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6章:前尘往事1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已承,这样的媳妇,怎么嫁进陆家!今天不光是他们顾家,就连我们陆家的脸,都被她丢尽了!”

陆已承目光,还在朝人群中望去。

此时,来了几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,上前来询问。

那道身影,已经狼狈的倒在地上。他正要走上前,杜明兰立即拉在他的面前。

“这种事情,交给妈妈来处理,你等一下还要回军区,还要去你爷爷那里,时间紧迫。万一,有人知道,你今天也在这里,更不好收拾。”

“子睿。”陆已承朝陆子睿唤了一声,顺手把搭在椅子上的西装扔到陆子睿的手里。

陆子睿立即明白了。

现在顾一诺被人群包围着,那么狼狈,衣衫不整。

陆已承转身朝一旁的专用电梯走去。

陆子睿正要往前走,杜明兰接过陆子睿手里的衣服,朝他说道:“你一个男孩子不方便,这里有妈妈在,你也先回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陆子睿点点头,也转身离去。

杜明兰将陆已承的衣服收好,缓步朝前方走去,她并没有要出面替顾一诺解围的意思,就这样下去也好,本来就配不上!

陆已承回去看完老爷子,赶晚上的飞机离去。

因为还有任务,这件事情,他就没有再记挂在心上。

等到他再起这个事情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半个月。

他亲自打电话回去问这件事情的情况。

“已承,妈妈也是没有办法,她当天,的确是被查出来吃了药,后来,还查出来,她身上藏在大量的违禁品!这件事情,我们陆家也不好插手,顾家正在想办法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陆已承挂了电话,坐在一旁。

点起一根烟,眉宇紧拧,心中思忖着这件事情。

她真的是这样子的吗?

靳司南走了进来,看着陆已承的模样,不正经的笑了起来,“陆少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帮我查一件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有关于顾一诺的事情。”

“顾一诺?顾家的那个女儿,你的未婚妻?”

“还不是。”

靳司南还没有来得及问,听说等顾家的那个小花朵长到十八岁,就和陆少订婚,算算年纪也差不多到了!陆少这边,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!

“她生日宴会那天,出了一点意外,查清告诉我结果。”

“好的!这件事情,包在我身上。”

四个小时后,靳司南就将事情的经过了解清楚,他查到的,是警局的工作人员,做的笔录。

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,靳司南都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
嗑药?藏违禁品,还经常和一些街头混混厮混?这才多大点的女孩子,竟然就有这么多问题!陆少真的要娶这样的女孩?

他不敢发表什么间见,把这些东西放到陆已承的面前。

陆已承看着这些,凝眉紧思。

“陆少,其实,我觉得,娃娃亲这种事情,还是三思一下。顾松博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比我更清楚,顾家典型的是抱着你这根粗大腿!这么多年来,拿着和你的婚事,在G市那么高调行事,你要是和他们家的这个大小姐结了婚,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这件事情,我会慎重考虑。”

“现在,她的情况比较复杂,估计弄不好,有牢狱之灾,你说这顾大小姐,脑子有坑吗?自己的生日宴会上,都能嗨成这样,不知道她私下里,是什么样的。”

“阿南,再帮我一个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

“想办法,把这件事情摆平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把她捞出来?”

“是的。”陆已承说完,站起来朝外走去。

看着手里的这些东西,他的脑海中,不受控制的浮现出那天他看到的一幕,前后的差别真的是太大了。

如果这些是真的,那只能说,顾一诺太会装。

陆已承将东西收好,拨通了老爷子的电话。

老爷子这几天,也在为了顾一诺的事情着急,他不相信,这孩子会是那样的人,虽然顾松博的性子,他极不喜欢,可是也见过这个孩子几次,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现在,明兰一直不答应这场婚事,拿这件事情来堵他。

不知道已承是什么样的想法。

想到这里,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。

电话响了,老爷子一看是陆已承打来的,心里一紧,他知道,这个时候已承打电话来,绝对是为了顾一诺的事表。

“喂,爷爷。”陆已承唤了一声。

“已承啊,你现在在哪啊?在军区吗,有没有空,休假回来休息几天?”老爷子热情的询问道。

“爷爷,我还有事情,可能没有办法回去,我今天打电话来,也是想和你说一说,顾一诺的事情。”

老爷子脸色一僵,缓缓道:“好的,你说吧。”

