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8章:前尘往事3/军婚蜜宠:老公,套路深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许瑞经常能陪在她的身边,或许给她的温暖更多。

陆已承控制一住自己,就这么跟了几天,他们一起去图书馆,一起去逛街,走在路上的时候,听着同一根耳机。完全做着情侣之间应该做的事情。

他嫉妒的发狂!

这是他的女人!

他等了十八年的女人!

他不能让她被别的男人拐走了!绝不可以!

……

这几天,顾一诺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,有许瑞的陪伴,让她的心里有一丝暖意。

再过几天,就是她和陆已承的婚礼了。

她即期待,又害怕。

没有人,能切身体会她的感觉,只能她自己独自一个人承受。

幸好,许瑞出现了。

他告诉她,马上要结婚了,就让自己再放纵一次,他陪着她,做完她想做的事情。

其实,她要求很简单。

有一个人陪就好。

转眼间,到了婚礼的那天,陆已承看着穿着婚纱的女孩,一步步朝他走近,她的脸上,没有新娘子应有的喜悦依然很美,美的让他痴迷。

但是,却像失去了灵魂的瓷娃娃。

她不愿意结婚?最起码,不是出自真心的,想要嫁给他。

她和那个许瑞在一起的时候,不是这样的。

婚礼结束,他离开了他们的新房,独留她一个人,如果,她真的不愿意嫁给他,他也不会对她做什么过份的事情,等爷爷的病情稳定了,他再想办法,提出离婚,还她自由。

才结婚没几天,他又接到命令。

他一直在调查的事情,有线索了。

他立即赶回军区,如果,这一次,查清楚事情的真相,他就能为阿禹报仇!这件事情,一直藏在他的心里十几年了!

然而,任务比他想象中的要凶险得多,而且他还查到,这件事情远远不止苏家参与其中,真正的幕后主谋,另有其人。

他受了伤,伤的很重。右手几乎废了!

所以,他和总统先生商议,决定离开军区,暗中调查完成任务!

除了任务之外,他还有一点点私心,他想要回去,抽出一点时间,陪一陪顾一诺,他想挽回。

在生死存亡的紧急时刻,他谁也没有想,想的人,却是她。

不管是她小时候那么脆弱的样子,还是她在生日宴会上的时候,让他惊艳的模样,都让他充满牵挂。

在军区医院养伤,杜明兰在医院照顾着。

“顾一诺不是休学了吗?”他在医院这么多天,从来没有见过她一次。

他受伤的消息,难道她不知道吗?不知道,还是太冷漠?

“她啊,也不知道一天在忙什么,以为嫁到我们陆家,就是豪门少奶奶了。唉!”杜明兰叹了一口气,“已承,这孩子真的是让妈妈不知道怎么说好,能让她进陆家的门,妈妈都是为了爷爷,很多事情,妈妈都不敢告诉爷爷,你以后回到家里,也和顾一诺好好相处,让爷爷开心,知道吗,再委屈,就委屈到爷爷安安心心的离世。”

陆已承没有出声。

下午,杜明兰一离开,陆已承就强行出院。

他谁也不相信!他不相信,顾一诺会是那样的人!她可是他陆已承看上的女人!

回到家,他果然没有看到顾一诺的身影,房间里空空的,凌乱的摆着一些东西,这就是她的房间?

他随后拉开一个抽屉,里面还有和许瑞在一起的照片,看样子,是才拍没多久的。

一时间,他觉得怒火中烧!

这个女人,连离婚都等不及了?

他第一次,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心情郁闷到了极点!

如果,他能冷静下来,他或许能发现,这些照片的端倪,更能发现,这些照片,找得角度都恬到好处!

顾一诺是这几天,才从爷爷那里知道,已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受了重伤!

她一口气跑到军区医院,仔细询问过后,才知道,他已经出院了!

她又连忙回陆家。

虽然他对她,很冷漠,甚至,他们都结婚这么久了,依然和陌生人没有多少区别,她对他的爱,丝毫不减。

她记得,所有他喜欢吃的,和不喜欢吃的,她以为,自己已经很了解他。离开军区以后,他就能经常在家,她想尽一切努力的挽回以前她给他留下的不好的印像。

她去了一趟军区医院,那里打不到车,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她踏入陆家的门时,刚好是晚上十点整。

一走进去,她就觉得气氛不太对,陆已承坐在客厅里。

她觉得,他的目光好吓人。

陆已承仅有的一点柔情,都因为生气全都被那种冷硬的气场所取代!

