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:前尘往事2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376章顾一诺一听到这两个字,头低得更低了。

她的心里,对于陆家,已经产生一些排斥了。她不敢去了,也没有勇气去了。

她没有想到的是,杜明兰在自己儿子面前,要保持自己慈母的身份。

当陆已承带着顾一诺前往陆家的时候,杜明兰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苛刻,不喜欢是不太喜欢,但是并不过份。

陆已承将顾一诺送到陆家,突然接到靳司南的电话,时御霆回国,难得大家都有时间,就出去聚一聚。

接完电话,陆已承拿着车钥匙出门。

留顾一诺一个人,在陆家过夜。

他不知道,就是因为他的一夜未归,顾一诺听到多少,有关于他的风流韵事,更不知道,顾一诺这一夜,在陆家是怎么熬过来的!

老爷子出院了,暂时住在陆家。

顾一诺想要尽一尽孝心,就在陆家侍候老爷子。

但是陆已承却不是天天回来。

她并不知道,陆已承平常是不住陆家的,他在帝都,有一套别墅,他平常,都回那里。

因为暂时住进了陆家,她学习的时间越来越少,功课拉下的更多,成绩也大大不入刚开学的那段时间。

过得真快,转眼间,她都要大二了。

她始终记得,陆已承和她说,等她到了年纪,她们就结婚!

也是因为这一句话,她觉得,不管有多么困难的局面,她都可以面对!只要想到这些,她就觉得很满足,很幸福。

虽然,有时候陆已承看着,冷冰冰的。

虽然,所有人都认为,陆已承不可能爱她,而是因为爷爷的原因,才愿意娶她。

她想说,她不介意,她会好好的爱他,这一辈子,好好的照顾他,陪伴他。只要能嫁给他,就是她最大的心愿。

陆已承的假期,所剩不多。

他想趁着时间,将一家人聚在一起,说好他与顾一诺的婚事。

他不确定,他这一次回到军区去,还有没有时间回来。

他看得出来,父母对这一桩婚事,还是有诸多的不满,爷爷当年将他从父母身边带走,也产生了一些隔阂,他不想,这各隔阂一直存在。

老爷子听到陆已承的提议,立即赞成,既然是确定婚事,自然就得把顾家的人也叫上。

这一次,就由老爷子亲自主持,两家人正式见面。

也算把上一次简单的定婚仪式再趁着这一次的机会,补回来。

顾一诺并不知道,爷爷的身体康复了,她忙着追学业的进度。

不管是在高中,还是在大学,她始终都不如顾茗雪,她是多么吃力才考上的,顾茗雪是保送的名额,在H大,可以说,是风光无限!

她没有办法澄清那件事,更玩不过程诗丽和顾茗雪的心机,能有今天这样,她已经很满足了!

所以,她尽量的避着顾茗雪。

……

程诗丽听到这个消息,坐不住了。

她以为,让顾一诺身败名裂,就能阻止这一场婚事!结果,好像并不是她们期待中的样子。

顾一诺不但与陆已承定婚了,现在更是传出了婚讯。

而且陆已承这一段时间都在帝都,这件事情,一定不是老爷子一个人的意思了,应该陆已承也是默认的!

如果,真的是这样,事情就难办了!

她一定要想办法,将顾一诺彻底的踩到尘埃里!

……

顾一诺是在前一天才知道,老爷子为她和陆已承安排了这一场家宴。她怀着无比期待的心情,等着这一场家宴。

虽然,她和陆已承定了婚,但是,始终感觉,不是很名正言顺。

如果有这一场家宴,她的身份,也算得到认可。

但是,顾一诺万万没有想到,等着她的,将是一另一个,毁灭性的打击。

陆已承看着时间,等着顾一诺。

他本来准备去学校接的。

但是顾松博说,还有一个女儿,既然是家宴就由他这个做父亲的去接两个女儿放学,一同过来酒店。

他没有多想,就让顾松博去接。

宴会设在帝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高档包房里。

陆已承来的时候,顾松博还没有到。

又等了十多分钟,包房里的门被推开,他站起身来,扣上西装的扣子,迎面而来的,是一个陌生的面孔,看到他的时候,立即朝他打招呼。

“已承哥哥!你好,我是茗雪。”

陆已承的目光,穿过顾茗雪,朝跟在后面的顾一诺望去。只见她唯唯诺诺的跟在顾松博身后。

她在顾家是什么样的地位,当下立见。

他正准备开口,让顾一诺来以他的身边。爸妈和子睿一起过来,同行的,还是程诗丽,顾一诺的继母。爸妈的脸色,并不怎么好看。

“大家都来了,坐下吧。”老爷子朝面前的众人说道。

顾一诺依然低着头,没敢往陆已承的身边坐,陆已承看着她这样,心里有一股无名火。这么唯唯诺诺,只能是任人欺负的份!