“这件事的我已经了解了一下,也让阿南去解决了。”陆已承知道,老爷子特别喜欢顾一诺。

因为老爷子的心中,始终有一个未结的心结,所以,才有了已承和一诺这两个名字,如果不是爷爷心中的那个人,只留下顾松博这一个孩子,可能这已承一诺,就成了上一代的承诺。

“好,好的。”老爷子松了一口气,听已承这么说,看来还没有冷漠到什么都不管的份。

“爷爷,关于我们的婚事,我想……”

“已承,你听爷爷说,这个孩子,我见过几次,我觉得,她绝不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。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。”

陆已承一听老爷子这么说,沉默了。

他知道,爷爷对他和顾一诺的期望,之所以他这么大年纪,还没有结婚,为的就是完成爷爷心中的这个遗憾。

其实,这么多年来,他的确没有对任何女人动过心。

但是,顾一诺不同,见到她的时候,他的心里,划过一道异样的感觉。

说不清,道不明。

“爷爷,我和她订婚的事情,你来操持吧。”

“已承,你的意思是,要和一诺订婚?”

“嗯,订婚。”

老爷子的心中,一阵暗喜,“好,好的,这件事情,爷爷来安排,你觉得,什么时间合适,你有空……”

“爷爷,我没有空,你征求一下她的意见,如果我不出面,她愿不愿意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

“爷爷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有空再给您在打电话。”

“已承,你在军区,也要照顾好你自己。”老爷子的心里,满是担忧,他这个孙子,是他最大的骄傲,也是他最大的牵挂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陆已承挂了电话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
既然他必须要娶一个人,不如就是她。

后来,他听到她的消息。

阿南解决了那件事情后,她就休学了,直到高考。她还是以很好的成绩教上了国内知名的H大。

而且,听爷爷说,她戒掉了毒瘾。

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候,笑了。

虽然不知道,为什么,但是他就是觉得心里很轻松。

他对这个女孩子,有着让他都没有察觉的牵挂。

……

老爷子见时机成熟了,准备张罗顾一诺和陆已承的定婚的事情。

杜明兰因为上一次的事情,坚决反对。

老爷子告诉杜明兰,定婚是已承的意思,杜明兰依然不松口答应。

老爷子只得再次以强硬的手段,为顾一诺和陆已承定了婚。

他相信,一诺那孩子,绝对不是那样的。

他更看得出来,一诺喜欢已承,听到已承要和她定婚的消息的时候,连着问了三次,听到了都是他肯定的答案后,她竟然哭的像个孩子。

连连响自己保证,以后一定好好学习,绝不再沾染这些东西!

老爷子相信,她是无辜的。

转眼前,又是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。

陆已承从国外执行任务回来,破天荒的休了假。

回到帝都,他开着车子去了H大校园外,在人群中,他看到那道身影,不像其她人一样,三三两两成群而行,而是一个人,默默的走在街道上。

明天,就是周未,顾一诺抬头,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,心里有些犹豫。

她究竟是留在宿舍复习,还是却陆家。

她知道,自己费了多么大的功夫,才考上H大。虽然才是新学期,她就觉得很吃力。

最终,她还是决定,对陆家。

她知道,陆夫人很不喜欢她,因为她在生日宴会上发生的事情,她从来没有想过,顾茗雪对对她做出那样的事呢!

她差一点,就被顾茗雪毁了!

还好,陆已承出面,解决了这件事情,要不然,她都不知道,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。

她的心里,对陆已承充满感激,虽然,订婚的时候,他依然没有出面,她一点都不介意,从小她就知道,她长大了要嫁的人是陆已承,所以在她情窦初开的年纪,就对陆已承充满幻想。

有一次,她去陆宅看老爷子,刚好遇上陆已承的车子经过。

她很懊恼,为什么她没有早一点来,或许,还能遇见他。

但是,隔着车窗,她不是看到他的的模样。

那一眼,她就知道,他已经住在她的心里,再也无法舍弃。

虽然,每一次,她去陆家,都会受到陆夫人的冷眼,甚至是奚落,她还是想,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陆夫人改变对她的看法。

她试过,想为自己澄清,但是,那件案子已经结了,她也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一说起那件事情,她简直是百口莫辩。

她知道,陆夫人看不起她的出身,因为生日宴会的事情,对她的印象极差,她又因为那份合约的事情,被陆夫人羞辱,她知道,都是她的错!

她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,改变陆夫人对她的看法。

这一切,都是为了已承。

她知道,她配不上他,她要更加努力,才有资格,成为他的陆太太。

顾一诺上了前面的那辆公车,从这里过去,要转三次,还要再步行一段距离,才能到达陆家。

陆已承发现顾一诺上了公交车,与他的车子的方向不同。她放学,竟然是坐公交车?