他是个军人,而且是第四军区的总指挥,他就是有这种气势,让人望而生畏,更别提,是顾一诺这种小女孩。

他一生气,她吓得话都说不好。

“小诺,这么晚了?你去哪了?妈妈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这么晚回来,你一个女孩子家,天天在外面厮混到这个时候,别的不说,也要注意安全问题吧?今天回来的,还算早呢!”

顾一诺的心里,万分委屈!

她平常,像一个保姆一样,在陆家,她哪有可能,天天出去厮混!

即使,她能偶尔出去一趟,那也得是陆夫人大发散心!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想解释,可是陆已承的目光,始终都没有看她。

她解释有什么用?

这是他的家,陆夫人,是他的妈妈,而她,不过是一个,他不得不娶的女人。

而且,她之前,那个样子被他知道,她最不堪,最狼狈的一面,全都无情的暴露在他的面前,她还有什么资格,期待他们的未来?

“上楼休息。”陆已承冷声说道。

他的伤还没有好,猛得站起来的时候,让他一阵眩晕。

杜明兰眼疾手快的扶住,顾一诺抬了抬手,还是晚了半拍。

“过来!”陆已承朝顾一诺唤道。

她这才愣愣的抬起头,唯唯诺诺的朝他走去,那模样,小心翼翼,生怕触怒了他。

看着她这样,陆已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杜明兰看着陆已承顾一诺的身影,心里暗暗盘算着。

陆已离开军区的事情,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出来,实际上,她们已经得到消息了。她的心里,暗自欣喜,以后她再也不用为已承担心!

她现在,最愁的就是已承和顾一诺的事情。

她是绝不可能,让顾一诺毁了已承的原本应有幸福生活,顾一诺根本就配不上她的已承!

其实,她知道,顾一诺是被陷害的,更知道,是被谁陷害的!

程诗丽和顾茗雪那对母女,狼子野心,也想攀附她们陆家,她连顾一诺这种听话乖顺的都不要,又怎么会看得上顾茗雪那样的!

对于程诗丽对顾一诺所做的事情,她只是冷眼旁观,有时候,甚至还推波助澜一下。

她发现,已承对顾一诺,好像有一些不同。

她也知道,已承一回来,很多事情,是瞒不住他的,所以,她一定要想办法,在短时间内,把顾一诺处理了!

顾一诺扶着陆已承回房,发现,房间被重新整理过,是他的风格,干净利落,全是暗色系的,看起来,冷冰冰的。

她不知道,今天陆夫人特意让她出去,已经派人把她住的这个房间,重新“布置”了一番。

陆已承躺在床上,看着顾一诺。

不知道她今天去了什么地方,头发有些凌知,小脸上还有汗渍。她就这么在他的面前,局促不安。

“你的伤,怎么样了?”

“死不了!”

顾一诺吓得不敢吭声了。

他或许,根本不需要她的关怀!

两人都没有出声,房间里好寂静,静的能清晰的听到两人的呼吸声。

她可以,在所有人那里,受尽委屈,可是一面对他,她就变得好慌乱,不知道怎么面对他。

因为太爱,她好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,展示给他看。

她知道,不管是出身,还是各方面,她都配不上他,这种不对等的关系,让她本来就很累!她总觉,不管她怎么努力的爬,都追不上,站在顶峰的他。

反而,她在他面前,呈现了那么多不好的一面。

在他的心里,她一定是一个不良少女,一定很厌恶她。

和他结婚后,她受太多太多的羞辱的嘲讽。

杜芊芊,顾茗雪,还有一些完全不认识的,他的爱慕者。

她看不到未来,也不敢想未来会是什么样。

“你知道我受伤了?”久久之后,陆已承沉声询问。

“嗯。”她点点头。

她压根不知道,杜明兰在医院里,对陆已承说了什么。

得到她的承认,陆已承更加气愤。

她知道,竟然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一次!

“出去!”他朝她怒声喝道。

顾一诺迟疑了一下,还是默默的走了出去。

她并没有离开,而是站在门口,身子沿着墙壁一点点的滑下去。

这一刻,她崩溃了,心里不断给自己建立起来的信心,也全都崩塌!

新婚之夜,独守空房,今天,又被他从房间里赶出来,他当真是,厌恶她,厌恶到了极点!

也许,这就是结果!

