉到,陆已承极力的压制着那种痛苦,不发出任何声音,他不想让她看到,他这么痛苦和狼狈的一面。

老爷子和陆禀琛陆子睿走过来,看到被关在门外的顾一诺,一瞬间都明白了!

“子睿,你快给孔一凡打个电话,告诉他已承的情况,让他到家里来一趟!”顾一诺立即朝陆子睿吩咐道。

“好的,我马上打!”

老爷子朝门前走去,想要敲门,却还是忍住了。

他了解自己的孙子,他把自己关起来,就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不管多么的痛苦难熬,他都选择,自己承受。

他的心里,万分心疼,却没有办法,替已承去承受。

“爸,爷爷,你们先去楼下吧,这里有我守着就可以了,有什么事情,我们叫你们。”顾一诺朝老爷子和陆禀琛说道。

“好。”老爷子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顾一诺靠在门边,她知道准备用要钥匙放在什么地方,她没有去拿。

她想让已承,亲自把门打开。

“已承,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?”

屋里,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你知道,我现在的心情,有多难受吗?我想待在你身边,我想陪着你,虽然我无法减轻你的痛苦,但是我能看着你,照顾你,我的心里就会好受很多。你能不能让我进去?”

“诺诺,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,很快就好。”陆已承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。

他不知道,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子!

强忍着那种痛楚,爬起来朝洗手间走去。

他发现,他不止是又目腥红,皮肤下的血管,呈那墨绿色,布满全身,显得又恐怖又狰狞。

这个样子,一定会吓到诺诺!

他坚决不会让诺诺看到这样的自己!

他的头,一阵刺痛,仿佛有一个强力很强的东西,在吸着他的脑髓,他的脚下一阵麻木,失去知觉,他的身子再次重重的摔倒在地。控制不住一阵痉挛。

“已承。已承。”顾一诺还在房门外唤着,“已承,你不让我进去,我就在外面陪着你,我和你说说话,好不好?”

陆已承抽搐着,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,他艰难的吐出一个字:“好。”

但是,他的声音太虚弱了。顾一诺完全听不到。

“已承,我也不知道,从哪里来的信念支撑着我走到今天,但是我很庆幸,在我生完咱们的一对可爱的宝宝时,我活了过来。”

“那天晚上,我看到你,就像是在我的犹如死灰的生命里,又窜出了一丝火得,死灰得以复燃!”

“我睁开眼的那一刻,对上的,就是一双腥红的眸子,犹如一只凶猛的野兽,但是,下一秒,我就感觉到你熟悉的气息!我知道是你!可是,你却离开了,不管我怎么追寻,都没有你的踪迹。”

“我什么都不怕,我就怕,失去你!”

陆已承听着顾一诺的声音,虚弱的朝顾一诺唤道:“诺诺,诺诺……”

“已承,我想告诉你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,我们都一起面对,我希望,你下一次,不要再把我推开,让我陪着你,一起面对好吗?”

孔一凡匆匆赶来,就看到顾一诺瘫软在门边的身影。

“嫂子。”

“一凡,你终于来了,快,块进去看看已承!”

陆子睿已经将备用的钥匙拿了出来,递到顾一诺的手里。

顾一诺将门打开,孔一凡带着两个护士冲入房间。

陆已承感觉到有人闯了进来,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:“诺诺,别过来!”

顾一诺的脚步,猛然止住,身子愣在门口。

孔一凡寻着陆已承的声音,在浴室里找到他。

陆已承此时的样子,让孔一凡直接愣住了,他已经抽了陆已承的血样,现在分析结果还没有出来,他都不知道怎么对症下药。

“陆少,我现在,先把你抬到床上去,这里有一些缓解疼痛的药先服下,我准备给我注射一些镇静剂,加一些安眠药的成份,你尽量放心,先睡一觉。”

“好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孔一凡立即将药准备好,陆已承被抬到床上,打了点滴。

渐渐的,他感觉那些疼痛感,变得麻木,眼前的影物,越来越模糊。

孔一凡下的剂量比较大,见药效已经起了作用,再次帮陆已承做检查,他发现,陆已承的双眸变得腥红,主要还是因为神经受损引起的充血。

还好,陆少的体质特殊,有自我休复的功能,要不然,这样的情况,换任何一个人,都没有办法再活下去!

光是这样的折磨,都没有几个人,能受得了!

他得尽快想出方法,绝不能看陆少承受这样的折磨!

孔一凡朝门口走去,朝顾一诺轻声说道:“他现在睡着了,嫂子,你进去看看他吧。”

顾一诺立即跑了进去,看到床上的陆已承被折磨的不成人样,心都碎了,她坐在床边,握着他的手,“已承,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介意,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才不愿意见我,你这个傻瓜,大傻瓜!”

陆已承被药物控制着,睡得很沉。

他仿佛,做了一个梦。

梦中的场景,好熟悉,好像,是诺诺定婚的那一天。

G市

最豪华的酒店,被包了下来,今天是顾家大小姐,顾一诺十八岁的生日宴会。

G市有身份有地位的,全都被下了请贴。

私下相传,今天也是顾大小姐和陆家大少定婚的日子。

陆已承和陆子睿来到宴会厅,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
宴会厅,已经来了不少人,但是大家都忙着互相结实,交际,没有人会注意到,这不起眼的角落。

“哥,你今天是特意抽出时间来的吧?还是休假了?”陆子睿坐在陆已承的身旁,不时的找着话题交流着。

陆已承始终冷贵矜持,半个字都不想多说。

他从小,是在爷爷身边长大的,对于这个亲弟弟,也不过是几面之缘。

其实,今天,他是专程来的。

不过,是受爷爷的命令,非来不可。

他没有忘记,今天也是他的生日,十八年前,她因为母亲出了车祸,导致早产,竟然和他同一天生日。他还记得,他趴在玻璃上,看到小小的她哭的模样。

脆弱的仿佛随时都会失去生命。

爷爷告诉他,等她长大,就让她做他的妻子。

他的名字叫已承,她的名字,就叫一诺。

他们拥有着,这个世界上,最般配的名字。

人越来越多,陆已承的眉宇,越拧越紧,他最一喜欢的,就是这种场合。

宴会开始了,他不经意的朝一个方向一瞥,目光就此定格。

一个女孩子,穿着漂亮的礼服,缓缓走进宴会厅,她的脸上,挂着得体的微笑,落落大方,从他这个方向望去,刚好能看到她的侧面。

香肩,玉颈,引人无限遐想。

靳司南说过,一个男人,首先得先对一个女人,产生欲望,才会爱上她,这是男人的本性,这是生理到心理的过渡与变化。

如果,一个女人,让人连欲望都提不起来,你会爱上她吗?

如果一个女人,让你见上就想上,那么,想不爱上都难!简直要爱到骨子里!

想到这,陆已承端起酒怀,优雅的饮了一口。

他知道,那个女孩子,是他的未婚妻。

虽然顾松博,让他有诸多不满,但,她始终是她。

突然,会场骚动起来,刚刚还优雅的如公主一样的女孩,此时美眸迷离,当着众人的面,做着不雅的动作!

他一眼就看出来,那是被药物控制了!

接着,宴会厅混乱起来,那么多人,却没有一个人,上前去替她解围!

“哥!这顾大小姐,真的是嗑药了吗?”

陆已承不知道,他正准备起身,杜明兰朝他走了过来,气得脸色铁青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明天番外继续,以已承视角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