他知道,她经常会去陆家,再看看公交的路线,他大概猜到了。

他立即调整方向,朝另一条路走去。

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一条路,刚好能到她换乘的交汇点。

这个时候,公交车上那么拥挤,肯定连个坐位都没有。

他太久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开过车,没有想到,那条路,竟然是那么堵!完全被塞在中间,动都动不了!

他看着时间,一分一秒的过去,肯定已经错过了她换乘的时间。

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,车子才前行了十几米!

看来,他等一下,直接回去算了。

他没有想到,这一堵,竟然是一个半小时!

终于过了最拥堵的路面,他立即加快速度,朝前方驶去。

杜明兰正在客厅里坐着,屋里没有别人,陆禀琛说是有应酬,晚上不回来。

那个顾一诺,又来了!

她实在是不愿意见到顾一诺,直接赶走了!

正在生闷气,突然听到外面的佣人喊,大少回来了!

已承?是已承回来了吗?杜明兰立即朝外走去。

陆已承走进屋内,朝四周望去,没有发现顾一诺的身影。

“已承,你终于回来了,让妈妈看看。这一次,是休假吗?能不能还在家里,多待几天?”

“妈,顾一诺来过没?”陆已承直接朝杜明兰询问道。

杜明兰脸色一僵,她肯定不会告诉自己的儿子,顾一诺是被她赶走的!不过,她又不能撒谎说没有来过,想了想,才道:“来是来了,又走了。”

“走了?她去哪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我平常告诉她,现在来帝都上大学了,既然和已承定了婚,放学或者放假的时候,都可以回家来,她倒好,来个一两次敷衍了事。”

陆已承目光微暗,转身朝外走去。

“已承!你去哪啊?这么晚了,你吃饭了没有?妈妈给你准备点吃的吧!”杜明兰追了出去。

“不用了!”陆已承头也没回,启动车子,离开陆家。

他开着车子,顺着公交的线路找去,直到找到顾一诺坐车的第一站,都没有发现顾一诺的身影。

天色越来越暗,这么晚了,她会去哪?

突然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一看电话号码,竟然是G市的医院打来的!平常爷爷有些不舒服,就会在那里疗养。

“你好,我是陆已承。”

“你好,陆少,老爷子的情况不太好,我们已经安排老爷子入院了,特意打个电话给您。”

“是什么情况?严重不严重?”

“还是老毛病了,可能保守治疗不是很理想,最终还是要做手术。”

“等我回去,再来安排!”

“是。”

陆已承立即调转车头,朝自己在帝都的别墅开去,他回去简单的收拾一下行礼,就赶就近的一班航班回G市。

因为老爷子年纪太大,陆已承决定,还是送老爷子回帝都的军区医院,在那里手术,他的心里,更踏实一些。

安排完老爷子住院的事情后,陆已承在病房里,守着老爷子。

“已承,你这一次回来,和一诺见过面了吗?”

“见过了。我见过她。”

“你见过她?她没有见过你吗?那就是还没有正式见面!已承,以后外面的那些花花草草的,你不许再沾染!听到没有?”

对于老爷子的这一句话,陆已承没有澄清。

像他这个年纪,他说没有沾染那些花花草草,别人肯定又会往另外的方面去想。可能也没有人相信,一个正常的男人,真的活到这个年纪,没有碰过一次女人!

“你听到没有!”老爷子见陆已承不出声,声音又提高了几度。

“知道了。”陆已承点点头。

老爷子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。

下午三点,安排手术,手术进行了六个多小时,陆已承一直在医院里守着。

手术很成功!老爷子醒来后,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了两天,就转到了特护病房。

医生说,再需要半个月,就能出院。

老爷子靠在病床上,看着陆已承,“爷爷年纪也大了,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和一诺结婚,生子,要是有生之年,我还能抱上重孙子,那真的是,死而无憾了!”

陆已承站在病床前,朝老爷子说道:“催婚还能再催的明显一点吗?”

老爷子笑了笑,“既然听明白了,有什么打算吗?”