爱他太累了。

如果,她放弃,她愿意离婚,他还可以找到更好的!这对她来说,是不是一种解脱?

如果,他和爷爷说一说,爷爷应该也会同意的吧?

想到这里,她突然找到了一个方向,她不想再这样!

陆已承听到门声,看到她推门而入,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里,闪过一丝暗喜,她应该是放心不下他伤势,看到她那一瞬间,他心里所有怒气,全都消了。

他回来,就是要调查她的事情,不让她承受那些,莫须有的罪名!

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他陆已承的女人!

他会安排她,继续完成学业,他会每天接她上学,放学。

她要是跟不上学业,他每天都给她补习,这个小女人,他要定了!谁都不许和他抢,也没有资格。

她走上前,第一次,主动离他这么近。

“陆先生……”她的声音,有些干涉,充满心酸。

陆已承听着这个称呼,眉宇微微拧紧。

他超级不喜欢,他这么称呼他。

“我们,离婚吧。”

这一刻,陆已承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!

她说什么?她竟然主动提出和他离婚!他被她甩了!

“你想离婚?”

“是的!”她抬起头,目光灼灼的盯着他。

从来,她都不敢这么与他直视!他以为,她胆子就是这么小!他当时还想,没关系,她还小,慢慢的教一教,有他撑腰,她自然胆子就大了!

原来,她不是胆子小!

和他说离婚的这一刻,胆子肥到上天!

“你有外遇?”他问!

“没有!”顾一诺立即否认。

陆已承亲眼看到她和许瑞在一起,还有那些照片,如果不是恋人,怎么可能有这么亲昵的行为!但是她说没有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就能说服他。

她说没有,他信。

“还是我有外遇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

他气结!

“我也没有!”

顾一诺不明白,他怎么突然说这些,和这她们离婚,有什么关系吗?

“既然都没有,你有什么资格提离婚?”

“我……”顾一诺被他堵的无活可说。

陆已承的意思是,不愿意离婚吗?

他为什么不愿意,他既然不爱她,而且她还拖累了他,她主动提出要离婚,他不是应该马上答应,而且很开心吗?

“你受伤了,你去客房睡。我要休息了。”

“哦。”顾一诺就这么,被他打发了。

她回到客房,还是想不明白,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或许,是因为爷爷吧。

既然是这样,她也愿意为了爷爷,尽一点孝心,离婚的事情,就再等等吧。

陆已承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他被人甩了!她要离婚!

他满脑都是这个想法。

他刚刚,不敢留她下来,他竟然害怕了!

面对生死危难的时刻,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,他竟然怕那个小女人,再提出离婚的这件事。

第二天一早,他一个人开着车子离开陆家。

最近这一段时间,他要关注一下,开发区的那块地,事情比较忙,住在自己的别墅里,更方便一些。

其实,他主要是躲着顾一诺,怕她再和他说离婚的事情。

堂堂陆大少,离开自己家,仿佛是落荒而逃。

顾一诺早在五点多,就出去买菜,她想着,陆已承受了伤,正是要好好的恢复的时候,她要多做一些营养的饭菜,给他好好的补补身子。

她听孙嫂提起过,陆已承的饭量很小,不知道是不是孙嫂夸张了,说陆已承比一个小女孩子吃得还少!

一个那么高大的男人,吃那么少,真的不会营养不良吗?

当她回到陆家,听说陆已承已经走了。

顾一诺的心里,好像被掏空了。

“顾一诺!都是因为你,就因为你在这里,已承伤还没好,就要离开!”杜明兰指责的声音响起。

顾一诺手里的东西,全都落在地上。

这一刻,她伤透的心,再一次隐隐作痛。

既然这么讨厌,为什么,不给彼此一个解脱?

陆已承,你好残忍啊!

你知道不知道,这样对我,简直就是凌迟般的酷刑。

“陆夫人,从今天起,我想搬出去住,这样,已承就能回来好好的养伤了。”

“算你有自知之明!”

顾一诺上楼,去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,虽然,在外人的眼里,她是陆太太,是陆已承的妻子,可是她住在陆家,还不如一个佣人。

她的东西不多,一个小包包足矣。

离开陆家,她感觉自己真的是好无助。

从她和陆已承结婚后,爸爸也不再给她零花钱,以为她在陆家,过着什么样滋润的好日子。她的身上,没有多少钱,在帝都这里,租个房子,恐怕一个月的房租都不够。

她想要继续上学,完成学业。

她不得不为自己的以后,好好的计划。

找了一个背风的街口,她还是决定,拿出手机,给她爸爸打个电话。

“喂!小诺,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?”