今天他们就是主角,她好像表现的,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客人一样。还往最角落里坐。

他不知道的是,顾一诺今天受到多少的羞辱。

陆夫人说:你跟本就醒不上我儿子!你不要以为,以后当上陆太太,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!就凭你,老爷子百年之后,你就滚出陆家!已承有那么多女人,哪一个不比你出身好,不比你上得台面,就是因为老爷子,他才被迫娶你的!

因为你,让已承丢尽了颜面!因为你,已承都成为帝都权贵圈子里的笑柄了!

顾一诺从来没有想过这些,她嫁给陆已承,已经把他连累成这样了吗?

陆已承一直不出声,这个烦人的顾茗雪,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他不耐烦的将杯子拍在桌子上,顾茗雪只是闭上嘴巴!

但是顾一诺,却吓得肩膀一颤,仿佛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,尽量缩小她自己的存在感。

陆已承真的是很生气!

她这个样子,他如果不在,会不会直接成受气包!

顾一诺坐在那里,突然感觉一阵眩晕。

这种感觉,让她一阵惊恐,接着,她就再也无法控制。

在所人的的眼里看来,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,毒瘾当场发作!

陆已承看着她的样子,直接将她拉着离开此处。

也许是她还有一些理智,拽着他的手,不断的哭着求他相信。

陆已承的心情,烦闷到极点!

她究竟是有多单纯,竟然被人算计两次!而且是用同样的手法!

看顾一诺还没有完全清醒,陆已承知道,现在和她说什么都没有用!

突然,他接到靳司南的电话,有一个紧急的任务,必须马上回到军区去。他将还没有完全清醒的顾一诺,交给老爷子,匆匆离去。

他临走前,只能告诉老爷子,好好的照顾顾一诺。

一切,等他回来再说!

这一次的任务,很艰巨,辗转了几个国家,也耗了很长时间,在他的心里,顾一诺的事情,远远没有他所背负的责任重要。

或许,爱了,但并不深。

那份感情,没有渗透到心底深处,没有留下,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他偶尔听到,关于顾一诺的消息。

突然有一天,他接到爷爷的电话,祝他生日快乐。

他的生日还要一个月后。他知道,这是爷爷在暗示他,他曾经说过的话。

他的生日和顾一诺的生日,是同一天。

他答应,休假回去结婚。

再见到顾一诺,她一句话都没有说,就红了眼眶,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不断的往下掉。

她的泪,让他心烦,也同样,让他心乱。

他第一次,对她大声的吼道:“不许再哭!”

顾一诺愣住了,那个模样,受到惊吓。

“我以为,你不会娶我了。”

“我说过的话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他答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他发现,她的眼神,多了几分忧郁,没有以前,他看到的那种爱慕,带着一些小女生的姿态,还有一些……沧桑。

他的心,刺痛了。

在婚前,他再也没有见过她,或许说,她在刻意躲着他。

婚礼的程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

他问过爷爷,爷爷说,这是她的意思。

他想象中,两个人结婚的时候,不是这样的。

他去学校,想要让彼此在婚前,再多一些了结。毕竟,他大了她那么多岁。

来到学校,他发现,她走到校园,上了一个男同学的自行车,小刘告诉他,那个男同学叫许瑞。和顾一诺是高中的同学。

他看到,顾一诺从在许瑞的自行车上,笑得那么灿烂,这才是她这个年纪,应该有的笑容。

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笑过。

尤其他这一次回来,极少见到她笑。

他没想到,他的心里,是这么介意。

他跟了她好久,发现,她和许瑞看起来,那么般配,就像是一对金童玉女!这一幕,扎得他眼睛疼!

她是不是,喜欢上许瑞了?

也许,她一开始,对他的爱慕,就像是那些女人一样,不过是因为他的外表而产生的一段时间的狂热,而他经常不在,没有时间陪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