“等她到了法定年龄,我们就结婚。”

老爷子笑得好开心。他就发现,一诺和已承是那么般配的一对。

“已承,一诺上一次的事情,很有可能,是被人陷害了,这孩子的心思太过单纯,从小,她没有母亲,继母对她就算是再好,也不能填补她心里的伤。再说,继母还不定对她是真的好。”

“那件事情,已经没有办法查了,爷爷这么说,我心里有数,你也要赶紧把身体养好,到时候,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

“好,好的!”老爷子笑着答应下来。

顾一诺是在老爷了快出院了,才知道老爷子病了,在军区医院里做手术。

她没有问清楚,就急切的朝军区医院里跑去。

来到这里,才知道,她进不去。

因为她没有资格进去。

她只能在大门口的方向徘徊着,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爷爷能平平安安,早日康复。

陆已承开着车子,驶出医院,远远的,就看路边站着一道身影。

他将车子开过去,停了下来。

顾一诺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,还以为自己挡住了车子的去路。

车窗摇了下来,她才发现,车子里坐的着的是谁!

陆已承看到,她的小脸上,带着无尽的欣喜,痴痴的,有些呆。和一些女人见到他的时候那种表情,一模一样。

他应该是厌烦的。

可是是看到她这样,他却一点都没感觉到厌烦。

“上车。”

顾一诺愣住了,怯怯的拉开车门。

陆已承转身看了她一眼,打转方向盘,朝前方驶去。

他感觉到,她的局促不安,像一只从洞口探出的小兔子,那道目光,仿佛对于眼前的一切,期待而又害怕。这个性子,的确不是他会喜欢的那种。

太过唯诺。

“陆……陆先生,谢谢你。”

“谢我什么?”

“谢谢你,救我出来。”

“你究竟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?”

“我没有!”她的反应好大,美眸中带着几分水雾。

陆已承朝她望去,发现她的眼中的泪水,泛着晶莹的光芒,泫然欲滴。

“我真的没有!我没有吸毒,真的没有。”

她的样子,真的是楚楚可怜,带着无尽的委屈。

顾一诺的心里,不断问自己,没有证据的事情,她这样说出来,他会信吗?她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。但是,她还是决定试一次。

他既然把她救出来,还不顾她传出的那些不好的名声和她订婚,他是不是,是相信她的?

“我是被人陷害的,是我的妹妹,她给我喝了一杯果汁,然后我就不知道我都做了什么。”

她的目光,充满期待,又有几分怯意,陆已承的心,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她很希望,能得以他的信任。

他看得出来。

“有证据吗?”

“没,没有。”她低下头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陆已承开着车子,朝前方驶去,他也不确定,时间那么久了,还能不能查到证据。

见他不出声,顾一诺也不敢再吭声,时不时抬起头,偷偷的打量着他。这真算是,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,她也没有想到,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相遇。

他和她想象中的一样,冷硬俊逸,光是这一张倾世的容颜,都不知道要掳获多少芳心。

而她的心,也早已经被他掳获。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陆已承突然开口。

既然他有这个打算,刚好遇上她,和她亲口说一下会更好。

毕竟,她对他,一点都不了解,让她嫁给他,也显得太过唐突,这一场婚姻,其实最没有选择权的人是她。

顾一诺听到这几个字,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她没有听错吗?真的没有听错吧!

他说,要和她结婚!

“你如果觉得,这件事太唐突了,我……”

“我愿意!”顾一诺立即说道,生怕他反悔了似的。

陆已承握着方向盘的手,加重了一些力道,再次侧目,朝她望去。

顾一诺对视上他的目光,一瞬间脸红到脖子根,他刚刚算是,向她求婚了吧?她是不是回答的太快了,一点都不矜持?

反正,她现在的心情,真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。

嫁给他,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!

就像是一个梦一样,而且是个美梦!

“我计划,等你够了年龄,我们就去领证。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,不敢抬头。

陆已承的唇角微微上扬,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。

结婚,可是以前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,如今,突然提出来,他竟然觉得,很美好。

她害羞的模样,让他些冲动,是那种生理和心理,皆有的冲动。第一次,他对一个女人,产生这么强烈的欲望。

甚至是想在这里,就现在,要她!

突然,前方响起一道急刹的声音,陆已承立即回神!

前面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!

他的车速也不算慢,立即踩了刹车,主差那么一点点,就要撞上去!

顾一诺吓了一跳,陆已承抬眸看着前方的动静。

红绿灯处,出了一起车祸。

前方的车堵住了,他们也没有办法通过,要等处理完这一次的交通事故。突然发生的事情,将车内的气氛打破。陆已承收起了刚刚的心思。

唯一让他觉得很开心的是,在她的眼里,他也见到得那种爱慕之情。

“我们,等一下要去哪?”

“回家。”陆已承简洁的回应道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已承梦回前世了~

征文票好给力哟~谢谢各位小仙女们~还有月票,也投给二暖吧,好不好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