“爸,我想让你给我打点钱。”

“打钱?打钱做什么?”顾松博的口气,听起来有些不耐烦。

程诗丽在他的耳边,吹足了耳旁风,这个女儿,他早已经失望之极,和小雪一对比,简直就是两个极端!当初,要是小雪嫁进陆家就好了!

现在,他已经给小雪办理出国的手续,他要好好的培养一下小女儿!

还有一点,顾松博不满,顾一诺嫁到陆家那么久了,一点忙都没有帮上他。

他在G市,最近遇到一个对手,对方也有来头,是苏家做后台,他已经接连吃了好几个亏了!

顾一诺打电话给他要钱,他当然没有什么好态度。

顾一诺听着顾松博的声音,就知道她这电话,不应该打。

从她知道,程诗丽和顾茗雪陷害她的时候,她就知道,那个家,容不下她了。

“我想重新恢复学业,还有……”

“你都嫁到陆家了!这些事情,让陆家帮你解决!”顾松博打断顾一诺的话,直接挂断电话。

顾一诺听着电话里的声音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在打这个电话前,她就应该料到,是这个结果。

拉着她的小行礼箱,走到一旁,坐在一个背风的路口。

她不断的告诉自己,不许哭,不许哭,可是泪水还是忍不住下掉。

她多想,将自己所受的委屈和迫害,全都还回去!

可是,她没有依靠,没有绝世武功,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她承受着身边,所有人的恶意!

她就像是被人团团围住,因在靶子的中心,多少明箭暗箭,朝她射来。

她只能被动的,挨了一箭又一箭!

程诗丽害她,顾茗雪害她,是因为她和陆已承的婚事,她们嫉妒,想要取而代之,她挡了她们的路!

陆夫人暗里暗里的无赖她,甚至当着已承的面,都能睁着眼睛说瞎话,是因为,她配不上陆已承,陆夫人痛恨她,毁了陆已承原本应该有的幸福生活,害陆已承被人背后嘲笑,娶了她这么一个女人。丢尽了陆家的颜面。

这一切,都是因为陆已承而起。

她只要远离他,是不是就可以少受一些伤害?是不是就可以过她自己想要的平平静静的生活。

可是现在呢?她怎么办?

眼看着,天色要暗了。

路两旁的路灯,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。

她一天没有吃饭,也不知道,今天晚上能去哪。

她无助的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,眼中全是茫然。

突然,她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许瑞打来的。

“喂,许瑞。”

“小诺,你的声音怎么了?你是不是哭了?”

“没有,我没有哭。”

“你在哪?怎么那么吵?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。”顾一诺忍不住,鼻尖一酸,泪无声的滑落。

虽然她极力的隐忍着,但是许瑞还是听出来,她在哭!

许瑞知道,她嫁给陆已承,过得很不好!

“小诺,你告诉我,你在哪里,我去找你。”

顾一诺看了一下一旁的咱牌,告诉许瑞她在什么地方。

半个小时后,许瑞出现在她面前。

看着顾一诺这个样子,他的心一阵刺痛。

“先去我那吧?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顾一诺点点头。

许瑞不想问她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只要她需要他,他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,尽他最大的能力,给她提供帮助。

顾一诺发现,许瑞这一次,没有骑自行车来。

许瑞的家庭条件不错,但是因为一些原因,资金遇到一些问题,他也教上了帝都一所大学,现在正在创业阶段,资金严重紧张。

虽然已经当上了小老板,不管去谈业务也好,还是上学也好,他都是骑着自行车。

“你没有骑车来吗?”顾一诺朝许瑞询问道。

“这么远,当然是打个车方便。”许瑞朝她笑了笑。

这一抹笑容,让人如沐春风,顾一诺积一天的负面情绪,突然间释放出来,见到许瑞的这一刻,她突然就不再彷徨了。

有这么一个好朋友,好哥们,她并不是一无所有。

许瑞叫了个车子,拉开车门,和顾一诺一同坐在后排。

其实,主要是入秋了,他受得了冷风吹,小诺不一定受得了,还有一点,他听到顾一诺哭了,一个人又在大街上,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,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还有一更~继续求票~

陆少:心塞~不解释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